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篇 三
青竹幽笛2017-01-09 20:202,097

  今天,张弟离开了我的团队,现在我又是一个人,看来组建一支乐队,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p>  说来与张弟相处也有半个月,但我却丝毫没有发现,他倨然是一个同性恋,他常说:“他喜欢老男人”,当然了,只有老男人,才有钱给他钱花,给他吃,给他住,他也非常现实地说,跟他玩,手上得有钞票。是地下通道里的那位李大哥,带他认识我的,第一次谈话,我们就很谈得来,并且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爱唱歌,他曾说,他参加了大型的舞台唱歌,并且上过电视,他还在网站上写了10多首歌曲,而我也羡慕他,倨然有写歌的天份。与他聊天,我当时真像是碰见了知己了,那天,我们倨然聊到12点钟才散,我还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一个一起唱歌的伙伴,今天总算是找到了”,那天聊得很开心,我还说相见恨太晚,现在想来我会晕倒。<p>  由于在北京这个大都市,遇见一个共同爱好的人,并且谈话也开心的人,真的很少,第二天,早上在一个小摊上,看见了一双运动鞋子,很喜欢,于是就想给自己买双,当时试脚的时候觉得正好,但是到了晚上再穿时,来回走了阵子,就觉得小了点不适合,后来看见,张弟来了,于是我就拿出来,让他穿一下,他说刚好,于是,我就说把鞋子送给他,他当时特别开心,我看见他脚上的那双鞋子,又脏又臭,他说,整个通道都是这样难闻的臭味。在谈话中得知,他是刚辞职一周了,他原是在娃哈哈大酒店上班,后因,打了3瓶贵重的酒,陪不起,于是,决定离开了。我见他时,他是到处溜达无所事,他睡在网吧里,有那么一次,他带我也去睡网吧,结果,由于上网通宵需18元,太贵了,于是他就找了个包厢睡,不一会儿,网管把我们赶了出去说,不能睡除非有通宵卡,无语,只好背着包走人,之后,他还说要我去另一个网吧,那里不赶人,只是有些远,我当时太累了,只好回到地下通道,后来,他去了一家洗浴中心,工作了半个月,又辞职了,说要跟我混,其实,我也是混的很差的一个流浪人,我跟他说,我每天的收入也只能自保,与他相处一段时间后,就觉得他谈话最多的话题是同性恋,几乎每天都提起这方面的事情,我觉得很烦,他说他的朋友被那个老头干了,开始我觉得很搞笑,真是变态呀,男人跟男人搞在一起,那将是多么令人恶心的事情,他还经常说,他的朋友如何跟老头子玩,讲了好多,那时,我总是笑个不停,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无奇不有呀!再后来,他说他的朋友,带他去了东单公园,那里有很多的同性恋和人妖,他还高兴的不得了,他说他要走那条同性恋的路,我当时很是吃惊,我大脑里,分辨不清是好或是坏了,他说,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然就得流浪街头了,他身上的钱也不多,只能这样了,我当时自身难保,也不能给他任何好的建议。<p>  接下来的好几天,他都去东单公园玩,有时去天坛、有时去泡澡,身上的衣服也比流浪期间干净多了,做为朋友的我,却不知该怎样做才好,他还说他的朋友,被那些老头给整惨了,接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而我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一方面,是男人与男人之间做那种事情,是不正常,另一方面,是条件反射<p>  过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去东单公园,有人请他吃饭开房,他似乎对现状很满意,有一天,他谈到了一个人妖,他还经常模仿那人妖的声音说:“表哥,你好,你觉得,我长得漂亮吗?” 如果对方说:“不昨样” 那么人妖会说:“哦…… 那你别走,跟我玩吧,免费的……“, 他模仿,简直是变态极了,我想:他是不是已经开始,变态了,对于他从事这一行,我后来想了想,要是他常常被别人玩,时间长了,不也就是变态了吗?因此,我就劝他,还是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好些,可是他听不进去。<p>  我说:“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唱歌吗?你想象一下,万一你有朝一日成名了,却丢下个同性恋的名益,你说好不好?”<p>  他说:“在文艺这一行,同性恋的有很多,张国荣、现在的小沈阳呀……” ,他说了很多,我无语了,因为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对于中国文艺圈,我很少了解。<p>  我说:“你如果,长时间那样,你也会变成个人妖的,当然,这也是我的推测吧”<p>  他沉默了一下,说:“这也是,我头痛的问题,也不知如何是好,如果要在北京生存下去,我只能这样了”<p>  “难道你不能叫你父母,打点钱给你吗?”<p>  “现在他们不理我了,我就算饿死他们也不会管的。”<p>  “但是这也不是个办法呀,” (我无语了,感觉自己语言是那么地无力,这也是我第一觉得,自己的口才,有待提高)<p>  我又说:“我这么说,也是为你好,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要么走我这条路,要么走你自己的路,如果要走我这条路的话,那是肯定要吃的起苦,要睡大街的,你自己做选择吧!”<p>  他说: “我要是有钱,我一定会专心地去唱歌,可是我现在,住的地方都没有,吃也没有保障,我怎么才能做好呢?我只有走自己这条路。”<p>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还是找个正常的工作好些。”<p>  “服务员,我是不想干。”<p>  谈话很坚难,我劝不过他,水平太有限了,他还是谈同性恋的事情,他还是在说,走他这一行,如何如何的好,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我不想信,在我身边的是一个同性恋,我只当,他只是在开玩笑,他是我的一个流浪兄弟 ,但是很多事实摆在我眼前,不得不信……

继续阅读:日志篇 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