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流浪朋友 四
青竹幽笛2017-01-07 15:471,249

  康兄,是我的一位笛友,长得很帅,爪子脸,在秋冬的时候,他喜欢穿那件黑色的风衣,当他拿起笛子吹时,这件风衣让他更加的帅气十足,我和他经常在一起吹《葬花呤》,他失恋了,心情很是不好,每当傍晚时分,在这条我经常睡的绿化带里,有长板椅,我们找一张坐下来,吹着那首悲伤的《葬花呤》,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大部分只是一个倾听着,本想他吹完一首后,我想接下来,应该是我来演奏了吧,而他老是在我还未奏完,就又插上一曲,经他这么一来,于是我就干脆放弃了,只有让他吹得头晕时,我就说:“老兄,休息一下,听我奏上一曲“。

  他终于,休息了片刻,如果身边有很多美女时,他还是会迅速恢复体力,挺身而出,于是,不顾我是不是吹笛,就插上一曲,每当此时,我便知道他又要一发不可收拾了,我就只好,做一个倾听者,他吹的那么地认真,那么地投入,吹得黄叶满天飞,吹得树叶哗哗响,凄美的笛声,在这个小小的广场上,飘扬回荡,他似乎要向全世界的女人宣布:“我失恋了,快来找我吧!美女们。 ”

  虽然他吹笛的技术不是很好,但是他吹的《葬花呤》很深情,可能是笛与人的心情相容的吧?吹到感动之时,我会情不自禁地跟他一起合作, 两支笛声同时吹,就更显得凄美,当他演奏完一曲后,定会左右、四周看看,看有多少美女,被他的笛声吸引来,这让我很是无语, 当看到效果好时,他会吹得更加嘹亮、和深情,每次他的表现欲望都比我强烈,我到是无所谓——他在上班,平时又很难有机会演奏,而我呢,几乎天天都吹,如果他要尽情吹,那就让他,好好表现一下吧!当然,美女多的情况下,我会不甘示弱,没办法,谁叫我也是光棍,因为我吹得笛子,并不比他差,他有时会用一种老师的口气,教我笛子技巧,此时我定会有点火,因为旁边有那么多的美女观望着,于是,我提出吹《牧民新歌》,他也好接受一下我的挑战,因为他的前奏,吹得比我的要悠扬一些,但是一到后面的吐音部分,我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他到后面,几乎是糊乱吹一下,节奏也乱了,这让我也有了一些值得,让他学习的地方。恐怕,他的这个习惯是改不了,总是那个调,而我也跟他一样前面的那一段,总是按着自己的方式去吹,有些坏习惯,一但养成,真到好难改,现在想来当时那场景,真像是一场比武招亲会,咱们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定要拼个胜负。

  有时,我会去他那儿洗澡,还记得有好几次都快晚上12点了,他打电话来,我头晕,只好接了,他说练了一首新歌,叫我欣赏一下,给个评价,我若不困,就听一下,有时让我感觉很好,不过大部分情况下我都拒绝了。我从北京回来,快一个多月了,突然有一天,他来了电话,是晚上10点左右,说要我听一下他的《葬花呤》,这让我很是开心,湖南与北京相隔这么远,他不顾长途电话的费用,打电话给我,可见他真的很想念我这样老朋友了,也许他还坐在那张,我们曾经坐的那张长板椅上,迎着秋风吹着笛子。电话里传来了他的笛声,是呀,很久,没听见这熟悉的笛声了,让我很感动,也很怀念,我们在一起练笛的晚上,我想,如果他把这一招用在女孩子身上,定会让对方感动地流泪。

继续阅读:我的一些流浪朋友 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