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兮小曦2017-02-07 08:552,389

  宁京之所以会在大朝都出名,还是因为那一座山,那一块田,那七个花一般的女子。

  山,是宁京的梦痕山。

  相传每十年一次的朔月之夜,那梦痕山的山下,梦幻一般地显出斑驳陆离的色彩来,像是从异界穿了一个大口子,确显诡异。

  田,是宁京的大花田。

  相传古时的仙女下凡来,见此地土壤肥沃,便播下了八颗种子,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一颗无色的石子。短短一个月后,那七颗种子将那块花田分出了七分,每一朵花儿生长得极其茂盛,含苞欲放,而那一颗石子一般的花种,却被丢在了仙女居住的白色小屋前。

  花一般的女子,是宁京那块花田里七种花儿幻化出的花女。

  相传每每十年,那花田里的七朵花女就会下凡来,在无人知晓的夜晚,那几个花一般的花女就会坐在各自的宿花上,轻吟浅唱,声声柔情。

  有人问,那朵石子一般无色的花种呢。或许那座山,那块田,那七个花女也不一定解释得出。只是,默默地,人们发现,那已经过去几千年却依旧白净的小屋子前,多了一株浅色的小草,如果在靠近一点的话,还能看到那株小草上,多了一个无色的花苞,花瓣微微第蜷缩着。

  夜色如墨。

  白色小屋子前。

  一声尖利的鸟鸣,划破了整个长空,若不是人们已经习惯梦痕山上鸟类繁多、叫声喧杂,定会有人察觉那通体粉白色的小鸟,竟停在了那株小草上——准确的说,是那朵无色的花苞前。

  怪异的是,那花苞竟然颤了几分,然后逐渐开苞,绽放出小小的浅色的花瓣。

  那小鸟奇迹一般地蹦跶了一下,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身着粉色长衫的小丫鬟,那小丫鬟的脸色满是兴奋,用清脆如铃一般的声音开口道:“小姐,小姐,你真,真的,真的要绽花了吗?”

  连用三个真的,丫鬟嘴上的惊讶显露无疑。

  似乎是不满一般,那浅色花枝摇了摇身姿,平静夜色之中,顿时出现一个空灵的声音,不见半分情绪:

  “莺儿,嘴皮子是不是痒了些?”

  那小丫鬟像是知道了些什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

  “小姐啊,你可不知道,你每次开花之前都要沉睡,都是十年百年的。我这些年还得守着你,整天就跟那群山里的土渣子一起叫叫,那群土渣子也不想想本鸟是谁,那可是随花仙游历过四方的仙鸟啊~”

  “这么说你是不耐烦了?”那花的面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少女的幻象,那少女脸上满是冷冽之色,眉头微微一皱,额角边有一道淡淡的朱砂红痣。她的身影似有若无一般的虚幻,很是苍白,像是风一吹就会逝去。

  “唔,小姐我哪敢呀,再说我还要跟小姐去蓬莱岛瑶池山呢,我可是托了小姐的贵气啊。”

  那小丫鬟忙低下头道,脸上再不敢有嬉笑之色。

  旋即,她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看了那女子幻象一眼,惊呼出声:

  “小姐,小姐,小姐你,你可以幻化成人啦?”

  “这仅仅是幻象,待开花之时,我才能幻化出真正的身形来。”

  女子理了理衣衫上的灰尘,声音多了几分幽幽的凉意。

  “都是那些老头啦!明明是那几朵破花犯下的错,还加重处罚小姐你!真是不公!”那莺儿生气地嘟起小嘴,眼神中满是幽怨。

  “莺儿,不得胡说!”

  女子神色一冷,吐字也愈发地一字一句,生气道:“若是我在场,我也会像姐妹们一样,追求自己的爱情有何不对!莺儿,要是你再这么不识大体,叽喳绕耳,我不介意让那几个老头助你重新修回五千年的仙骨。”

  莺儿的身体微微颤了颤,然后赔笑道:“小姐,你就别吓莺儿啦!莺儿乖乖听话。”

  一阵冷冽的风吹过,那女子的幻象颤了颤,一阵虚弱的咳嗽声传入这寂静的夜里。那女子的幻象又浅白了几分:“

  莺儿,我大概还有五六日才会开花,田里的姐妹应该也是到时了,这梦痕山的仙会也过不了几日了。这几日我可能要沉睡,你好好看着宁京,有什么事儿及时跟我说。”

  说罢,那女子的幻象便消逝了。一阵风吹过,那浅色的花瓣又闭了几分。

  “小姐,小姐,你是不是又要去找她们玩儿啊?小姐。”

  那小丫鬟嚷了几声,见女子没有答话,也变回了那只粉白色的鸟儿,她围着浅色的小草转了几圈,然后向梦痕山深处飞去。

  梦痕山上,一处凉亭。

  萧瑟的风吹得枝叶呼呼作响,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两个人站着,心神各异,眼睛盯着梦痕山下的那一处花田,眼神闪烁不定。

  “鸢儿她们,又要遭遇那坎了吧?”其中那个老头子叹道,他的头发泛白,嘴角旁有一颗小小的痣。尽管看上去老态龙钟,他的脸色还是止不住的苍白,一声虚弱的咳嗽声传出这凉亭外。

  “老师,何要你操心?”

  另一个年轻男子揽过那老头的手,扶他到石椅上坐下,道:“这五千年来,他们每一百年都会经历合分,这也是天庭降下的罚诰。”

  “也罢,也罢。我这老骨头怕也是撑不了几年了。”那老头子又咳嗽了两声,虚弱道:“我听那仙上老君说,这一年可是要变了,北边那块地儿可不安生,天庭这儿仙人也在云游四海,怕是……”

  “你是说昀儿会回来?”那男子也皱了皱眉,又像是想起了些什么,眸中又衍生出了一抹惊喜。

  那老头察觉到了男子的喜悦,声音凉了几分:“秋冥啊,这五千年来,我也是知道你对那梦昀儿的感情的,但我还是得告诉你,她早已不是那个名震四方的梦昀花仙,现今,她也不过是同那七个女子一般贬入凡间的庶人罢了!”

  秋冥紧紧地抿了抿唇角,勉强按下心头的恼怒,道:“老师,我知道你对我的期待,我也明白你不想让昀儿毁坏我的前程,可是老师你们怎么都看不起她们呢?她们不过是追求自己所需的爱情罢了!再且这五千年来的合聚还不够吗?”

  “你,你这孽徒!”那老头子的声音又怒了几分,旋即又虚弱地咳嗽了几声。

  秋冥十分担心他的身体,声音又软了几分:“老师,莫生气了,跟我回仙庭,让仙上药君替你理几味药罢。”

  那老头子站起身来,转过偷取,不再看卿诺一眼,冷冷道:“混账东西!你莫以为我不知,你也是想趁这会子,跟梦昀儿那贱人叙旧情罢!”

  秋冥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跟上老头子的步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