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狗与人
辛磨2017-02-05 19:081,300

  “吵架披萨!”江一宇心说先把这狗皮膏药忽悠走得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于是就随口编了这么个店名。至于为什么会想到“吵架披萨”这么另类的名字,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正和老婆吵架吧!

  “我没听错吧?吵架?亏你想的出来。做生意讲的可是和气生财,你这天天吵架,还生个屁财啊?”李大桥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点难以置信的说。

  江一宇话说出口也有点后悔,觉得就算是胡编,这个名字也有点扯。但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了,只能硬着头皮在那继续忽悠。

  “唉,和你就没法交流,咱们就是俩时代的人,有代沟。我要的就是个怪,越怪越容易被人记住,越怪越能吸引人进来。懂不懂?”说完就连江一宇都对自己的解释很满意,觉得取这么个名字也不错。

  “也有你这么一说,但听着还是别扭。要不还是我给你来一个吧!保准靠谱。”李大桥还是不死心,拍着胸脯在那保证。

  “谢了、谢了,改名就不必了。名字已经定了,店牌都去喷涂了,真的没办法了。哎呀,时间差不多了,我这就去取牌子。咱们下次聊啊。”说着就往店外走。

  江一宇真是烦透了这个李大桥,怕他纠缠起来没完,顺势找了个理由,说去取牌子,好让他快走。

  “那好,等开张了我来捧场啊!”李大桥这次没再纠缠,识趣的离开了。

  走在街上,江一宇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以前在公司都不正眼看自己的李大桥居然被自己“教育”了一顿,而且根本不敢还嘴,甚至还要讨好自己。

  难道这就是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这就是狗仗人势?

  没错就是狗仗人势!江一宇想到了他小时候在老家与一只狮子狗的故事。

  江一宇小时候住在农村,那时虽然刚上小学,但已经是自己步行上学了。每次上学,经过一家门口时都有一只白色的狮子狗冲他狂吠。每次他都吓得狂跑,那只小狮子狗就在他后面追。

  不过江一宇却从来没有挨过那只狗的咬。因为看似凶猛的狗只追出一小段就回去了,似乎从不敢离家太远。

  有一次在自己家门口,江一宇见到了那只狮子狗,奇怪的是那只狗并没有冲他狂吠,而他似乎也没有那么害怕。

  一人一狗对视了一会儿,江一宇一跺脚,喊了一声,那只小狮子狗居然被吓得夹着尾巴飞逃。

  那时江一宇还小,并没有想到什么道理,但他从此以后也不那么怕那只狗了。只不过路过那家门口时依然有点心慌,但已经不至于落荒而逃。那只狗依然会对他狂吠,但也不敢追出来了。

  现在想起这件事,江一宇猛然醒悟,想到了一番道理。

  “狗仗人势”当中的人和狗其实是不断的相互转换的。人即是狗,狗即是人。

  在那家门口,狮子狗仗着人势,敢咬江一宇。追出去一段,没了仗势,它就怂了。

  江一宇在自家门口,仗着自家的势,也不那么怕狗了,而狗失了势,反而要落荒而逃。

  每个人都是“狗”,每个人也都是“人”,每个“狗”都要找能给自己长胆的“人”,同时也成为别的“狗”仗着的“人”。谁也逃不掉。

  “呵呵,李大桥是狗,我不也是狗吗?以前在公司我虽然不怕李大桥,但敢公然叫板吗?但在自己的店里敢。李大桥在公司不可一世,出来了不也怂吗?唉!在这一点上我们差不多,甚至人人都差不多,只不过程度不同罢了。”江一宇一时有些感慨。

继续阅读:第六章莫小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吵架披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