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出轨
不董小姐2017-01-05 21:132,265

  夜里一点半,苏米带着一身凉气外加酒气回到家,打开灯,一室冷清。意料之中,许诺没回来。

  苏米扯了扯嘴角,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换了拖鞋,走到厨房,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打量着这座华丽的空城。

  眸子里是藏不住的落寞。

  她和许诺是高中同学,十八岁相恋,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她拎着箱子跟着他来到这里,那时的许诺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日子过的很苦,两个人窝在十多坪的小房子里。除了床几乎摆不下什么。

  但,却很快乐。

  下班回家,两个人一起买菜做饭,周末,看场电影或者窝在家里宅一天。

  可是,男人是天生的野心家。

  慢慢的,许诺变得很忙很忙,陪她的时间也越来也少,每天回家很晚,而且是带着一身的酒气。

  然后,他们的家从十多坪的小房子变成了一居室,又从一居室变成了两居室,从城市的边缘搬到了市中心。

  她穿的衣服也从百十元的淘宝货变成了大商场里的高档货。

  身边的朋友都羡慕她找了一支潜力股,年纪轻轻就过上了她们三十岁的时候向往的生活。衣食无忧的生活。

  呵呵,是啊,衣食无忧,可是她并不快乐。

  她想要从来都不是这些,她只想让他把从前那个懂她的许诺还给她。她爱的是从前那个一笑有两个浅浅梨涡的许诺。

  她怀念的是当初那段一穷二白相依为命的时光。

  是不是每段爱情最后都会变成她和许诺这样,在光阴的暗影中慢慢的褪去原本鲜活的色彩。

  对,工作,她还有工作,不过辞了。为什么辞了工作?

  苏米晃着发昏的脑袋眯着眼使劲的想着。

  哦,想起来了,去年她小产,对,是小产,因为这个,许诺顺势让她辞了工作。

  许诺说让她好好调养身体,安心在家歇着,赚钱养家的事情他来。

  其实,苏米轻轻的笑了,其实许诺是不放心她,从来都不放心。

  谁叫她长了一张走肾的潘金莲的脸呢。

  这时,鞋柜上的电话突兀的响了。吓了她一跳。

  苏米蹙了蹙眉,晃晃悠悠的走过去,拿起电影,瞥了一眼,许诺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但却不是熟悉而低沉的声音。

  而是……

  电话从手心滑落,duang的一声砸在地上,直直的砸进她向她的心上。

  不堪入耳的声音,暧昧的喘息声,以及许诺那充满挑逗意味的下流话语……

  眼泪,无知无觉的滑下。

  忽然,苏米回过神来,捡起电话疯了一样的砸在墙上,砰地一声,四分五裂,手机碎片溅了一地。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发凌乱不堪,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疯了一样的自己。

  许诺,许诺,这个许她一生一世,许她会永远待她如一的许诺,现在,此时此刻,正在别的女人的床上。

  那副画面无比清晰的浮现在脑子里,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翻滚而上,她捂着嘴跑去卫生间,捧着马桶,忍不住吐了起来。

  恶心,真他妈恶心!

  良久,一切归于平静,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她浑身虚脱无力的靠在马桶前,空洞无神的看着她精心挑选的瓷砖。

  十八岁跟他,现在她二十八岁,整整十年,她的全部青春都给了这个叫许诺的男人。

  呵呵。很可笑吧。

  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扶着墙往卧室走去。

  从柜子里拿出落了灰的箱子,她慢慢的蹲下去,葱白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拂去箱子上的浮灰。

  那年,她就是拉着这个箱子跟着许诺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打开衣柜,在角落里找到那些地摊货,一件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箱子里。

  许诺从来都不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很念旧的人,比如这个箱子,比如这些衣服。

  视线停留在一件洗的发白的棕色毛衣上。目光微缩。

  心,骤然一滞。

  这件毛衣是许诺第一次发工资时带着她去买的。那时,他对她说。

  “宝贝,以后我一定会给你买比这好很多很多的衣服,我一定不会让你跟着我委屈。”

  呵呵,她信。

  只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好端端的,一切都变了。

  她变了,许诺也变了。

  变得心如死灰,变得相对无言,变得背对背的睡觉。

  开门声响起,如催命的符咒砸进她的心上,苏米浑身一颤,猛地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倔强的抬起头看向门口。迎上许诺仓皇狼狈的目光。

  “宝贝,你听我解释。”许诺慌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啪的一声脆响,截断了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解释,解释个毛?!真当她是傻子吗?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样,你也是受害者?那个女的不顾你的挣扎脱了你的裤子吗?许诺,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需要跟我说这些,从你脱了她衣服开始,你就应该想到我们之间玩完了,你让我恶心!想吐!”

  苏米冷冷的看着他。冷冽的目光如刀子一样,生生凌迟着他。

  许诺慌了神,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进怀中,用力的抱住。

  他的气息飘进鼻息,那种恶心的感觉又来了,苏米一把推开他,跌跌撞撞的朝卫生间跑去。许诺随即跟了上去。

  看着干呕不止的苏米,许诺心疼不已,走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背。

  “你是不是有了,宝贝?”他的眼睛里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或许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们之间还有转机。

  逢场作戏是男人的专利,外面的女人和家里的女人,孰轻孰重,每个男人都分得清。

  他也不例外。

  对他来说,外面的女人不过是解闷的花生米,家里的女人才是他最终要守护的。

  苏米扯了一张纸,擦了擦嘴,扔进垃圾筐里。

  “许诺,分手吧。”

  是,不过是出了一次轨,在现在这个社会,根本不算什么,哪个男的外面没几个小三小四,但是她苏米偏偏学不会妥协。就像被圈养的金丝雀一样,对男人的花天酒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无视一般,依旧逛着商场喝着咖啡,做做美甲,然后 等待男人归家临幸。

  那他妈是傻逼行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望陆地之从此余生不相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望陆地之从此余生不相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