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橐驼
衔月吐丝2017-02-20 15:403,063

  亭外的雨势渐渐上扬,紧凑有声,那老者不住的望着外面,虽勉力微微坐直身子一会,随即又被那背上的橐驼压弯下去,着实沉重却又无可奈何,顿了良久才道:”小兄弟,老头子我姓郭,原本是卫府上的一名火头工头,平时也兼带着照顾总兵大人的茶水,那时的总兵大人姓吴,并非你所见到的那个什么司徒……什么天。提到司徒通天时,语气轻蔑褒贬,直呼其名,连后面的大人二字,想都没想过要带上。”

  荀失芝奇道:“原来老先生还有这由来,那后来又怎地会跟随端木大人?“

  ”哎~此时说来真是一言难尽,且听我慢慢道来,两年前,西峰骷髅寨少寨主杨洸在赣州城东一处酒楼里与人争吵,听在场的人说,因一言不合,借着酒劲,竟提刀将对方杀死,这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整个城中都是沸沸扬扬。“

  “自古杀人者偿命,尽然如此大胆,王法可容不得他。”荀失芝心理一怔,若是瓷杯上所说之人就是这个杨洸,那他应该被官府关押或者处斩了才是。

  正思而不得之际,郭橐驼接着道:“王法是容不得他,但王法总的有个说理处才是,被杀之人的家属将此事告到知府府衙之后,衙门却说骷髅寨易守难攻,无力拿住杨洸,便久拖不决。”

  ”小小山寨,难道就没有办法拿下吗?且不说鸟统红衣大炮,就算困他个一年半载难不成他们还能永远不下来不成。“听到官府的不作为,荀失芝热血上扬,怒目圆睁。

  郭橐驼大笑一声,道:“小兄弟英雄少年,只是有些事你尚且不知,附近十八寨存续多年,其势力在本地更是盘根错节,知府衙门怎么会为了区区一条人命就铤而走险,除非……“荀失芝奇道:“除非什么?”郭橐驼道:“除非肯致自己的乌纱帽于不顾还差不多,若是全力惩治了贼寇,对知府衙门来讲,只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政绩罢了,可是万一不幸,踩中了哪根红线,乌纱帽保不保的住且不说,只不定还会搭上条性命,你想,这样的利弊取舍,久拖不了了之,岂不是上上之策,杨洸也就至今仍逍遥法外。”荀失芝咬了咬一排细牙,怒道:“这哪是什么上上之策?士子读圣贤之书,本当加恩德于百姓,弘义气于四海,孔子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岂能折腰于恶霸权贵,这真是可气又可恨。“

  郭橐驼心里一怔,仔细上下打量了荀失芝一番,心想:“此人真英雄也!”旋即又道:“小兄弟的脾性倒是和当年的吴大人十分相似,我记得那一日,知府衙门参事嫪颚,竟会有闲心前来向吴大人请教棋艺,大人棋艺精湛,远近有名,嫪颚也头一回上门拜访,还提了些野货,大人不好意思拒绝,便答应和他对弈一局,棋至中途,嫪颚便道:‘吴大人果然棋艺精益,处处奇招,在下是防不胜防,这样罢,我落子,认输了。’大人笑道:‘哪里哪里,是嫪参事太谦虚了,给我面子。’嫪颚这时突然掉转话题,问道:’吴大人,最近城里发生的骷髅寨少主杨洸杀人一案,不知你听说了没有。‘大人道:’嗯,这事我听说了,怎么?有什么难处尽管说,杨洸那小子包括他老子要敢反抗,哼哼,本将军一身本事,定能助知府大人一臂之力。‘“

  荀失芝道:”看来吴大人真是个大英雄,有他在,怎么后面又让杨洸逃脱了呢?“

  ”小兄弟有所不知,要是大人在,那贼寇决计是跑不掉的,可是……可是……哎~~”郭橐驼倒吸一口气,随即呼出长长一声。

  ”可是什么?你慢慢说,怎么回事?“

  郭橐驼道:“大人一身正气,哪里懂的防人之心,嫪颚咯的一笑,道:’吴将军,有些话知府大人不好开口,就派在下来说。’大人道:”什么话,不必客气,尽管说来。’嫪颚又说:‘知府说将军英雄无敌,只要将军出马,那些贼寇还不望风而降,但是知府大人也说了,这案子牵扯事大,杨洸背后有人支撑,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胆大妄为不是,倒是如果治不了他,反而咱们自己丢了乌纱帽,岂不是可惜之至,所以,知府大人的意思是还不如把此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拖他个一年半载,到时就当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岂不是两全其美。‘”

  荀失芝狠咬细牙,低沉着声道:“刚才老先生所说的话,岂不是正印证了这些人,若不是亲耳听到,还真不敢想象,那吴大人后来有没有答应呢?”

  “吴大人铮铮铁骨,哪里肯答应这等要求,大怒之下,大人将棋盘用力一推,棋子洒的满地都是,眼里凶光一闪,大声怒道:‘知府小儿,贪生怕死,莫不说一小小贼寇,纵然是千军万马于前,又有何惧,不管牵扯到什么,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嫪颚低声道:‘可……可是,知府大人那边……’大人瞧的不瞧他一眼,道:‘他不敢,难道本将军还不敢吗?来呀,升堂点将,随我踏平骷髅寨。’嫪颚早已是吓破了胆,不敢再多言。”

  郭橐驼续道:”可是,这时候奇怪的事便发生了。“

  ”什么奇怪的事。“荀失芝满脸写着的都是疑惑。

  郭橐驼道:”大人升堂点将之后,府门外也已备好了战马,众将士和大人刚跨出府门,一道奇怪的调令便突然降临。”

  荀失芝道:”调令,难不成是调动吴大人的不成。“

  ”不错,正是这样。“郭橐驼道:”而且是令到即行,听说是兵部的调令,似乎也是叫司徒什么人物之类的,调令具体内容,老头子记不得了,大致内容是将吴大人调往琼州,任镇南将军,去平定当地的叛乱,至于卫府总兵的位置,便由兵部调过来的员外郎司徒通天出任,这捉拿骷髅寨少主杨洸的事便推迟了下来,之至后来,更是杳无音信。“

  荀失芝大惊失色,心理却是翻浆倒滚,血脉贲胀,但随即还是平静了下来,谓然一叹,转身眺望着远处灰色朦胧的天际,心理却在想:”时间哪会如此凑巧,这会不会是早有安排的事,嫪颚不过是个幌子,为的只是试图拖拖吴大人的时间,并试探下他的底线,若吴大人依着知府那边的意思,或许还有被调回来的可能,若极力反正,只怕吴大人再也回不来了,想到这里,心理又是一阵侵凉,琼州地处天涯海角,人至晚年,又如何落叶归根“随即转身又对郭橐驼道:”那后来怎么样了?“郭橐驼长长的舒了口气,顿了顿,道:“还能怎样,杨洸的母亲,正是司徒通天的妹子。”

  荀失芝奇道:“原来司徒通天是杨洸的舅舅,难怪杨洸至今还是逍遥法外,那巡抚司徒嘉艺大人,他难道会放任不管?“郭橐驼冷冷说道:”巡抚大人是今年才从朝廷派下来的,他知道不知道尚且不得而知,即使知道又怎样,司徒嘉艺和司徒通天,我也是听的风言,只说是两兄弟来着。“

  “果真如此,吴大人那纸调令,只怕也与司徒嘉艺脱干系不得,此去琼州,更是凶多吉少。”荀失芝怅然一叹,续道:“老先先和在下说了这么多,想必是说,此间关系复杂,端木大人必无活路。”

  郭橐驼道:“要我说,杀害杨太公府上下的人,必是这个杨洸,此人本就是个浪荡子弟,轻薄好色,残暴无仁,定是他轻薄人家杨小姐,与杨府起了争执,便动了杀心,只可惜端木大人,为官清正,为民请命,到头来,还得替杨洸这个畜生背个杀人的罪名,实在是上天无眼,天道崩塌。”说着便又独自哭将起来。

  雨已慢慢停歇,荀失芝步出亭子,左首方向高耸着一座巨大的怪峰,极目望去,好似巨大人的手掌,荀失芝右手拔刀,斜在身侧,此时脸色已是胀的通红,一声大叫,声如洪钟,忽地左脚极速向前闪出,举刀重重朝那“人手”山底劈将过去,只听的一声猛烈撞击,山腰上粉尘簌簌飘落,重刀所劈之处,更是留下了丈把宽一条大沟,山地好似畏之惊动。

  荀失芝跨上马鞍,道:“老先生,这西峰骷髅寨怎么去?“郭橐驼心下骇然,道:”一直朝前走,看到十八棵巨大槐树,朝着第三棵槐树所指示的方向再行的十多里,见到一巍然瀑布,折向西行,便会见到骷髅寨大门。”顿了顿又道:“小兄弟,山寨高手众多,不可独自……”

  话未毕,荀失芝便已纵马奔开百米开外,不多时,便已消失在群山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