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迷雾惨战
小吾之旅2017-01-14 16:304,431

  天空厚重潮湿,似布满了层层阴霾,李梦乐体态轻盈跃墙而下,翻出了郑家后院深庭,以潜伏之姿向北端方位那片茂盛树林进发,仅脚尖着地的她奔跑起来像一片飘飞的鳞翅闪蝶!

  夜风迎面扑来,拂动着她的发尖,摩挲着她的脸颊,郁郁葱葱枝叶尖端凝结滑坠的露珠浸染上她自然姣好的面庞,在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月影下,愈发显得韵味清靓而独树一帜。

  那种沁入肝肺的花香薄而透,像一盏飘曳的烛火,断断续续指引着她前行的方位。

  按理说这种树脂中挟了三分涩香的味道本应该消“气”匿迹的,随它的主人一起,结果也不知是那瓢黑狗血还是那桶天井水的原因,总之被人倒霉催的连泼两次后她的嗅觉于今夜来得格外灵敏,在这片回旋而漆黑的树冠植被中穿梭起来驾熟就轻、如履平地,就像此前已经来往反复过无数次似的容易。

  事实上,她仅仅是前天早上给那不着调的二世祖少爷送过一回早饭。

  等等!

  驻足,孤零零环顾四周,黑暗的树林里什么都看不真切,抬头,漫天浓云下一阵风吹乱树叶之余也打乱了她的头发,缓缓转过身,仿佛在测定风向一般,来回重复了数遍,最终发现,风是从西北方向刮来的,那地方有一条宽阔的湖畔,所以夜风来的格外生猛,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风里除了刚才那阵馥郁的涩香味外还格外添了种新的气味,像是门诊铺里才有的味道,上次跟大牛一块跟赵杰宇买膏药时候就嗅到过,不难闻,但也不想多闻,总觉着活蹦乱跳的人还是尽量少接触那种跌打扭伤药酒类气味比较好。

  但又不全然是那种味道,这气味来得更冲更烈一些,如果把它比喻为染布作坊,那这抹极呛鼻的气味就好比是众彩环伺中唯一醒目的黑,且带有浓浓贬义氛围的那种,若是按读书人的话来讲,这味道似乎有一个更加确切的代号,叫“化学!”

  这新鲜词儿是她小时候随父母一道跟主公家帮衬做活儿那段光景里学到的,主公家里有两房姨太太,五个子女,她尤其喜欢大哥哥,不过他好像不经常回家,听父母说他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念书,是需要漂洋过海才能念到书,直到长大后,她才慢慢领悟到一个新型名词,叫“留学。”

  后来,不知因为什么,主公全家为这事跟他闹翻,还要驱逐他出门,责令他永远不要回来,说他们只当没有他这个儿子,嘴里还连咳带喘气愤难当地颤声大骂,骂人的话她没记全乎,第一是人太小,大人们嘴里讲出来的话十句有九句半她都觉着生懊难记,第二是没听懂,因为主公老爷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日本,她当时趴在窗棂外疑惑的要死,奇怪了大哥哥不是在英国留学嘛,怎么还跟东洋鬼子扯上关系了?

  空旷的河面掩映在黑绿幽亮的丛林间,而停靠湖畔上那艘褐色汽艇则像一匹蓄势待发的狼。

  前削后展驴蹄子一样静静俯卧在水面上,波光逶迤的余韵将船艇身影拉得很长,两侧树林里薄雾缭绕,多是湖畔水气蒸腾的原因,越是逼近水面,雾气越大越浓。

  溪水叮叮淙淙流淌着,灌木树叶随风瑟瑟。

  “岚岚,岚岚,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声音苍老,话语如坠五里雾中,迷茫一片。

  “允林君,请告诉我,开启银棺的密码!”红衣劲装女子凉轻轻的问,唇角有一丝笑容闪过,但更多像是嘲笑,“你不是心心念念想跟我见面吗?来说出密码,我就能出来陪你。”

  “密码?”老者显得有些踯躅,沉着头在思考什么。

  “让我一个人躺在那个冰冷的世界,你忍心吗?快,来,把密码说出来,说出来我们就可以团聚了。”红衣女子再接再厉,瞳孔狭细绵长,呈垂直的一条线,微微一眯,似有冰冷寒光射出,整个一绵里藏针,像极了兼备攻击性与隐蔽性的竹叶青。

  昏暗的月光下,老者徒经岁月洗礼的脸上浮现出笑意,荒郊野岭摸黑一般探了只筋骨磋磨的手出去,抓在了一张光滑的绸布上,随即掀开,绸缎般柔滑的布匹顺势滑落艇上。

  一副雕刻精美牡丹图案的纯色银棺显现出来。

  老者精神恍惚着,就像是被人操纵的木偶一样,在那女人的主观指引下来到银棺最上一面,也就是盛放尸体头部的方向。

  这幅银棺貌似是以中西合璧的方式所量身定制,工艺精细、造型讲究,而且占地也不小,像是由四块半组装而成的放大版空匣子,在最上一块盖板两侧缝隙处,有许多螺旋锯齿状纹路遍布,而前后,也就是尸体头部和脚部相对应的两边,分别镶嵌了类似扇叶状的门扉,而门扉缝隙间依旧是严丝合缝的锯齿两两相互契合。

  红衣女人握住老者手腕,将手腕带向盖板中心,四个小儿拳般大小的手握旋转按钮嵌在上面,工作原理与机械保险柜有得一拼。

  一阵风掠过如茵灌木丛,穿破笼罩在江面上的薄雾,艇上滑落在地的绸缎被高高掀起,静静在雾气弥漫的湖畔上鼓涨铺展,彷徨中,似一幅丹青水墨写意。

  红衣女人正在凝神时候,身体猛然一个紧绷,眼神中暗藏杀机。

  李梦乐是在一株树干粗大、枝叶茂密的油桐树下被人从头顶上偷袭的;那种长条形凌光乍现的暗光花纹刃直扎下来时,她第一眼便确定了对方身份,这种刀型除了东洋鬼子用还会有谁?

  她当机立断一个侧翻躲开,站定后,对方也稳稳落地,眼神冰冷刀光耿耿地盯着她,那种浑身上下所挥发出的戾气极邪乎,像无言的警告,比方那句最经典的古言,什么天上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之类的。

  事实上,她也不想的,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呀,再加上跟赵杰宇达成了合作共识,也由不得她选择太多,人家地位高、背景广,招招手指鞠躬哈腰的狗腿探子满上海跑,有这样一位款爷帮忙找人,她能尽快见到她爸的几率才会更大一些,不然总像自个儿这样无头小老鼠一样盲目无措的乱找一气也不是办法。

  一棵棵枝条粗壮的油桐树下,两名身手都极矫捷干练的女人很快扭打一处,这边一棍那边一刀,拿棍子的人是李梦乐,就地取材,刚从油桐树丫上掰下来的,掌心里拍拍,挺实沉,虽不如对方刀光凛凛的瘆人但几十招内足够她应付。

  “砰”一声闷响,一身劲装红布罩面的女人双手握刀柄横劈过来,把她用以抵挡的油桐木棍揽腰折断,整个上半截木棍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被打飞出去,然后重重在草坪上滚了几圈又俯冲进湖水中心,飞溅起好大一片浪花。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李梦乐神情充满戒备,将另半截木棍当手榴弹一样抛出去,而后脚面腾起甩了一个肃杀的高侧踢。

  “轰隆”一声炸响,就在那女人挥刀劈飞棍之余,李梦乐已然先人一步跃起,附增了对方一招佛山无垠脚过去,一失察成千古恨的半个身躯重重摔在树干上,巨大冲击力促使大片梧桐叶簌簌坠落,像稠密薄雾里飘飞的幢幢诡谲魅影。

  女人再次落地,似漆般沉寂的眸子在黑暗里闪着幽幽冷光,下一秒,在李梦乐既惊讶又好奇的目光注视下,莫名的,对方忽然丢掉手里的暗光花纹刀,继而从后腰窝里抽了条麻绳出来,左手固定住绳索尾端,右手则开始了甩摆的动作,空气里簌簌声令人惊悚,而那段被甩动的绳索则蛟龙摆尾一般愈发利落干脆,弧度也愈发扩展嚣张。

  宽阔静谧的青树枝叶摇摆着,似金毛犬正乐颠颠晃动它那长毛绒尾巴一般。

  东西两面,各一队隐逸人马穿过树林,他们分别来自郑赵两家护卫队伍,个个脸色严肃,脚程凛然,黝黑消瘦的脸上,一对对眼珠子瞪的溜圆,炯炯有神的样子,本次行动,他们听令于赵家三少爷,或多或少的也算是个幕后指挥吧。

  先以霍元甲高徒李丫头打头阵、吸引火力,然后他们这些人再一路循迹前行,虽然丛林密布,但好在地形并不复杂,若在有效时限内抵达丛林中心,然后再合二为一地实行包抄计划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其实,那撑伞的红衣女鬼手段很厉害这事他们都清楚,心里边儿明镜似的,所以,赵三少爷这次发布任务时候只言简意赅强调了八个字,“制造混乱,越乱越好。”

  他们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迂回和拖延战术。

  一线灰色烟雾划破天际,打破了久违沉寂的夜,支棱着耳朵细听,当即两两对望眼,加快了进军的时速,这是李丫头发射的信号弹,全速出击的意思。

  疾驰的脚步卷裹起地上的尘土,灌木丛亦猎猎作响。

  就在他们全力开赴的半途中,遽然的,冷不防,被一道蒙头罩面的夜行装男人堵住了去路。

  “你是谁,识相的赶紧让开,好狗不挡道你不知道啊?”其中一人壮着胆子飙了一嗓门。

  回答他的是一柄闪烁暗光的刀芒,那人不说话,招式却锋芒犀利,步步紧逼,像一块苍劲肃杀的坚硬岩石。

  “弟兄们,给我上!”

  大家拎着铁棍嘶嚎着冲上前,一阵开弓箭矢般的冲锋,而混战无疑是孔武有力的他们最拿手的绝活,不然赵三少爷也就不会以制造混乱为由带他们出门了,挑的就是人多乱糟糟的优势。

  湖畔边忽然响起一阵尖厉警报声,来得淬不及防,弥漫的雾气一样不可捉摸,声音响起时,李梦乐和那撑开红伞的女人已经交手不下八个回合,与自己的心念电转不同,对方神情明显充满戒备,似乎意识到什么回头以眼刀削了李梦乐一个体无完肤。

  丛林里一场激战打的斥声如雷,遥遥传来的怒吼声更是彪悍,李梦乐和眼前这该死的红衣女母夜叉打斗时候捎带听了那么几耳朵。

  “你个狗日的杂碎看老子今个儿不剁碎你。”

  “妈的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我,老子膀大腰圆的还能怕你个骨瘦如柴的野罗罗,丫的看招。”

  嘴角微微一抽,这打的是口水战吧?

  一阵风吹来,拂动过她的发丝,额间滚流下的汗珠已然说明了她此刻的倦怠,但是,强忍酸痛拉开弓步继续摆出过招的手势,输人不输阵,刚才那声警报一定是湖畔上汽艇发出的,说明赵杰宇他们已经得手了,这个时候正是掩护郑大当家撤退的关键,她可不能掉以轻心,否则这趟罪不就白遭了?

  “来呀,有本事再跟本姑娘大战三百回合,”眉心拧了拧,肩胛处一片暗红色液体渗出,她佯撑住疼痛,故意激将对方。

  不过她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无论是上回跟郑家大宅里交手的男忍者还是眼前跟她打了个昏天暗地的女忍者,都跟机器人一样,只会奋力厮杀不会跟你讲话,唯恐说多说错耽误了天机似的,纪律还真够严明的。

  浩瀚的繁茂植被一眼望不到边,何况高耸的植被上方还覆盖一层阴霾水雾,能见度相当低,空气中隐隐流淌着焦躁气氛,就在她聚精会神凝神戒备对方下一套招式时,那女人手腕一动,瞬间甩了个闪光体出来,她心里咯噔一下本能闭眼,随即似是福至心灵想到什么赶紧睁开。

  只见一股迷烟伴随一股怪味蠕动在空气中,而那红衣女忍者却闪电一般消失了,她惊愕地注视着烟囱般直立的树木发聩,抬手捂住粘稠伤口处,心底一沉,不会吧,这人开溜的速度可真够“电光火石”的,太不人道了吧?难怪大家叫她女鬼,这种转瞬即逝的速度确实也够的上女鬼的荣誉称号。

  “砰,”刚一动作,她就听到了一声枪响,“是赵杰宇?”她默念。

  水雾蒸腾的四周密密麻麻,显得阴郁而深邃。

  “哈哈哈,上当了吧女鬼?人质是假的。”紧跟着就是一阵哄堂大笑,这是……后厨掂勺大师傅的声音! 怎么,他也加入了游击战?

  再接着便是一阵发动机促响及水花翻腾声,她闭了闭眼,一个趔趄倒在了湿漉漉的草坪上,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过后,整个神经系统瞬间化作残骸般瘫痪,僵持着动弹不了,青草掺着泥土特有的味道侵袭过她的大脑,嗫嚅两下泛白的唇,睡意朦胧袭来。

  隐隐的听见草坪上响起杂沓的脚步声。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五行属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乱情不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