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苜蓿(7)
兮小曦2017-04-29 09:271,688

  大约是晨起时分,窗外扬起了几道炊烟,紫絮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便掉在了晨枭的怀里。触碰到他的温热,她身子一颤,睡意全无,赶紧地坐起了身子。

  “嘶——”晨枭的伤口被她扯了一扯,此刻有些疼痛。他便做足了皱着眉头、脸色扭曲的模样,看着她惊慌失措的小脸,抽了抽嘴角:“不要紧。不要紧。”

  紫絮又哪里知道他这是在逗她,只当他又是扯坏了伤口,心里寻思着要不要重新替他包扎一下。

  晨枭却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只听得他怯怯地说了句:“可否给些吃食?我……”

  紫絮睁大了眼睛,赶紧一拍脑袋,她怎么给忘了,这个病人还是需要吃早餐的。紫絮也不敢再拖了,小心翼翼地越过他下了床,理了理衣裙,便跑去了炊房弄早饭去了。

  待她弄了两碗米糊出来后,晨枭的脸也不由得黑了。

  他堂堂一个皇子,哪里受过这番待遇?吃糠粮也就罢了,这一坨黑乎乎的米糊什么鬼东西?他自小便吃尽山珍海味、玉盘珍馐,今日看着这一盘米糊,却生出了丝丝的凉意。却不想此刻肚子却不应景地“咕”了一声,晨枭的脸纵然再黑,紫絮也只当他是因饿所致,扬起勺羹寻到他的嘴边。

  晨枭紧紧闭着嘴,也不大敢张开了。

  见他这副模样,紫絮却是明白了,轻笑了几声,道:“你试试,我们小山沟里的手艺,也不会比你们大城里差些多少的。”

  晨枭这才不情不愿地张开了口,咽了口米糊,觉着也是香甜,便舔了舔嘴角边的余料。

  她把这一举动尽收眼底,好笑道:“都说挺好吃的吧?来,嗯,乖乖把这碗吃完。”

  不久这碗米糊也是见底了,晨枭张了张嘴,示意她再盛一碗来,却不想她的脸颊红了红,有些羞怯,没有说话。

  “有什么事就说罢。”他的眼眸黯了黯。

  “那个,我家的粮缸见底了,那个,我……”

  她羞怯地张嘴,说的却是因没有粮食而无法继续照顾他的实事。

  他眼眸中黯了的神色陡然亮了几分,原来并非是嫌弃他,钱的事儿好办,他身上值钱的东西也不是很少呐。

  从腰间随意掏出了个玉佩,仔细瞧了瞧,确信它无法泄露自己身份后,这才交到了紫絮的手中,开口道:“去当铺当了吧,既然是我欠你的,拿着玉佩当了些许还能换些米钱。”

  紫絮却犹豫着,见他这么仔细地瞧着这玉佩,心里有些打鼓:

  “这若是什么贵重之物的话,那还是算了罢,我去多洗些襦裙,应该也能换些米钱来。”

  “拿着!”他不客气地塞在了她的手里,心里起了些怒意。

  他难道还需要她卖命洗衣来换些米钱么?

  她也不说些什么了,只朝他一笑,道:

  “那我进城去买米粮了,回头我再给你买些补血的猪肝来,也算是一齐了。”

  晨枭点头嗯了一声,便开始闭上眼睛,做休息状。心里盘算着,等她出去了,他也一道跟着去滁州城,顺便去找他的暗卫。

  紫絮也不再说些什么了,只收拾了身上紧皱着的衣裳,匆匆走去。

  一路上无言。晨枭也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

  此时,她已到了滁州城的街区。街区,虽是离这滁城尚还有些距离,却也是应了这仙会的热闹,人来人往,喧闹不已,大约也是寻个好时机玩上一番罢。

  这是一片绿荫密布的竹林,若是她没记错,走过这竹林,前面便是滁州郊区的小街道了。可是这竹林里,常常传闻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什么午夜惊魂啊,什么晨晓梦寐之类的,实在是叫人悚然。

  紫絮抖了抖身子,若不是她赶着去换些米粮,给晨枭买补血的药物,哪里用得着走这条小道,快是快,可她心里还是止不住地发怵。

  罢了罢了,快走两步,只要不出现什么怪事就好。她掐了掐自己的指甲,以疼痛来掩盖紧张。

  “咻——”像是谁在吹一片竹叶,尖利的叫声透过远方拂晓的云霞,这个静谧的竹林顿时显得诡异起来,紧紧的风吹得竹叶飒飒乱作。紫絮颤了颤,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却发觉空无一人。

  难道说是?鬼?紫絮瞪大了眼睛,慌不择路。

  晨枭正靠在一棵树脚下休息,听了这声音,微微蹙眉。他的见识自然是比紫絮广,断然不会认作是鬼,只是这鬼,是人是物,孰好孰坏,他还不能判断。而竹叶传声这个技能,他也只是微微涉猎,并没有在这上面真正研究。

  只是三秒,他便停住了思考,向紫絮那个方向冲过去。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她作为牺牲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