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你没病吧
小吾之旅2017-01-26 16:193,106

  “三少爷,大少爷在隔壁包厢等你。”

  刚踏进酒楼没多久,才一落座,阿正就跑进来讲了这么一句,还抬手朝邻包厢比划之余还竖起了三根手指。

  男人挑了挑眉,臻歆澄明的眼眸中带着几分促狭的笑意,右手拇指划过磊落分明的面颊,镌秀扼要中透着几分玩世不恭。

  “哦!?倒是赶巧了……”嬉笑着脸庞,视线移向李梦乐。

  “你忙你的,我吃我的;”悦耳的生意轻轻回道。

  他没想到她能把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一时晒然,眉眼深邃望了她一眼,吩咐阿正先给她安排点饭菜垫垫肚子,他去去就来。

  陕西菜疙瘩被端上桌的时候她整个人诧异了,莴笋菜叶子上裹着薄薄一层面粉,蒸熟后蘸油泼辣子吃不要太入胃!

  “李小姐,还合胃口吗?”阿正恭敬的问。

  李小姐?她暗暗一叹,这称呼未免太……她拢了拢心神吸了口气,讪讪笑道:“那个……叫我梦乐就成,你这么叫我,挺不习惯的。”

  阿正抬手挠挠后脑,扯了扯嘴角,心道这姑娘好说话多了,不比那些个楚小姐、杨小姐似得,仗着点关系,骄横得都快盛不下了。

  她乌黑的秀发在窗外光亮的照射下散发着柔和光泽。

  趁赵杰宇不在的功夫,她委婉的跟阿正聊了几句,先是对一桌子陕西风味的饭菜表示了一下惊讶及谢意,随后有追问隔壁都来了那些人?想必都是一些相当有实力背景的大人物,她坐在这里会不会不方便,她提议要不自己先回去。

  “通商银行的万行长、大公报邹主编,再来就是柏氏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就仨人,不多;大少爷一个人应付足够了,三少爷就是碰巧遇上了过去打个招呼,礼数问题,没其他事,放心好了。”

  这是阿正原话。

  门被推开,穿戴整洁的侍者又加了道皮黄肉嫩的白斩鸡上来,说是隔壁三少爷让加的,说完就退下了,阿正踱几步过去把门重新关好,而后踌躇着续接下半句话。

  说万行长和邹主编家少爷跟他们家三少爷都念的同一所大学,属于校友,而大少爷跟万行长、邹主编还有柏董事长属于在商言商的关系,在生意方面有往来。

  脑海里忽然就闪过那天在码头边远远扫了眼的身影,轻描淡写的言谈,浑然天成的气度,无需太近,只是远远瞥上那么一眼,就足以令人叹为观止;李梦乐在心里暗自打分。

  实际年龄不详,看上去貌似也就是个二十五六的样子,没想到,这么能干,年纪轻轻的就和社会上一些早已功成名的老前辈们拼桌谈业务了,好厉害啊。

  楼下有活泼、抒情的旋律响起,是一首动听的钢琴曲。

  配套设计的精装包房内,一桌菜堆砌的玲琅满目,煲仔、清蒸、芙蓉、豉汁,红黄蓝绿紫,颜色匀称,水陆贯通,端的是五湖四海皆兄弟的好彩头。

  水晶灯下,茕茕五个人,两个着长衫锦缎的,仿唐装的款式,面料质地都清一色的上品,三位着洋装的,其中以赵杰宇为最。

  笔挺的西装,洁白如洗,架在他那副线条流畅动感恍若劲炼引擎似的躯干上,诠释着别样的优雅与至臻,其次就是常年出入酒席的老手万行长,身材有些发福,银灰质地的西装上衣解开,露出深褐色的衬衣与即将要破衣而出的大肚腩,富硕气十足,架子十足。

  至于赵家大少爷,众人口耳相传,逢人便竖大拇指赞不绝口的赵杰扬来说,他的衣装打扮也好还是他的为人处事也好,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风格总体偏特立独行款。

  神秘黑西装是那种竖领的造型,偏改良中山装,锃亮的鸢尾嵌在其左袖腕口,随明暗交替光线将隐将现,沉稳的脸孔上,每个细微的表情背后都透着一种风姿绰约,独具一格,自成匠心。

  “卢湾区那块地着实不错……”

  “唉唉,怎么话说呢这是,开席前特地三令五申过,只谈生活不谈工作,”柏董事长刚张开嘴就被邹主编给截住,起身三秒,一杯斟了八成满的高粱烧就递了过去。

  柏董事长无语的接过,脖子一仰,干脆下肚,几人连连拍手称好,果真是人老胸襟不老。

  柏董事长放下酒杯,拧着眉头抿了抿嘴,一口酒直从胃囊烧到心口又冲上脑门,肆意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上脑又窝火。

  “好你们几个,拿我老头子打趣?以后哇……看我老头子还跟你们坐一桌?”半晌才缓过那股劲儿,抬眼,懵声懵气的发牢骚。

  “老什么呀,您这叫雄浑大气,宝刀未老,我们几个,还指着向您取经求教呢,”万行长逮着机会又将了柏董事长一军。

  几人就那么我一句你一句的调侃着,有时候拿东洋和欧洋鬼子们侵华的事说两句,有时候拿国共两党紧张的关系时局说两句,然而更多的是拿百老汇里几个新起之秀的歌星还有戏班子里刚被捧红不久的名角儿说叨。

  世事杂乱,好似阴霾密布,偶然发几篇报道,不是北六省就是洋租界,军中参谋、大翻译、教官团都另负重任,任道而重远,名讳镀了金,每每发生几件大事,左右离不开几个人名,周而复始的,人们潜意识里都形成惯性思维,只要一看到报刊上头条头版出现某个人名就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一系列后续变故。

  像强加的思维一样。

  阅个报都能阅出压迫感。

  赵杰扬呷一口酒,只把眼皮略微一抬,就看到了心不在焉的赵杰宇,唇角泛出一抹笑,极翩然的,这小子打进门开始就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风风火火给在坐得政商贵胄敬酒,风风火火的跟他们几个不着五六的侃闲话,风风火火的尝了几筷子菜,或许是口味合他的胃,待下一轮侍者进门更酒换菜时候,还不忘招手让对方附耳过来嘱托几句。

  赵家大少爷是何等心思剔透的人物,有时候揣摩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不需要通过言语甚至肢体交流的,只消观察他的眼神及脸色便可,不能说百发百中,起码摸个八九不离十吧。

  “有心事?”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

  “身在曹营心在汉,我又不是傻瓜。”

  湖泊般的眸子里流淌过汨汨几行溪泉,赵杰扬挑眉,今天的饭局是老爷子得安排,为了扩列生意,跟以帮派黑道发家的闫家抢地皮,在坐都是局中人,一顿饭少则拉拢感情,多则探听虚实,擦边球就是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是老爷子深层用意。

  “常听我家那小子提你,小老弟比之令尊实可谓青出于蓝呀,我指的是情场,据说特受女学生……尤其是某个政界千金小姐的挂念,时不时地还传两句佳话出来,”邹主编旨在为报刊的风云事迹添砖加瓦。

  “没影的事儿,邹伯伯您就别老拿晚辈开心了,与其研究我个毛头小子还不如去戏台下蹲点写几篇戏子文章的实在,老少皆宜。”赵杰宇立即把话茬接了下去,无论如何得把控话语主动权,抬手给自己斟了杯酒,起身:“诸位叔伯们,晚辈是个学生,待会儿还得赶去图书馆找资料呢,这顿饭我纯粹就是个陪衬,生意上的事有我大哥兜着就成,我就不给你们添乱了,再说了,你们也忒不给面子了,这儿还坐一红领巾呢,怎么开口闭口都是荤段子,摆明了茶毒祖国好青年,我呀,主动弃权,你们爱怎么聊怎么聊……”

  一桌菜,李梦乐独自消灭了三分之一,余下的时间全都跟阿正聊天了。

  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等赵杰宇等得花都要谢了,阿正下楼去办事,徒留她一人趴桌上发呆,到最后居然睡着了。

  昏沉无力的时候,感觉身体被人绵软的推了一下,双眼蒙一层薄雾般迷糊着睁开,入眼处是一个男人笔挺的腰身,以及感情兼顾桀骜的脸孔。

  “赵杰宇?你总算回来了……知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时间?要不是为了我爸的事你信不信我早走了。”她目露凶光,看到对方那副全不在乎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

  “成,这回算我错了行吧,下不为例,谁知道偏就这么巧跟他们几个老顽固撞一块儿了,下回再过来时候我长点心,保证不让你等行不?”男人看着她那睡眼惺忪中如织的眼眸,以及睡梦中在那张俏丽的脸颊上晕染的红霞,语气是连他自个儿都没有意识到的柔和。

  听着对方平静中带着温软的语调,李梦乐先是一怔,随后从座位上跃然弹起,仿佛压抑了许久的不爽终于得以反弹释放,她小手抬起在赵杰宇眼前晃了又晃,凝眉反问:“你没病吧?喝高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微妙心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乱情不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