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教三分
风沙2021-09-21 18:043,232

  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雍仲恰幸”是什么,如果我们说佛陀胸前的万字符,可能大家都会知道的。我们在佛像的胸前,以及在很多的佛教场所和佛教的器物上面,都会见到这样的一个符号——卍字。

  “冰阳,护法喇嘛师傅告诉我,这是这个区域内最大的玛尼经堆!你进去看看有没有雍仲的符号!记住,要小心点,不要破坏经堆的完整性!”姜教授嘱咐我说。

  关于这个卍或者是卐字符号,我之前并没有了解很多,只是知道这个符号跟佛教是息息相关。另外我小时候很喜欢看一些二战的书籍,其中有不少是关于希特勒的书籍,发现希特勒设计的德国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党徽,以及后来德国的国旗和国徽的图案,竟然也是类似卍字符。当时只是觉得挺相像而已,并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等后来专门学了这个专业并且从事了这个工作,我才有机会从众多书籍中仔细的寻找关于这个卍字符的资料,丰富了这方面的知识

  卍是远古代表某种象征的一种符号,其发生时代既无可考,出生地带也向无定论,但一直普遍的流传到现世各地,不论在文明古国,或是蛮荒之邦,都可发现它的踪迹,见于宫室庙宇的建筑,或见于古今的刻石塑像,或又见于日常使用的器皿和男女的服饰品上,二战纳粹德国且曾以此为国徽,各种卍字会也奉之如圣符。卍本非文字,因其与万的俗体‘万’字形相似而意相近,遂通称为万。梵云swastika(塞缚悉底迦)译为‘吉祥云海’,都寓有‘幸运’之义。卍的原始,本是上古民族以钻旋火的符号。所以梵称‘塞缚悉底迦’相,正像火钻之形。

  正反的卍字符本是象征火钻左右旋转的两个同样性质的符号,在意义上原无区别。佛家以卍为其代表符号,盖以其象征佛身的旋毛与指纹,大概也取其光明吉祥之义。正反卍字符作为火的象征,这是因为火为原始民族所崇奉,以为可以驱猛兽,可以镇鬼邪,所以卍也成为神灵的符号。火又能毁灭万物,佛家喻作智火,于是卍又作为消除恶业烦恼之功德相。卍又象征日轮,代表着长住不息,有永生之意,成为人间一切祥瑞之符号。

  唐朝武则天定右旋的卐字作为统一的佛像的标准的,但是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欧洲出了一个将整个世界拖入战火地狱的战争狂人——希特勒之后,尤其是他设计的德国纳粹党的党徽标志和这个右旋卐字几乎差不多。所以后来世界上很多人认为这个希特勒是佛教徒,而佛教是将整个世界拖入战争的罪魁祸首之首,这个右旋的卐字几乎不再用了,尤其是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

  佛教徒们为防误会区别于纳粹标记,在二战以后往往采用卍作为“吉祥海云相”。其实佛教中的卐与卍均是“吉祥海云相”,其中卐是正体,卍为变体,它们是正方形摆放的,一般采用金黄色或者红色,绝不使用黑色。凡是不呈黑色字且正方型摆放的正反卍字符,均表示佛教的“吉祥海云相”。平时我们在佛教文化中使用卐与卍都是正确的,但现世也有为防止人们对纳粹标志的误解,而更多地使用卍。其实右旋的卐才是“吉祥海云相”的正体,而左旋的卍只是对称变体而已。但是在一些场合,我们看到如果使用黑色的卐且呈斜45度摆放卍字符,那是纳粹的标志,应予坚决禁止。

  “老师,这个左旋的和这个右旋的,到底有什么区别?”我在里面不禁好奇的问。

  姜教授沉吟了一下然后说:“现在佛教界解释是并没有任何区别的,左旋和右旋只是相对而已,如果佛像举起的是右手就向右旋,如果是左手就是左旋!我们现在在内地和国外见到的众多的佛像以及其他的佛教用具上面,已经都是左旋的卍字了;但是在这里却不一样,在这里是很少见到左旋的卍字的!”

  前几天姜教授在开展我们现在这项工作的时候给我们讲过,这是由于西藏的历史风俗等原因决定的。在藏地,甚至是在有藏转佛教的地方,我们能见到的都是右旋的卐字,而不是左旋的卍字。有左旋的卍字在过去必定是为佛法所不忍的地方,就像是两个有生死大仇的人不会相见一样。

  “教授,这里面有一个!”我从一个规模比较大的玛尼经堆里面钻出来说。

  姜教授点了点头说:“好,把这里记下来!”

  我在地图上将这座玛尼经堆的位置给标记下来,然后准备和姜教授一起寻找下一座玛尼经堆。经过这几天的探查寻找,我们已经找到了十几座这样的玛尼经堆。

  “老师,我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这些左旋的卍字,按照道理说这根本不可能的!”我一边走一边问姜教授。

  姜教授想了一下对我说:“的确,在藏地见到这些左旋的卍字是几乎不可能的,但是不排除会有一些遗留下来了!你看这些有着左旋卍字的经石都在最下面,也许象征着佛法战胜恶魔的意思。”

  我有些不明白姜教授的意思,因为我来西藏之前曾经到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和国家图书馆查阅过西藏一些相关的历史。进藏后姜教授以及一些当地的历史学的前辈给我们讲解了一些历史知识,我大体有了一个了解。当初姜教授说要寻找这些左旋的卍字时我感到很不理解,因为我认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里面有很重要的原因。

  我们现在都知道,西藏青海内蒙古以及四川和云南的一些地方,都信奉藏传佛教。藏传佛教的格鲁派(黄教)、宁玛派(红教)、萨迦派(花教)、噶举派(白教)和噶当派,其中格鲁派是信仰最多的教派,宁玛派是历史最为悠久的教派,萨迦派的地位很高,噶当派已经在历史进程中消失全部改宗格鲁派了。我们今天去西藏拉萨和日喀则,都是格鲁派的势力范围,我们最耳熟能详的两大活佛达 赖喇嘛切和额尔德尼仁波切就是格鲁派的两大活佛,但他们并不是整个藏传佛教的打活佛。他们的政治地位超然,是因为各种原因造成的。

  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藏传佛教是和世界上佛教主流派系是完全不同的,甚至是独立其外的。对于佛教,很多的人是从《西游记》知道有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之说的。大乘佛教主要是在中国(西藏青海和云南除外)东亚范围内传播的,而小乘佛教是在东南亚和中国云南传播。藏传佛教不属于这两者任何一个派系,单独出来了,在西藏青海内蒙古以及四川云南部分地方传播,另外蒙古国也是藏传佛教。同样这也是因为历史各种原因造成的,就不叙述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仅仅是在很小的教义上有分歧,但是大面却是相同的。藏传佛教和大小乘佛教直接成了两个体系。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奇怪的局面?这就是绝大数人不知道的,这和西藏的历史等因素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通过看一些佛教记载以及很多的历史典籍,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传播到中国境内是两条路线,一条陆上丝绸之路和一条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上国外许多高僧大德都是沿着这两条丝绸之路来到了中国,包括鸠摩罗什和一苇渡江的达摩大师;中国的许多高僧大德也是沿着这两条丝绸之路到佛教的发源地印度求取真经的,这其中包括我们众所周知的唐朝玄奘大师和晋朝法显大师。

  我们所熟知的佛教都是从这两条丝绸之路东渐传播到中国的,这期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慢慢的和中国的文化相融合,造就了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中国佛教。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这两条丝绸之路所传播的佛教都有一个共同点,都绕开了青藏高原。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地理位置和地形地势的特殊,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那里就是生命禁地。

  青藏高原的佛教是如何形成的,在今天历史学家看来,相对于大小乘佛教历史来说很短暂,甚至是出现的很突兀。藏传佛教形成和中国历史上一位赫赫有名的人有关,这就是被西藏人民奉为法王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松赞干布在青藏高原上兼并战争中,逐步的统一了青藏高原。我们知道在古代的奴隶制和封建制王朝统治社会中,必须要有信仰的控制才能使王朝稳定,松赞干布也很明白其中的关键。他在统一青藏高原的过程中逐渐发现,青藏高原上原先的宗教已经不能适应他所建立的新王朝的需要了;于是松赞干布开始在青藏高原上进行宗教改革,开始形成了佛教的新的一支,这就是藏传佛教。

  那么藏传佛教是怎么样在松赞干布手中形成的呢,这就要提到了原先在青藏高原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宗教,也是青藏高原上土生土长的原始宗教——苯教。这也是我们所见到藏传佛教的前身,藏传佛教众多的内容都是从苯教中吸取的。我们所寻找的那个奇怪的雍仲恰幸也就是那个特殊的左旋卍字,正是从苯教中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