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时间
风沙2016-12-27 16:013,529

  我因为融会贯通了道家和佛家的一些关于精神思想上面的修炼,竟然能够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比小说中的打通任督二脉要奇妙的多。但是我的思维被困在一个十分奇妙的地方,这个地方被称为永恒,这竟然是在那个永恒的生命体内部,正确的说我现在就在这个智慧生命体的思维里面。其实这并不算是什么,因为这个智慧生命体的最初形态就是只有强大的精神,而且时间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敌人。

  我很奇怪的是,我为什么会到了这里,而且这个强大无比可以抬手覆灭宇宙的智慧生命体竟然需要我帮他做一些事情。这让我感觉十分的奇怪,对于他们来说竟然还需要帮忙,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听得出,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他们似乎在我们的世界中出了一个事故,这个事故让这个智慧生命体困在了这里。因为见我还在疑惑中,这个智慧生命体就给我讲述了一个故事,希望我能顾明白。在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他的一个同伴,但是因为很特殊的原因,造成了而现在的这种局面。而且因为这种奇怪的变化,他们被困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为了给我说明这件事情,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夕阳西沉,起伏的地平线上一抹血红。广袤无垠的沙漠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显得空旷、永恒。沙漠中有两座神奇的雕像、在雕像前站着一个人。这人是苏联考古学家米哈伊尔.葛科戈里取维奇.布加金。他仔细端祥着这两尊巍巍耸立的雕像,陷入了迷惘:这儿有什么东西变了吗?又有什么东西可能发生变化呢?

  他环视周围的沙丘,过去发生的事又一幕幕出现在眼前。5年前,在前往古城遗址的途中,米哈伊尔和三名同伴掉队,在沙漠中迷了路。偶然间发现的这两座雕像,男的比女的略高一些,而且身材很不匀称,驱干和胳膊很长,两腿却又细又短令人诧异。男雕像的脸是用粗线条雕刻出来的——几乎分辨不出鼻子和耳朵,宽阔的嘴巴只是个窟窿,一对轮廓分明的眼睛显得极不自然,只有菱形的瞳人、虹膜的青筋、、直撅撅的梳状睫毛十分醒目。

  米哈伊尔简直无法把目光从这对眼睛上移开、好像受某种莫名其妙的外力驱使竟伸开双臂,向雕像慢慢走去。当他的胸口撞到雕像的脚时,感到大腿好像被什么东西灼了一下。他将一只手伸进口袋不禁“哎呀”一声,黄铜烟盒滚烫,像被火烤一样。

  他偷愉地于了一件考古学家最忌讳的事情,从女雕像脚上敲下八块碎石作标本,打算带回去进行研究,以确定这雕像取材于什么物质。几天以后,一架飞机发现了迷路的考古队员。他们怀着早日重返沙漠研究这些雕像的夙愿,飞往列宁格勒。可是,卫国战争爆发了,米哈伊尔和斯维特兰娜双双上了前线。

  5年以后,战争结束。米哈伊尔组织了一支新的考察队向沙漠进发。途中,向导给他们讲了一个有趣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群加兹鲁弗族人,为逃避敌对部落的残杀而离乡背境在沙漠中迁徙跋涉,由于炎热干渴,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活着的人也已是骨瘦如柴。

  部落的酋长把一个最美丽年轻的姑娘作为供物祀神灵。一天,迁徒者们突然发现有一块东西飞离太阳,直奔地球而来。物体越来越大,并夹杂着怒吼声。霎时,竟又变成了一柄弯曲的火剑。所有的人都捂起耳朵、害怕听到那令人心惊胆颤的声音。不一会,一阵可怕的飓风袭来,顷刻间,天昏地暗;大风过去,尸横遍地,仅剩下3个幸存者。

  3人在沙漠中又跋涉了整整14天,才看到远处有些熠熠发光的山峦,光秃秃的,样子就像两个相互衔接的巨环,他们惊恐万状狼狈逃窜。最后,仅有一个人死里逃生,向人们讲述了这一切。这条消息传出以后,伊斯兰的教士们便发布了一条严格的禁令:“所有商队都必须绕道而行。”如果行人迷路走近那些圆环,哪怕离它们还有五箭之遥,也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米哈伊尔听完传说后冥思苦想,寻找原因,他终于在一个古代历史学家的手稿中看到了证实这一传说的依据。这位历史学家谈到了陨落到地球上的星辰、飓凤和迁徒部落的毁灭。他产生了一个不大肯定的设想。也许某个时候曾有一艘宇宙飞船在沙 漠中着陆:或者正是飞船中有理性的生物留下了这些雕像,作为到达地球的标志。

  多少年以来从未有人谈过神秘莫测的生物从沙漠走出来,如果真有天外来客,就肯定会对所发现的行星上的居民感兴趣就会想法与他们交往。米哈伊尔迫不及待地希望尽早验证自己的假设。考察队的一架飞机在飞越沙漠上空时终于发现了寻觅已久的雕像。他带队立即踏上了征途,他拿出5年前在雕像旁摄下的一张照片,让队员们仔细观看。

  不料,当他们到达目的地后竟发现女雕像已改变了姿势:两膝微屈,上只手伸向曾被米哈伊切敲掉几块碎石的脚。男石雕则向前跨了一步,朝女雕像侧过半边身子,右手拿着武器伸向前方,仿佛在庇护她,这情景与5年前的照片大不相同,令人惊愕!

  眼前的变化占据了米哈伊尔的整个思维,他想起了同伴斯维特兰娜第一次见到这雕像时讲过的话:“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摆脱这样的印象一一它们是活的。”

  一个个知识画面在他脑海里浮现:大象能生存几十年,而某些昆虫却只能活几个小时。但是如果对某只大象和昆虫一生的动作分别进行统计,就会发现它们的动作次数几乎相等。葶苈属植物的全部生长过程仅5、6周就结束,而红杉属植物却能生长几千年。

  生物的新陈代谢和生命持续的时间并不固定。它们因物种而异。相差幅度极大。老鼠消化食物至多需要1--1.5小时,而蛇却要几星期,某些细菌的细胞每隔1--2小时就分裂,而许多高级组织细胞却要好几天才能分裂一次。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时间、空间的概念,都有自己的生命期限。对于动作迅速的蚂蚁来说,软体动物简直就如同化石。

  从中他领悟到这雕像静止不动仅仅是一种假象。它们根本就不是雕位,而是来自其他行星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的时间,地球上的100年,也许只等于它们的一瞬间。“瞬间”是一个非常相对的概念。不同物体的“瞬间”千差万别。

  一秒钟内,地球运行一定的路程。风掠过一定的距离,蚂蚁爬过一段小路等等……时间是自然的万物之主,而人则是时间的主人。米哈伊尔经5年的考察,终于识破雕像的奥秘,他由此意识到:在茫茫的字宙间,一个人的生命是何其短暂,何其渺小。

  沙漠尽头火红的地平线正在渐渐地暗淡下去,余晖告诉人们,太阳是被不可抗拒的时间送走的。天外来客的身影,和米哈伊尔的影子交叠在一起。他们彼此对峙着一-都是高级生物,如此差异悬殊,然而又如此相似……地球上的人们对付这些天外来客是轻而易举的,只要谁的时间推移得快些,谁就将取得胜利。是的,只有他们才能不受时间的制约,使自己的生命毫无价值或者流芳千古……

  “难道说那两座雕像是你的同胞,就是第一批到达地球的人?”这个故事讲完之后我问。

  “是的,但是这个故事经过重新加工的。我们来到了这里,为了能够更好地适应地球的生活,就用自己的科技做了这个身体,为的就是更好的观察地球生命的活动。但是由于一些你们无法理解原因,我们却无法离开这个其实只是活动工具的身体。”这个声音的主人回答,“但是由于我们这具尸体依然在执行着我们的时间,所以说时间对于我们现在的身体来说依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也是为什么人见到我们就以为我们是雕像的原因。”

  原来是这木耳道理啊,这不就像是填充娃娃吗,那么这个声音的主人要做的事情我算是知道一些了:“你的任务就是来找你的同伴,然后一起回到你们的故土?”

  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感觉一个人在点头:“是的,虽然我们被束缚在了这个身体中,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将自己的无比强大的精神能力向四周延伸,甚至可以看遍这个宇宙。但是我们现在就好像是生了根的大树一样,虽然说枝叶无比的繁茂,能够覆盖到了很大的空间,但是我们已经扎根在这里,无法任意的移动。”

  这种说法我倒是可以理解,这就好像章鱼一样,总是躲在关子中,捕食的时候就伸出自己的触角去,一些著名的肉食植物也是如此的。这个智慧生命体也是如此,关键是他的身体移动起来真的太慢了。

  “这两个人就是我们第一批到达地球的,只不过我们并不是乘坐着什么飞碟到了这里,而是我们直接就以精神电波的状态来到的这里。我本来是来接他们回去的,但是中间发生的事情让我也被困在这里。在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和他们是有联系的,但是在莫一段时间之内突然中断了。”这个智慧生命体有些失落。

  我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你们已经强大到如此的地步了,为什么还会如此?难道说你的同伴已经死了?”

  那个声音像是笑了笑说然后说:“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宇宙正还没有可以把我们消灭的东西,就算是宇宙重新爆炸都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现在这种状态,就算是自我想要消亡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自己的,为什么会联系不上你的同伴呢?”回答更是让我摸不着头脑。

  “原因很简单,除非是他们故意不再联系我!”这个声音回答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