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蓝恬的帮助
十年一信2019-10-13 02:181,104

  我先回了教室,因为我估计,这个时候,蓝恬肯定还在教室里等我。我的估计是对的,除了几个习惯下课后逗留教室的同学,就剩蓝恬孤孤单单地坐在座位上。

  我走到她旁边,趴在桌子上就哭了。

  我很委屈,也有点害怕。我不知道一点小事儿最后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而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此时此刻也忘了要后悔,如果当初我不和黎华串口供,不帮他这个忙就好了。

  除了哭,我也不知道现在还能做什么,我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当时教室里还有几个同学在,我隐隐能感觉到身后同学们殷切暧昧的眼神。学表演的都不傻,从班导在班级公开发表的讲话,到我前后这一系列的反应,他们自然能推测出我就是那个被扫黄的女主角。

  我哭了一会儿,平静了,蓝恬问我跟班导谈话的结果,我就简单地概括性地说了,蓝恬表示也挺惆怅,关切地说:“要不你再跟班导好好解释下……”

  “你看不出来吗!她就是故意找麻烦!”我忽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蓝恬吼了一嗓子出来。

  是,我之所以没有过多去考虑解释的问题,就是我心里很明白,解释没有太大的用处,我们班导,在班级同学心目中,是个公认的小人,她就是喜欢找学生麻烦,尤其是女生的麻烦。

  大家怀疑,这是更年期在作怪。

  蓝恬被吼得不说话了,我冲动完,吼完她有点后悔了,人也平静下来一些。

  出了教室,我们在学校里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我把事情跟蓝恬说了,但没有说得很具体。

  我只是承认了,那个被扫黄的确实是我,现在班导在给我施压,应该是想让我交钱。别说五千块,我五百块也拿不出来啊。

  蓝恬问我:“那个男的呢,你没问问他?他那边怎么样,学校找他了吗?”

  提到黎华,我原本已经平复的心情又起了一点点波动,也只好敷衍一句,“你不认识。”

  我哪里有心情去关心什么黎华还是梨花,都怪这个人,这个人他妈的到底是干嘛的,他嫖他的,为什么最后还得我来买单。

  我认识他谁啊!

  我们两个商量对策,我们班导,在班级同学心目中,是个公认的小人,她就是喜欢找学生麻烦,尤其是女生的麻烦。大家怀疑,这是更年期在作怪。

  但是我们班导,又是个十分好对付的,唯利是图的“实在人”,只要给点好处,就很容易拿下。

  我们商量着,先给她塞点好处看看。而最实际的问题是,我现在没钱贿赂她。

  第二天蓝恬花了五百块去市里买了条有牌子的披肩,让我拿去送给班导。

  班导的威胁,还真就用这条披肩打发掉了。

  但我们班导在管理学生方面有个小习惯,就是最近哪个学生不老实,她就偏偏要指派些任务给这个学生做。

  适逢本校校庆,每个班级都要出个人去忙活校庆的事情,就是跑腿打杂的。披肩送出去的第二天,这项重任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继续阅读:010 黎华去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占:霸爱天价闲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