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兔
月亮2017-01-10 22:356,454

  这次的场景热闹非凡!有许许多多不同种类的动物在一片大森林的外围议论纷纷。

  一只螃蟹对螳螂说:“老弟,你懂阴阳八卦,这‘卍’字森林于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螳螂有些发怵:“小弟我虽然能辨别方向、预测天气,但这‘卍’字森林玄之又玄,只见人进去过,却从没见人再出来过,小弟上有老、下有小,哪敢开这玩笑。哥,你是个五保户,你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吧!”

  螃蟹有些不悦:“嗯!”

  螳螂:“啊哟,口误口误,莫怪莫怪。”螳螂举起了他的两把镰刀,像是在作揖。

  小雀斑一眼就望见人群中的卯兔,于是就上前拍他的肩膀:“哎,大王,这什么情况呀?”

  卯兔:“啊哟,哪里来的小家伙这么没礼貌,你以为你耳朵大我就不敢修理你吗?信不信我把你两个耳朵系个蝴蝶结?诶,可以试试嘿!”

  小雀斑连忙护住了耳朵:“不要!大王一把年纪竟也如此调皮!”

  卯兔:“嘿嘿。”

  小雀斑:“快告诉我吧,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卯兔:“你到底是不是我兔境的人啊,是外地流浪过来的吧?你长得很像袋鼠诶!”

  小雀斑:“别闹,快说。”

  卯兔:“这片奇怪的森林是不久前忽然出现的。”

  小雀斑:“忽然出现?”

  卯兔:“别打岔,听我说完。”

  小雀斑:“哦。”

  卯兔:“这片树林面积不小,方方正正,外围都是参天的柏树,一棵连着一棵,像个巨大的囚笼扣在了我兔境的土地上。我们有好多人都想走进去一探究竟,可是一进去就像泥牛入海,杳无音信了。”

  小雀斑:“为什么叫它‘卍’字森林?”

  卯兔:“有人坐热气球从高空鸟瞰,希望能一窥究竟,可是除了森林的轮廓,什么也看不真切,而这森林的轮廓,正好是一个‘卍’字。”

  小雀斑:“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把这片森林全砍光!”

  卯兔:“砍过,刚砍开,伤口又愈合,砍得都没信心了。”

  小雀斑:“用火烧呢?”

  卯兔:“烧过,点不燃。而且……”

  小雀斑:“什么?”

  卯兔:“砍树和烧树的兔民,都变成了爬行类。”

  小雀斑:“啊,那这些螃蟹、螳螂、乌龟……都是兔民?”

  卯兔:“嗯。不仅如此,这‘卍’字森林每天都在悄悄向外扩张,而且速度一天比一天快,照这样下去,整个兔境都被它圈进去了。”

  小雀斑:“你打算怎么办?”

  卯兔:“嘿嘿,我这个人,表面上越淡定,内心越着急。我只有带人亲自进去走一遭了。”

  小雀斑:“那么多人都没出来,你就能出来?”

  卯兔:“总不能坐以待毙啊,大耳朵。”

  小雀斑:“大耳朵倒有一个办法。”

  卯兔:“说嘛。”

  小雀斑:“从地面上走,是有去无回;从空中又看不真切,那我们就从地下!请地鼠将军帮忙,打地洞进去!”

  卯兔:“嘿!你倒聪明。”

  翌日晚上,月明星稀。卯兔果然请来了地鼠将军和他带领的一大路地下工作者。他们看上去精明强干,却穿得彬彬有礼,像有礼貌的绅士。小雀斑很奇怪,就忍不住问地鼠将军:“将军,待会儿不是要深挖洞吗?为何还穿得如此周吴郑王?”

  地鼠将军挑了挑眉毛,笑着说:“不帅,毋宁死。”

  小雀斑肃然起敬。

  地鼠将军对卯兔说:“四大王,一会儿我带着我的人兵分四路,分别从‘卍’字森林的四个角挖进去,再一齐从森林的正中心钻上来!我倒要看看,这林子里出了什么幺蛾子!”

  卯兔笑着说:“哈哈,那就有劳啦!真遗憾大哥今天没来啊,不然也请他来‘卍’字森林走走啊。”

  小雀斑表示很无语,心想:幸好这个时间段不是子时,不然他变成鼠王的时候被兔王忽悠到这里来,那不是被他坑惨了!

  玩笑开罢,卯兔转身对众人言:“孰人愿与我同往?”

  学堂的银狐兔先生上前一步:“某愿同往!”

  铁匠铺的多瓦夫兔打拱道:“我跟你一路!”

  小书店的花明兔小姐举手道:“I will go with you!”

  饭店的狮子头兔粗着嗓子嚷道:“还有俺!”

  侏儒兔、海棠兔、侏儒海棠兔;缎毛兔、安哥拉兔、缎毛安哥拉兔;迷你兔、大白兔、迷你大白兔……各行各业的兔民都争先恐后地站了出来,不论阶级背景,不分种族年龄、已婚未婚,都站了出来!场面蔚为壮观,真可谓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小雀斑直感觉热血沸腾,觉得不替兔民们保护好他们世代生存的兔境,都对不起他们!

  “大风大风,煞!”

  地鼠将军号令一出,刚才还文质彬彬的地鼠将士们,像发了疯的狮子一般,同时从‘卍’字森林的四个角往中间掘进!他们一头扎进土里,就不见了踪迹,像隐形的忍者正在展示遁地之术。开始还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动静,慢慢地,洞里的声响渐夷、渐希、渐微,只见逝、只见远、却不见返。

  卯兔对着大家说道:“现在通往‘卍’字森林的四条地道已经挖好啦,想和我一起一探究竟的,就小心地进入吧。”

  各种品种、各种毛色、各种身形的兔子,扑扑簌簌往洞里钻。初极狭,才通人。伸手不见五指,遂跟感觉走。复行数十分钟,仿佛若有光。小雀斑有一种天地混沌如鸡子,自己生其中的感觉。一下子看见了恍恍惚惚的光亮,喜不自胜!

  小雀斑拼命朝着光亮爬去,感觉希望就在前方!他刚一冲到洞口,还没适应刺眼的天光,就被一只大手拎了出来。小雀斑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就被他一口迷烟喷在脸上,尔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哎哎,快醒醒。”

  小雀斑看见了老天爷。小雀斑知道他又进入了梦境。小雀斑觉得这个老爷子很奇怪,每次见到他都是不同的装扮——这次他打扮的像财神爷赵公明,全身上下喜气洋洋,左手捧着大元宝,右手托着玉如意。小雀斑还没来得及问,老天爷就开口了:“这两样东西你拿去,送给狼巫婆。这个老太婆既贪财又自负,你把这两样宝贝献给她,求她放了你,她会答应的。我还有约,先走啦!”

  “哎……”

  小雀斑还没说出话来,老天爷就消失了。同时他从昏迷中醒来,果然看见一只狼!

  小雀斑这才发现,他和兔王都被捆在了柱子上,其他人都不见了。

  那只狼笑笑说:“你醒啦?想喝点什么?”

  小雀斑:“你就是狼外婆?”

  那只狼有些不悦:“谁是你外婆,奴家唤作狼巫婆。”

  这时,兔王也醒了,刚好听到这句话,小声对小雀斑说:“大耳朵,我想吐。”

  小雀斑:“我也想。”

  狼巫婆:“少废话!跟你们来的那群兔子已经被我变成金银器皿了,我还缺个痰盂,你们俩商量一下,看谁先来呢。”

  兔王愤怒地说道:“老太婆,士可杀不可辱!让本大王当你的痰盂,毋宁死!”

  狼巫婆:“啊哟,有个性!我喜欢。那你就不变痰盂了。”

  兔王满脸狐疑:“真的?”

  狼巫婆:“变个痰盂刷刷吧。”

  兔王:“呸!还不如变痰盂!”

  小雀斑眼珠儿一转,拿腔拿调地唤狼巫婆一声:“大美女。”

  狼巫婆两眼放光:“啊,请问,是在叫我吗?”

  兔王感觉胃里一阵翻腾。

  小雀斑强忍住恶心,继续说道:“你放了我们,我身上的宝贝送给你,怎么样?”

  狼巫婆:“什么宝贝,在哪里?”

  小雀斑:“在我的大耳朵下罩着呢,一个大元宝,一只玉如意。”

  狼巫婆半信半疑揭开小雀斑垂下来的两片大耳朵,果然发现了金元宝和玉如意,不禁叫出声来:“呀,好宝贝!”

  小雀斑:“美女,我们可以走了吗?”

  狼巫婆痴迷地欣赏着手里的两只宝贝,都快流口水了,看都不看小雀斑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宝贝已经到手,我为什么还放了你们?”

  小雀斑惊骇地说不出话来!

  兔王怒不可遏:“老巫婆,你不讲信用!”

  狼巫婆轻蔑地笑笑,对着兔王说道:“卯兔,你还好意思跟我谈什么信用?当年我们狼族遭遇困境,不得已进行大迁徙。路过你们兔境的时候,我们大王向你求救,希望你能暂时给我们划出一片栖身之所。你当时答应得好好的,结果第二天就变卦了,把我们的人全部驱离出境!不仅如此,你还向其他十二生肖的头领打招呼,让他们都不得收留我们,害得我们凄风苦雨那么长时间!我们的大王都在颠沛流离中病逝了!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兔王低下了头:“所以,你是来报仇了?”

  狼巫婆:“对!我学会了巫术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到你的兔境建造‘卍’字森林。我的‘卍’字森林的厉害你也见识到了,它是无坚不摧的!过不了多久,不光你的兔境,你们整个十二生肖的境域,都会被圈进我的‘卍’字森林,到时候我就把你们统统撵出去!让你们也常常流离失所的滋味!”

  狼巫婆的嘴唇微微颤抖,眼里闪动着泪光。

  小雀斑吞了一口口水,轻声地问身边一言不发的兔王:“四大王,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卯兔:“唉,当年的事,确实是我的错。我误信了小人的谗言,说狼族会对我们十二生肖图谋不轨,万万不可引狼入室。结果却冤枉了狼族,把他们害苦啦!”

  狼巫婆:“啊哟,良心发现啦?晚啦,等着变痰盂吧,我会好好待你的。来,把眼睛闭上,无痛无副作用。”

  小雀斑:“等一下!”

  狼巫婆:“干嘛,想拖延时间?”

  小雀斑:“我知道了,你现在很恐惧,不敢放我们,怕我们回去了想出好办法,毁了你的‘卍’字森林。”

  狼巫婆:“嗯,大耳朵,你很聪明,你这招叫激将法啊。有些沉不住气的人呢,往往在这个时候,他就上当了。可是今天我愿意上这个当!我也不是非得要你们这两只痰盂!快滚吧!”

  卯兔惊诧地抬起了头。

  小雀斑也将信将疑。

  狼巫婆:“知道为什么吗?”

  兔王和小雀斑一起狠命地摇头,像两只拨浪鼓。

  狼巫婆:“因为你们想不出办法!最后还是会被圈进我的‘卍’字森林,做一只快乐的痰盂!哈哈哈哈!”

  小雀斑:“哼,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狼巫婆:“嗯嗯嗯,信了信了,快去快去!回去的时候别从森林里穿过哦,一碰到那些树就会变成金银珠宝的。所以还是爬你们的耗子洞吧,注意安全哟!哈哈哈哈!”

  小雀斑和兔王顺着黑黢黢的地道又爬了回来。

  兔王满心内疚,觉得是自己害了大家。

  小雀斑坐在地上,用树枝在泥土上划出一个“卍”字,然后看了又看。小雀斑陷入了沉思,他在想老天爷这次为什么没给他厉害的法宝,可以用来对付狼巫婆。

  小雀斑握着树枝,胡乱地在泥地上划拉。咦,他一不小心,将那个“卍”字底部的缺口给封住了。这是个什么字?这不是个字。那把左边也补上呢,把右边也补上呢,上边呢……嘿,是个“田”啊!田是用来干什么的呢?种地的啊。

  小雀斑突发奇想:既然这“卍”字森林砍斫不得,那反其道而行之呢?索性再给它栽些树苗,把“卍”字四面的缺口都给堵上,让它变成一个“田”字森林,又会发生什么呢?

  小雀斑兴奋地把这个奇特的想法告诉给身旁的卯兔,卯兔以为小雀斑疯了,发出一声叹息:“唉,都怪我不好,又害了一个人。”

  小雀斑无奈:“好吧,你就当我是疯的吧。那你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也不知道结果呀,可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卯兔:“为了兔境?”

  小雀斑:“为了兔境!”

  卯兔:“为了十二生肖?”

  小雀斑:“为了十二生肖!”

  卯兔站起身来,坚定地说道:“好,那我就陪你疯一次!”

  当晚,卯兔召集拢剩下的兔民,把他和小雀斑在“卍”字森林里遭遇的一切连同小雀斑不知道有用没用的奇思妙想,全都告诉了大家伙儿。

  一位兔奶奶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当年的事,我就觉得大王您做得不妥,只是大王您当时被有些人给蒙蔽啦,什么意见都听不进去了。”

  卯兔又低下了头。

  一只大白兔走上前:“别低头,王冠会掉。”

  于是,兔王就抬起了头。

  海棠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再争论谁对谁错,还有意义吗?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那个老巫婆!止住那‘卍’字森林扩张的脚步啊!”

  毛毛兔:“大王刚才不是说了嘛,大耳朵建议,把‘卍’字变成‘田’字,破了它的风水,或许就能消除老巫婆的巫术了。小螳螂,你觉得呢?”

  螳螂:“从阴阳五行上来讲,此法值得一试。但到底行还是不行,须得试一试!”

  螃蟹:“废话连篇!我真想用我的钳子夹痛你的镰刀!”

  螳螂:“噢,You are cruel!”

  卯兔:“别吵啦,现在我兔境危如累卵,我们又别无良策,只有冒险一试,成败在此一举!下面就让大耳朵来给我们讲讲他的想法吧!”

  小雀斑:“刚才大王已经说得很详细啦!我只想补充一点,这‘卍’字森林是在不断向外扩张的,所以我们要想破它的风水,最好齐头并进!我们就兵分四路,每人手里拿着一株树苗,分别去往‘卍’字的四个缺口,正对着缺口,一字排开。等大王发出信号之后,同时走上前,把树苗也呈‘一’字形迅速栽植到‘卍’字的四个缺口处,像四道闸门同时关闭,把‘卍’字变‘田’字!尔后,我们就静观其变了。”

  卯兔:“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众兔:“明白!”

  卯兔:“出发!”

  众人悄悄地向“卍”字森林外围移动。若此刻从空中鸟瞰,就能看到有四根火柴棍竖在“卍”字的四个方向,正一步一步地逼近“卍”字,几欲重合!

  待众人差不多各就各位,小雀斑和卯兔点头相视,尔后,只听“咻”地一声尖鸣,卯兔就将一颗信号弹射向“卍”字森林的上空。那枚信号弹如流星一般窜上了天,然后在低矮的夜空里绽放出一个萝卜的图案!霎时间,黑夜变成了白昼!

  狼巫婆不明所以,望着“大萝卜”忘情地惊呼“好美啊”,眼里还如少女般闪动着泪光。

  而埋伏在“卍”字森林四周的兔民们却早已按捺不住!兔王的信号刚一发出,他们就扛着树苗、喊着口号、列成“一”字,朝着“卍”字森林的缺口,大步向前!

  二十步!十步!

  近了!更近了!

  “下!”甫一抵触“卍”字的边缘,大家又齐呼口号,把手中握着的树苗齐刷刷插进脚下松软的泥土里,四个缺口霎时被封住了,“卍”字变“田”字!

  狼巫婆感觉有些不对劲,抬起头来,茫然若失:“嗯?发生啥子事啦?”

  小雀斑和卯兔也是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众兔民都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紧张万分地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好像,停止了?”

  “停止什么?”

  “没有向外扩张了!”

  螃蟹对螳螂说:“老兄,你已经变成螳螂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了,你再去碰一碰那些树试试?”

  螳螂:“屁话!咱俩彼此彼此啊!要不,咱俩一起上?”

  螃蟹:“好!”

  他俩商量好,数一二三,一起朝着“卍”字森林最外边一棵树的树根砍去。树根上当即留下了伤口,流出了汁液,却并未像先前那样,重新愈合。

  当大家正准备欢呼的时候,螃蟹和螳螂却痛苦地大叫起来!

  螃蟹:“啊哟!啊哟哟!”

  螳螂:“哎嗨哟!哎嗨哟!”

  螃蟹:“老兄啊,你嗔唤啥呢?你肚子疼啊?”

  螳螂:“我还想问你呢!”

  螃蟹:“老兄啊,我们是不是要死了?能和我一起上路,你开不开心?”

  螳螂:“你死一边去,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死!”

  螃蟹和螳螂忍着剧痛,闭上眼,并排躺在地上等待死神降临。等了好半天,死神也没来,也没人叫他们起来,却响起了嘈杂的笑声。

  螃蟹:“老兄,我们是不是到了天堂了?你肚子还疼吗?”

  螳螂:“要不你先睁开眼看看?”

  螃蟹:“咱俩还是一起吧,一,二,三!”

  “长绒兔!”

  “短绒兔!”

  他俩坐起来,却发现彼此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相拥而泣!大家伙儿也都为这对哥俩鼓起掌来!

  不一会儿,就有许多的兔民从“卍”字森林里蜂拥而出。他们紧张而兴奋地奔出森林,像一粒粒子弹射向亲人的怀抱。

  卯兔望着眼前的“田”字大森林,欣慰地点点头:“太好啦!狼巫婆的巫术被破除了,还留给我们一座大森林!”

  小雀斑:“大王,您打算怎么对待狼巫婆?”

  卯兔:“当年我就犯了一次错,我不会再错第二次。”

  小雀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卯兔:“大耳朵,我想招你做我的乘龙快婿,等我龙驭上宾了,你就是兔境的王。”

  小雀斑听他连说两个“龙”字,只有苦笑,却不知该作何解释。于是,小雀斑语重心长的说了声“保重”之后,就时空转换,到了龙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