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华子家的小媳妇儿
十年一信2018-03-27 12:281,121

  捧臭脚事件以后,这是我和黎华第二次碰面,上次薛家正就把这个绰号拿出来秀过,黎华表示没有意见。我想他并不是心里没有意见,而是他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只要是和我有关的事情,他就选择性无视。

  你们知道这种被无视的难受么?有的时候你都恨不得跟他骂上一架,怒刷存在感。

  菜很快就上齐了,明天又是一个周末,按照惯例,是小情侣们出去集体开房的日子。薛家正知道蓝恬最近身体不好,也就不再惦记那档子事儿,只是我这边屁股刚在黎华旁边坐下,薛家正又接上一句,“哎,你大媳妇儿呢?”

  这个大媳妇,指得就是王玉洁。

  黎华说:“她这两天不舒服。”说得轻描淡写,一派老夫老妻的模样。

  作为*派代表,邵思伟接腔,“又来亲戚了吧,华子的五指姑娘这两天又辛苦了。”

  黎华坦然地和他开起玩笑,“你家姑娘早累死了,怎么没叫两串腰子补补。”

  我傻呀,扭头问旁边的燕小嫦,“五指姑娘是啥,”然后看向邵思伟,“啊?”

  薛家正已经招呼了老板加十串腰子,只见邵思伟把手掌握成半拳,放在裤裆上方的位置,上下活动了几个来回,我终于秒懂。

  就是打飞机啊!

  再扭头不慎看了眼黎华,他正笑着用钎子刮掉烤串上粘的辣椒粉,我们目光相对,我干干一笑,迅速转移视线。

  我其实并不是个憋得住秘密的人,我要不是见不着黎华,要不是没有手机没法联系,要不是因为黎华不爱搭理我,我觉得我可能早就忍不住把看到王玉洁的事情告诉他了。

  后来我跟燕小嫦一起去上了个厕所。

  “不会吧,王玉洁看上去也不像那种人啊。”燕小嫦一边提裤子一边说。

  我只是把自己看到的告诉她而已,能联想到包养,那完全是燕小嫦自己的逻辑。显然我们的逻辑是一样的。

  我说:“难不成那男的是她爸?”

  “不可能,”燕小嫦很笃定,“王玉洁家是云南的。再说,你见过做人流带上爹的?”

  我继续抿嘴思考,燕小嫦开始嘀咕,“哎呀这事儿咋跟华子说呢,要不我抽空给王玉洁打个电话吧,先听听她怎么说。”

  现在跟他们一起吃饭,在位置的安排上,我已经完全没有顾虑。就是坐哪儿是哪儿,今天正巧是坐在黎华旁边了。

  除了烧烤还有几道菜,毛血旺之类的。有些女生说不吃内脏,我就微微不能理解,这肚啊肠啊的,多好吃。吃热乎了,就把外套脱掉,我今天里面的T恤属于开肩,后背面积露得稍微有点大。

  之前流行一部电视剧叫《蓝狐》,我和蓝恬赶潮流去脖子后面一人纹了一颗六芒星。

  黎华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了,忽然问我一句,“你还有纹身?”

  天知道,这是自从相识以来,他第一次对我说人话,就是用普通闲聊的那种口气。我简直受宠若惊!

  我没想什么,尽量语气淡定,“以前纹的。”

  “女孩子纹身有什么好看的。”他说。

继续阅读:027 我等你十分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占:霸爱天价闲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