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旅途
唐笑雨2016-12-16 04:473,826

  次日退租房果然有点麻烦,房东唧唧歪歪了半天,指责两人把原本漂亮干净的豪华套房搞得垃圾遍地乌烟瘴气臭气熏天,要没收全部押金。柱子跳着脚大骂,麻痹的要真是豪华套房怎么才500块一个月,要真是豪华套房还不得两三千啊,你这破房间原本就乌烟瘴气,要不是哥俩在这租住,你这房间根本就是鬼气森森……

  好不容易墨迹完,都快3点了,两人到达征兵办的时候,已经迟到了12分钟,新兵们早已集结完毕,长官讲话和欢送仪式已经结束。两人见势不妙,只好做贼一样偷偷溜向哨卡去报到。

  哨兵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眼里显出“你们倒霉了”的神色,按下通讯器向上级报告。很快,里边走出来个挺胸凸肚的军官,挂着上尉军衔,满脸横肉,大踏步走到两人跟前,劈头盖脸地骂道:“给我站好!我最憎恨无组织无纪律的兵了,这才当兵第一天就迟到这么久,知不知道军人的时间观念都是要用零点几秒来精确计算的?新兵出发报到就敢迟到12分钟又54秒外加23毫秒,到了训练营是不是天天都要迟到?简直是给我们天水兵丢脸!你们知道天水是北洋舰队的首要基地吗?你们知道海军是联邦军最重要的兵种吗?你们知道天水兵一直都是以纪律严格闻名全军的吗?你们这两个懒虫,简直是天水兵的耻辱!”

  那上尉军官越骂越激动,唾沫横飞,脸上横肉块块飞舞。为了增强他骂人的气势,伸出右手中指想指向柱子,然而看到柱子比他高大威猛不少,而且拳头已经握紧,怒目圆睁,因此果断把中指改向唐笑雨,都快戳到唐笑雨脸上了:“说的就是你,你这个小叼毛,看着聪明,做事却这么懒惰糊涂!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绣花枕头了,瞧瞧你那细胳膊细腿的,去到部队养猪人家都要嫌你推不动饲料车!小叼毛!听好了,如果不想过两天就让部队给撵回来,就他妈的有点上进心拿出点精神!”

  唐笑雨自觉理屈,迟到了有什么好说的,因此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那军官看他一直低着头,心里像是舒坦了,或者是骂累了,停下来喘了几口气,这才喝道:“滚!赶紧去刷卡登车!”

  两人刚想迈步,那上尉又厉声喝道:“站住!没看见我的军衔吗?等老子先走!”说完伸手掸了掸肩上的上尉军衔,挺胸凸肚地走了。

  柱子等那尉官走了,愤愤不平地跟唐笑雨说道:“妈的不就是个一毛三吗!牛逼个甚!下回咱俩挂个二毛三回来削死他!”

  两个哨兵之前幸灾乐祸地看着两人挨骂,这时咬着耳朵说悄悄话:“长官身体越来越胖,那事情却越来越不行,听家属楼的大嫂们悄悄议论,总是挨他媳妇臭骂。我敢打包票,长官昨晚肯定又挨骂了,要不今天哪来这么大火气,哈哈……”

  此时的武装部门前广场热闹异常。广场上整齐地排列着6列涂着蓝白色迷彩的海军运输车,每列15辆,一队军乐队正在演奏军乐,新兵们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列队登车。车队两旁密密麻麻地挤着两三千个前来送行的家属亲朋,拼命地向着正在陆续登车的新兵挥手大叫,多是鼓励他们好好干努力上进不用担心家里之类,也有女孩子对自己的男友说的我等你回来之类。

  唐笑雨看了一眼,心下黯然。两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没有亲戚,自小在孤儿院长大,除了逢年过节部队派人来探望一众孤儿,从来没人探望。孤儿院里抚养众孤儿长大的院长和老师,曾经的同学和同事,两人没有去惊动,自然就没人来送行。此时看着别的新兵都有人送行,不免有些不胜黯然的感觉。

  但先来的新兵已经开始登车,两人没时间继续感慨,便赶紧挤出人群,跑到新兵队列后面,刷卡登记,随着一大群新兵一起登车。刷卡时电子声提示乘坐几号车,还好两人都在同一车。

  这一批新兵人数不少,一眼望过去少说也有一千多号人,好大一会才全部登车完毕。

  一名尉官确认了下人数,跑到一名中校军官前边,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大声道:“报告长官,新兵应到1800人,实到1800人,全部登车完毕,请指示!”

  中校啪地回了一礼:“车队出发!”

  尉官大声道:“是!立即出发!”啪地又敬了一礼,一个威武的原地转身,对着车队大声道:“鸣礼枪,车队出发!”

  征兵办门口列队的二十名身穿雪白的军礼服的士兵立即整齐划一地行了个持枪礼,枪口朝上,砰的放了一枪空包弹,随后拉动枪栓上弹,又放了一枪,反复3次。本来这时代的枪支早已是自动化武器,但因为一队整齐的军人整齐地拉动枪栓上弹再开枪的动作富有军人的整齐威武美感,因此一直保留这种古旧的步枪作为部队的礼枪使用。

  三声礼枪鸣过,全部军人立正敬礼,持枪的行注目礼,全部军车同时发动,同时漂浮升空到同一高度,漂亮地在空中来了个编队转弯,风驰电掣地向军港疾驰而去。

  下面,是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送行的人们跳着叫着,拼命向空中挥手,目送着一队军车消失在视线之外。

  ※※※

  天水是个海滨城市,位于赤木州东北,有着天然良港,适合巨型战舰起降。而赤木州是个半岛,地理位置特殊,和北面的瑞拉斯联邦、东面的神风帝国隔海相望,是天罗联邦控制碧落海的极其重要的拳头,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联邦投入天文数字的资金,将天水港建设成为联邦在远东的第一要塞,调派了北洋舰队的主力驻守。第一批无畏级航天母舰刚生产了4艘的时候,便直接调派了其中2艘驻守天水港。

  军港戒备森严,15公里之外便设置了岗哨和围墙,直升机和装甲车来回巡逻,一队队陆战队士兵牵着军犬四处巡视。接送新兵的车队一样需要接受检查方可进港,低速贴地飞行。唐笑雨坐在车里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只看到车后,走过的地方,几部巨大的雷达不停旋转,营区里很多整整齐齐的营房,很多水兵和车辆来来往往忙忙碌碌。

  数十辆军车分为3队,各自前往不同码头。几分钟之后,唐笑雨和柱子乘坐的军车停了下来,带队的军官吆喝着让众人下车。下车一看,已经在码头上,旁边停泊着的是一艘巨大的银白色海空两栖舰船,船首一面红底金狮的联邦海军军旗迎风飘扬,船舷喷有984三个数字。舰船水面部分高约10米,建筑物非常低矮,线条圆滑优美,有4对宽大的飞行翼。唐笑雨一眼看出这是联邦海军的天运级运输舰,专职运输,作战能力非常低,但装载量大,用来运送人员和物资是再合适不过。

  他放眼一望,整个军港内整整齐齐地停泊着不少舰船,常见的天武级重型巡洋舰起码有6艘,还有好几艘护卫舰和猎潜舰,此时都安静地停泊在海面上,彩旗招展。虽然在影视上新闻上见过好几次了,但现在竟然能作为一个海军,站在真正的军舰旁边,心里还是激动万分。

  不过他也没能多看,带队军官对他们大声喊道:“新兵们马上登船,跟随蓝色向导箭头进入座舱,舰船即将起航!”

  蓝色箭头标识是舰船舱壁上的电子灯信号,方向指示得非常明确。新兵们按顺序登上舷梯上船,跟随箭头方向走过去,经由舷梯向下到了舰船内部舱室,鱼贯走进一个挂着“A3”标牌的舱室。放眼一望,艾玛,里边就像电影院一般,正前方一个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中央整齐地安放着数十排座位,怕是有五六百个座位。

  新兵们列队进来时还有点秩序,但进到这里找座位入座就不免混乱了起来,纷纷散开去找空位。两人也找了空位坐下,好奇地左右张望了一下,都是些十八九至多二十出头的新兵,大多数看起来还是毛孩子。由于彼此间几乎都不熟悉,气氛有些沉默,只有少数几个外向型的新兵在和旁边的新兵聊天。当然,由于有部分是女孩子,有些男兵十分殷勤地跟那些女兵打屁逗乐。

  坐下没多久,舱室顶上传来三声尖利的哨音,电子显示屏随即亮起,现出一个中年军官的半身影像,肩上佩着中校军衔。一众新兵顿时安静下来,再蠢也知道是领导要训话了。

  只见军官向场上敬了一个四方礼,开口说道:“各位新兵你们好,我是本舰舰长张龙。你们参军后的第一趟旅程将由我负责,把你们安全送到远望州楚江海军训练基地。本次旅程,希望大家能遵守三点条令:第一,不要随意走动。第二,不要拍照。第三,不要打架斗殴。你们已经是军人,遵守条令就是你们的第一堂课。大家都明白了吗?”

  天罗联邦共有七大州,天云、星罗、赤木、远望、白鹿、凤凰、射月,天罗联邦的名称便是从天云和星罗这两个大州的名称中各取一个字得来,因为这两个大州几千年前就是联邦天汉族的文明发源地。众人这趟旅途要去的远望州在联邦大陆的东南方。新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参差不齐地答道:“明白了。”

  张龙中校面容一正:“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这次回答得整齐多了。

  张龙中校点了点头:“好,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有晕船晕机的请准备好呕吐袋。舰船1分钟后升空起飞。本次旅程时间为4小时35分,祝大家旅途愉快。”说完,又敬了个军礼,消失不见。

  众人系好安全带。很快,顶上传来一个柔和的电子声:“舰船上升中,请抓好扶手。”

  舰船船身发出一阵很明显的震动,伴随着嗡嗡的声响。唐笑雨只觉得头脑猛地一阵眩晕,身子有些软软的,好像要飘起一样,这感觉有点像坐电梯,但比坐电梯要强烈一些。

  这感觉持续了大概2分多钟,然后稍微停顿了一下。电子声再次通报:“舰船开始加速。”

  然后又是一阵奇怪的感觉,就像坐云端飞车时飞车向前抛的时候,一阵强烈的失衡感,人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靠到了椅背上,贴得紧紧的。

  又过了大约1分钟,压力一松,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恢复了常态。

  顶上传来一个柔和的电子声:“舰船加速完成,平稳飞行中。”

  唐笑雨也松了口气,看了看旁边的柱子。柱子脸色有些发白,从背包拿出从厂里顺出来的饮料递给他一瓶,说道:“妈呀,第一次乘坐海军的海空船,这感觉真是奇妙。”唐笑雨和他随意打屁几句,左右张望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翼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翼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