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苜蓿(8)
兮小曦2017-05-13 14:191,778

  风,轻轻低掀起紫絮的衣袂,她的脸色一步步变得凝重。向来很敏感的她,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了极凝重的森然的杀意。这杀意,格外的明显,像是要吞噬世间万物一样,可是,却又带着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个紫色的,菱形状的结晶从天而降,蓦地落在紫絮的身上。

   

  隐隐中,她觉得识海中一块记忆碎片猛地破裂开来,被封印数万年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她看到自己在云海翻腾的仙宫中允吸着浆露琼脂,她看到一袭白衣的女子护在她们跟前,她还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跟晨枭生的极像。

  她迷惘地睁开了眼睛,那眼眸中满满都是浸透了深深的紫色,骇人至极。

  晨枭赶到她身旁,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他皱了皱眉,想拉住她的手,却不想刚刚触到她的衣角就被一股无形的力给反弹了回来,那力量,甚至是他这种习武之人,差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晨枭这般想着,又打算伸出手再试一次,却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道:“莫动!”

  他虽是帝王世家的皇子,自小便骄奢傲气,今日平白无故地听了这一声,也只能是下意识地服从。

  一袭白衣翩翩而降,整片竹林的阴翳并不能为她减去半点风采,反倒却称了她那与生俱来的高洁仙气,她轻轻踮脚,便是犹如谪仙一般地落在了人世间,只是她那眉眼里的冷漠,却让人望而却步。

  梦昀没有看他一眼,径直走向紫絮,那股像是要隔绝万物的力量在她出现的那一刹,陡然湮灭在了空气之中。她皱了皱眉,在紫絮的眉心葱指轻轻一点,尝试着用神识感知着紫絮识海里的动荡。

  刚刚她本是在天际中飞游,一边寻找这一世的紫絮,却不想突然出现了一阵刺骨的杀意,极像紫絮本体的仙气,她赶紧赶了过来,也是为凑个巧罢了,却不想还真是应了这天机,紫絮果然在这儿。

  只是这缭绕着紫絮识海的紫气,怎么会如此强烈?

  紫絮是被剔除仙骨贬入凡间的,这一身的仙气本应不该存在,识海里存留着些许天生的紫气还能理解,只是这识海里的紫气,像是已经没有了仙界独有的高洁,反倒,反倒加上了些戾气。

  戾气?难道是魔族?

  梦昀的眸中又多一丝狠厉,好啊你个魔族,前日里动鸢儿不说,今日你又大了胆子,敢动紫絮,真是当我梦昀不存在么?

  “小小魔族,我梦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说罢,梦昀又点了紫絮的眉心,让她闭上了眼睛。梦昀想了想,挥手结了个封印的阵法,种入紫絮的体内,刚刚那些画面,紫絮还是忘记得好。

  做完一切,梦昀这才想起身旁还有一个凡人,眯着眼睛瞧了他一眼,顿时记起他就是紫絮这一世的冤家,一个当今圣上盛宠的三皇子,却要为了一个粗布短衣的女子舍弃一切,倒也痴心,只是啊,仍旧是一段孽缘。

  她摇了摇头,张开手心,浮出一个紫色的玉簪,那玉簪清幽冷冽,上边刻着的是一朵涅槃绽放的仿佛遗世独立,自视清高,生人勿近。

  “这玉簪和她的主人一样,本不是凡间之物,如今遗落凡间,却是仙术尽数消散,罢了罢了。你拿着,若是她出了事,便将这玉簪贴近她的眉心,切忌近她半尺之身,懂?”

  也不听他说了些什么,挥了挥白色袖袍,便腾空而去。

  “昀儿,你可知让那晨枭知晓了我们的身份,会带来多大的仙罚?”

  秋冥把刚刚那一幕看在眼底,走到她面前,带点儿质问的口吻。

  “呵!秋大仙君在仙界怎么如此空闲,来这儿竟是来叱问我一个庶人的?”梦昀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道。

  自从他走后,她便不会为任何一人绽开笑靥了是么?

  秋冥深刻地感觉到心的某一处碎得掉渣,却仍是面不改色:“昀儿我这是为你好,你如今已经身负仙罚,若是再犯了什么过错,你就只能是沦为阶下囚了!像你的姊妹们那样啊!”

  “阶下囚?好个阶下囚!”梦昀寒了声,“是啊,我的妹妹们都是阶下囚,而我这个做姊姊的,却只能看着妹妹一步步沦为阶下囚却束手无策!秋冥,你就是这么认为鸢儿紫絮她们的吗?我当真是看错你了。”

  “我……”秋冥面露痛色,难道她真的不懂自己的内心吗?她怎么就,怎么就看不到自己的真心呢?

  良久,秋冥率先打破宁静:“昀儿,刚刚是我冒犯了。”

  说罢,他从袖袍里掏出一卷羊皮纸,递给梦昀,解释道:“这是梦痕山上仙会的应邀仙君,你仔细瞧着,到时候多布置些他们爱的,也能给对方些好印象。再且,如今北方那地儿是真的不安生,仙界也是空虚内忧,仙帝可能要派我去那儿平乱,昀儿你可得把握这次机会,只要有了仙界的位置可以坐,不愁没人帮你这个掌管阆苑仙葩的花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仙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