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装神弄鬼
小吾之旅2017-01-11 13:554,160

  转眼间,已是破晓!

  四甲的破晓很典型,朝阳发出的光亮自地平线起,由下而上将整座小镇子静静笼成一团,瑰色的,妩而不媚,并且肃静,不似人们印象中那种赶茶会般的匆忙。

  李梦乐手拎一份蒸饭走过一片被朦胧光晕笼罩的街道,路两边密密的是桂花树,丛桂怒放,浓香远溢,一路绵延开去,树姿飘逸,花卉碧绿,使人穿行其间情不自禁便心旷神怡起来,阳光笔直穿过树叶间隙,璀璨星光般铺呈一地斑驳光氲。

  光线拂拭过她的脸,清新、俏丽还生动,几个阿姨手拎暖水瓶打她斜对面经过,一时没忍住好奇心多看了几眼,连连咂舌,没想到这晦灰的年月里还有人家能把儿子养成这样儿的?

  人荒马乱年月,他们见惯了鼻子高于头顶的军阀份子们,还有逮着了机会横发国难财的无耻奸商们,压迫下头欺瞒上头,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招摇撞骗的手段能玩儿到你头晕目眩了人家还不卡壳。

  清一色的上层阶级作为,余下的就都是下层,一条裤子统管寒冬腊月,晚上洗了白天穿,人都饿的没了正形,个个皮包骨,跟被长毛僵吸了血似的,别说面孔清秀耐看了?能看就不错了,在这个兵连祸结的年月里根本没有所谓的中层阶级,不进则退,倘若你能守着一方薄田不问世事的安然度日还没人惦记着骚扰你,那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还是有背景、有资历的人群,比方说“郑家。”

  空无一人?

  李梦乐从郑家大宅出来,按照大牛的手指方向标朝前方二里地进发。

  大牛说宇少爷强调过早茶不能过凉,伤胃,要趁热乎入腹才能促进血液循环,谁要是敢拿凉的吃食往他面前递,小心下半辈子。

  李梦乐眼睛里涌上愤慨,正悄无声息朝爆发边缘靠近,莹润贝齿气不过切摩红唇唇瓣,呼吸一口,她忍,她倒要看看这个不知柴米油盐为何物的二世祖到底想干嘛?

  怕吃凉食伤胃?那就应该乖乖待房间里等她呀,而不是到处瞎逛,害她一个早上啥也干不成,就忙着招呼他吃饭了,先是去二里地外的草饼店排队等最后出锅的,然后还得再走二里地去镇郊湖畔边等散漫用膳的,她就纳了闷了,怎么这阔少爷吃个早饭比隔壁家那刚断奶的娃娃还难哄啊?

  还有,鸡刚打鸣不久,他跑哪冷清清的湖水边整哪样?

  难道说,郑大当家的岚夫人就是跟那条湖里捞起来的?他这莫不是想学人家报刊上登的大侦探,来一次陈年大翻案吧?话说这人都死了小几年了,现在才破案,会不会太晚了点?

  勃勃翠绿掩映着镇郊尽头那一条宽阔炎湖,一阵微风拂过垂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葱郁馨香。

  赵杰宇一个猛子扎进碧波万顷中,摇橹般挥动着双臂,在水面上拖出长长一道波纹,逶迤渐渐远去。

  再一露头。

  水辙如倾,极速坠滑而下,顺着他刚毅俊秀的面孔轮廓,眉形纹理舒畅,唇色削薄剔透,眼眸因滤水的关系而微微眯起,慵懒中嵌着高贵,靡靡中镶着灼灼,五官线条流畅,肌肤澄澈无暇,似上等和田白玉,六块腹肌饱满有力,紧致的腰线完美到没有一丝赘肉。

  李梦乐脚程百感交集跑过来,猝然入目的却是这样一副国色天香的男版杨贵妃出浴图,整个人原地懵了两秒才意识到什么,心里低骂一声,脸烫腮红地背过身去。

  “妖孽!”岂有此理,泡澡都泡到湖里来了,变态,有本事你上鸭绿江泡去。

  李梦乐眼梢眉角间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气馁,倒霉透了,要早知道这样她就该缓一缓的,现在可好,着急忙慌的赶过来,倒跟人家的洗澡时间撞一块儿啦,还差一点晚节不保,心里这个气呀。

  “混蛋、无耻、下贱……”但凡能想到的词儿,几乎全在她脑海里签到了一遍。

  “我,我什么也没看见……”她讪讪狡辩。

  “你当本少爷是瞎子还是傻子?还是说我脸上写了好欺负三个字?没看见你脸红个什么劲?没看见你心虚个什么劲?”洁白光润的身躯破浪而起,曼斯条理上岸,湿漉漉的脚面踏着碧幽幽的草坪到旁边柳树根下一块干净的石头墩上拎起衬衣裤子往身上套,好整以暇瞥一眼雕塑似杵那儿不动的纤窕身影,嘴角邪挑一抹弧度。

  “说吧。”

  “什么?”她喃喃开口,浑身充满警惕。

  “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对我负责,等相关事宜。”男人倚在枝桠下,眼皮都没抬,张口就来。

  “啊?”她蔫巴拉着,像冰雹砸过的生瓜花,灵动一点点从体内抽走,“你不会那么俗气的让我‘以身相许’吧?这年月的人都不时兴这茬了。”

  男人反瞪她一眼,气质刁猾,想得倒美。

  “太虚,也犯不着那么麻烦,还是‘当牛做马’实用一点,就这么愉快的定下来吧。”男人奸诈的收敛了笑意,拖着音调走开。

  “你这人怎么这样?”她彻底无语,回过味儿来后气急败坏的拔腿追上去。

  早饭吃了顿凉的,一张充满艺术张力的脸孔阴测测盯她到晌午。

  李梦乐实在吃不消这种烫手山芋般的视觉照射,自觉麻溜儿地跑去小厨房挑了几样最热最高能的饭菜,拍手,脱跳的笑容自唇边漾开,这下看你还怎么说。

  饭桌上,赵杰宇一手托着油纸一手从盘子里捡了几只肥美的鸡腿包好,打发走了早已对鸡腿垂涎欲滴的邱大牛同志,然后又一手扔碗一手丢筷子的将一副碗筷洒水般洒到桌对面,镌秀的下颌扬了扬,示意她坐下。

  李梦乐愕然,抬手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我吗?”

  “废话,这屋里有第三个人吗?”男人脸色不耐地催促,“动作麻利点,你不是在等本少爷把汤菜都给你盛好才款款落座吧?”

  不是不是,她连连摆手,心中惊诧万分,这不合规矩好不好?还有面对他那张嚣张的嘴脸,她根本就难以下咽啊。

  “快点,别等本少爷请你,今晚上还得支援道士捉鬼呢,你是本少爷的人,就要有时刻为上峰争光的觉悟,这顿饭,就算替你践行了。”

  李梦乐的心在滴血,握了握拳,真想恸哭一场,这特么算哪门子的上峰啊,视线灼灼从那人不可一世的惊艳脸庞上移动到滋补乳白的汤锅上,又从汤锅复移到他脸上,来回反复,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给他泼一脸鱼汤上去。

  有这样讲话的吗?什么叫“你是本少爷的人?”什么又叫“就算替你践行了?”怎么说的她马上就要去赴死似的,这绝对不是勉励,而是赤果果的诅咒,她还有父母要赡养呢,怎么能随随便便把命丢掉;哼,做梦。

  这样一想,不吃白不吃,事实上,以她的能力绝对担得起这顿佳肴。

  “你只管放心去,万一有个闪失,我会许以重金好好慰问你父母的,然后再追封你个忠贞护住的优秀荣誉称号。”男人下意识瞥她一眼,瞳仁里载沉载浮。

  “赵杰宇你个乌鸦嘴,本姑娘身手矫健,功力不凡,再怎么不济那也是人,怎么可能被个藏头藏尾的女鬼打死?我谢您的好意追封,不过压根用不着,劝您省省吧。”她拿汤勺的手都在发颤,这个该死的二世祖,简直就是个移动克星靶,搞得她走哪儿都有拉弓射箭的冲动。

  晚上,仅探了半张脸的月牙极像小姑娘卷翘剔透的睫羽,每一寸明艳都像是挂满了晶莹璀璨的水珠。

  天幕却透着浓雾般的朦胧与婆娑,放眼万里,层峦叠嶂,尽数被墨黑垄断,压抑、诡谲得令人窒息。

  一帮子手摇铃铛,道袍加身的人分工明确,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把一堆沾了鸡血的符咒贴满了院落,游廊窜巷,正门门楣,半丝空隙不留,还三令五申强调,这叫“加速鬼魅现形,巩固自身防御”这叫“绝活儿。”

  靠在两米五高的楠木储衣柜里打瞌睡,眉宇间满是对那帮有钱人的鄙夷之色,纯粹是钱多扎手的货,一帮投机取巧靠障眼法唬人的道士,一堆被蘸了鸡血涂抹乱画的符咒,顶个屁用!

  有那么多钱还不如多烧两锅粥去接济一下穷人呢,管他们三天饭,让他们结伴来值个夜班,人多阳气足力量又旺,别说鬼了,妖都不来。

  本来就人心惶惶的,道士再这么一折腾,好家伙,硕大个官宦豪邸愣生生整合成个冷气森森的庙会,月影微风下满院黄纸在头顶飘曳,那感觉,就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那路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提前领略了。

  抬手拍拍衣兜里的烟花炮竹,都是她走进这屋前赵杰宇给的,他说“防身用”还特地叮嘱“打的过就好好打,最好来一个痛打落水鬼,要是打不过就脚底心抹油赶紧溜,别傻乎乎玩儿命,这是他们郑家的事,跟咱没多大关系,此番帮忙,纯粹就是走个过场,抵扣房租伙食费了。”

  黑暗中眨眨眼,又探手下去摸摸裤兜,里面存两盒火柴,待会点炮竹用,火柴盒正面画一个身穿日本和服的女人,只要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知道这东西是东瀛生产队里的玩意儿,她问他哪来的?他说早几年前他们家老爷子带兵打仗那会儿跟日本贼窝里追缴的,算战利品。

  扑棱一声响,铜盆打翻摔地上发出的清响,此时此刻,回荡在午夜梦回的空寂里,可谓是声声惊悚。

  岿然不动,猫起耳朵仔细听,她没察觉到屋外有什么气息波动?

  眼睛猛然瞪大,一种突然面对危险时特有的敏锐直觉,让李梦乐心脏簸跳次数瞬间加快。

  “岚岚,你回来了?”郑大当家的苍老的声音徐徐溢出喉咙。

  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一种浓郁的微带涩香的花气随鼓荡的风势,强行袭来,即便身处柜门之中的李梦乐都嗅到了这诡异的香气,这香不似普通花香,也不似任何茶香,有点似花非花,还挟裹着重重迷雾的感觉。

  “暗器;”她脑海里飘过两个字。

  去他的鬼魅,世界上哪来的鬼魅,借用赵杰宇的一句话,“真正的鬼都是隐形的,像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着的,他们只出现在人们心里,所以这词就叫‘心里有鬼’而但凡有辨识度的,像披头散发白衣红眼绿嘴唇的,全是乔装换面后续加工的,对这种非自然景物,我们称之为‘装神弄鬼’他们只出现在人梦里,一旦梦醒,他们的伎俩将不攻自破。郑大当家这种情况是个典型,本身就心里有鬼偏偏又遭遇装神弄鬼,怎么办?有句话叫狭路相逢勇者胜。”

  应该错不了,这香气来路不明,估摸着,多半是类似迷幻药的东西,致人神志不清,导人浑浑噩噩后,他们才能阴谋得逞。

  得赶紧出去救人,赵杰宇把她安置进来的目的就是捉鬼,使命艰巨啊。

  握拳。

  听外边有犀利而凄厉的哭声。

  李梦乐心里这个气啊,你丫的,你扮鬼骗个老人家还好意思哭?

  小手抚上柜门,打算跃出去捉鬼救人。

  结果令她意外的是这薄薄的两扇木柜门怎么都打不开,就跟铸浇过铁水给焊死了一样,邪了门。

  砰砰砰——敲不开。

  咚咚咚——踹不开。

  急的火烧眉毛一样,毫无章法在柜子里团团转,本来空间就狭小,碰了一鼻子灰。

  心下一凌,摸出炮竹和火柴盒,在手心里掂量,兵行险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除非她脑子有病,万一柜门没撞开,乱飞乱窜的焰火先把她给烧了个体无完肤,到时候出去怎么见人啊。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金牌地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乱情不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