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牌地忍
小吾之旅2017-01-12 12:454,652

  “有鬼呀!!!”

  一声犀利嘶哑尖叫石破天惊。

  月光笼入浓云,只微微透过缝隙渗出点光晕来,与这阴郁的天色相比实在淡薄的不足挂齿,灰蒙蒙的气息是压抑至极的,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闷,让整个四甲镇都笼罩晦暗中。

  连廊串巷的富饶大宅院里,一位道士脸色蜡黄,失心疯一般跑的跌跌撞撞连滚带爬,从楼上跑到楼下天井处,宅院家丁们截都截不住,眼看他一头就要朝那井口处扎下,众人赶忙七手八脚扑上来拿绳索套了他个结实。

  其他道士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看着自己同行被人活活拧巴成麻花状然后拖去后院柴房的动作默不作声,也不上前劝阻。乍一眼瞧上去像是波澜不惊,然而再细看,就不难发现他们抓握拂子的手指根根紧绷,手背关节青筋必现,屹立着的身体呈僵持状,面部表情隐忍着抽搐,再一细听,似还有牙齿打颤的声音。

  郑允故右手拇指食指不断蹂 躏着左手拇指上的扳指,来回在书房里踱步,脸色在焦虑和恍惚间辗转不休,郑二夫人受自家男人传染,独坐沙发上,手里没完没了搅合着一块苏绣手帕,也是不言不语的样子。

  “我出去看看,”赵杰宇实在闷得荒,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由岚夫人化身的“女鬼”究竟怨气有多深。

  “你给我站住;”手抚上门闩的瞬间被赵老爷子洪亮又微带愠怒的嗓音叫住,“一院子家丁还有道士都降她不住你去了能干什么?还不嫌添乱,给我老老实实待着,明个儿早上鸡叫前哪儿也不准去。”

  “爸……”赵杰宇不甘心的试探。

  “叫父皇也没用,”赵老爷子咬着牙,直觉头疼,“你郑二伯话讲的还不明白?那岚夫人怨气忒大,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她,这才花重金请了批道士回来,你说你个臭小子一晚上折腾几回了?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爸,这你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帮道士没用,狗血管够,符咒贴满,还派了一位他们公认资格最高道法最深的人去打游击,结果呢,”赵杰宇左手背啪地一下落到右手心里,语重心长地继续跃跃欲试,“一个个鬼哭狼嚎跟院子外跑得屁滚尿流,有什么用?还不如放我出去练练枪法的干脆。”

  “哎哟,贤侄贤侄,稍安勿躁,事情远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郑允故走到门前,握住他肩膀往里屋书桌旁带,“这么跟你说吧,能用枪解决的问题那就不叫问题,你以为这几年你郑二伯都是吃闲饭的?实不相瞒哈,就单为了郑家宅院里闹鬼这事,你表哥特地从他们团里申请了两队神枪手下来,结果把好端端串院子打成了马蜂窝,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都没能降住那东西,要说呢,事刚开始那段时间我和你二伯母压根就没往‘鬼’这个字眼上想,怎么看怎么像是有人从中搞鬼,直到有一次……眼见为实。”

  赵杰宇脸上露出了洗耳恭听的神色,刚才欲夺门而出抄枪杆子打鬼的那种锋芒的眸光暂时得以收敛。

  那是前年,也是一个黑鹅绒铺满天的晚上,不信邪的郑允故率领一干家丁,身处军团的儿子也带了两队枪手赶回,人多好壮胆,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做好了一切应急措施,打算一举将那邪祟拿下。

  只可惜那东西来去像风,动作极快,他们压根摸不准对方套路,枪杆子全都拉了拴上了膛,连续一小时打下来,子弹倾盆如雨分别从各个角落嵌洒进郑家宅院的墙壁瓦片廊柱中,还捎带着击穿窗棂打伤几个无辜,可反观那东西,一袭塑身红衣手撑一把红雨伞就飘曳在众人头顶,掩耳罩面在加上那超速度的行动反应,实在让人望城莫及,折腾了一黑夜,自己累了个够呛,可手撑红伞那位,一根寒毛没打着不说连具体容貌都没能看详细。

  “那也只能说明这人武功修为不错,背后有名师辅导也不一定,毕竟山外有山的,总不能单凭这点就坐实了她鬼怪的身份吧?”赵杰宇面上显出变幻的神情,皱眉许久,他不得不承认,刚才郑二伯嘴里讲述的故事令他震惊,因为武功再高也是凡人之躯,怎么可能躲得过流弹?何况,似乎这斯还善飞檐走壁的路数。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能挡住子弹是因为她手里有一把铜墙铁壁般坚硬的红伞挡箭牌,而善于飞檐走壁是因为随身带了一根镶了钩爪的钢丝绳,孰能生巧,练多了功夫底蕴够了,或许不知不觉就大成了,这些都不足为怪……”郑允故低头,脸色仿佛胃疼似的抽搐一阵,默然无声许久才说:“可怪就怪在,家兄那样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几悲的无神论者自见她第一面起便开始疯魔,我们医药世家用尽千般药理都拿他没辙,一疯就是三年,再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还有第二怪事,”话到这里,他身体很明显得震颤了一下,脸部表情像熄了火的灶台般冰冷,“那……哦,我是说她会隐身,我指的是那种好端端的就凭空消失了。”

  “可不是?”郑二夫人仿佛受到某种惊吓般,抬手抚了抚胸口,呛声道:“侄儿呀,你二伯说的都是实话,是我们老两口亲眼见识过的,那东西前一秒还一身红装行头,后一秒转个身,哎……人就没了,只留下一股子呛鼻的香味,你说邪乎吧?不是鬼是什么?人要能做到这份上还怕什么。”

  听着院外不时传来的喧嚣混乱声,赵老爷子心有余悸的拍拍儿子肩膀宽慰。

  赵杰宇平静的面容上有一双使人无法清晰观其内心的眼睛,眸色内似隐有虚幻线条流动,交错纵横,仿佛外边越是人群杂乱脚步匆忙,他便越是坐立不安如坐针毡,赵杰宇只觉着自己的心口有种淤积的东西慢慢扩散开,令他全身肌肉僵持之余心脏也身不由己的突突加速跳动。

  李梦乐那臭丫头不会是跟储衣柜里打埋伏打睡着了吧?

  那道行不敢恭维的打游击道士确实落了下风,八九不离十是被那撑红伞的家伙给从楼上打下来的,惨叫声惊天地泣鬼神,想保守丢人都找不到机会,有些错误一旦发生连半丝弥补余地都没有。

  可好歹人家哭天抢地的公布了自己落败的讯息不是,你霍元甲牌高徒李梦乐到底干嘛呢?多大会儿功夫了连个音儿都没放出来,这不科学呀,要按李梦乐那臭丫头以往的性格,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当面锣对面鼓的较量是免不了的,然而,今天这是怎么了?人呢……

  “砰砰砰……”书房门被人拍的震天响,“二老爷,不好了二老爷,大老爷被那红衣女鬼给掳走了!”

  “什么?”郑允故当场跳起来,脸色惊魂未定。

  郑二夫人也是一个闪身打沙发里猛然蹿起,旁边丫鬟赶忙上前搀扶住,神情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按理说这不应该呀,往年闹归闹,可从没哪一次把人给劫走了的,今年这是怎么了?这岚夫人不会是跟地下过的太寂寞想接了大哥一道上路吧?

  众人还在怔愣中,赵杰宇已经几个健步跑去拉开门闩,脸色泛青,“房里可还有其他动静?”

  “啊?”家丁被问的一头雾水,事实上,除了道士没人敢上去研究这个。

  哎呀,赵杰宇面显不耐,一胳膊搁开家丁拉开长腿就蹿了出去,身影是向着鬼案高发地“岚伶阁”而去。

  “少爷,少爷,”守候在外的赵家家仆们也是懵了,眼看少爷神志不清的跑掉,他们急忙转头去看大权在握的一家之主,话说这地方毕竟是郑家大院,可不是他们赵家,凡事不能越主不是。

  “看什么看,赶紧把那臭小子给我拦住咯。”赵老爷子后知后觉地闭了闭眼抬手朝额头上拍,人老连思考能力也直线下降。

  岚伶阁。

  身处储衣柜的李梦乐手持锋利匕首,身躯俯趴在内柜门缝前不断重复着削割的动作,空间有限她没法借用冲跑的劲道把门踹开,只能是拿匕首一刀刀将外边的门闩给削开这一个笨办法了。

  真想跟柜子上捣个洞放个炮竹出去,就当信号弹好了,告诉赵杰宇不是她不出手,而是被人堵死在储衣柜里禁锢住没法出手,就跟满身本事却被强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性质是一样的。

  半个小时下来,累的她手腕发酸,岂有此理,这什么木头,防贼不靠谱关她这上杆子来帮忙的倒严实,这心里阴影面积,比她小时候被她爸逼着匍匐过泥浆越障碍打沙包可大多了。

  后半夜冷风吹得挺大,穿堂而过,把窗户吹得啪啪响。

  两个道士颤巍巍拎着一木桶黑狗血上楼,浑身颤栗,脚步慢移到那人半高的储衣柜门前停下,眼见缝隙里探出的刀刃就要把门闩给削开,一人强忍着怵意弯腰拾起葫芦瓢去舀血,眼里的惧意遮都遮不住。

  啪嗒,功夫不负有心人,耗时耗力的总算熬过了难捱时光得以重见天日。

  李梦乐双臂呈喇叭状向两肩侧展开,长吁了口气,又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手腕儿这才轻轻推门。

  “自己人别冲动……”赵杰宇一个健步冲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戏剧性的一幕,一名道士将一瓢提前舀好的黑狗血顺势朝柜门内走出的纤窕身段泼去,哦不,确切来说应该是朝那张俏生生的脸颊泼去。

  莹润的眉眼划过一抹愕然,刚走出囹圄的那种一点点变得生动的容颜转瞬便被一瓢黑狗血泼了个透心凉,血垢顺着她五官滑进脖子深处,咸腥味儿弥漫的到处都是,令人见者想躲闻者想吐。

  “这这这……”那道士完全傻眼,随手将物证丢回桶里装植物人,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虽然他才来郑家上班不足三天但经常走进走出帮主子们办事的家仆丫头们还是见了不少,过半数都混了个脸熟,眼前这位刚被他失手泼了黑狗血的,昨个上午刚见过,虽叫不上名字,但模样是错不了的,这下可闯大祸了,鬼没降住倒把主家人得罪了。

  “这位小友,对不住啊,我师弟他一时不慎,绝对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你藏身之处有违常理,”另一名道友眼看闯了个乌龙,赶紧出言修补调和,“不过话说回来,这黑狗血除了降妖伏魔外还有益气补血的功效,偶尔被泼一次其实也无伤大雅的,小友切不必担心。”

  “都让开!!!”

  还没能傻眼的众人回过魂来,邱大牛手拎一桶天井水气喘如牛的跑上来,借助冲跑的惯力,抡圆了臂膀拎起水桶就朝呆若木鸡的李梦乐兜头浇下。

  赵杰宇忿忿瞪了邱大牛这个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的家伙一眼,眉眼冷冷,在那桶水以洪荒之力瓢泼大雨般洒向李梦乐同时,一马当先将众人推嚷出了门外,他最后一个踏出门槛时候还不忘贴心的把两扇大门给带上。

  众人不明所以看着他,他视若无睹,对急急赶过来的二夫人跟前附耳低语几句,二夫人脸色阴晴不定,只是狐疑的回望赵杰宇的时候挑了挑眉,似在确认什么?后者则郑而重之的点了点头。

  换回女装的李梦乐头发依旧是湿漉漉的,只是随意用一条红头绳绑了个发髻在脑后。

  换装后同样无暇顾及他人各色或惊艳或嫉妒或居心不良的眼神,她和赵杰宇两人对岚伶阁四周排查一遍,发现了几处极细微的针眼,是一种猎隼般弧度的坚硬钩爪类工具所留下的痕迹,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女鬼可以轻车熟路的飞檐走壁?

  再结合她在储衣柜里所闻到的诡谲香气,以及红雨伞和隐身等林林总总的传闻。

  她极艳丽的眉梢眼角间皆是凝重,转头望着赵杰宇给出了自天黑以来第一句话,“很棘手。”

  赵杰宇神色一僵,瞳孔望着她清丽脱俗的容颜一阵阵缩紧,默了一瞬,才叮嘱:“不要勉强自己。”

  “我知道。”她说。

  私下里,两人悄悄交换过讯息,得出的结论是此女鬼非彼女鬼,一定是人装扮错不了,但也决计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起码功夫神出鬼没,第二,几年时间她每年来一趟的目的肯定不像人们通常意义上理解的什么再续前缘,一定是为了某种不能速达的秘密,至于什么秘密,只有郑家人知道,而且她单单劫走了疯癫的郑大当家,那么很可能,这个秘密的线索就掌握在郑大当家手里。

  第三,挟带着人质的她不可能走远,至多是在丛林茂密方便打掩护的角落憩晒。

  第四……赵杰宇神色突然变得阴测测,入目一片浓雾,她红唇轻启:“你想说,对方有可能是日本人?日本女忍者?”

  赵杰宇向她投去欣赏的一瞥,既又恢复若有所思的动容神色,微一蹙眉,笃定分析道:“不错,而且照目前的形式判断,这家伙,极有可能是拥有一定地位和权利的地忍,身手精悍,至少也算个金牌级的。”

  ——————————————

  作者的话:亲爱的小伙伴i们,有意见and点评请留言给小吾哦,么么哒。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迷雾惨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乱情不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