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花肥么么哒2017-02-08 13:262,481

  “悠悠,你自己好好闭门思过一月吧!”

  永乐侯纪曜左终于表态了。

  “父亲,那我呢?”纪云漱见侯爷父亲端坐在上,酝酿半天,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算是惩罚了庶妹纪悠悠。

  呵呵,一月的禁足令跟纪云漱差点要浸猪笼的性命比起来,孰轻孰重?

  纪云漱勾唇冷笑。

  纪曜左吖了一口茶,目光极是温柔得看着纪云漱,“云漱,好了,好了,此事就此作罢,一月的禁足令对于悠悠来说,已经很重了。难道你身为长姐要跟自己妹妹一般见识?云漱,你非要看着侯府不宁不成?”

  纪云漱心里念叨着,永乐侯可真是个“好”父亲呢!

  “父亲大人!我没有听错吧。明明受害者是我?怎么变成了倒是我非要看着侯府不宁?”

  云漱冷哼一声,“我纪云漱是个没娘的孩子,是该死么?如果我今天没有据理力争的话,恐怕父亲此刻早就把我装入猪笼填入大海了吧!”

  “父亲,您可真真是一位好父亲。但那也是纪悠悠的好父亲!并不是我纪云漱的好父亲!”

  对视着永乐侯爷的眼,纪云漱全无畏惧!如果畏惧的话,恐怕今天之后再也纪云漱这个人了。

  “放肆!”纪曜左一个拳头砸在桌子上,腾得一下站起来,走下来,看着纪云漱,“你这个孽障!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难道我说错了吗?”纪云漱也看着自己这个“好”父亲。

  哎,这个长女烈性子倒是跟自己一模一样,谁都不肯做先屈服的那一个。

  如今宾客满花厅,早早让这出丑剧落幕,才是要紧。

  永乐侯不得不在云漱耳畔低声道,“云漱,为父的乖女儿。你向来是乖巧。应该懂得体谅为父。家丑不可外扬,继续闹下去,你是要赔上整个永乐侯府的名声吗?为父知道是冤枉错怪了你。日后为父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补偿?

  纪云漱冷笑,三年前生母薨逝那一年,她亲眼看见父亲拉着垂死中的母亲的手,说以后会好好补偿母女二人,可是现在呢?大姨娘莫氏在府中的势力越坐越大,就差一个正统的侯爷夫人的名号了。

  而莫氏的亲生女纪悠悠,她一个庶出女儿的光华可是胜过纪云漱这个长嫡女几百倍,不论是府邸中的吃穿用度,还是月例银钱,就拿冬日御寒的炭,人家纪悠悠用是精贵的银丝炭,而纪云漱则用的是连府中低等下人都不用的劣质炭,这样的炭块烟浓且大,极不好燃,如此,可见一斑!

  见纪云漱无动于衷不听劝,纪曜左似乎在下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要不,为父把淑绣楼赏给你,如何?”

  纪云漱冷冷一笑,自打三年前生母过世,继母莫氏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把原本属于自己待嫁的闺楼淑绣楼占为己有,呵呵赏给我,明明是我的东西。

  “谢过父亲。”纪云漱盈盈一礼。端的是嫡长女的高贵大方。

  跪在地上的继母莫氏气得吐血,那淑绣楼是永乐侯府历代嫡女的待嫁闺阁,莫氏是为悠悠准备的,让悠悠风风光光从淑绣楼走出去。只要悠悠走出象征着嫡女的淑绣楼,那么也就默认了莫氏她是永乐侯府嫡母的位份。

  可是现在?

  一切好像完美泡沫般破裂后的虚幻,什么都得不到!

  莫氏暗暗咬了咬牙,蜷缩在袖中的俩手狠狠掐攥着。

  “父亲,不行啊,淑绣楼是——”纪悠悠还想说什么,却被纪曜左一记眼白制止。

  纪曜左也是个聪明人,倘若不给的话,大女儿云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

  淑绣楼。

  “大小姐。侯爷……他……他终究把淑绣楼还给您了。”

  满头银发的老嬷嬷搀着纪云漱的手,缓缓步入这光可鉴人的玉砖,玉砖以梅花花瓣型向内外延伸错开,直至楼阁。

  “是啊,奶嬷嬷,我曾对自己说过,我一定要拿回自己的东西!”

  纪云漱在家庙觉醒那一刻,她就下定了决心。

  此间的奶嬷嬷是母亲生前的陪嫁嬷嬷,阮氏。

  阮氏既是陪嫁,又是母亲的闺中密友,奶嬷嬷原只比母亲年长两岁,母亲撒手人寰,奶嬷嬷伤心过度一夜之间,才四十出头的人儿,螓发全白,宛如古稀老人。

  在这个冷冰冰的永乐侯府,只要有奶嬷嬷在,才会让纪云漱觉得这个侯爷府并不是那么冷,至少还有一点点一丝丝的温情在。

  “大小姐,老奴知道您在花厅据理力争,可老奴什么也帮不上,老奴对不起夫人呐。”奶嬷嬷用手抹了抹眼泪。

  “莫氏的手段,我何尝不知?”

  纪云漱冷哼一笑,定是莫氏叫人拦住了自己的唯一亲信奶嬷嬷,使得自己在花厅之内势单力孤、倍受嘲笑一定会选择自我了断,可惜纪云漱已非以前那个,莫氏打错了算盘。

  云漱精致可人的小脸堆满了笑容,“眼下把莫氏连根拔起根本不可能,但是让她吐吐几口血,还是可以的。”如今高大矗立着的淑绣楼就是最好的明证。当然,也不止这座空荡荡的淑绣楼。

  殊不知这淑绣楼内藏有亡母的遗物!

  “奶嬷嬷,你知道母亲生前把《千金丹方》藏在哪么?”

  奶嬷嬷是自己乳母,没有可避忌的,千金丹方是母亲生前千嘱咐万嘱咐的重要之物,说是母家的传家之宝,她说了一句东西在淑绣楼就撒手人寰。

  若不是因为《千金丹方》,偌大的淑绣楼对于纪云漱来说就是一个空架子,不稀罕。纪云漱心里不稀罕的东西,继母莫氏却把它当成了可以翻身的宝贝。

  “大小姐,您的外祖是药香世家——大周赫赫有名的安家!可惜自打夫人去了,安家也就没落了。老奴还记得当年在安家当差那会,也有所耳闻,可惜不曾见过。”

  奶嬷嬷叹息了一口气。

  纪云漱眨着好看的娥眉,“奶嬷嬷,你是安家的老人。如今母亲去了,难道从前母亲都不曾跟你说过吗?”

  “没有,《千金丹方》传闻是两百多年前,一个域外王开疆扩土的战利品,里边记载各种奇丹妙药的制作方策,听说有种回春丹,能够让人起死回生;长生续命丹,让人长生不老——可惜,只是传闻,我却是没有看见过。老奴虽然安家老人,可是夫人不主动说的事情,老奴不会过问的。因为老奴知道,如果夫人自己想说,她一定会说出来。可能是太过重要的缘故……不过大小姐……老奴陪你一起找找吧。”

  奶嬷嬷想想夫人当年不对自己提起,也是经历过深思熟虑的,如此宝贵的东西,里边竟然有长生不老丹药的提炼制作,肯定会被当今当权者所觊觎,搞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

  纪云漱和奶嬷嬷准备花一夜时间把淑绣楼翻个底儿朝天。

  这个东西,就连父亲继母祖父祖母都不知道的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神医嫡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