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月下美人(三)
淮上秋山2017-03-30 14:543,214

  陈一阳眉头紧锁,努力去回忆那时候在古书上看到的画面,可是由于时间太过于久远,只能记住一些残损画面和只言片语,不过他可以断定,庄瑶脖子上的蝴蝶纹和接二连三的死人事件必定有很大的关联。

  “陈先生,你在想什么,难不成我这个名字取得不好吗?”

  庄瑶身材高挑,即便是穿着平底帆布鞋,也到了他鼻梁的位置,白皙细腻的五官冻得微微发红,但嘴唇轻启时散发出的一阵幽香,引人无限遐思。

  陈一阳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少女,嗅着她身体散发出来的香气,脸庞不禁微微发烫,就连呼吸也变得灼热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她虽然长得漂亮,但也不至于…。。”

  就在这时,他胸口那枚古玉忽然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将胸口腾升起的热流给平息,最后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双手同时握紧了,将大脑里的绮念彻底消除。

  陈一阳长长吁了一口气,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庄瑶冲他挥了挥手,莫名其妙地道:“陈先生你到底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陈一阳捂住胸口,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可能是这里的天气太冷了,身子有些不适应。”

  庄瑶将自己的围巾取下来围在了他的脖子上,嘻嘻笑道:“看你穿得这么少,我还以为阴阳师都是不怕冷热的,不过就快到了,你再忍一忍吧。”

  陈一阳愣了愣,心头一暖。

  前面不远处一块金字招牌,刻着“玉福茶楼”四个大字,看这规模和气派,应该是这一带最奢华的消费场所了,楼下停满了名车,就连大门口的迎宾小姐,也长得极其标志。

  两人走进了门,一阵檀香混着暖气迎面扑来,让人通体舒畅。

  茶楼两侧摆设的都是古董花瓶,名家字画,充满古香古色的韵味,而且这内部的五行风水也极为讲究,一看就是大师手笔。

  陈一阳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心里不禁咚咚打起了退堂鼓,虽然庄瑶有言在先这次是她请客,但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来这种高端场所消费,万一身上没带够钱怎么办,他虽然挣了两笔钱,可全身上下也不到五千块了,可不想一壶茶就给喝没了。

  “只是喝茶聊天,不用来这么好的地方吧。”

  “没关系,都说了我请客,陈先生不用担心。”

  庄瑶倒像轻车熟路,直接走到了二楼,进了一个叫“临风听蝉”的包间,服务员对她好像也极为熟悉,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意。

  陈一阳坐下了,环视四周,又看了看自己,心里不禁暗自苦闷。

  “她长得这么漂亮,估计追求的人肯定不少,来过这里也很正常不过。”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的确很不是滋味,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陪着一群老男人,难道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喝茶。

  不知为什么,想到庄瑶脖子上的蝴蝶纹,心里悲天悯人的情绪油然而生。

  “陈一阳啊陈一阳,你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人家和你不过是萍水相逢,就你这德行还想做护花使者不成,先把自己养活再说吧。”

  就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庄瑶从屋外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

  “这就是陈先生,从仙山上下来的阴阳师,你快让他看看。”

  中年男人一米七上下,和庄瑶一般高,虽然身材不算高大,但很是挺拔,相貌棱角分明,有种不怒自威气质,可以想象在年轻的时候也是英俊不凡。

  “陈先生是吧,你叫我老高就是了,瑶瑶说你有几分相面的本事,介不介意给我这张老脸看看?”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中年男人的时候,陈一阳还是有些暗自神伤,但为了保持基本的职业道德素养,他挤出一丝微笑道:“言重了,在山上跟师傅学得一些皮毛。”

  庄瑶挽着高老的手坐下,两人看起来很是亲密。

  “我这些年也接触过一些阴阳风水大师,不过他们大多已近古稀之年,像陈先生这么年轻的大师,生平还是头一次见到,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

  不得不说,老头子说话让人听起来还是很舒服,陈一阳只得苦笑迎合道:“不瞒高老,我对于堪舆相貌并不在行,以前在山上跟师傅学的都是些捉鬼的本事,不过您体内阳气充盈,想必年轻的时候应该在军旅里生活过,鬼怪恐怕是不敢近您的身。”

  高老一听,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一眼就能看出我是个老兵油子,陈先生果然有几分本事。”

  庄瑶听了,也是嘻嘻笑着帮腔道:“这都不算什么,人家陈先生一眼就能够看出我脖子上的蝴蝶纹不简单,还记不记得您前年请来的那个老道士,看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还敢自称大师。”

  高老眼神微微闪烁,摸了摸胡子说道:“那可了不得了,陈先生能不能仔细给我说说,这个蝴蝶纹究竟是什么来历?”

  庄瑶取出了两个瓷杯,放在高老和陈一阳的前面,提起了一旁的茶壶,倾倒下一色清亮的水柱,瞬间茶香四溢。

  陈一阳觉得口渴,端起了瓷杯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实不相瞒,这个蝴蝶纹的来历在我小的时候的确有在古书上看到过,应当是上古时期某个国家的文字勾勒出来的图案,有辟邪的作用,但经过的时间太长了,所以也记不清了。”

  高老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慢不紧地追问道:“那陈先生现在还能不能找到这本古书,借给老头子我看上一看?”

  陈一阳本来就不太待见他,索性摇了摇头道:“那古书是我师傅的,想要从他老人家手里拿过来,恐怕有点困难。”

  高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能够教出陈先生这样的徒弟,想必是了不得的世外高人,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人所难。”

  庄瑶将茶壶往桌上一放,开口道:“您不是说最近老做一些奇怪的梦?怎么不跟陈先生说说。”

  高老摇了摇头,淡淡发笑道:“做梦而已,不过是一些胡乱没有头绪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今天能够认识陈先生也算是有缘分,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就行了。”

  陈一阳仔细看了他一眼,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摇了摇头道:“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有些梦做了便过了,如果有些梦长此以往,反反复复,容易过劳成疾,更有甚者会离奇暴毙。”

  高老被他这么一说,握住瓷杯的手忽然一颤,直接打翻,溢出的茶水倒在了桌上。

  庄瑶赶紧拿了块抹布擦干净,埋怨道:“年纪这么大了,还毛毛躁躁的。”

  陈一阳颇有些得意地喝了一口茶道:“看来真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梦。”

  高老看了庄瑶一眼,摆了摆手道:“瑶瑶,你先出去,我有些话想和陈先生单独聊聊。”

  庄瑶也不问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陈一阳正了正身子,微笑道:“老先生要问什么?”

  高老声音变得低沉,不过依旧斯文有礼:“陈先生能够猜到我的梦?”

  陈一阳手指在桌面轻轻敲了敲,说道:“应该能猜到一点。”

  高老问道:“那还请陈先生明说,我梦到了什么?”

  陈一阳想了想,朝着门外指了指,会心一笑道:“老先生看我猜得对吗?”

  高老神情微变,不过依旧保持淡定,继续问道:“仅此而已?”

  陈一阳声音也忽然变得冷冽了起来:“老先生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平日里若是多多养花种草,做些修身养性的事情,那么自然过的顺心。若是欲求不满,阴阳不合,恐怕…”

  高老沉默了片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桌子道:“好!你这个年轻人不仅眼力毒辣,而且胆子也大,整个杭南,恐怕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劝我。”

  陈一阳直言不讳:“庄瑶她现在年龄小,不懂事,可能会被很多外物所诱惑,这和她遭遇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是您不同,你身边不缺美女,何必为难一个女学生。”

  高老似笑非笑:“那我请陈先生再猜猜,我和瑶瑶是什么关系?”

  “还能有什么关系,一个姓高一个姓庄,莫非老先生告诉我你们是父女?”陈一阳显然对他有些不满,语气也变得冷淡了起来。

  高老揪了揪胡子,慢悠悠地道:“猜对了一半,瑶瑶是我的义女,因为她成绩不错,人又活泼开朗,在念初中的时候我就资助她上学,如今也快五年了,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关系胜似父女。”

  “啊!”陈一阳眼睛都瞪大了:“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高老脸上的笑意更浓:“是不是在陈先生眼里,每个带着小姑娘的老头子,都是为老不尊的色胚?”

  陈一阳猛然摇了摇头道:“不对,你看庄瑶的眼神,明显带惑红,这就是动了情欲的表现,不会错的!”

  高老一听,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