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一觉醒来
十年一信2019-10-13 02:181,128

  我真的没再闹,接下来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地听话。唯一不听话的是,死死攥着手里的手机不放,谁抢我咬谁。

  兔子急了会咬人,我八七年的,属兔。

  但我这样,确实是回不了宿舍的,黎华他们也算是把人道主义关怀发扬到很好了,在学校附近开了个房间,把我扔在床上睡,然后他们四个在另一张床上斗地主,不知道都是什么时候走的。

  但我这样,确实是回不了宿舍的,黎华他们也算是把人道主义关怀发扬到很好了,在学校附近开了个房间,把我扔在床上睡,然后他们四个在另一张床上斗地主,不知道都是什么时候走的。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我还趴在床上睡得很香,就是感觉肚子上一抖一抖的,抖得皮肤发毛。半醒不醒,我从肚子附近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手机,按下绿色接听键,也没说话,就把手机贴在脸上。

  “喂?”那边是个姑娘的声音,一时间我也没听出是谁,只以为是自己的哪个同学。

  “嗯?”我迷迷糊糊地发出声音。

  那边似乎停顿了几秒,问:“你是?”

  我根本没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的手机,就觉得你给我打电话,你说我是谁。于是我下意识回了句:“你找谁啊?”

  那边又是几秒停顿,我这么困,她一停我就几乎又要睡着了。

  “我是黎华的女朋友。”那边说。

  “嗯。”我迷迷糊糊地回答,迷迷糊糊地补充了一句,“他不在,应该上课去了。”

  那边挂了电话,我这边闭着眼睛接着睡,忽然一个机灵把自己弹醒了,我我我这是在哪儿?扒拉手里的手机,黑色纯屏三星,这么大个儿,谁的?

  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我没别人,隔壁床上扔了堆扑克,桌子上摆了几瓶红牛,烟灰缸里若干烟头。

  想我丛优纵横酒场这么多年,全靠我爸的遗传基因撑着,从来就没有醉过。昨天是实实在在地喝断了片儿。

  我是左想右想想不起来手里手机哪儿来的,只能记起来自己的手机是怎么没的。一想起来手机没了,我心痛啊,不知道回那个酒吧还能不能找到,估计没戏了。

  为了搞清楚这电话到底是谁的,我翻了这个手机的电话本,看到刚才打电话来的那个女孩,在手机上备注的名字是王玉洁。玉洁玉洁,冰清玉洁,好名字。

  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她是黎华的女朋友?是黎华,我没听错的吧。

  正琢磨着,再翻个身,又觉得哪里不对劲,掀开被子一看,我擦,我裤子呢!宿醉醒来以后,最悲催的莫过于此,裤子没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那个新闻,有个姑娘,喝多了倒在街头,醒来也是裤子没了,警察局报案,翻了附近的摄像头才知道,自己被附近流浪汉,姑娘想不开,自杀了。

  再低头一看,裤子是没了,可是我腿上这条四角短裤,又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天雷滚滚的事情发生了。

  这尼玛的是条男人穿的内裤啊!

  我懵了,天又昏了,地又暗了,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我我……

继续阅读:019 你女朋友给你打电话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占:霸爱天价闲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