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密谋
东一方2018-03-22 12:352,491

  张仲景替刘表诊完脉,脸上的凝重神色消去了许多。<p>  医道四术,望、闻、问、切。张仲景刚一进入房中,便观察刘表的神色,见刘表面色蜡黄,眼中神采暗淡,担心刘表已经病入肺腑。<p>  诊脉后,张仲景大致断定了刘表的病症,才松了口气。<p>  刘修关切问道:“仲景公,父亲病况如何?”<p>  刘表微微一笑,一副看淡生死的样子,道:“张神医不必有顾虑,直说无妨。本官年过花甲,活了几十年,早已看淡了生死。迟早都有一死,何惧之有?”<p>  张仲景道:“刘荆州的病情并不严重,之所以突然发病,是因为前段时间用了虎狼之药,导致气虚乏力。老朽所料不差,刘荆州应当用了人参、鹿茸等药物。这些药,能一时提神醒目,后果却不可预料。毕竟,刘荆州是年过花甲的人了,身体不比年轻人,用药必须慎重。”<p>  刘修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p>  刘表以为是大病,没想到是因为用药过重的原因。<p>  一时间,刘表便放松了下来。<p>  张仲景继续道:“老朽开一副调养的药方,刘荆州每日清晨用餐前饮下。一个月后,就能恢复精神,便不用再用药了。”<p>  “多谢张神医!”<p>  刘表点头,又道:“本官身体不适,不能再款待张神医。不如,让犬子招待一二。”<p>  张仲景摇头道:“刘荆州的好意,老朽心领了。老朽还有事情在身,不劳烦刘荆州了。”<p>  刘表道:“如此,实在是招待不周。”<p>  蔡氏开口道:“夫君,来日方长。以后再见到张神医,夫君再尽地主之谊便是。”<p>  刘表点了点头,吩咐道:“修儿,送送张神医。”<p>  “诺!”<p>  刘修应下,带着张仲景离开卧室。<p>  出了后院后,张仲景将药方写下来交给刘修,嘱托道:“三公子,之前在……”<p>  刘修打断道:“仲景公这般称呼,折煞我了。小子表字季绪,您称呼表字即可。”<p>  张仲景捋须一笑,道:“如此,老朽便倚老卖老了。季绪啊,刘荆州的病情不严重,稍加调理便可以恢复。但这病情,却不是轻易可以恢复的。”<p>  刘修疑惑道:“仲景公的意思是?”<p>  张仲景解释道:“老夫替刘荆州诊脉的时候,发现刘荆州肾虚乏力,气血更弱。之所以出现这情况,和大量服用人参、鹿茸有关,但最直接的关系却是沉溺于*。当着刘荆州的面,尤其是当着众人的面,老夫也不方便说。”<p>  顿了顿,张仲景又道:“老夫少妻,闺房之乐无穷尽,也是人之常情。但刘荆州年事已高,行事应当慎重。这件事你私下里告知刘荆州即可,以免伤了刘荆州的面子。”<p>  刘修苦笑,他请了张仲景替刘表治病,现在张仲景说明了原因,如果他直接把这事儿转告刘表,刘表脸面往哪里搁,即使刘表明面上不说什么,心中必定暗恨刘修。<p>  这件事,只能听听而已。<p>  刘修微笑道:“仲景公的提醒,小子铭记在心,多谢仲景公了。”<p>  很快,又有侍从拿来了盘缠递到刘修手中。<p>  刘修接过后,道:“仲景公,这是一点心意,请仲景公收下。”<p>  张仲景脸一黑,板着脸道:“老朽替刘荆州诊治,是因为你有仁心,更孝悌有佳。你这样做,让老朽为难了。”<p>  刘修一听,心中大喜。<p>  他在文村的事情,给张仲景留下了不错的印象。<p>  刘修重活第三世,历经浮沉,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他听了张仲景的话,郑重说道:“仲景公,这些盘缠是小子的心意,却不是送给您的,是送给需要治病的患者的。”<p>  张仲景一听这话,笑道:“你小子话这么说,却是变着法送盘缠。”<p>  刘修正色道:“仲景公误会了!”<p>  “仲景公治病救人,医者仁心。遇到家境困难的患者,仲景公更是免费治病,不计付出。可不管如何,治病开药总需要钱财支撑。仲景公收下这点心意,行医治病的时候,也能为那些没钱买药的患者多开些药。小子能力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p>  此话一出,张仲景看向刘修的眼神,更是赞赏。<p>  张仲景捋着颌下的胡须,赞叹道:“刘荆州有子如此,夫复何求?”<p>  刘修道:“仲景公谬赞了!”<p>  张仲景接过了包裹,便往府外走去。来到州牧府门口,张仲景停下,道:“刘荆州还需要治病,你就不要再送了,告辞!再见之时,希望你更胜今日。”<p>  刘修道:“仲景公慢走!”<p>  目送张仲景离去,刘修才转身返回府中。<p>  回到府内,刘修先去见了刘表,言明送走张仲景的事情,然后便把药方交给了蔡氏,让蔡氏操办刘表的病情。<p>  抓药的事情,刘修不愿意插手,因为药抓回来后,煎药、喂药等他都无法插手。如果他亲自去抓药,刘表服用药物后,却出了差池,他担不起责任。<p>  蔡氏得到了药方,马上让人抓药,而后煎药给刘表喝。刘表服了药后,便昏沉沉的睡去。刘琦留在房中照顾,蔡氏和刘琮离开了卧室。<p>  蔡氏房中,刘琮面色阴沉,道:“母亲,老三越来越嚣张了。他击败了孙仁,现在又请来了张仲景替父亲治病。父亲对老三的印象,必然改变,更会威胁到我的地位。”<p>  蔡氏道:“刘修是庶出,威胁不了你的位置。”<p>  刘琮轻轻摇头,冷声道:“老三威胁不了我,但他处处针对我,会影响我的地位。大哥总是做出兄友弟恭的样子,处处帮助老三,其实是把老三当枪使。偏偏老三吃这一套,很亲近大哥。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让老三彻底失去父亲的信任,要击败大哥就很困难。”<p>  蔡氏闻言,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的凝重。<p>  她不仅仅是刘琮的后母,更是刘琮的姑姑。因为她的侄女,嫁给了刘琮。正因为如此,蔡氏才彻底站在刘琮一边。蔡氏妙目转动,道:“刘修武艺精湛,要在武艺上击败他很难。如此,必须找其他的方法才行。”<p>  刘琮说道:“或许可以在诗赋上击败他,从小到大,老三从未接触名师。他即使读了几本书,但读书不精,必然在这上面遭殃。”<p>  蔡氏问道:“你确定?”<p>  刘琮回答道:“儿子确定,老三不通诗赋。”<p>  蔡氏微微颔首,说道:“既如此,等你父亲的身体恢复后,便以庆贺身体恢复为理由,邀请荆襄的贤才到州牧府庆贺。到时候贤达云集,刘修又不通诗赋,让他吟诗作赋必定丢脸。以你父亲的脾性,刘修丢脸后,必定迁怒他。”<p>  刘琮神色欣喜,道:“母亲英明,就这么办。”<p>  蔡氏吩咐道:“你父亲的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准备诗赋,到时候在宴会上一鸣惊人。”<p>  刘琮心中欢喜,道:“儿子明白!”

继续阅读:第10章 请教庞德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侯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