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脱险
飞鱼在天上2017-07-10 11:333,510

  金云梦闻听月光寒,当即浑身一软,倒在地上,欧阳惊鸿忙上前扶住。

  这一下,高奣映也懵了,这究竟怎么一回事,看来马槃什应该知晓,马槃什见欧阳惊鸿将金云梦抱过来,当即在金云梦头上一摸,拔出来一根银针,随后又在背后拔出两根,前胸位置不好下手,示意高奣映,高奣映在前胸摸了一阵,一无所获。

  马槃什道,“膻中,心门,气海”。高奣映当即摸索过去,用手一掐,拔出来一根银针,随后又拔出来三根。

  看着这六根银针,微微发黑,当即看着马槃什,马槃什道,“金云梦遭人暗算,被人以法术困住心神,故前来杀你,此人用心之歹毒,莫可想象”。

  高奣映道,“槃什兄何故知晓”?马槃什道,“楚雄一带道术者众多,此为茅山摄魂术,我若不来,雪君兄恐怕此刻已驾鹤西归了”。闻听,两人大惊,“愿闻其祥”。

  马槃什这才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原来,高奣映将禁妖邪惑众议发表出来,滇中为之震惊,其时滇中佛教道教均为鼎盛,巫蛊之风也顺势滋生,这巫蛊要蛊惑民心,自是有意而为,那不为别的,正是反清复明。禁妖邪惑众议一发表,整个滇中对巫蛊就持怀疑态度,一些乡绅士子准备资助巫蛊的,如今也举望不前,这对巫蛊一脉无疑是有害无利,那么最好的办法,只有杀了高奣映,高奣映死了,什么都没了,那么反清复明的大计便可得逞,再者达赖活佛的分疆计划也得实施,也就在这一时间,刺杀高奣映的杀手,遍布滇中。

  高奣映此刻算是明白,自己为何屡屡被人暗算,原来还是因为自己一篇文章,高奣映又道,“上智法师死于我府中,不知槃什兄……”。马槃什当即挥手,“上智法师本名李有志,剑川人士,漆工匠出身,人送外号西南花王”。“什么,……西南花王,不是那采花淫贼李一花么”?

  马槃什点点头,“正是此人,李有志四处采花,作恶无数,后经水木禅师点化,于飞来寺出家,努力修行,得成正果,称上智法师”。

  高奣映道,“那与他死于我府中……”。马槃什道,“李有志未出家之前,最后一个采的,乃祥云左千户之女,名唤段红妆,也是一才女,无论文治武功,战国韬略,均不让须眉,那李有志见段红妆奇女子,哪还放得下,与段红妆日夜缠绵,让左千户知晓,抓了个正着,后在段红妆苦苦哀求下,李有志答应出家,从此,两人生离”。

  高奣映道,“那日那女子欲杀我,后面上智法师出手相救,未曾想那女子吟出一首诗,上智法师当即自绝身亡”。

  马槃什道,“那女子便是李有志与段红妆的私生子,说起来也是一苦命女子,生下后,段红妆就命人将其放在飞仙教中,那女子自是识得自己父母,无奈不得相认”。

  高奣映道,“槃什兄不愧良将,能将这些事打探一清二楚”。马槃什道,“为兵者,鬼道也,若不悉一二,如何带兵打仗”。

  高奣映道,“如今槃什兄一言,雪君豁然开朗”。马槃什道,“非也,如今雪君兄要做的,是静观其变,如今滇中,想杀雪君兄的,没有一万,恐怕不止八千了”。

  高奣映道,“还仰仗槃什兄周全”。马槃什道,“你我相交多年,分内之事,自不必提,不过,我来此一趟,是不是要研习等音汇律”。言毕两人都大笑起来。

  音律声汇,两人不分高下,马槃什苦练琴技,高奣映苦练音律,就是要合奏出千古绝唱,无奈一首《月光寒》,都让马槃什练了良久,此番来到姚安,两人还不较量一番,那可是说不过去。

  众人方走不久,原地出现两人,“大人,我们就在山脚下动手,欧阳惊鸿与马槃什交给我”。那个被称作大人的点点头,“今日了结了高奣映,平西王自会派我执掌姚安总管,到时,我与你个指挥使做,这姚安几万人马均在你手中”。那人忙跪下道,“谢大人赏识”。

  两人当即尾随着高奣映一行下山去。

  高奣映几人一路下来,高奣映怀中抱着慕容飞雪,欧阳惊鸿抱着金云梦,马槃什独自抱着琴,几人才来到拴马处,便见此处早已人满为患。

  为首一人手中拿着朴刀,看见高奣映下来,当即笑道,“好小子,都要死了,也不忘拉个美人作伴呢,得得得,美人给我,好歹你也是世子,就留你个全尸,你看如何”。

  欧阳惊鸿将金云梦交给家丁,当即上前怒道,“说话的何人,哪里来的小贼,报上名来”。

  那人道,“呦呵,还有走狗在一旁的,也罢,老子就吃亏点连走狗也收拾了”。言毕朴刀挥舞着上来,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往欧阳惊鸿砍来,欧阳惊鸿夺命追魂刀法砍出,那人当即只有招架的份,这夺命追魂刀法一共八式,每式又暗藏八中变化,这人一阵乱砍,全无章法。

  欧阳惊鸿看着周围人越来越多,当即道,“响箭……”。那家丁听得明白,当即怀中掏出响箭,未及放出,冷哼一声,就倒在地上。

  高奣映临危不惧,定睛看着周围的人,怒道,“我高奣映今日就算死在此地,也要将你们拉来陪葬”。言毕放下慕容飞雪,家丁手中见过宝剑。

  众人一看他这架势,倒是有些像练家子。人群中一人道,“上去砍了……”。言毕几十人一起围拢高奣映,乱刀挥舞着看来。

  马槃什怀中古筝横放,琴声奏起,众人直觉得昏昏欲睡,头脑发胀得厉害。没几声,众人就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哼哼唧唧。

  这时,山上下来两人,那人掏出一只短笛,吹奏起来,听不出是何曲子,不过那笛声并未与古筝融合,而是与古筝逆反,两下声音碰撞在一起,在场所有人耳朵都快被震聋。

  马槃什琴声越来越快,那人笛声也越来越快。趁着这个档口,欧阳惊鸿手起刀落,将对手砍做两截,飞身便往吹笛子的人杀来。

  吹笛子身旁那人早准备好,不待欧阳惊鸿过来,便飞身上去,与欧阳惊鸿战在一处。

  不时,只见马槃什的琴开始冒起青烟,那人的笛子也在冒着青烟,两人额头大汗淋漓。

  高奣映看这个时候,当即一招平地起风沙,杀向那人,那人正在运功与马槃什较量,完全没料到高奣映会突然出手,当即放下笛子,挥手挡住这股剑气。

  笛子声一停,古筝声破开那人心脉,那人口吐一股鲜血,高奣映第二招已杀到,不闪不避,来了个透心凉。

  与欧阳惊鸿打斗的那人见高奣映得手,当即叫道,“大人……大人…………”。见已无生还之象,当即咬牙道,“大人死了,我也要你去给大人作伴”。言毕脚下噼啪炸响,一团白烟升起,那人趁着白烟升起的瞬间,杀向高奣映。

  高奣映看见白烟升起的瞬间,早就跳开,料想那人定会趁机逃跑,没想到站在外围竟然看不见人,白烟中一黑影挥舞着刀,这才明白,原来那人是要趁机杀自己,当即瞄准机会,上前一剑,将那人脖子划过,那人未及哼一声,就这般见了阎王。

  见没人再来加害,欧阳惊鸿道,“雪君兄,快些回府吧……”。高奣映点点头,“槃什兄无恙吧……”?马槃什也点点头,几人往光禄走来。

  众人没走多远,方才打斗那马受惊,挣脱缰绳跑了,现在步行,又带着两个女子,步履也不快,没走多久,前面一圈火把唰唰唰燃了起来,火把所照之处,皆是弓箭手。

  高奣映暗道,完了完了,我这条命看来今夜是要交代在此处了,只是不知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看这些装备,应当是平西王府的,只是这吴三桂,要我死的快些了吧。

  这才想着,那边就道,“来的可是高奣映”?不知前方是敌是友,高奣映不敢回答,欧阳惊鸿道,“正是本府,尔等何人”?那人点点头,“放箭”!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欧阳惊鸿与马槃什一边挥舞着挡箭,一边将高奣映按再地上躺平。这时,先前昏迷的慕容飞雪坐了起来,手中掐着印决四周狂风呼啸而过,很快就将火把吹灭,不时一片黑色大雾遮挡过来,先前那些射杀高奣映的人,瞬间睁不开眼睛,哭爹喊娘的自己人打自己人。

  趁这个时候,慕容飞雪拉起高奣映掉头就跑,后面围困的人马依旧在打斗。

  两人一路狂奔,直至天明时分,跑得实在动不了,两人才在一处草地上歇息下来。喘了很久的气,慕容飞雪才道,“雪君哥,没有人会追来了吧”?

  高奣映摇摇头,“会有人追的,我们还得往前跑”。言毕两人又开始往前跑,太阳渐渐深高,一夜的奔波,两人早已累得不成样子,浑身被荆棘刮破,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此刻太阳出来,两人在一处山头上停下,看看四周,当即倒在地上,就这般昏睡过去。

  醒来时,天色已暗了下来,慕容飞雪看看四周,好陌生的地方,这里是哪里,一阵凄凉感涌上心头,看看身旁还在熟睡的高奣映,当即心中一阵甜蜜,用手轻轻摸娑高奣映的脸,高奣映熟睡的安详,像个孩子,飞雪不禁伏下身子,在高奣映脸上亲了一口。

  高奣映醒来,拉着慕容飞雪的手起身,看看四周,远处土林密布,山峦中烟雾缭绕,炊烟在村庄上空升了起来。

  高奣映看着远方,暮色渐暗,当即对飞雪道,“飞雪,我们一夜狂奔,竟然到了元谋”。飞雪道,“哦,元谋么,县令是李小黑,表哥要去投奔他么”?

  高奣映道,“投奔就不必了吧,只是现在要去找到一户人家,否则这一夜我们不得饿死”。两人没再说话,往村庄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雪惊鸿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雪惊鸿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