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苜蓿(1)
兮小曦2017-03-10 22:212,971

  今日乃是仙会第一日,滁州城里自然是热闹万分。而苏家原本极其华盛的宴席,却是因了某些故而辞去。

  那些不在场的人,除了强烈的疑惑,还有几分好奇,但顾于苏家实力之大,也不敢出些什么言语,只是偶尔听了些许风声,说是几日前尚住在竹屋里的一位风流公子给拖进了顺天府。而那顺天府是何地?众人只得唏嘘一番。

  然,那些在场的也不敢多言语,只恐苏家抓了把柄杀人灭口,紧咬着牙关,硬是把自己闹腾的心给摁了下去,不露一丝风声。

  这些事儿,紫絮也是听过那小茶馆的闲杂碎口讲过几句的,可她也只是听过,眨眨眼便是过去了。

  然,她亦不过是一介小小村庄里的靠浣衣来糊口的女流之辈罢了,这等大事,她又怎好意思说三道四?且不说她自小便沉默寡言,就是胆儿大了些她还是得顾着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有自己的小命。

  紫絮出生在小村庄里,娘在她出世两周后,便因为爹不争气而离了世间,对她的照顾也仅仅是个两周;她爹也不过是一个酒肉之徒,平日里就记着出去同那些东村的鳏夫喝酒瞎混,没钱了了就待在屋里整日昏睡。

  她打小便懂事,不会同父亲有什么争吵,顶多是为他劝解一番罢了。只是这么多年来,她能一直坚持到这种地步,还是靠着邻居王嫂。她小时候没奶吃,王嫂就把自己的奶分给她一般,到她大了,也是日日夜夜给她一些剩菜吃。

  紫絮还是记着这些恩德的,如今她大了些,也可以替那些富家浣洗几件衣裳来糊口,日子清贫,她却不以为意。

  “紫絮啊,今日来这城里,是赶来看花卉的?我陪我家小姐看了许多花卉呢,说不出是什么色彩来!”

  一个穿着鹅黄色布衫的女子向紫絮走进了几步,怕她没见着自己,赶紧朝她挥了挥手,眼神里满是笑意。

  紫絮朝她点了点头,道:“茗儿,我不过是来送些衣裳,拿着钱去东街那儿买些补药。”这几天王嫂有些伤寒,她怕是会得什么大病,这才来这城里一趟。

  茗儿有些明了地看了她一眼,劝道:“紫絮,若是做做浣洗姑娘,你来府里做丫鬟也是个好活,你这般机灵,主子也定会赏识着你,到时你做着一等大丫鬟,主子又可以带你一起出府,好不威风?”

  茗儿是她偶尔一次送衣服时认识的,是那富家小姐的心腹。为了照着她的生意,私底下不知让她家小姐送了多少衣服来,她偶尔还会在那些衣裳塞些钱,闹得紫絮像是做了什么坏事,心神不宁的。

  “真是不了,你也是知道的,我哪有什么机灵,不过是卖弄些小聪明罢了。”

  茗儿这般话也不知劝了多少次,紫絮也是知道其间的好意的。

  只是她不愿做什么丫鬟,做丫鬟什么的虽能主子之得宠,然她的卖身契却掌控在别人手里,这般丢尊严丢身份的事儿,她像是继承了她母亲的忠烈,说什么都不愿意。

  “紫絮啊,你这怎么不肯当丫鬟,我就真是不理解了!丫鬟虽然是低贱之辈,可也好过你整个穷冬洗的满手是冻疮啊!你不体谅自己,也好歹想想你父母吧,他们又岂会不在意自家女儿的死活?”

  关于她父母这件事儿,紫絮自然是没有向茗儿说什么。如今听了茗儿这番话,她也只是冷哼一声,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她的父母,一个死得早,一个不上心,他们又岂会在意自家女儿的死活呢?

  茗儿没有看清紫絮眼里的寒冰,见她还是不说话,只能摇了摇头,叹气道:

  “罢了罢了,我也是念着你,这般机灵的姑娘,唉,罢了,若是你有一日想通了,便来洛府找我,我替你举荐个好人家。”

  说罢,茗儿便去找自家小姐了。紫絮也是摇了摇头,转身去了东街。

  东街不大,人并不算多,也不过是因为这儿是药堂聚集之地,这寒冬刚过,许多老人生了伤寒,一下孝心子辈来请衣拿药罢了。

  不过富家里向来是独招大夫的,那些有名的皆是被请了去,待在府里好好地过着下半生。只剩一些清廉的老大夫,怕是早已看破了红尘俗世,留座于这条小小的东街。

  其中之一就包括徐大夫。

  徐大夫已经年过古稀,德隆望尊,为人和善,治起病来是药到病除,是个人人敬仰的好大夫。一些官家早想搬走这块巨头,奈何人家本就是官家后代,什么钱财珠宝,什么官家名利在他眼里,同那些粪土一般。

  紫絮很是熟练地先敲门,待听到那一声沧桑敦厚的声音后方才入门,笑着唤了声:“徐爷爷,紫絮今日来看你了!”

  那徐大夫原是坐在一把木椅上,正是抿着一口茶水,听了这话,布满皱纹的脸顿时舒展开来,依稀可以辨出几分喜色,他赶紧将茶杯放在桌上,有些怪嗔道:“小女娃子,可是来了!你不知我这把老骨头,整日都在治病,可是烦着呢!”

  “爷爷,你说这话可是唬着谁呢!你莫以为紫絮不知,你啊,这把老骨头,也就只剩下一处惦记咯!”紫絮自然听出了他的打趣,也不留情面。

  “你这丫头!还真是…罢了罢了,除了你,谁对着我肯这般说出实话呢?”徐大夫摇了摇头,白色的发丝晃了晃,“我儿子儿媳都出去做官了,小孙儿虽是懂我,却又忙于他的学业,而这些平民百姓,有求于我,又不敢说些什么不适?那些富家的倒好些,虽是时常来我这儿闹腾,可这话是不假。”

  那富家来闹腾,什么话都使上了,现今又派了小顽童来破口大骂,激怒人心。

  紫絮也是知道的,她顿了顿,诚心问道:“爷爷,你怎么就知道我对你说的便是实话呢?”

  徐大夫整一生都在研究医术,对人世了解极少,哪里会回答这般深奥的问题,他无话可解,只能凭了个托词糊弄过去。他见紫絮还站着,笑骂道:“丫头还站着?让那些路过的孩童看见了,怕是明日愈发精彩咯!”

  “是是是。”紫絮没有讲话,走到他身边,从袖口拿出了一株草药,那草药通体为黄色,只是茎处有点儿墨绿。

  “丫头,这,这又是你从山上挖到的?”徐大夫看过后大吃一惊,良久才不确信地看着她。

  紫絮平生与医术没有半分牵扯,哪里会知道这是何物,她也惊了一惊,有些害怕道:“怎么了?难不成这是邪祟之物?”

  “呸呸呸!丫头,你可给我住了嘴,这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顶级人参,它茎处是墨绿色呐!老夫我虽见识多,可这茎处为墨绿色,我也不过是见着三株罢了!”

  “不是邪祟之物便好了。这本来,于我也没有多大意义,爷爷要是看中了便收着,我啊,一介粗布女流,哪里会用得着这种东西。”

  “丫头你这人参,我当真是受不起,你万万可以将它进贡于圣上,让你一家都过上好日子,给我这糟老头子也…我受不起呐!”

  “爷爷,紫絮敬你是亲爷爷,你也是说过的,金钱哪有亲情重要,不过是一株人参罢了,你先吃着,算不准我日后还能挖着呢?”

  紫絮赶紧一把将人参塞在徐大夫的怀里,道:“爷爷若是当紫絮是您孙女儿,便收下,自小便承着爷爷您的情分,紫絮哪会这般薄情?”

  “好,好,你这丫头的重情,我便收下了,若是我不收,那不是说老夫我薄情了?”徐大夫眼眶里满是热泪,看着紫絮的毫不在乎,他只觉心底的热流,一个劲地暖和了他的身子。

  “哪里的话,我哪敢说爷爷薄情?”紫絮见他收下了,这才松了几分,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好,好,丫头,又是来给王嫂拿药的吧?诺,老夫早给你备好了。”徐大夫指了指桌上一叠小小的药包,一边说道:“这么着啊,我也不算你的什么药钱了,只管拿着,有什么病只管来找老夫! ”

  “嗯。”紫絮点了点头,感激地看着徐大夫,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低声问候着。

  “我的亲爷爷啊,圣上最爱的三皇子来滁州巡游了,你老人家也不过去看看?父亲对着我啊,又是一番大道理咯!听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爷爷可有什么药医治孙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