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赌注
九盏长明灯2016-12-16 03:105,823

  “菲尼克,菲尼克,菲尼克,菲尼克……”

  四面全封闭的铁栏之中挤满了监狱的

服.刑.犯

人,他们的神情激动而狰狞,不断呐喊着他们所认为的这一章战斗会战到最后的格斗士的名字。

  在全封闭的铁栏之下,一个直径宽五米的方形拳击擂台立于中心,两个雄壮的身影在上面互相来回穿梭着。

  他们都

赤.裸

着上身露出他们那如同千锤百炼的肌肉,仅穿着一条宽大的运动短裤使得他们那同样坚硬如钢铁的腿部肌肉暴露在外,而这在各个方位都彰显着雄性强大资本的肉体此时这是化为格斗的武器,绞肉的凶器!

  两名男子,互相挥动自己的拳头,高踢着自己的腿部,攻击对方身上任何露出破绽地方,他们的攻击快而狠,让人难以招架,但他们的防御同样快而准,每次对方的攻击在即将触碰到自己身体的时候,都会被他们完美防住,或者及时闪避。

  但注意看的话,可以看出那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俄罗斯人左腿以不自然的动作站立着,而对方那个看上去年轻的黑人似乎知道他的这个弱点,所以从开打到现在光是对着那个俄罗斯人的下段扫腿就出现过了十次!

  而那个俄罗斯人显然也是知道对方这个可以的举动,因此每次对方扫腿袭来的时候,他都会半转身体,用完好的右腿同样扫腿和这个黑人对撞!并且尽占优势!显然他是一个以踢技为主的格斗士,尽管他的有一条腿不服盛况。

  这个俄罗斯人名为布尔,因为在监狱格斗之中战斗风格狂暴而疯狂被人冠以“疯子”的绰号,而在上一场战斗中他被对手打断了腿之后,他的绰号便成为了“瘸腿的疯子”。

  而那个黑人,名叫菲尼克,是从美国芝加哥监狱转过来的一个格斗士,在他们的监狱他有着七战七胜的战绩,在到达这边之后更是连胜五场。是个实力十分强劲的对手。

  唐文夜站在格斗场的入口处,身后两名狱警不动声色的打开了他手脚上的镣铐,说真的,唐文夜无法理解,为什么明知道自己可以再三秒钟不到的时间中将这套足够限制格斗士的刑具化为一堆没用的废铁,为什么监狱长在自己出办公室的时候也就让这帮狱警给自己戴上?

  不过,这个想法他也只是在脑海中闪过了一秒钟,他的双眼便被格斗赛场中那对拳脚互相往来的两个身影所吸引。准确的说是被他们那毫不留情的拳脚和密不透风的攻击风格所吸引。

  起初,唐文夜还在疑惑,为什么蒙托尔会把自己送到监狱来训练,在听说这里面的监狱格斗这项活动之后他随即明白,但他还是疑惑,监狱中的那些犯人战斗手段能比那些训练有素的军人强么?

  而此刻,当他看到眼前的战斗场面之后,他瞬间觉得该把自己的那个想法拖出去枪毙三小时直接送入火葬场!

  仅仅十余秒钟,唐文夜就从这两人的战斗风格和招数中看到了完全不输给军队那些训练有素的军人们的战斗力,并且和军用格斗术不同,他们的战斗风格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在看到那个俄罗斯人一脑袋将那个一直对他腿部攻击的黑人砸出鼻血的时候,唐文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点燃了!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响,回放,回荡!最后成为一声爆炸般的怒吼:“他妈的来对地方了!”

  ——————————————————

  布尔往后退了半步,本来他想在自己挥出这一拳的时候用二段踢对这个黑鬼进行追击的,但自己那不争气的左膝盖却因为疼痛使得他不得不停下已经蓄势待发的二段踢退不得不搁浅,因为蓄力过猛,导致他身体半边都出现了偏移。

  菲尼克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即便是他刚刚险而又险的躲过了对方的一记重拳!贸然接近的话绝对会挨到对方的一记暴肘!运气不好的话,自己的整个鼻梁都会被打断!

  但是如果能将这个可怕对手KO的话,这种代价似乎也成为了一种可以被接受的范围之内,想到这一点的菲尼克不再犹豫,猜着在拳击赛中拳击手会使用出来的蝴蝶步飞快的接近布尔,目标依旧是他的伤腿!右腿横扫,隐隐约约之间唐文夜似乎还听到了一声类似空气被

抽.动

的声音,但这应该只是他的心理错觉,因为人类的力量再大也无法越过音障。不过唐文夜依旧看出,这个黑人在这一腿上面注入的力量恐怕是全身能够调动的最大力量!

  在铁栏外面的囚犯在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兴致高昂的欢呼声,只要这一脚踢中,那么没有任何意外布尔将会再次被踢断腿出局,胜者将会是菲尼克,而这里的大半部分的囚犯都是下注菲尼克会赢!就连唐文夜身边的两名狱警都出现了这样的期待的表情,显然,他们的下注方也是菲尼克。

  “笨蛋。”

  在这欢呼声之中唐文夜的声音显得最小,但也最特殊。

  或许在旁人的眼中,他们看到的是菲尼克这一脚即将命中对方的伤腿,但在唐文夜那双已经出现蛋蛋黄色的眼睛中,战斗场面在瞬间就被拆分成为三个独立的不同角度切割场面,两名格斗士的正面,侧面,上面都被唐文夜在大脑中瞬间演算成为完美的立体场面。所以他看到的是黑人的腿确实已经踢出,并且有很大几率会踢中对方的伤腿,但在那之前很不幸的是那个俄罗斯人的右拳同却是会先揍到他的脸上!仅仅从他肱二头肌上面暴起的青筋就可以看出这一拳的力量绝对会达到两百磅以上!

  一个没有任何防御措施的脑袋被两百磅的力量猛击,这种恐怖的后果唐文夜也不愿意将其分析出来。

  “砰!”

  一声在拳击台上已经算不上稀罕声音的肉体碰撞的声音,黑人菲尼克踢出去的右腿在空中忽然失去了所有力量,由一开始气势汹汹的大斧,变成了一根软绵绵如同被煮熟的面条般碰到了布尔的伤腿随后落下。同样倒下的还有菲尼克那健美高大的身躯。

  他双眼翻白,口中血沫喷涌,鼻血如柱,护牙龈也是随着布尔的这一拳飞了出去,同样飞出去的还有喷涌而出的鲜血和几颗牙齿。

  现场顿时变得死寂无比,谁能想到菲尼克那气势汹汹的攻击之后,换来的却是一个瘸腿的家伙一记重拳直接昏迷?!

  “狡猾的家伙。”唐文夜这样说着,虽然他没有将这场比赛从头看到完,但从最后的那一拳却很容易看出,那个俄罗斯人从一开始就是在为这个黑人编制陷阱,而包括他身上的伤痕也是陷阱的一部分,为了这最后的一击布下的陷阱。

  “呼啊!”

  赛台上那个俄罗斯男子的发出了如同一只人猿般的爆吼,双手握拳,高举头顶以示他的胜利,然而欢呼声并没有响起,整个竞技场却安静的如同一块坚冰,沉寂中带着无比的冰冷。

  这主要是因为在场的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下注的对象都是菲尼克,尤其是在前期菲尼克完全是压着布尔再打,场内场外的气氛更是被升华到了一个最为极端的沸点,如火山般爆发的沸点!

  但这一切都在布尔在最后的那一拳却将这个喧嚣无比的沸点直接轰击成为一滩碎片!他以他的这一拳结束了这对来说无异于侮辱的欢呼声!

  “啪啪啪啪~”

  然而在这个寂静的环境中,这样的鼓掌声显得十分突兀,囚犯们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注意到那个在格斗擂台入口处带着微笑不断鼓掌的年轻人,就连布尔都是顺着声音转过身去看着那个年轻又很漂亮的家伙。

  “精彩的战术。你是真正的胜者!”稍微带着一些不标准的俄语自唐文夜的口中说出,他脸上那种微笑一直未变,让人分不清是赞美的善意还是讥讽的恶意。看到唐文夜这个表情的布尔,狰狞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了然的笑容,于是他再次高举自己的手臂,而左腿的痛感却使他的身体倾斜了一下,所以他这原本霸气的姿势变得有些可笑起来,不过……

  “嘿!小鬼……”在唐文夜身后的狱警刚想要对这个随意插嘴的家伙一点教训,这是监狱中的规矩,犯人不得私自插入格斗士之间的对话,尤其是擂台上!当然其中也是包括了输了钱和不爽这家伙的这张漂亮的脸,双重的私怨!

  “布尔!布尔!布尔!布尔!布尔······”

  但是如海啸般的欢呼声却在这个时候爆发,是的,或许这些囚犯大多数没有在布尔身上下注,但只要他打赢了比赛,他就依然是强者,依然是胜者!而胜者和强者当以如海啸般的欢呼表示对他的尊重!

  “我喜欢你这个小子!”布尔转身对着唐文夜一指,流利的俄罗斯语在瞬间将唐文夜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而在听到布尔这句话之后的狱警先是愣了一下,已经举在半空中的警棍也只有灿灿的放了下去。

  布尔从擂台上跳了下去,同时间监狱里面的狱医和杂物人员,都是鱼跃上擂台照看了一下菲尼克的伤势之后便将其抬起了下去,清洁人员则是快速的打扫着擂台上面的血迹。

  本来都要离开的囚犯们在看到那些飞快的擦拭着擂台上面的血液的杂物人员之后,全都停了下来,带着诧异和期待的目光看向擂台。

  要知道,一般清洁擂台这件事可是赛后一个小时才开始进行的,而现在一打完就开始清洁,说明的只有一个事情只会有一种,监狱格斗二重赛!很罕见,但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嘿,小鬼叫什么名字?”布尔一瘸一拐地走到唐文夜的身边,很是熟络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满是汗渍和鲜血的大手拍在唐文夜那还算干净的衣服上,顿时留下了大片的污渍,这让有少许洁癖的唐文夜感觉有些不舒服。

  “潘达,潘达·文森特·唐。”毫不迟疑的唐文夜爆出了自己的假名,反正这都是假名字,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说不定日后还能以假乱真扰乱那些追查自己的家伙们的视线。

  “潘达,我记住了。以后你就是我罩的了。”

  “……”唐文夜颇有些无言的看着这个思维跳脱的让人觉得不科学的俄罗斯男子,明明今天都才刚见面,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不~准确的说是唐文夜对他说过一句话。就跑过来说会罩自己。

  这他喵的是那年子的国产都市YY小说啊?

  “不用了,我不需要。”唐文夜依旧是微笑的说着,尽管他的微笑中多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嘿~各位先生们,小姐们,以及监狱的狱友们和格斗迷们!看到这种情况你们或许已经猜到了什么,没错!今天还有一场格斗赛!由我们的监狱长亲自签订的第二场格斗赛!”

  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红色衬衫的中年男子从擂台上面翻上来,一手拿着麦克风以夸张的强调说着,而在这个完全由汉子组成的监狱们,他却依然说出了“小姐们”这句话,这主要是源于擂台四个方位布置的直播摄影机。

  监狱格斗大赛可都是直播共外面的那些富商们下注。显然这名男子那夸张的解说是对在看直播富商们说的。

  “呼哇!”果然,刚刚沉静下去的欢呼声又一次爆发!监狱的囚犯们争相恐后的表达着自己的期待和欢呼,毕竟一旦开打的话,那么监狱长就绝对不会放过这次圈钱的机会,必然会下注开盘,而这也同样是这些监狱里面的囚犯赚外快的额外机会。

  同样欢呼的可不仅仅是监狱,俄罗斯的好几家拥有黑手党背景的大型酒吧的大厅中都爆发了类似于疯狂的欢呼声,酒吧中的这些人他们个个身着华丽高档的衣物,男性嘴中随便叼着的一根雪茄便能供一个贫穷家庭一周的温饱,女性身上喷涂的香水一瓶便是能让一个普通学校的小学生一年的学费。

  他们是俄罗斯上层人士的代表,一群有钱没地方花,没地方赔的大佬。而俄罗斯黑手党们在监狱中举办的这种监狱格斗大赛,完全是由鲜血和荣耀组成的战斗比赛,却将这群腰缠万贯的富商们死死的圈在赌盘上!

  在酒吧的三楼,最里面的一间贵宾室中,一个巨大的放映屏幕正闪烁着直播中监狱的状况,四台摄影机的画面被综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最完美的画面放映在银幕之上。

  在房间的正中唯一的豪华海绵椅上一个男子面露疑惑的看着屏幕,他在不足二十分钟前接到了监狱长的一个电话,声称会有一个惊喜给自己。难道就是这场临时加上去的格斗赛??

  这名男子并不高大,年纪约四十到四十五之间,黑色的头发已经有出现花白,白种人的脸上皱纹已经很明显,但并不影响他那原本英俊的面容,尽管已经老去~而他坐在那里浑身都散发这一种很知性的感觉,犹如一个中年绅士。

  但就是这么一个知性英俊,犹如中世纪老绅士的男子,却是俄罗斯最大的黑手党头目之一,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但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卡卡。

  “那个老狐狸在搞什么?”

  卡卡单手枕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看着画面中的播放的情况,额画面中那个语调夸张的主持人依旧用着他那可笑的语气大声说道:“虽然这次是临时加入的比赛,但赌注依旧开启,赔率则由各位来定。”

  说着,他将自己的手指向监狱铁栏上方的一个阳台,那里是监狱长们观看比赛的专用座,而在那上面的墙上一个十二寸的液晶屏幕亮起,出现了两个人的画面。显然这两人就是这次格斗赛的参赛者和对手了。

  其中一个看上去同样二十多岁的俄罗斯男子,在场的人都认识,名叫杰夫·巴瑞,十年前因为一级谋杀罪入狱,于一年前开始格斗战成为格斗士,到现在已经战斗三十二场,仅仅输了两场。而胜于的三十场都是以雷霆手段打断对手的骨头获胜,因此他也被称为【碎骨者】。

  不过,比起碎骨者杰夫,另一个选手……怎么说呢?有一种让人大跌眼镜的感觉!

  年轻,这是在场的所有人的感觉,不仅如此,也是监狱外面的那些富商们的第一感觉,更是黑手党头目卡卡的第一感觉!

  漂亮,这是第二感觉。前者年轻或许可以抛下,但第二点却完全不能无视。一个年轻漂亮最重要还是默默无闻的家伙和碎骨者杰夫打?你他妈在逗我?!

  “你他妈在逗我?!”卡卡已经确实说出了这句话了,他几乎是从自己的保镖手里抢过自己的手机,迅速拨打了监狱长电话,但还没有等他按下破号键,对方的电话却抢先响了起来。

  “嘿!弗兰德,你最好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让一个小鬼头对碎骨者?!你是想让我赔钱么!”

  黑手党是监狱格斗的赞助者,同时也是最大的庄家,而现在已经开始飙升的赔率如果全中的话,那么卡卡这个庄家将会受到巨大的赔款。

  “放轻松卡卡,我的老朋友。听我说,你立刻在那个叫做潘达的小鬼头身上下注,你还不相信我么?我什么时候坑过你?”

  监狱长那平静的声音在手机之中传来,而卡卡除了平静之外甚至还听到了一种悠闲的感觉。去年妈的悠闲吧!

  “我在那个小鬼头身上下了五十万的筹码,如果那个小鬼头输的话,五十万也足够你这个做庄的一次赔了,但如果赢了的话,我可是会有两百万的,噢不!是两百五十万,已经达到一比五的大热门了!”

  “所以,悬着吧老朋友,是相信我。还是……”监狱长的话没有能说完,因为在那之前就被卡卡一脸铁青的挂掉了。

  这名黑手党头目此时早已没有什么深思风范,抱着头喘着粗气的他犹如一头即将爆发的公牛,逐渐升高的体温说明了他的大脑在急速运转,大量的血液被供应到大脑支持着他的思考。

  “妈的,赌一次!去,在这个小鬼头身上下一百万的赌注!”

  几乎是用吼的给自己身边的保镖下达指令,卡卡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埋进了沙发中,有些疲惫的注视着屏幕,而这个时候,潘达·文森特·唐与杰夫·巴瑞的赔率比已成了1:6.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