第十四回 黑山军攻城掠地 夏候渊白马大败
伟伟fan2016-12-16 04:094,327

  第十四回 黑山军攻城掠地 夏候渊白马大败

  良久,那可怜的女子才敢放开双手,只见映照在眼前的景象一片狼籍,地上扔满了贼人抢来的物品,贼人的尸体也东一个西一个的倒伏于地,死状各异,真的分不清这是人间还是地狱!

  女子又吓得大叫一声:“啊!”,嘤嘤哭泣起来,掩面不敢再看……

  天空下起了雨,似是老天爷为东黑山村里死去的人在叹息流泪。

  郊外,一千骑曹兵全部解除衣甲,那黑面曹将下马走到一条溪水旁,用清水洗面。

  夏侯渊也解开衣甲,走到黑面曹将跟前陪着笑道:“嘻嘻!张将军武功高强,不到十招就结果贼首性命,开始我还以为真在这里面遇到张飞呢!”

  那黑面曹将洗干净面上的碳灰,露出本来面目,原来是张辽。

  张辽大笑道:“哈哈!张飞我是认得出的,那贼若有张飞一半武功都不至于命丧当场啦!”

  “还是凤雏先生高明啊!”张辽心里面暗暗叹道。

  原来那夏侯渊乃从军士中挑出相似者假扮,一千曹军衣甲、旗号皆是从乱石坡归西的曹军中缴获的。

  却说黑山军大寨中登时如热窝上的蚂蚁,各人众说纷纭,皆道曹军如何如何厉害,夏侯渊亲率大军,将张白骑一刀斩于马下。

  流言越传越盛。

  张燕坐在帐中紧咬牙关,双拳紧握,想是心情不是很好,各个头领分两边落座。

  “大哥,曹军欺我太甚,今日便出兵,先攻白马,再取兖州,以报张白骑之仇!”杜长第一个站起来高声疾呼。

  张燕眼珠滴溜溜地转,想是脑中已转过无数念头。

  军师“大计”出列道:“主公,如今群雄并起,不若我等挥师直进,趁此良机,直取兖州,也好充我粮库。再联结九里山群雄,也可保得一时平安,如若曹军来攻,便再退回黑山不迟。”

  张燕望着大计,想了想道:“只恐曹军早有防备……”

  “大哥,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想我军与袁绍交锋数次,袁绍尚且不惧,何惧曹操?”杜长不等张燕说完,已经大声说道。

  张燕不语。

  杜长见张燕不作声,又高声大叫:“大哥,听说那吕布已然命丧乱石坡,无此人阻挡,我军便可挥兵直上……”

  未及杜长说完,张燕把眼一瞪,杜长便不敢再作声。

  大计又进曰:“主公,现今军士惶惶,军心动摇,各人俱传曹军势大,如不进兵为张白骑报仇,只恐别人耻笑主公怕那曹操矣。”

  “曹操有何惧哉!”张燕一拍几案而起,大声喝道。

  各人俱一震,等着张燕发话。

  张燕的神色越发变得凶悍,瘦瘦的脸拉得老长,一字一顿道:“兵--发--兖--州!”

  于是张燕点起五万军马,浩浩荡荡走在冀州境内,经过朝歌、邺城,直到黎阳。

  黎阳城中,袁军大帐。

  大将颜良正在演武场中挥舞着大刀,左斩右劈,只听得场中发出虎虎风声。

  一兵士跑到场前,正要张口说话,见到颜良将大刀舞得满场骤起旋风,急忙将手掩口,不敢声张。

  只见风声响处,颜良将长刀收回,双脚立定,取个收势,胸膛兀自在不断起伏。

  那传令兵上前单膝脆地拱手道:“报!”

  颜良抬头挺胸,不望兵士,只在暗暗运气,催动体内真气,嘴中轻轻将体内气体呼出。

  “禀将军!城外出现大批黑山贼军,正杀向黎阳而来。”那士兵轻轻道。

  “啊!什么?你说什么?有黑山军杀来?”颜良大吃一惊,指着士兵的头道。

  “离黎阳五十里处发现大批黑山贼军!”

  “呀!呀!呀!来得好,就让贼人见识见识我大刀的厉害!”颜良右手提起大刀,左手戟指道。

  于是颜良点起三千兵马,放下城门带兵出城。过得护城河,颜良一马当先正要拍马前进。

  只见一骑探马直奔而来,到得颜良马前滚鞍下马,拱手作揖道:“将军!黑山贼军已绕过黎阳,直奔兖州而去。”

  “啊!”颜良在马上用左手挠挠头,张大嘴巴,不知所措。

  楞了半晌,颜良方大叫道:“收兵回城!”口里面喃喃自语:“不知这伙黑山贼寇在想什么,那飞燕又在发什么神经……”

  兖州,白马城外。

  突然烟尘滚滚,一大队骑兵打着黑山军旗号,旌旗招展,于道路上飞驰而过,马蹄扬起处,路边的村落行人纷纷走避。

  大队骑兵过后,是一大帮步兵列队而行,虽然是贼匪,却也治军严明,全军脚步匆匆,全然不去骚扰路边的百姓。

  “又要打仗了”一老太婆在路旁喃喃道。

  东郡太守刘延听得城外竟然出现一大批打着黑山旗号的贼兵,心中大吃一惊:我军大将夏侯渊受曹公之命刚刚开拔前往泰山剿灭吕布余党,这边就有黑山贼军杀将过来,城内守军甚少,恐难以抵挡。

  刘延即命快马向夏侯渊急报军情,又发书一封向许昌的曹操求援。

  话说夏候渊统领牛金等几员副将及三万人马,正向泰山进发,将到东平,已天色渐晚,正要吩咐全军休息。

  一骑快马来报:大批黑山军现已杀到白马。

  夏候渊听得大吃一惊,心道:黑山军莫不是神通广大,竟然知我军刚刚占领寿春,分兵去剿吕布余党?不行,若待许昌援军过来时白马必然失守,兵贵神速,只能回兵救白马要紧。

  想罢,夏候渊即下令全军前军变后军,急速赶回白马。夏候渊亲率三千骑兵先行,命牛金率其余人马随后赶来。

  夏候渊心下紧张,唯恐白马有失,心道:白马乃牵制袁绍大军的前站,莫不是那黑山军已归顺袁绍?如真是如此,则我军危矣!

  夏候渊马不停蹄之下,到得白马天已大亮。离东城门大约两、三里,便听得杀声震天,远远望去,贼兵人头涌涌,竟然有无数贼兵已经将白马重重围住。

  贼兵正在攻城,城墙上众曹军浴血奋战,城上曹军向下射箭及滚下滚木擂石,抵挡住贼兵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夏候渊心下大急:贼兵势大,只能拼啦!想罢回头命人快马传与曹公,称情势危急,要速派援兵过来支援。

  杜长带着两头目左校、郭大贤正在攻城。左校曰:“曹军似是无甚提防,无大将出来迎战,只会坚守,看来我等攻破城池指日可待。”

  杜长扬鞭大笑道:“我早就说曹军无能啦,看我黑山军先取白马,再占东郡,杀得曹操鸡犬不留。”

  正谈笑间,听得后军一片暄闹之声。回马看时,只见到一彪军马杀入,当中一面大旗高高写着两个字“夏侯”,旗下为首一将威风凛凛,灰衣灰甲,骑一匹黑棕马,手执一把大刀,正是曹军大将夏侯渊。

  夏侯渊挥动长刀如同斩瓜切菜一般杀得贼兵抱头束窜,纷纷让出一条血路。

  夏侯渊正杀得兴起,只听得一声断喝:“夏侯渊!纳下命来!”一骑马赶到眼前,一把长刀如风般劈至,来人乃黑山军头目郭大贤。

  夏侯渊杀红了眼,大刀斜刺向郭大贤。

  只听得风声虎响,郭大贤急忙抽刀改攻为守,“咣”的一声,两把大刀相交。郭大贤只觉虎口一震,双手急忙握紧大刀,横扫过去。

  只战了两个回合,郭大贤已处下风。杜长见到情势不妙,向左校打个眼色,两人便向夏侯渊纵马冲去。

  未及杀入阵内,只听得夏侯渊一声大喝:“嗬!”

  郭大贤手中长刀猛地向外飞出去,有两个贼兵不提防一把长刀从天而降,瞬间被打翻在地。郭大贤随后只觉眼前刀光一闪,被夏侯渊的大刀斜斜从肩头劈下。

  郭大贤大叫一声,跌于马下,尸体挂在马蹬上被惊马拖着向杜长奔来。

  杜长大怒,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夏侯渊!杀我兄弟张白骑,又害了郭大贤,冤有头,债有主!今日定要你命丧于此,纳下头来!”

  左校早已一拍马赶将上来,一把飞天叉直叉向夏侯渊。

  夏侯渊见到来将出手凶猛,将马纵开一边,大刀已然出手,大刀不挡反向左校身前劈去,左校用飞天叉架住大刀。

  一支长枪亦刺到,杜长怕左校不敌,早早杀入阵团,三人各挥兵器,战成一团。

  曹军三千骑兵在阵中冲杀,将贼兵杀得七零八落。

  城头上早有士兵报给太守刘延。刘延急上城楼察看,见到夏侯渊杀到,正想放下城门出兵夹攻。

  只听得到处杀声震天,张燕听闻夏侯渊亲自来救,即命全军杀到东城门。

  五万贼军如波翻浪裂般涌来东门,霎时间便将夏侯渊所统三千骑团团围住。

  刘延在城头见到此状,不敢开城,只命弓箭手射向城下靠近城墙之贼人。

  张燕杀到东城,见到杜长、左校正与夏侯渊战于一处,便纵马向夏侯渊处杀来,众黑山军见到大王到来,纷纷给张燕让开一条路来。

  “张燕在此!夏侯渊,纳下命来!”张燕大喝一声亲自加入战团。

  夏侯渊只听得一声大喝,一把长刀已由头劈下,不禁暗暗小心,拨开杜长的长枪,大刀于半空旋了一个大圈,堪堪挡住张燕攻来的大刀。

  左校的飞天叉趁机就向夏侯渊的心口狠命叉来,夏侯渊在马上将身体一侧,避开飞天叉,大刀就照左校横扫而去,目标是其颈脖。

  张燕情知不妙,大刀由下而上挡住夏侯渊的大刀,杜长一扬长枪又刺过来……

  刘延在城头见到夏侯渊与三贼将战得险象环生,心中暗暗担忧:此夏侯渊将军乃曹公之族弟,如若有失,必会责怪我无出手相救而斩我的首级。

  想到这里,刘延急统二万人马出城救夏侯渊。

  城下奋战的夏侯渊确实战得有点力不从心,张燕一加入战团就令到他压力大增。

  战了三、四十合,渐渐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正处劣势时,陡听得贼军齐声呐喊,人喊马嘶。

  夏侯渊骤眼望去,只见到城中杀出大量军马,齐齐杀向自己的方向,心中一震:城内杀出人马,守城兵力便会变得薄弱,一旦贼兵攻城,后果不堪设想。

  稍一分心,便听得一把大刀带着虎虎风声打横劈到眼前。

  夏侯渊把头一低,只听得“咣”的一声,头上的头盔被张燕的大刀劈得飞出十数米,掉在地上滚了几滚。

  夏侯渊大惊之下,杜长又刺来一枪,哪里闪避得过,被一枪刺中腰间肋骨,痛得夏侯渊大叫一声,将座下马向前纵去,长刀一摆,劈翻几个贼兵,向外逃去。

  张燕、杜长和左校正要追赶,只听后面马蹄声如风飞至,白马城内几员曹将已杀到眼前,众人杀成一团。

  双方战了一个时辰,渐渐分出胜负,曹军毕竟只有二万余军马,贼军有五万人马,真的是敌众我寡。

  待要杀回城中,却被贼兵军师大计命人重重截住归路,夏侯渊和刘延只得合作一处,向外落荒而逃。

  张燕命全军分兵两路,一路由大计统兵攻城,一路由自己亲率去追击夏侯渊,定要把夏侯渊擒住。

  夏侯渊统败军只望来时方向一路逃窜,真是茫茫如丧家之犬。张燕统二万余人在后紧追不舍。

  看看将要追上曹军,张燕大叫道这:“捉到夏侯渊,扬我军威,赏黄金千两!”

  众贼齐呼:“活捉夏侯渊,有黄金千两啊!”

  正在这时,只听得曹军欢呼雀跃,后军变成前军一齐杀回头,但被张燕在前率领的马军撞得人仰马翻。

  只见前方杀出一支军马,来将乃是曹将牛金,统二万余人杀到。

  张燕不想此间竟然有曹军杀到,心中一慌,只听得有风声响起,抬头一看,一支箭正正射向自己面门。

  张燕急闪,却闪避不及,被一箭射中肩头,痛得他大叫一声。对面曹军阵内传来夏侯渊的一声大喝:“张燕贼子,受吾一箭!”

  两军恶战,鹿死谁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