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纵论局势
东一方2016-12-28 19:432,447

  刘修眼神平和,道:“正如德操先生刚才提及的,荆州北有曹贼虎视眈眈,东有孙权伺机而动,四战之地,难有安宁。”

  庞德公眼神赞同,却并未流露出丝毫的赞赏。

  稍微有一点眼力的人,都能判断出荆州目前的局势,这并不困难。

  刘修面容自信,从容继续道:“危机和机遇并存,荆州地处要害之地,不论是曹贼或者江东,都意图谋夺荆州。可以说,荆州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机,但反过来说,危险越大,机遇越大,这也是荆州的机会。”

  “曹操南下,必然裹挟大军杀来。以曹操占据半壁江山的兵力,大军南下必定有数十万士兵。不论是荆州,亦或是江东,都无法单独抵挡。曹操一家独大,这是无法忽略的事实。”

  “然而,荆州却有着曹操不具备的优势。”

  “其一,曹贼挟持天子,以无道伐有道,一旦出兵南下,必然朝野震动。朝中忠臣,必然呼应。曹操即使南下,后方也存在不安定因素。”

  “其二,刘荆州汉室宗亲,颇具威望。只要振臂一呼,天下宗亲诸侯,必然云集响应。”

  “其三,荆州水系发达,曹贼要南下荆州,更要灭掉江东,必然需要大量的水军。曹贼麾下的士兵虽然骁勇善战,却不习水战,骑兵到了南方难以发挥出全部实力。这是双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的。”

  “其四,荆州在刘表治理下,承平多年,治下的百姓也早已习惯了现在的日子。曹操挥军南下,掀起战火,百姓必定抵触。曹操不占人心,难以立足,这是人和优势。”

  “其五,荆州和江东唇亡齿寒,荆州亡,江东独木难支。江东意图谋夺江东,但是在大势之下,只能联合荆州共同抗曹,这又是抵抗曹操的中间力量。”

  刘修脸上有着自信的笑容,道:“联吴抗曹,荆州未必会陷入困境。”

  庞德公眼眸中,流露出思考的神色。在刘修的分析中,有的看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实际操作却并不容易。不过,刘修最重要的是提出了联吴抗曹,这是令庞德公赞赏的。

  “联吴抗曹,的确是先见之论。”

  司马徽和黄承彦都是满腹韬略的人,听了刘修的话,也有所触动。

  庞德公沉吟片刻,又道:“小友刚才说了解决荆州的困境,却没有说荆州如何崛起。关于崛起之论,老夫洗耳恭听。”

  刘修心中已经有了腹稿,略作停顿,便继续道:“荆州的崛起,仍然在于联吴抗曹。”

  “曹操雄踞北方,大势已成,短时间内不可与之争锋。”

  “孙权据有江东,历经孙坚、孙策,再到孙权,可谓是根基深厚。再者,江东据长江天险,难以攻破。除此外,孙权文有张昭,武有周瑜,一文一武辅佐,内政无忧。江东不可攻,却可以结为援助。”

  “联合江东,北抗曹操,荆州便可以立足。”

  “荆州四战之地,仅仅凭借荆襄九郡,终究是无根之萍,难以立足。”

  “然而,荆州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和益州接壤。益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百姓丰足。益州之主刘璋为人昏庸,不能任用贤能,只须派遣一上将率军,便可夺取益州。”

  “只要荆州和巴蜀连成一片,形成大势,便可以三足鼎立。”

  “北有曹操,南有孙权,西有巴蜀。”

  刘修眼中神采飞扬,朗声说道:“鼎足而立后,一旦天下的局势变化,便是猛虎出笼之时。到时候,荆州军北上宛县、洛阳,益州军东出秦川,两军合围,便可以进取天下。如此,汉室可兴,曹贼可灭。”

  庞德公连连颔首,眼中更是赞赏。

  刘修的分析听起来简单,却说出了荆州的出路。

  事实上,刘修的分析,大体源自于诸葛亮的《隆中对》。如今,刘备正在积极的寻访诸葛亮,《隆中对》尚未出世,刘修自然直接采用了。尤其是《隆中对》的分析,也是基于荆州为基础的,刘修拿过来用,完全适用于现在的荆州。

  司马徽赞叹道:“小友一番话,鞭辟入里,堪称精妙。”

  庞德公道:“想不到小友年纪轻轻,却将局势看得如此清晰,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黄承彦忽然道:“小友是否忽略了一个问题?”

  刘修微笑道:“承彦先生想说,刘荆州是守成之主,不能撑起大局,对吗?”

  “然也!”

  黄承彦点头,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荆州刘表治理的能力出众,但却不是开拓之主。让刘表承担中兴汉室的重任,肯定不可能。尤其是刘表年老体弱,精力不足。

  刘表微笑道:“曹贼仍然在北方解决后患,要出兵南下,也是一两年后的事。一两年后,谁能说得清楚呢?到时候,总有顺天应时的人振臂一呼。”

  关于以后的安排,刘修没有言明。

  刘表尚在,他只是一个庶子,说出太多的话并不合适。

  庞德公眼眸一眯,看出刘修言不由心,没有说实话。不过庞德公也没有追问,正色道:“敢问小友,尊姓大名?”

  刘修回答道:“小子刘修!”

  庞德公的脑中,忽然闪过了刘表的儿子刘修。他再看了刘修一眼,见刘修衣着普通,谈吐更是不凡,以刘表儿子的身份,不应当有这般谈吐。

  想到这里,庞德公直接把念头掐掉,眼前的刘修应当不是刘表的儿子。

  司马徽见气氛有些凝重,忽然转向窗户外,笑道:“今日遇到小友,实乃人生幸事。如今,窗外莲叶成片,朵朵莲花更是含苞待放,来,来,欣赏一下窗外之莲。”

  黄承彦抚掌道:“正该如此。”

  庞德公眼神落在刘修身上,又道:“小友满腹韬略,对诗赋一道也应当擅长。相请不如偶遇,不如,请小友以窗外的莲花为题,赋诗一首如何?”

  刘修展现出来的眼界和才华,令庞德公眼前一亮。

  看到窗外莲花,庞德公忍不住考校一番。

  司马徽喜欢热闹,道:“小友可以慢慢考虑,想好了,再说不迟。让你作诗,也不能没有彩头。若是你做得好,又没有婚娶,我可以替你保媒。”

  黄承彦打趣道:“德操,小友才华出众,喜欢他的女子恐怕多不胜数,哪里还需要你来保媒。”

  打趣的话语,让气氛更是热闹。

  刘修笑道:“德操先生愿意替小子说媒,小子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司马徽伸手道:“别急,我虽然答应保媒,但也不是随便作诗就可以的,诗必须得到德公的认可,那才算通过。”

  刘修见兴致高昂,道:“德公先生,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可是关系到小子的人生大事,还请您高抬贵手啊。”

  庞德公捋须大笑道:“小子,赋诗再说。”

继续阅读:第12章 观莲湖有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侯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