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捎信的人
小吾之旅2017-01-16 13:254,005

  一个气温不太高的早晨,李梦乐和好哥们邱大牛一块返回了上海,印象中,上海从来都是一个繁华喧闹的世界,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还有切身感受到的。

  邮轮轰鸣声止,码头上负责卸载货物的搬运工来回奔跑着,争抢着找活儿干,船上水手们也没闲着,正借助舷墙上的滑车一步步收敛桅杆的侧支索,又朝下大力抛出几根铁钉,钉帽绳能起到稳固船身的作用,舵盘发动机彻底歇气,再也不动。

  众人唯赵杰宇和他父亲的动作马首是瞻,都极有眼力见的跟在身后。

  还是那辆车,黑锃锃的高级福特车,还是那个人,气宇轩昂又气度不凡的男人,貌似是赵老爷家大公子,是赵杰宇他大哥,李梦乐见他唇角扬起一抹轻柔似棉的笑容,他笑得妥帖,见到父亲和兄弟下船,忙上前去,父子三人在一干仆从家丁围拢中相谈甚欢。

  李梦乐联想到自己的三口小家,和父母没遮没掩的撒泼卖乖,笑起来眼都眯缩得没了正形,惹得两位老人家连连数落她,佯装唬人的口气,可不能再这样没皮没脸了,哪有姑娘家不顾及形象的?

  黯淡了眼眸,一周过去了,不知道赵杰宇那边派出去的人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

  云彩在天空中快速飘动,晨雾一过,天气转向晴好。

  当赵杰宇回过神时,李梦乐早已蒸气般挥发的了无痕迹,阳光透过云层之间的缝隙照下来,他笑容僵在脸上,目光里夹杂的锋芒很明显。

  可能是海风十分强劲有力的原因,磊落英挺的面庞上,头发被吹得纹理蓬松分散,有一种极冷酷阴郁的情绪渗出,跟班阿正如临大敌,在赵家当值七年,打三少爷上小学起截止到大学,上课下课从来都是由他负责接送,除了周末少爷突发的兴之所起,喜欢独自驾车出去野游外,其余时间基本都在他伺候范畴。

  所以,主仆一场,对三少爷的脸色看得尤其精确,阿正看着他抬腕瞅时间,又看着他笔直的裤管下那黑色的皮鞋跟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地板,再看着他茫然四顾的焦虑表情,以及结合前几天,三少爷刚到四甲镇不久从郑家打回的那通电话内容,顿时,心如明镜。

  从甲板上取下他那辆棕红色的福特,阿正手脚并用,行动利落地把车子开了出去,赵杰宇心不在焉倚靠在后座上,压根没寻思刚才跟父兄二人扯谎的言辞有多荒谬。

  刚靠岸,你有家不回想干嘛去?赵老爷盯着他,一张老脸燃烧着愤怒。

  我给吕教授送点特产去。他面不红心不虚的说,本来嘛,白白请了七天假,如今回来了,作为一个有才德懂礼貌的大学生去看看自己的恩师,从理论上来讲,绝对是天经地义的事。

  可问题是,赵杰宇从来都不屑于做天经地义的事。

  八点整,街角村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匆忙高峰期。

  拥挤的巷子里停满了人力平板三轮,卖花的卖菜的卖馍馍的都一股脑儿把包好的现货往车上丢,然后就是争相赶趟的出了村口。

  李梦乐和邱大牛走回来时候恰恰赶上了大家伙最忙的点位,以至于都没人注意到他俩那空闲的双手,要按往常,李梦乐的上工时间比他们早多了。

  “梦乐,今儿天不错,你也赶紧拾掇拾掇出摊吧。”崔婶子把两大篮玫瑰放车上,朝她招呼一声就走,脖子都没顾上扭。

  “哎,好咧崔婶,我马上来。”她晒然。

  “梦乐,你回来了!?”声音似黄莺般清脆悦耳,这般妙音,在他们贫农集中营的街角村来说,小翠是独一份。

  日趋玲珑,拥有一副标准瓜子脸的小翠穿了条白点兰花布斜襟袄裙,蹦蹦跳跳跑过来,手里拎一篮子杜鹃像行走的胭脂般飘逸,映红映红的,霎是可爱。

  小翠,全名崔金翠,是前头跟她打招呼的那位崔婶子家的闺女,和大牛一样,都是李梦乐的发小,只不过前者是闺蜜而后者是哥们,关系很好,三人向来都是那种有好吃的好玩儿绝不藏着掖着,可以拿出来共享的人,鉴于此,李梦乐自封了一个街角村铁三角组合的称号。

  跑过来跟他俩稍稍寒暄了一会儿就被崔婶子的催促声给叫走了。

  寥寥几句,但言辞间垒满了担忧,小翠告诉她,这几天村里的小伙伴们都很担心她,连续几天都抽下了工的时间跑去她们家打问她啥时候能回来,而李梦乐母亲的回答是,再等几天,她去远方亲戚家找她爸了。

  台词是出发前,她们母女二人商量好了的,由于李梦乐有功夫在身,出发前又做过一番改头换面,她妈妈心坎上才宽心了不少,当然焦虑总还是有的,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女儿,作为一介妇道人家,她两边都放心不下,最终,是在李梦乐的一再保证坚持下,又绑了邱大牛在身边看着,这才勉勉强强点了头。

  “妈,我和大牛回来了。”回到院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独有的乡土气扑面而来。

  李母当时正在把院子里的柴火木往角落里堆,一听李梦乐声音,当即停下手上的活计,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就疾步过来,脸上的黑眼圈浓的能砚墨,嘴唇裂了几道口子,足可想见她近几天的精神状况。

  “妈,你放心,我爸他一定会没事的,这回出去交了个很有背景的朋友,人家答应了帮忙找人的,”看着老妈满面风霜的样子,心里头着实不是滋味,忙不迭的安慰。

  “有背景的朋友?”李母拉着她一阵好问。

  “哦,梦梦说的是赵三少爷……赵三少爷眼界宽,路子广,比咱们强,师娘你就放心吧。”邱大牛紧跟着插了句,话说的毫无保留,从院子说到屋里,说了足足个半钟头,才把他们近七天的情况给做了个简短的汇报。

  由于邱大牛耿直不会拐弯的个性,每每到危险时期,李梦乐总会出其不意打断他,然后自编一套说辞糊弄过去,好让老人家宽心,否则,要全按邱大牛那说法,老妈今晚能睡好觉才怪。

  “姓赵?”

  李梦乐抓住了老妈话里的关键,再看她一副寻思不作声的表情,似乎有什么隐情,和连灌两大壶白水的邱大牛对望眼,不解。

  李母起身从早退了漆的老旧木柜子里翻出一包袱,打开,取出个桃木锁。

  李梦乐和邱大牛的眼睛双双点亮,这锁是平安锁,桃木谐音逃没,泛指逃出生天、逃离灾难的意思,是来上海不久,跟城隍庙外边地摊上花一文钱买的,起先是母亲买来送女儿的,后来,李父在一次搬运过程中和人发生冲突,负了伤;李梦乐固执的摘下了的桃木锁挂到了父亲脖子上去。

  “师母,这锁……好像是师傅那把。”还没等李梦乐回忆结束,邱大牛这个莽撞的家伙就抢先问出了口。

  “对,这锁是老李身上那把没错,上面还有他用小刀刻的名字;”李母有点不安的坐下来,看了看两人,沉着声,把这几天家里发生的事娓娓道出。

  正午,到了该烧火做饭时候,整个院子都被焦炭般的灼热笼罩,天空火辣辣的,空气里弥漫着股炊烟味儿,邱大牛挽起裤管袖管,轮圆了膀子跟院子里劈了十来捆木柴以供烹饪所需。

  李梦乐光着脚丫子站井口前掏水洗菜,两棵大白菜帮子还有五六个圆咕噜的山药蛋跟她纤细白皙的指尖摩挲过,洗好了食材,也不回屋,拎了被水冲刷殆净的菜篮子到院子中心,就着热火的太阳和铺陈开的油毡,把杨木大木板和菜刀抄手里切菜。

  李母看李梦乐切菜动作流水般迅捷,赶忙掩了根筷子在铁锅边上架住锅盖,锅里边面汤起起伏伏,不时往外溢。

  “梦梦,给你……”李梦丢了两个竹条边框出来给她盛菜。

  她“嗷”了一声,头也没抬,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几刀下去把个圆鼓鼓的山药蛋切了二十来瓣,瓜瓤似的刀口对称,重量均匀。

  三个人齐心协力,不到一小时,热呼呼的饭菜就摆上了桌,邱大牛这丫大概是乞丐投胎,逮着了饭就没命似的往肚子里塞,不挑剔,好吃的不好吃的都吃,能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好想吃鸡腿;”不到三分钟扒拉完一碗面,咂咂嘴,满是怀念的感慨:“要是一直跟着三少爷就好了,有鸡腿吃。”

  只可惜,他话音刚落就挨了对桌一筷子,李梦乐忿忿不平骂人,丫的才出去溜了几天就把根忘了,个憨货、吃货、大怂货,你跟人家才认识几天就念念不忘上了?没骨气。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顶多我以后不想了行不行?”邱大牛被打的脑仁疼,忙放下碗筷腾出双手护住头。

  “没出息。”她微皱着眉,又敲了一筷子下去。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吃饭时间,都给我消停点。”李母把刚下火的玉米汤面往边上挪了挪,唯恐两个不省心的一不留神把锅给砸咯。

  “姓赵,叫杰宇?”李母喃喃。

  “是呀妈,那个捎信回来说我爸平安的人,他说他家主人也姓赵?”将脸凑过去,她清澈的眼底载满了疑惑,桃木锁是她爸的贴身之物,要不是特别信得过的人肯定拿不到,还有家里的住址。

  饭前,按李梦乐母亲的口径叙述,她爸是被带到一个朋友工地上干活儿,只因地点偏僻又欠缺合法手续,所以只好采取如此下策,这也是迫不得已,那人说,只要活儿一干完,她爸就能平安回家,到时候还能拿一笔码头工人双倍的工钱回来。

  “肯定是赵三少爷,错不了,”邱大牛肯定地说。

  李梦乐白他一眼,这家伙是彻底被赵杰宇赏的那几根鸡腿给收服了,“你闭嘴。”

  “梦梦,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想啊,我师傅在码头失踪这事咱俩只告诉赵三少爷一个人,而且为了合作愉快,让你心甘情愿给他卖命,他还当着咱们的面给上海这头的人打了电话,前后一联想,能在短短几天里找到师傅他老人家,又能赶在咱们回来前给师母捎了口信的人,除了他,我想不出谁还有这能耐?”

  邱大牛话说的斩钉截铁,就跟亲眼所见似的,李梦乐一双眸子随着他的话而沾染了戾气,桌上双手不仅紧紧握成了拳,恨不得下一秒就冲上去揍他两拳,这个蠢货,“卖命”这种话能让自个儿老妈听到吗?存心的不。

  “等等,你说卖命?什么卖命?”果然,敏感的老妈揪住了话里的语病,当即拧了眉心追问。

  “什么也没有啦,妈你别听这憨货瞎说,卖哪门子命啊?”为证明自己健康又健全,她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以示自己体格完美没缺胳膊少腿,“对不对呀,邱大牛!!!”

  邱大牛三个字几乎是她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对对对,什么事都没有,咱梦梦福大命大造化大……”邱大当即亡羊补牢。

  “那个妈,我看今天天不错,想去塘子里捞点螺丝回来,赶明早集市时候,兴许能卖出去捞点钱花。”说干就干,捞了邱大牛的膀子,揪住就往外走,逃荒似的,把个刚下肚两碗饭的邱大牛揪的消化不良,直打嗝。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秘密基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乱情不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