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月下美人(二)
淮上秋山2017-03-29 17:102,932

  “我叫苏茂林,今年二十七岁,做这一行已经快五年了,今年应该是最邪门的一个年头,因为和我上过床的男人,已经死了六个了。”

  苏茂林本来不想跟人提起的,但现在实在是没法子了,每天晚上想到曾经在自己身上晃荡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就觉得心里发毛,如果不是她内心强大,恐怕现在早进精神病院了。

  陈一被带进里屋的小房间,才得以听到这一段话,房里充满着一股催情香水的味道,但他隐隐能够嗅到淡淡尸臭,寻常人可能闻不到,但是作为自带天赋血统的阴阳师,这就是与生俱来的本领,而且他甚至可以通过尸臭的浓郁程度来判断死者的年龄性别。

  他坐在雪白的床单上,拍了拍被褥说道:“死在这里已经五天了,年龄四十岁上下。”

  苏茂林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道:“这你也知道。”

  陈一阳没有说话,像狐狸一样朝着被单嗅了嗅,皱着眉头说道:“他们死之前都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挣扎,不过阳气明显大大减弱,应该是精尽人亡。”

  说到这里,屋里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这女人究竟得有多厉害,才能前后吸干六个男人。

  苏茂林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为自己辩解道:“这可和我没关系,他们完事之后睡得都跟死猪一样,我乏了自然也睡了,醒来谁知道就凉了。”

  陈一阳坐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摊了摊手道:“这事情太过蹊跷,况且现在也看不到尸体,我一时也没有头绪。”

  苏茂林为了这件事弄得魂不守舍一阵子了,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有几分眼力的阴阳师,怎么甘心轻易放弃,当下咬了咬牙道:“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做皮肉生意的,所以不肯帮我驱邪?你们干这行的不也是为了钱,你说要多少钱,老娘都给就是了!”

  “钱……”这真是个诱人的字眼,不得不承认,做阴阳师的确也是无利不起早,平时给人看相画符,不论真真假假,把人哄开心哄踏实了才是正经,但陈一阳不同,他可不是寻常的阴阳师,而是拥有千年历史底蕴的阴阳家嫡系传人,他们拥有的情怀和道德价值观,自然和世俗常人不同。

  “五百块!”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他声音都在颤动,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报价太高了,万一把人就吓走了怎么办。

  苏茂林愣了愣,从一旁的柜子里翻了翻,拿出了一叠钞票来,放在两人身前的桌上。

  “两千,不管你用什么法子,让我这破店两个月不出幺蛾子,我再多加一倍。”

  陈一阳咽下一口唾沫,抓起钞票在手里点了点,嘿嘿直笑:“大姐就是爽快,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青花瓷丹瓶,放在桌上,煞有介事地道:“这瓶就是我们仙山上的驱邪水,以后你行房事的时候,从瓶子里倒出一些,抹在客人的双眼和太阳穴上,自然就没事了。

  苏茂林咬了咬红唇,忍不住多问一句:”那陈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之前死去的几个客人,究竟是什么原因?“

  陈一阳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道:”我们行阴阳道术原本就是做破天机损阳寿的事情,倘若把什么事情都说清楚道明白了,恐怕不出二三年光景,我就得见阎王爷了。“

  这也倒不是他故意卖关子,只不过这件事情的确有些蹊跷,一时之间没有头绪,不过陈一阳的直觉告诉他,人虽然死在这张床上,但应该和苏茂林没有太多的关系,但连续六人离奇暴毙,肯定也不是先天性疾病作祟。

  “目前来看,出现在这里的三个人,光头和苏茂林都是没有招鬼体质的,唯有可能,问题就是出现在庄瑶身上,她身上阴气很重,而且那个蝴蝶纹在颈部,明显就是为了聚阳盖阴。”

  陈一阳想到这里,又忍不住得意起来,他留下的驱邪水可是师傅六十年的童子尿,即便是有鬼怪作祟,只要任何人沾染上一丁点老处男的童子尿,绝对平安无事。

  苏茂林也不好继续追问,把青花瓷丹瓶放进了自己的皮包里,开口道谢:“陈先生,这件事就劳你多费心了。”

  陈一阳沉默不语地摆了摆手,故作高人姿态,内心开始窃喜了起来,这才短短两天时间自己就凭本事挣了四千块,看来果然没有来错地方。

  两人走出门的时候,庄瑶和光头都站在门口哼着小曲,显然这两人对屋里的动静很是好奇。

  “这么快就完事了?”庄瑶拿起了沙发上的包,跨在肩上,冲陈一阳使了一个眼色道:“那陈先生暂时就先交给我了。”

  苏茂林心事重重,也没工夫和她继续斗嘴了,神情一反常态地平静,和声细气地道:“陈先生有空多来坐坐。”

  陈一阳听她们左一个陈先生又一个陈先生,浑身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无奈笑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各位以后称呼我小陈就行了。”

  师傅曾经告诉过他,这世间有三种人对于鬼神之事很是相信,第一种是为高权重的人,他们身处高位,凡事小心谨慎如履薄冰,但人道是天有不测风云,越是知道自己如今权势地位来之不易,就约发信命理。

  而第二种就是暴发户,原本他们的财富就来自于偶然,对于自己现有的财产没有充分自信去掌控,因而时时刻刻祈祷不要有飞来横祸。

  第三种就是年老的人,古语有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越是年长对于世事的洞悉也就越发深刻,因而笃信天行有道,祸福由天。

  苏茂林属于第二种,虽然她称不上暴发户,但这些年也积攒了一些财富,从她随身就带着几千的现钞就可以看出来。

  但庄瑶这么年轻,究竟想询问什么陈一阳的确是摸不清一点头绪。

  两人出了门开始话多了起来,庄瑶对他的来历似乎很有兴趣,从出生到往后的一些生平经历,都问了一些,陈一阳对于漂亮女孩子毫无招架之力,特别是像眼前的这种人间尤物,几乎也是知无不言。

  “原来捉鬼这么有意思,下次你去的时候也捎上我呗,对了…我们得快点,下午我还得去学校念书。”

  “你还是学生?”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也是出来卖的?”庄瑶从短裤兜里掏出一张学生证,冲着他晃了晃道:“看到没,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学生妹。”

  陈一阳盯着她的学生证多看了几眼,上面写着隆阳中学四个大字,那上面的校徽图案,好像还有点眼熟。

  他忽然记起,在火车上遇到的陆萱,身上的衣服好像也有这个图案。

  陆萱是杭南市大富商的女儿,去的学校肯定是一流名校,没想到庄瑶竟然和她是同学,看来这个女孩子果然不简单。

  “这个隆阳中学,应该很有名吧。”

  “没错,我们学校可是杭南市四大名校之一,不过……你不是刚从山上下来,怎么听说过我们学校。”

  陈一阳不想在这个话题里过多纠缠,当下信口胡诌道:“呃…我猜的,这个学校名字取得好,隆阳隆阳,必然是兴隆繁盛,流芳百世。”

  没想到庄瑶顿时也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问道:“原来名字还真能预示命运,那依陈先生看,我这个名字取得怎么样?”

  陈一阳对于相面之术略通一二,相名可就是一窍不通,不过骗骗一个小女生还是张口就来:“依我看来,你的这个名字取得还是很不错,春秋时候,楚国有位国君叫芈旅,他死后谥号为“庄”,这就是你姓氏的来源,不过你这个姓氏里出过真正的大人物,那当属庄周,传闻这个人在年幼时就能够通灵,知道天地阴阳万物的变化,年长之时参破天机,他始创的梦蝶术,在我们阴阳道术之中上古榜排名前十,只可惜现在已经不存世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有一次在烛灯下偷看师傅的古书,里面就有对梦蝶术的记载,那一卷古书上的图案,似乎和庄瑶脖子上的,极其相似,不过梦蝶术虽然厉害,拥有这个蝶梦图案的人,没一个是有好下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