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眼镜的女神
唐笑雨2016-12-16 04:495,565

  接连几日的体能训练下来,唐笑雨体质虽不算强,也慢慢适应了这残酷的训练。接下来仍然是队形队列站军姿踢正步俯卧撑兔子跳等各种基础训练,众人也慢慢的做得有模有样,当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众新兵被罚去绕P区跑10圈已经是家常便饭,唐笑雨都记不清自己跑了多少圈。他感慨地对眼镜说:“现在我总算知道你那天要说的坏消息是什么了。”眼镜嘿嘿笑道:“没错,就是我们的教官是个母老虎……啊哟,长官我错了,我乖乖地去跑10圈……”

  眼镜的女神却一直没犯过错,近乎完美的存在,其他人个个有份,决不落空。张宁宁总是冷冷的道:“你们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菜鸟!看看人家夏雪儿,什么时候出过错?什么都是一教就会,做得几乎和我一样标准。”众人都不由自主地侧头去看。夏雪儿是个身材略高的女兵,排在第一排女兵队的中间靠前位置。感觉到众人都侧头看她,夏雪儿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漠然前视,只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冷笑。

  只可惜这样一个高冷的女神居然也有尴尬的时候。某日踢正步训练,一众新兵正按照操典雄赳赳气昂昂地踢着正步的时候,唐笑雨突觉头顶一痛,不知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他哎哟一声,听到身后一群男兵哗然大笑,队伍停了下来。他扭头一看,见到身后的地上落着一只野战靴,疑惑地捡起来一看,靴帮里还被人为地绣了一只小小的蝴蝶。人群笑声更大,女兵们也忍不住捂着嘴直乐,原本整齐的方阵乱得不成样子。再一看,夏雪儿正低垂着头,屈着一条腿站着,左脚搁在右脚鞋面,左脚没穿靴子,只穿着绿色的军用袜子。唐笑雨见她这么尴尬,心下不忍,一扬手将靴子扔到她脚下。夏雪儿飞快地看了他一眼,飞快地穿上靴子站好。

  张宁宁看了看,喝道:“有什么好笑?她这是靴子大了一码,穿起来太松。没见过吗?踢你们的正步去!”

  像夏雪儿这样特别的女兵难免要受到某些男兵的特别关照。开始总有男兵别有用心地向她请教问题啊,请求示范啊,请求指正啊什么什么的。夏雪儿倒也不拒绝,只是一句话也不说,仅仅是冷冰冰地做一遍示范,再问就没反应了。男兵们大觉没趣,只好灰溜溜地逃走。再后来,再不死心的男兵也只能对夏雪儿下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定论,背地里称她为冰美人、攻不破的堡垒、啃不动的硬骨头。堡垒都是钢筋水泥结构的,夏雪儿并非钢筋水泥,也并非骨感,所以男兵们又修正为“攻不破的美人堡垒”,“啃不动的白玉美人”。

  但还是有人不死心的。某日午饭时分,唐笑雨柱子眼镜这三基友正在吃饭,眼镜突然捅了捅唐笑雨,用绵羊一般可怜的眼神望着唐笑雨。唐笑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坐在角落里的夏雪儿面前空位上不知何时坐上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土肥圆,远远看去就像一颗巨型巧克力糖,正猥琐地看着夏雪儿笑。这个巧克力谁也不认识,肯定是别的大队的。夏雪儿什么也不说,只是端着盘子换了个桌子,巧克力还是跟着坐到了她对面,还是猥琐地笑。夏雪儿再换,巧克力仍然死皮赖脸地跟过去。

  唐笑雨三人看得义愤填膺,眼镜更是激动,喃喃咒骂,估计若不是因为身形相差太大早就冲过去了。

  唐笑雨心想眼镜怎么说也算是同生共死战斗过的战友,这个忙不可不帮,何况有柱子这个强力打手助阵。于是他站起身来,大踏步走过去,正听得巧克力说道:“嘿嘿嘿,小妹妹是哪个大队的啊?看着好眼熟,真像我高中时候一个同学……”唐笑雨心想这年头还有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忍住笑咳嗽两声,伸手拍了拍巧克力的肩膀。巧克力被他一打扰,大为恼怒,跳起来喝道:“你小子干什么拍你大爷?没看见大爷忙着吗?”唐笑雨假意热情地拉住他的黑猪手:“哎呀呀,小丁丁啊,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你,这真是太好了!想当年我们还一起爬过果树偷过葡萄呢!什么?你说什么?你不是小丁丁?哦,你没有小丁丁?唉唉唉,认错人了,我看见你和我妹妹在一起,我还以为你就是我妹夫小丁丁呢。既然不是你还缠着我妹妹干嘛?快滚快滚!”巧克力怒吼道:“你他妈才是小丁丁!”柱子拗了拗手指,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咋啦兄弟,既然没有小丁丁,那就快点滚开,别缠着我兄弟的妹妹不放!”巧克力见柱子块头比他大上不少,心下顿时怯了,一声也不敢出,灰溜溜地跑了。

  夏雪儿瞪了唐笑雨一眼,饭也不吃了,一言不发地端着盘子走向回收桶,哗啦一下全倒了,放下盘子就走出了食堂。唐笑雨倒是不以为忤,因为眼镜正一叠声地感谢他的仗义。

  ※※※

  几天后的一天早上,起床铃一响,众人三下五除二收拾完毕,抓起衣服就往外冲。

  一出门口,众人都是一呆,原来通往大门的甬道里挤满了人,根本走不过去。人们都在跳着脚大骂,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柱子人高马大,当下走上前去,喝道:“都是一起的新兵,别挡道,别挡道,胖爷我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甬道里本来就挤得密密麻麻,柱子这一挤上去,简直不让人活了。前面有人骂道:“别他妈挤了,是教官出的难题,要我们想办法冲出去集合!”

  柱子骂道:“那就冲出去啊,怕个毛啊!都在这里挤,挤到天黑也挤不出去!”

  那人嘲讽道:“你行你上啊!你有办法你冲啊!门口有几个机器人拿着棍子守着,见人就打,一打就晕,你那么厉害你就上去和机器人较量啊!不行就滚回去!”

  柱子一愣,住脚不前,扭头大叫道:“唐笑雨!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唐笑雨答道:“不能硬冲就智取呗!咱们不是有黑客吗?让黑客入侵机器人,瓦解它们的攻势!”

  柱子道:“扯淡!先不说有没有黑客,就算有,你能指挥得动吗?”

  唐笑雨叫道:“如果没有集体意识,那就谁也冲不出去!都窝在这里等死!”

  纷乱中,那个自称是黑客的男兵在人群里叫道:“我来!我是黑客!大家都让一让,让我腾出手来读取机器人信息!”

  人群突然又是一阵大乱:“卧槽,机器人换武器了!这回是枪了!快找掩护!”

  突突突突突突!

  枪声忽然大作,挤在前面的人纷纷中弹,好在只是麻醉枪。由于人群挤得实在太密,中弹的人虽然立即昏迷过去,却倒不下去,都挤在一起动弹不得。人群后面的人一阵惊慌,夺路向后狂奔,前面的人失去支撑,才歪倒在地。甬道里倒满了一地迷彩服,不知道还以为是战斗极其惨烈,死伤无数。

  柱子等人见状不对,赶紧撤回去。甬道两边都是宿舍房间,新兵们都推开房门缩进一个个房间躲了起来。好在机器人太过高大,高过了大门,冲不进来,不然挨个清剿,新兵们不免全军覆没。

  唐笑雨柱子眼镜等人都躲回自己的宿舍房间商议。柱子暴躁,一进门就一拳砸在桌子上:“麻辣隔壁的,这教官是怎么回事?还训不训练了?就变着法子玩我们呢?”唐笑雨道:“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是教官在测试训练我们的应变能力和团队意识。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去突破机器人的拦截,绝对是一个好课题。”眼镜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们要如何才能突破呢?总不能把中弹的推在前面挡子弹然后我们冲过去吧?那也太没人性了。”唐笑雨笑道:“那当然也是一种办法,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么玩。我倒是有别的办法。”柱子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唐笑雨道:“你耐心点行不行?坐下听我说。你有没玩过细胞分裂——算了,你肯定没玩过,你哪有耐心做潜入。嗯,我的计划是这样,我们在楼里找到通风管道钻进去,沿着管道爬到外边,这不就出去了吗?”眼镜恍然大悟:“唐兄料事如神言之有理,我这就去找。”柱子怒道:“有理个屁!从窗口跳下去不是更好么?简单粗暴!”一室友探头看了看,叫道:“窗口下边有机器人守着!”柱子道:“好吧,你们身板小,可以钻管道,胖爷这么魁梧雄壮,不劈成两片都钻不进去。”唐笑雨道:“那也不急,听我说完。任何集体行动都是要有组织有安排的,就比如部队进攻还需要有人负责后方和侧边的安全。所以,我们一部分人去钻管道,另一部分人就留下来吸引机器人注意,让机器人想不到我们暗度陈仓。”眼镜鼓掌道:“唐兄真是天生的兵法家,眉头一皱就计上心来,这个计策真是妙不可言。”说着又叹了口气。

  柱子怒道:“妙个屁!你们钻出去了又能怎样,用牙咬死机器人救我们出去吗?”唐笑雨道:“这是测试训练,我想教官会在某些地方放有克制机器人的装备等着我们去发现,比如反器材狙击枪什么的,耐心找找,肯定能找到的。”柱子道:“你怎么那么肯定?要是装备放在训练营大门口,等你找到再走回来,胖爷早就饿死了。”唐笑雨摇头道:“应该不会。一会还要做别的训练,教官肯定会把装备放在我们最方便出去的地方附近,这样不会耽误后面的训练。”柱子嘿了一声道:“我只觉得你这是游戏玩太多了,想什么都想到游戏上去。瞧你说的,这不活脱脱就是游戏关卡的常见设置吗?”唐笑雨道:“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柱子道:“得,我说不过你,就按照你的方法试一下好了。可是,就我一个人留下来吸引火力是不是太悲壮了点?”唐笑雨道:“实话说还不知道有没人跟我钻管道呢,估计留下来的人绝对是绝大多数,你不是一个人!”

  不久眼镜回来说找到了通风管道入口,在楼梯拐角处,搬个桌子垫脚就能爬上去。

  唐笑雨问众人:“有人愿意跟我钻管道吗?”

  众室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推说道:“现在这种情况,分散突围是最好的办法。你就做一路吧,我们走别的路和你互相呼应。”眼镜推了推眼镜,正色道:“你们不相信唐兄,我相信唐兄!不就是钻管道吗?上刀山下油锅都没问题!我愿意跟你去!”

  唐笑雨大为高兴:“好兄弟,那就一起走吧!”

  眼镜边走边在他耳边小声道:“我欠你一次,正愁着这种债不好还呢,没想到机会这就来了!真是眼前债还得快啊!这次可就是还清啦!”

  唐笑雨:“……”

  当下唐笑雨带着眼镜钻进管道爬了起来。通风管道一般都是架设得四通八达,岔路无数。好在新兵宿舍楼并不高大,通风管道分岔不多。

  他当先开路,凭感觉找准方向爬行,摸索了10多分钟,从宿舍楼后面爬了出来。刚一爬出来,感觉气氛有点异样,抬头一看,不由呆了一呆。原来张宁宁正站在管道口不远,身后站着一排女兵,正默不作声地望着自己。他吓了一跳,慌忙立正敬礼。此时眼镜也钻了出来,抱怨道:“唐兄你的妙计虽好,可是你的鞋底好臭啊,你不会是昨晚去轮蹲踩到地雷……啊,长官好!”

  那些女兵都听到了眼镜的话,眼光都瞄向唐笑雨,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唐笑雨满脸通红,不由狠狠瞪了一眼眼镜。

  张宁宁背着双手跨立,冷冷的道:“从通风管道钻出来,谁想的好主意?”唐笑雨听她语气不善,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道:“报告长官,是我想的。”张宁宁打量了他几眼,嘿然道:“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说你的办法笨。”在左手腕的微型通讯仪按了几下,对眼镜道:“回去通知所有人门口集合,我要训话。”

  此时机器人已然收到命令走开。不多时全队集合完毕,列成三个横队围着教官站立。张宁宁背着双手跨立,冷冷地扫视了下全队,缓缓的道:“这次突击演练是整个训练营统一进行的,目前只有我们大队有人能出来,其他大队全军覆没,你们值得嘉奖。但是为什么女兵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出来集合了,你们为什么这么慢?你,唐笑雨,你说一下,为什么?”唐笑雨张口结舌,好一会才道:“因为女兵里有个厉害的人物,机器人碰上她转眼就被入侵,当然出来得快。”他说到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偷瞧了一眼眼镜的女神,却见她面无表情地站在女兵队伍里,完全没什么喜怒之色。

  张宁宁摇头道:“不对!我查过你们的档案,男兵里也有个黑客,为什么没起到作用?”

  男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一会,那个会黑客技术的男兵小声道:“我早就被机器人开枪射中趴了。”

  张宁宁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为什么你们要让他冲在前面挨枪呢?”

  男兵们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张宁宁一指眼镜:“你来说,为什么?”眼镜正在偷瞧他的女神,没听到教官说话,张宁宁踢了他一脚才回过神来:“啊,什么事?”张宁宁冷冷的道:“安正睿,你来总结一下,为什么你们男兵如此混乱不堪?”眼镜抓了抓头,嘿嘿傻笑了一阵,说道:“因为男兵没有能像夏雪儿那样魅力出众能力超群的人领导。”此言一出,男兵们都嘘声一片,显然对眼镜兄的说法极为不满。把女兵捧上天,把男兵踩下地,男兵们有必要怀疑一下眼镜兄的阶级立场。

  张宁宁目光转向唐笑雨:“唐笑雨你有何看法?”唐笑雨想了想答道:“我认为应该任命几个小队长,把男兵们组织起来,这样行动就有组织性了。”男兵们又是一阵嘘声,有人说道:“自己想当小队长就直说!”张宁宁冷冷的道:“瞎起哄什么?唐笑雨说的没错,你们男兵一个个都眼高于顶,都觉得老子天下第一,谁都不服,所以就算有人站出来带领你们你们也是不予理睬,这才被女兵遥遥领先。确实是该任命小队长了。好了,都回去吧,把昏倒的人弄起来,吃早餐,7点整P区集训!解散!”

  ※※※

  唐笑雨一行人回到宿舍,柱子正躺在床上抽烟:“Captain唐笑雨,你可找到教官放的反器材狙击枪没有啊?机器人都走了你还没回来!”唐笑雨老实不客气地摸出他的烟扔给室友,自己叼了一根:“毛的反器材狙击枪,那是能随便用的吗?一不小心打偏了,子弹没击中机器人,却穿过墙壁击中你的小丁丁,那不是让无数等着你的小姐望穿秋水活守寡?”柱子道:“毛的活守寡,胖爷又没跟她们结婚。你就直说吧,机器人后来怎么走了?”唐笑雨道:“很简单。EMP手雷听说过吗?专门用来对付电子目标的。我们刚爬出管道口就见到地上一大堆EMP手雷,一人捡了一个,对准机器人就扔,所以机器人就都被消灭了,你们得到了自由。”柱子道:“行了别吹了,胖爷我看得一清二楚,机器人是自己转身走开的,不是被黑客黑了就是收到了教官的命令。就凭你还想解救全大队,再过几年吧。”唐笑雨道:“你别挤兑我了,教官要大家出去集合,你不出去却在这里抽烟,很快你就可以知道下场了。”柱子一愣:“什么下场?”

  唐笑雨笑道:“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200个俯卧撑而已。”柱子嘿了一声:“扯!要做也是你先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翼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翼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