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请教庞德公
东一方2018-03-22 12:272,398

  五月的襄阳,天气不冷不热,刘修天不亮就出府晨练。回到府内后,洗漱了一番,吃完早饭,刘修便早早的离开州牧府。在州牧府内,他见不到刘表,也不受人待见,干脆出府去。不过刘表的病情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也不敢再去鹿门山,毕竟离家太远。<p>  在刘表的治理下,襄阳城极为繁华。走在襄阳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p>  刘修置身其中,更是倍感亲切。<p>  这一片土地,才是故土。<p>  前世跟随刘琮投降后,他也离开了襄阳,自此就再也没有回过襄阳,死的时候也是客死他乡。如今置身其中,感觉很不一样。<p>  刘修悠闲的走着,最后来到一座酒楼外。<p>  酒楼名叫莲香楼,背靠湖水,因为湖中有莲花,故此名叫莲香楼。五月时节,湖面上莲叶遍布,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孕育,景色怡人。<p>  这个时节,来莲香楼来的人非常多。<p>  莲香楼分为两层,楼下布置的是散座,三三两两的散客坐在楼下的大堂中。<p>  二楼,则用帘子分隔为一间间雅座。<p>  刘修来得早,莲香楼的人还不多。他径直上了二楼,找了一处雅静的地点坐下,欣赏莲香楼后方的莲湖。<p>  朝阳初升,阳光灿烂,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莲湖上,滴滴晶莹的露珠折射出道道光芒,使得整个莲湖更是景色怡人。<p>  一壶茶,一个人,独自欣赏美景。<p>  刘修品着茶,看着窗外景色,心境渐渐平和了下来。<p>  重生的这段时间,他整日都在筹谋自己的未来,思考怎么样才能在这乱世立足,怎么样才能趁势崛起,不让荆州的大权落在刘琮的手中。<p>  时至今日,他的每一步都谨小慎微,担心自己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刘修怔怔望着着满湖的莲叶和含苞待放的花蕾,心情却是忽然放下了。<p>  一颗心,全部放空,不再考虑任何的事情,只想着欣赏眼前的美景。<p>  “踏!踏!”<p>  脚步声,自楼道传来。<p>  刘修回过神来,循声望去,却见三位气质儒雅,身穿博领大衫的人走来。三人谈笑甚欢,最后在刘修旁边的雅室落座。透过帘子,刘修只能模糊的看到三人相貌。三人中,年长的人发须灰白,年龄在六十岁左右。另外的两人年龄相当,都在四十出头的样子。<p>  “德公,莲香楼的风景如何?”<p>  其中,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开口道。<p>  他相貌清癯温和,温文尔雅,更是慈眉善目,相貌和善。<p>  被称作德公的人是年纪最长的人,他开口道:“莲香楼名不虚传,的确不错。”<p>  中年人感慨道:“可惜,这般好景色,却不长久了。”<p>  老者道:“德操,何出此言?”<p>  中年人轻叹道:“前些日子,江东鲁肃代表孙权来求和,而后江东、荆州罢兵言和。以我观之,这恐怕是孙权故意示敌以弱,意图麻痹刘荆州。一旦孙权缓过手来,必定兴兵犯境。孙权父仇未报,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再者,江东要扩张,也不可能放任荆州不管。”<p>  老者微笑道:“你这推论,恐怕站不住脚。”<p>  中年人轻轻一笑,又道:“除此外,我听说北方曹操平定了并州。冀州、并州平定,恐怕曹操很快就要腾出手来。荆州,恐怕再难以保持安宁了。”<p>  另一名中年人道:“德*会不会危言耸听了?”<p>  德操说道:“承彦兄,局势到了这一步,是必然,不可能再安宁。安宁的日子,也就一两年的时间了。”<p>  三人聊着天,坐在隔壁的刘修心中却激动了起来。他心中,更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吹灰之力的感觉。<p>  因为旁边三人相互之间的称呼,让刘修想到三人的身份。<p>  德操,是司马徽的字。<p>  德公,对应庞德公。<p>  承彦,对应黄承彦。<p>  三个人的名字都能对上号,年龄也相差不多,必定是这三人无虞。<p>  刘修一直想上鹿门山拜师,上次前往鹿门山,也是想寻访庞德公。没想到,现在却在莲香楼碰到了。刘修整了整衣衫,起身撩起帘子,走到三人落座的雅室外。<p>  透过帘子,能看到三人。<p>  刘修镇定自若,拱手道:“三位先生,小子有礼了。”<p>  即使刘修前世曾觐见天子,见过大场面,一颗心早已波澜不惊。但是这一刻面对庞德公三人,心中情绪仍然不免有些拨动。<p>  庞德公将雅室的帘子挂起,问道:“小友有何见教?”他也在打量刘修,见刘修衣着普通,却沉着冷静,说话不卑不亢,也是暗赞一声。<p>  刘修落落大方的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p>  “老夫庞德公!”<p>  庞德公饶有兴致的打量刘修,对突然造访的刘修颇感兴趣。<p>  刘修又朝司马徽揖了一礼,道:“方才听闻德公先生称呼先生表字,可是司马徽先生吗?”刘修的理解,得益于刘表派人教导。刘表没教导刘修诗书,也不管刘修生死,却让人训练他的礼仪,避免丢了刘表的面。正因为如此,刘修一举一动都端庄大气,挑不出丝毫的毛病。<p>  司马徽点头道:“在下正是司马徽!”<p>  黄承彦见刘修又要行礼,连忙道:“在下黄承彦,不用行礼。”<p>  “见过承彦先生!”<p>  刘修闻言,却不能不敬,仍是谦卑的行了一礼。<p>  身为晚辈,礼节必须做足。<p>  庞德公轻轻点头,抛开青年的身份不谈,礼节让人无法挑剔。司马徽是从颍川来的,客居在襄阳。但庞德公和黄承彦却是襄阳世家出身,对礼节极为讲究。<p>  刘修的举动,赢得了两人的好感。<p>  庞德公心中赞赏,语气更是柔和,问道:“小友有什么事情吗?”<p>  刘修回答道:“小子听闻三位先生谈及荆州之事,心中有些不成熟的想法,特来向三位先生请教。”论年龄,刘修年不满二十,所以说的是请教。<p>  庞德公在鹿门山办学,招手了许多弟子,也是好为人师。刘修主动请教,他心中倒也欢喜,吩咐道:“既如此,说说你的想法。”<p>  刘修说道:“小子认为,荆州或可趁势崛起。”<p>  “嗯,此话何解?”<p>  司马徽眼眸一凝,他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判断。庞德公和司马徽相视一望,眼中也流露出一丝的好奇。关于荆州的局势,三人讨论过无数次,门下弟子和友人也讨论过多次,从来没有人认定荆州可以趁势崛起。<p>  庞德公被勾起了好奇心,道:“愿闻其详!”<p>  黄承彦主动的往里面靠了一个座位,给刘修空出了一个座位出来。<p>  刘修拱手答谢,上前屈膝坐下。

继续阅读:第11章 纵论局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侯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