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死亡女神
风沙2016-12-27 16:013,199

  我们找到了线索的所在的神龛,但是要想得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从下面很难到达那里,于是我们只能从命运之眼下方的天窗中放下绳子,然后我通过惯性借助绳子荡到那里,然后将线索拿到。

  究竟线索放在什么地方呢?这个时候我看到佛像手中是一个小一点经筒,线索就应该藏在里面了?我伸手想要从佛像手中拿下来。但是我试了一下,发现并不是那么容易从佛像手中拿掉。这让我感到很意外,我以为就是那么平放在佛像手中的,一拿就可以带走的。我又试了一下,发觉还是无法拿下来。我看了看这尊佛像,只有三十厘米高,也并不是多么的高多么重。于是我心中有了个打算,直接将佛像抱下来,到了地面上再说。

  我想到这里,于是打开了胸前的背包,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佛像抱了起来。别说,这东西看起来不大,但是真的挺沉的,毕竟是用贵重金属做的。我小心将佛像放到背包中,然后将背包重新背到胸前,准备打招呼让上面的两个人将我给拉上去或者放到地面。下面的姜教授和两个女同学看到我将佛像拿到手,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当我准备让他们把我给拉上去的时候,上面的两个家伙突然大呼小叫起来了。我心中一惊,虽然说这两个人是不怎么靠谱,但是对于一般情况还是能够处理的。肯定出了什么事情,才让他们这么惊慌。

  我抬头向上看去,发现这两个家伙正在伸着头向下喊着什么,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整个大殿因为十分空旷,所以回音拢音十分厉害,根本听不清楚;两个人究竟在说的是什么。我向上面喊了几声想让他们冷静一下,究竟是出了什么是事情。上面的两个人把身子缩回去了,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的。

  但是很快的他们两个人重新又探下身子来,这次我听明白了他们究竟喊得是什么了。他们在喊什么东西来了,就在下面。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这两个人这么惊慌,但肯定的是十分危险的东西。

  当我向下看去的时候,我知道了他们究竟在喊什么了,我这个时候看到四条长长的东西从门外爬了进来。因为被吊在半空中,而且因为被这金碧辉煌弄得眼睛有些花,一开始我真没有看出那些究竟是什么东西。我这个时候也着急的大叫起来,想要警告在下面的姜教授他们。

  下面的姜教授他们并没有发觉危险已经靠近了,因为大殿的回声真的很大,所以无法听清楚我们的警告,他们还以为我们在上面大喊大叫是在庆贺。眼瞅着那几只像是爬行动物的玩意儿正在缓慢的靠近姜教授他们,像很多的猎捕者一样,先是悄无声息的接近目标,然后暴起进行攻击一击毙命。

  我不断的打手势,做警告的信号,下面的姜教授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当他们顺着我指的方向转身,看到那几只怪物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两个女生已经吓得花容失色,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看的出她们还算是坚强的,虽然双腿在颤抖,但是还没有瘫倒在地,看来考古的女生心理素质还是很强大的。姜教授也是久经考验的人,在十年浩劫期间被整的那么惨都活下来了,看到这一幕立马就拉着两个女学生从平台上跳了下去,跑到了那些尸骨中间。

  看着姜教授从上面翻了下去,那几只怪物见到嘴的肉竟然跑了,十分的恼怒竟然站起身来了。这个时候我终于看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了,这玩意儿就像是我在书中看到的古埃及的一种神祇,那个叫做阿穆特的东西。

  阿穆特是埃及神话中一头拥有鳄鱼头,狮子上身及河马下身的生物。阿努比斯会将死人的心脏与玛特的羽毛放在天秤上。心脏若较重,代表该人曾作了坏事。阿努比斯会将他交给阿穆特吞下,被吞下的人不能进入雅卢(死者安息之地),永远不得安息。若心脏较轻,该人会由奥西里斯所审判。阿穆特是天谴的一种拟人法表示,代表了真理、公平及秩序。

  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这是蛟鳄,也就上古时期恐鳄经过自然界巨变遗留下来的物种,已经有上亿年的历史。虽然它们的体型比不上他们的祖宗恐鳄,恐鳄动不动就有十米以上的身躯,像是装甲车一样在古大陆横行。但是它们的身形比起它们的近亲扬子鳄啊还有什么埃及鳄鱼要大的多,随便一只就有五六米。我之前看过一个电影,专门讲这个的。

  但是这东西不是生活在非洲尼罗河的中上游吗?而且数量也是少的可怜,为什么会在这里有这种东西。这东西在最近的冰川期都死的差不多了,怎么会出现在青藏高原上?不知道这几只蛟鳄是被古象雄人养在这里看家护院的,还是说不经意间从外面进来的。我知道这东西的寿命格外长,加上又是冷血动物,要是条件允许,可以不断的长大。

  只见这东西站起来竟然有将近三米高,四支虽然短但是十分的粗壮;整个身体是鳄鱼形状的,但是比现在的鳄鱼大的多,身体也更加强壮呈流线型。这样站起来还真像是一个安着鳄鱼头的人一样,怪不得古埃及人会崇拜这么一个玩意儿,真是力量和美的象征。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凭着姜教授他们又是老人又是妇女的,根本干不过这几只东西。更何况对方在数量上占据了优势,四队三的数量优势。

  我这个时候被吊在了半空中,根本没办法下去帮他们,只能在上面干着急。眼看着四支蛟鳄成包围的态势向着姜教授几个人慢慢靠近,一旦被包围了,姜教授他们可就成了这几只阿穆特的晚餐了。天知道这些东西被困在湖底多少年了,更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吃肉了,我们这几个人正好给它们开开斋。

  我只能对着还在吃惊那两个人喊道:“你们还在那里看热闹,还不去帮忙?”

  上面那两个人这才回过神来,也顾不上害怕了,我听见上面急促的脚步声,估计从上面下去帮忙了。我这个时候看了看下面,只见那四只阿穆特也从上面爬了下来,到了那些尸骨中间,慢慢的向着姜教授他们靠近。不过它们似乎很忌惮这些尸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它们不敢弑渎这些死去的人。这几只蛟鳄不紧不慢的从尸骨中间的空隙靠近,仿佛知道姜教授他们几个是瓮中之鳖,早晚会变成它们的晚餐。

  正在这个时候,我那两个男同学一人手中拿着一把工兵铲含着从门外冲了出来。这些工兵铲是我们用来进行考古发掘,是姜教授专门向有关部门借的。原本我们以为只是进行野外探查,用这么好的装备干什么。现在终于用上了,要知道工兵铲可以在白刃战的时候当武器使用,锋利程度完全可以和军刺相媲美。

  我希望这两个人千万不要只是莽撞的和这四只怪物斗,就凭着他们两个人的力气,恐怕连最小的那只都打不过。要知道这东西的力气大的吓人,但是咬合力就可以把坚硬的岩石给咬碎了,就不要说人了。

  我朝着下面喊道:“这东西的爬行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它们站起来的时候能够在短时间加速,但是因为四肢没办法承受住身体的重量,并不能坚持很久。”

  我也不知道那两个笨蛋听见没有,稍微顿了一下还是抡着工兵铲往前冲。不知道是这几只蛟鳄反应迟钝还是怎么,竟然没有理从它们背后冲过来的两个人。那两个人还算有点头脑,知道先冲着距离姜教授最近的两只下手。看来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在关键时刻将危险往自己这边引。

  这些史前蛟鳄皮坚硬无比,在这些坚硬的皮下面还有一层有一些细小的骨片组成的骨骼,这好比就像是重型装甲外面又给加上了一层防冲击的保护层。当初这些蛟鳄的老祖宗们也就是那些恐鳄,靠着这神金钟罩铁布衫,还有那一口尖锐无比的牙齿,几乎在古大陆横行无敌。让人感到无奈的是,它们的后代们依然继承着祖先们的优点。虽然说随着进化,这层皮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坚硬了,但是我想现在就算是用手枪估计也是对它们造成点皮外伤而已。

  不过他们两个还是很勇猛的,工兵铲重重的敲击在了两条蛟鳄的尾巴上。工兵铲的边缘上是锋利的倒刺,要是被击中的话就会连皮带肉的扯下很大一块,换成别的动物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对于这些蛟鳄,根本一个伤口都没有造成。但是还因为工兵铲的锋利以及两个人的重击,蛟鳄吃痛,本来站着的两条蛟鳄重重趴在了地上。

  不过这并不是最要紧的,一下子趴在地上的蛟鳄没有稳住身形,竟然一下子将附近的几具尸骨给撞到打散了。我在上面看的一清二楚,看到这一幕之后,突然感到周围的气氛不对,我连忙给下面的人警告,可能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陵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