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静默的时间(下)
风沙2016-12-27 16:013,295

  我们被带到了真正神迹面前,这是一座神像,一座很奇怪的神像,不论是材质还是其他。更让我感到无法接受的是,这座神像竟然是活的,是一座有生命的神像。我的三观顿时就天翻地覆了,一般来说做考古的什么样的事情不能接受呢,毕竟古人拥有的能力也许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但是像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实在是很难接受的。

  为了证明他们所言非虚,恩斯特老人给我们看了很多的东西,其中有近几十年来拍的照片,还有这将近两千年来每一位苯教的法王留下的唐卡。我和姜教授经过仔细的鉴定,发现这些东西并没有造假的痕迹。

  因为照片是这几十年以来照的,神像在上面的变化并不是很大,要仔细的观察才能够看的出来。但是这些唐卡就不同了,每隔十年就绘制一幅,一共绘制了将近两千年。另外这些唐卡完全用的写实风格,对神像的描绘没有任何的艺术上的再加工,这样我们就能够看出这尊神像在这将近两千年中的变化了。

  果然,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并没有骗我们,这尊神像在这两千年内一直是变化着的。起初是一种跳舞的姿势,就像是印度教中的是湿婆神像,然后是一种趺坐结成了手印讲经的姿势。这两种姿势的转换,竟然用了将近两千多年的时间。

  这些唐卡上表现的一切让我和姜教授瞠目结舌,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时间概念,竟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去诠释一个动作。要真的那样的话,那么这些生物的寿命,恐怕能够天荒地老了。

  姜教授像是掉了魂一样捧着唐卡一下子做到了地上,我连忙上前去扶他,只听见他口中念念有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与天同寿?要真的是那样,简直太可怕了!”

  看来姜教授也对这样的时间观念是接受不了的,因为真的要是这样,那么神话传说就可以相信了。一旦是那样,恐怕不仅仅是我们的历史需要改写,恐怕人们的认知观念都要重新改写,我们现有所有的科学理论都要被推翻。还有就是有些人肯定会想办法找出这种奇特效果产生的原因,从而让自己获得长生不老的方法。

  这个时候老人又从柜子中找出了一本书,然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拓本,而且应该是从不同的地方拓下来的。我看了看,这里面的内容十分的丰富,有各种各样的文字,还有各种各样的图画。很多东西我是不认识的,要是我老爸在这里,肯定能够把这里面的东西讲的七七八八的,毕竟在图形符号古文字方面他是大家,这是他的特长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老人会把这么一个东西拿出来,当时我对于文字符号的解读能力还没有到拿过来就能看的懂的地步。我于是将这些拓本交给了姜教授,姜教授因为和我老爸市场交流,似乎是能够看懂一些东西,但是也并不是全都明白。

  看了一会儿,姜教授有些迟疑的说:“我对这些古文字符号并不是多么了解,但是我发现这上面经常会循环出现一个符号,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这些文字符号是在这附近的一些山洞还有山岩上发现的,上面记载着这尊神像的一些事情。”老人给我们解释说,“这些是我这些年以来从那些岩石上拓下来的,通过这么多年的研究,能够知道一些是什么意思。这上面记载着的是,这尊神像是在冈仁波齐山上的,后来从那上面下来的,至于中间的过程我就不得而知了。那些岩画我和几位学识渊博的人在上个世纪研究过,至少已经是距离现在三万年了,也就是说那个时候青藏高原上刚刚有人居住。”

  “什么,竟然有这么长的时间?”我感觉真是不可思议,“那么也就是说这座神像三万年前诞生的?”

  老人摇了摇头说:“我并不能确定这尊神像究竟出现在什么时间,但是从这些烟花的内容来看,这座神像至少已经出现了三万年了。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不是在三万年之前被人发现的那个时间来到了这里,还是说已经来到了这里更长的时间,这就不得而知了。这些岩画上的记录断断续续的,并不完全,而且我的解读能力时有限的。”

  冈仁波齐六千多米高,看这尊神像的行动速度话,恐怕从上面下来至少要一两万年的时间,这还是算是他一脚踏空了从上面翻滚下来速度。这个人要是参加全世界慢性子的比赛,回回世界冠军是绝对没问题了。

  老人没有理会我的吐槽,然后继续说:“到了一万八千年的时候,开始出现了关于这尊神像的崇拜,而且出现了很多关于这座神像的所创造的神迹。那个时候恰好是苯教形成的时间,也是雍仲苯教的祖师辛饶弥沃诞生的时候。传说辛饶弥沃是从冈仁波齐上踏着月光降生到人间的,这个和这座神像出现的地点以及被人们崇拜的时间有些吻合。”

  “等等,等等!”我打住了老人的话,“您是说这尊神像就是辛饶弥沃本人?”

  昌珠活佛这个时候念了一句佛号,解答了我的疑惑:“尊师没有说这尊神像就是辛饶弥沃祖师本人,但是为什么没有这种可能呢?很多事情出现的是如此的巧合,让人无法不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另外我们退一步讲,就算这尊神像不是辛饶弥沃祖师,那么也是跟祖师十分密切的人,也可以说祖师的老师,在苯教的经典中,在辛饶弥沃祖师之前还有八位祖师的。”

  姜教授听了昌珠活佛的话,明白了意思:“也就是说,至少我们可以这样说,有人从这尊神像这里学到了很多常人学不到的东西,然后成立了一个宗教,后世的人把这个创教的人成为辛饶弥沃。在创教的过程中,为了吸引更多的信徒,扩大信仰范围,那个创教的人肯定利用了这尊神像的神奇之处了。”

  然后恩斯特老人又从柜子中拿出了一些东西,这些应该也是书籍一类的,我认识这是佛教经常用到的贝叶经。这些贝叶经是早期在印度东南亚以及在西藏经常用到的书写用纸,因为那个时候造纸术不是没有发明就是还没有广泛的应用。不过这些贝叶经相对于宣纸这类的纸张,还是更能够完整的保留下的。

  我看老人抱出来了一部厚厚的经书,但是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什么。当打开了这部贝叶经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刺眼,在室内众多的酥油灯照耀下,这些贝叶经竟然很刺眼。我凑上前去,这才发现这上面的文字竟然是用金银写成的。我知道了这原来就是藏传佛教中珍贵的金银经书,用黄金和白银写成的。现在这种金银汁写书的方法已经失传了,因为不知道如何把金银制作成墨汁。

  老人将贝叶经书放在桌子上,姜教授上前翻看,他是象雄文字和藏文的专家,这上面的文字可能就是这两种文字写成的。姜教授仔细的看着,脸上的神色是阴晴不定的,我不知道里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意思。

  姜教授很快的将这本贝叶经看完了,我这个时候才问:“老师,这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啊,为什么您看起来这么严肃?”

  姜教授将贝叶经重新合上,然后对我说:“这上面说的雍仲苯教的教义由来,还有雍仲苯教的祖师辛饶弥沃的所谓种种神迹。”

  “难道和历史记载的是不一样的?”我知道这里面的内容肯定是和我们所以了解不太一样,可能是要颠覆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了。

  “这上面说,辛饶弥沃所传的雍仲苯教的教义还有神通,的确是从这尊神像身上得到的!”姜教授看来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了。

  “还真让我们说中了!”我也不知道是该兴奋还是其他的心情。

  姜教授这个时候说:“幸亏已经没有办法验明这上面内容的真实性了,要不然传出去,恐怕就要炸天了!”

  昌珠活佛点了点头说:“也许这些事情传出去,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面也许就是天方夜谭,作为故事都根本没有相信。但是在我们这些人眼中,或者是在某些热衷于追逐于这样事情的眼睛中,恐怕真实性根本就不用怀疑。”

  的确,我们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尤其最近所知道的很多事情的所谓的真相之后,对这类事情的抵触心理已经笑得多了。也许作为学者的习惯会怀疑一下,但是现在众多的事实已经让我们怀疑不起来了。像是恩斯特老人和昌珠活佛,他们甚至是一系事情的亲历者,对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用怀疑。剩下的第三类人,恐怕知道一些内幕,他们要做的就是证实这些事情,但是他们内心还是相信这些事情是真的。

  这部经书是最早的关于苯教的记录,应该是前几代的苯教法王记载,上面很详细的说明了当初苯教祖师是怎么样创立苯教的。虽然不是苯教的创始人亲自写的,但是因为距离创始人创教的时间非常接近,是可以相信的。这本经书所写的是苯教祖师创教的过程,以及第一次苯教信徒在祖师离去后大集合,共同编撰苯教祖师的言语,从而形成经典的过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