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猴
月亮2017-05-26 09:4910,094

  “山魈,你把月亮给我放喽!”

  小雀斑像以往一样,从昏迷中醒来。醒来之后,就看见一个个红彤彤的猴屁股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像一只只成熟的苹果——小雀斑都饿了。

  “我不放!”

  小雀斑点兵点将,选了众多猴屁股中最红的一个轻轻一拍,随即,一张红彤彤的猴脸转了过来。

  “你干什么?耍流氓吗?”

  小雀斑:“呃,不是的,你看看我这个长相,我属于什么品种啊?”

  “你看你尾巴都卷成一个圈圈啦,分明的卷尾猴。”

  小雀斑:“哦,那你就叫我小卷吧。”

  那猴子满脸诧异地说道:“什么,趁起的名字啊?会不会太草率了?你回去跟你妈再商量下。”

  小雀斑:“不用啦,就小卷。你屁股那么红,我就叫你小红吧。”

  那猴子道:“我才不干呢,谁家的屁股不红?我有名字,我叫僧帽。”

  小雀斑这才注意到,这家伙浑身是金黄色的绒毛,而头顶的毛却是黑色的,真像戴了一顶帽子。

  僧帽伸手又拍了旁边一只猴子的屁股,惹过来一张黄灿灿的猴脸:“哥,你摸我屁股做什么?”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他叫僧面。”僧帽又指着小雀斑说道,“这是小卷。”

  眼前这个家伙和僧帽相反——浑身漆黑,脸却是金黄色的,看上去真像一位苦大仇深的老僧。

  小雀斑急忙上前打招呼:“幸会幸会。敢问,你们这是在凑什么热闹哇?”

  僧面说道:“怎么,你还不知道哇,山魈把月亮捉住了,关在了松涛井里,大家正在劝他呢。”

  小雀斑问道:“谁是山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僧帽指着不远处被围在人群中蓝脸红鼻子的家伙说道:“看见了吗,那个膀阔腰圆的家伙,他就是山魈。他身旁的那口井是我们猴境最大的水源,叫松涛井。大王命他做了这松涛井的守卫,他常年一个人呆在这积叶山上,终日相伴者,惟林里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估计是他太过依恋如水皓月,又没有别的朋友,才会出此下策,以期独占月亮,获得心灵的慰藉吧。”

  小雀斑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说来,山魈也挺可怜的啊。”

  僧帽和僧面附和道:“谁说不是呢。”

  “山魈,是本王错啦,不该派你一个人去守松涛井,害你这么多年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连个朋友都没有。”

  小雀斑问道:“诶,那个劝说者是申时王吗?”

  僧帽答道:“是的,他就是我们大王……嗯?你不认识?”

  小雀斑:“呃,天太黑嘛,月亮不是被关起来了嘛。”

  僧帽:“……”

  山魈闭起眼睛,朗诵道:“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申猴继续说道:“唉,我知道这么多年是山间美景与姣好月色带给你心灵的慰藉。可是,那也是我们整个猴境,甚至整个十二生肖的慰藉啊,你不能因贪恋美景而独占月亮吧,晚上没了月亮多枯燥无味啊,诗人们还怎么吟诗,画家们还怎么作画,游子们又怎么寄托思乡之情呢——‘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月亮都没啦,一颗愁心又能寄给谁呢?”

  山魈讥笑一声,说道:“哼哼,我管他寄给谁,爱谁谁。要不,你让他寄给我,我把愁心丢井里?嘿嘿嘿嘿。”

  申猴面有愠色:“听人劝,吃饱饭!”

  山魈:“我不饿。”

  申猴:“两个选择:一,给你换个岗位,让你回热闹的青桃山;二,你继续呆在积叶山,我派更多的人来和你一起工作、生活。选吧!”

  山魈:“我选三。”

  申猴:“莫要装怪!哪来的三?”

  山魈:“这三嘛,就是维持现状,我不调离,你也甭派人来,我一个人在这积叶山上呆着挺好,但是这月亮你们也别想放出去!”

  申猴:“既然这样,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来人呐!”

  六个彪悍的吼猴齐声吼道:“有!”

  申猴:“给我把月亮放出来!”

  小雀斑喃喃自语道:“啊,这是要采取强制措施啊,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我看你们谁敢!”

  松涛井的井口被山魈用一块巨大的岩石给封住了,山魈大喝一声,纵身窜上岩石,摆开格挡的架势,准备背水一战!

  申猴道:“困兽犹斗,给我上!”

  六个吼猴吼叫着冲了上去,冲到了井口边,七手八爪,想把山魈从岩石上拽下来!可是山魈仿佛是练了金钟罩铁布衫的绝世高手,再怎么拉扯,都在岩石上岿然不动——站成另一块岩石。

  申猴惊讶地说道:“哟嗬,硬气功啊!来啊,全都给我上,敢螳臂当车,就把螳臂给他掰折。”

  又有二十个狒狒翻着嘴皮冲了上去,准备把山魈当成一座雕塑,直接移走。霎时间,松涛井口一片猿声啼不住,足以连岩石带山魈一起抬走。

  忽然,山魈从后腰取出一个水瓢模样的东西,高高举起。

  申猴定睛一看,大叫一声,“不好!”

  小雀斑疑惑,问身边的僧帽道:“他拿个水瓢做什么?”

  僧面抢答道:“那可不是寻常的水瓢呀!我们这积叶山上,住着一位老隐仙,老隐仙神通广大,有一年大旱,松涛井干涸,他向松涛井里滴了几滴酒,松涛井就再也没断过水!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山魈得到了老隐仙装酒的葫芦,并把它劈成了瓢,随时别在腰上。据说,这瓢可以舀水成酒。山魈嗜酒如命,所以把这瓢视若珍宝。”

  小雀斑道:“那猴王怎么不请老隐仙来劝劝这位山魈?”

  僧帽道:“虽然我们大家都知道老隐仙就住在积叶山里,但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人能主动找到他。”

  小雀斑点点头。

  水井口边,有人开始往上攀爬,打算上下齐攻,制服山魈。山魈掏出水瓢,朝攀爬者头上敲去,“笃”地一声闷响,“哎哟”地一声抱怨,攀爬者就开始往回退。其他的攀爬者不怕鬼不信邪,继续伸直了脖子,往上来,于是乎,又是“笃”一声,“哎哟”一声。不一会儿,“笃”和“哎哟”此起彼伏,山魈还踩上了鼓点,敲出了节奏感。山魈像打地鼠一样,打退了吼猴和狒狒们一拨又一拨的进攻,兴奋地差点唱出来。最后,再也没人往上爬了,遭不住啦,晕啊!

  猴王怒不可遏,把手拢成一个小喇叭立在嘴边,朝四面八方“呜噢——,呜噢——”地啸叫起来。

  未几,小雀斑感到地面微微震颤起来,像发生了地震一般。大家都惊慌失措,议论纷纷,有的还躲到了树上。不一会儿,几十个巨猿大汉从四面八方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他们有的呲牙咧嘴,有的擂打自己的胸膛,有的发出震耳欲聋的啼啸,凶神恶煞般的朝山魈围拢过去。

  山魈见巨猿来势汹汹,脸色变得阴沉。

  申猴发令:“给我拿下!”

  “且慢!”

  众巨猿正欲出手,山魈忽然喝道:“你们人多势众,我不是你们的对手。大王,你们不就是想让我把月亮放出来吗?我答应便是。”

  申猴道:“哼,早知如此,何必大费周章!”

  山魈从井口压着的巨石上跳下来,然后张开双臂,将半个身子都伏在巨石上。只听“呀——”地一声怒吼,山魈双脚等地,双手筋脉突起,额上汗如豆珠,那封井的巨石竟缓缓挪动,饱满的月光顺着逐渐变宽的井口喷薄而出。众人无不惊叹!

  山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巨石从井口上给挪了下来。此刻,松涛井就像一个巨型手电筒,把一道粗奘的强光笔直地打向天际。

  山魈精疲力竭,趴在井口边喘着粗气。他用轻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不声不响地摸出腰间的水瓢,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要月亮,我给你们月亮!”说完,他欠身将水瓢探入井口,舀出一瓢清亮的井水,展示在众人眼前——很奇怪,月亮明明还在井里尚未出来,但是瓢中井水依然倒映着一轮满月,好似蛋清之中浸没着的蛋黄。山魈乜斜了一眼猴王,蓦地将满瓢的井水扬在空中,道:“给你月亮!”

  一瓢井水连同水中满月倒影都被泼了出去,半空中,井水变成一片纷纷扬扬的水花,四下跌落。忽然,浸没在水花之中的满月倒影活了过来,变成了立体鲜活的真月亮,从水花之中脱离出来。水花像花瓣一样摔落到地上,而新月亮却蹦蹦跳跳爬上了夜空。

  众人目瞪口呆——又一轮满月!两个月亮!

  小雀斑望着这轮初升满月,惊讶之余,立马想起了在牛境的经历:牛境的望月之犀,一旦望见满月就失去了本性,肆意糟蹋庄稼。后来是用天干地支给的啤酒瓶盖子遮住满月,才避免了祸患的再次发生。可是如今,天空中又升起一轮满月,那牛境不是又得遭殃了吗?

  小雀斑陷入沉思之际,山魈却并没有停止他的行动。他发疯一般,一瓢又一瓢地舀松涛井里的水,舀出来,扬出去;舀出来,扬出去……天空中不断地有月亮升起,像孔明灯一般,悠悠扬扬,漫天都是。

  在美术课上,老师曾经给大家展示过一幅油画,叫作《星月夜》。小雀斑觉得这幅画很奇怪——如果画的是星星,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星星?如果画的是月亮,怎么会漫天都挂着月亮?现在,望着漫天挂着的月亮,小雀斑终于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那幅画的意境。

  小雀斑回过神来,冲着申猴朗大声说道:“大王,快快阻止他呀!”

  可能是太惊愕于眼前的情景,申猴竟然忘了制止山魈的胡作非为。经小雀斑一提醒,申猴的思绪立马回到现实,他惊慌失措地嚷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拦住他,他疯啦!”

  山魈依然不顾一切地舀松涛井里的水,越来越多的月亮飞升上天。井水水平面逐渐下移,山魈舀水也越来越吃力,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探下了井口。猴王下令后,一只距离山魈最近的巨猿果断采取行动,只用一只手掌,就轻松握住了山魈的双腿,像拎一串葡萄一样,把山魈大头朝下拎了起来。

  山魈被捉的时候正舀出一瓢水,正欲泼之,被巨猿拎了起来,瓢中之水浇了自己满脸满身。

  巨猿把山魈拎到了猴王面前,并把山魈手中水瓢夺来,递给猴王。

  猴王拿着水瓢细细端详,看不出任何异样,喃喃道:“这是何宝贝,竟有如此法力?”

  漫天月亮,照得人间成了天堂,众人恍在隔世,感动得暗自流泪——梵高的《星月夜》不过如此呵。群月之下,再无黑暗。从此黑夜胜白昼,太阳亦含羞。

  漫天玉轮齐捧出,申时万姓仰头看。众人都惊艳于美轮美奂的旷世月色,无暇顾及松涛井了。小雀斑瞟了一眼松涛井,发现最早被关在井里的那轮月亮还在,正从井口探出半个脑袋,几欲逃走。

  小雀斑看到了它脸上的“美人痣”,他知道,那是自己为它点上去的。情急之下,小雀斑从身后的一棵树上折下一丛枝叶繁密的树枝,三部并作两步,急匆匆跑到松涛井,举起树枝把那轮“美人痣”月亮又拍回了井中。

  “你在干嘛?”申猴问道。

  小雀斑并未回答猴王的问题,兀自说道:“大王,我们得请戌时王帮忙啦。”

  申猴问道:“请戌时王做什么?”

  小雀斑:“大王,你不会放任这满天的月亮就这么挂着不管吧?”

  申猴:“当然不会。阴和阳要保持平衡,天地才能有序运转。天上只有一个太阳,那就只能有一个月亮。如今山魈那个孽障,放出这么多月亮,打破了阴阳平衡,这迟早会给十二生肖带来灾祸的!”

  小雀斑点点头道:“大王说得对啊,那你准备如何处置呢?”

  申猴虽然也知道让和星星一样多的月亮挂在天上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好的主意。申猴说道:“唉,我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你刚才说,请戌时王?”

  小雀斑把树枝覆盖在井口,拍了拍掌心的尘土,道:“嗯,请戌时王派天狗将军过来,让他把多余的月亮都吃进肚子里去罢。”

  申猴两眼发亮,打了一个响指道:“嘿,好办法,真有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小雀斑:“我叫小卷。”

  申猴:“谢谢你小卷,我立刻知会戌时王,让他派天狗将军过来!”

  小雀斑似乎对猴王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地说道:“呃,井里的这个月亮还不能放出来。”

  申猴大惑不解地问道:“嗯?今天不就是为了放它而来?”

  小雀斑:“可是现在放得太多啦,这一个是最初的月亮,有特殊性,谨慎起见,还是不要和其它月亮混淆为宜啊。”

  申猴点点头。

  整个夜空就像一个巨大的摄影棚,被无数盏聚光灯不留死角地照耀着。这一晚,估计全猴境的人都无法入眠,大家疑惑着,仰望着,内心惶惶不安。他们觉得夜晚就应该是宁静与幽凉的,而不应是现在这般热闹辉煌!

  小雀斑望着这漫天的月亮,心想:躁动吧你们就!等天狗将军赶到,把你们一口一个全都吞进肚子里。

  第二天白天,月亮们都落下去了,率先赶来的不是天狗将军,而是丑牛。小雀斑一看到他焦急万分的样子,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丑时王气喘吁吁,愁得双眉紧锁,他对申猴说道:“九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本来我牛境‘犀牛望月’的灾祸已经彻底解决了,昨天晚上突然从你猴境升起无数轮满月,乖乖,像放天灯似的!壮观倒是壮观,可苦了我牛境啦!犀牛一族望见如此多的满月,如癫如狂,咆哮如雷,群魔乱舞,眼中好似喷射着火焰,恨不得踏平我牛境而后快!九弟啊,救救哥哥吧!”

  申猴哭笑不得得说道:“二哥啊,这‘天灯’哪是我放的啊,我也不想闹成这样呀!”

  丑牛:“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申猴:“唉,说来话长,我稍后向你解释。我已经通知了戌时王,请他立马派天狗将军过来,或许有解决的办法。”

  丑牛:“如此甚好。”

  小雀斑眉头一皱,问道:“二大王,您刚才说犀牛们又发狂了?”

  丑牛问申猴道:“这位小兄弟是?”

  申猴道:“哦,他叫小卷,我也是今天才认识,这小家伙蛮机灵的。”

  “哦,”丑牛点点头道,“是啊,望月之犀,望见满月就发狂。”

  小雀斑暗自思忖道:真是奇怪,山魈把“美人痣”月亮泡在井水里,然后用瓢把“美人痣”月亮的倒影舀了出来,“美人痣”月亮不算满月,那它的倒影也应该不算满月呀?也应该和它一样,都是“美人痣”月亮啊?怎么还是让牛境的犀牛们发狂了?

  “天狗将军到!”

  天狗将军率领着他的一众属下急火火地来到申猴和丑牛面前站定,向二位头领打拱行礼道:“见过丑时王、申时王!”

  申猴急忙说道:“将军来得好哇,不必再客套啦,我把情况简单向你介绍一下吧,是这样……”

  等申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天狗将军简单介绍之后,小雀斑对天狗将军说道:“将军,今晚满天月亮再次升起之时,你能否先派人去夜空中查看一番,看看这些月亮的脸上有没有‘美人痣’啊?”

  此言一出,丑牛和天狗都错愕不已——一个猴境的无名小卒,怎么会知道当年小奶牛用啤酒瓶盖让满月变成“美人痣”月亮的事?天狗将军问道:“这位小兄弟怎知当年之事?”

  小雀斑吱唔道:“呃,这个嘛,我是听我奶奶讲给我听的,哈哈哈。”

  丑牛感慨道:“嗯,都演变成小孩子的睡前故事啦!我老牛也成历史人物啦!”

  天狗将军道:“山魈放出来的,应该不是‘美人痣’月亮,不然,犀牛也不会再次发狂。”

  小雀斑:“哦哦,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就是想提醒你们一下,吃的时候小心点,别把啤酒瓶盖子也吞进去了,不消化。”

  天狗将军大惊,对申猴说道:“申时王,你们唤我前来,是想让我把这满天的月亮都吃进肚子里啊?不行不行,一个月亮尚可解决,这么多月亮,我只有这么几个人,吃不完哪!而且月亮猾得很,上蹿下跳的,不好捉啊,可能忙活一晚上也追不上一个月亮!”

  申猴急得抓耳挠腮:“咳咳,这可如何是好!”

  “哇哈哈哈,漫天玉轮齐捧出——,申时万姓仰头看——。”正在大家急不可耐之时,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韵味深长地朗诵起诗来。众人扭头望去,一个衣着邋遢,却道骨仙风的瘦老头儿不知何时已端立在松涛井上。

  “老隐仙!”众人异口同声道。

  “老天爷!”小雀斑脱口而出。

  僧面和僧帽一个扯小雀斑的袖子,一个扯他的一撮体毛,都在暗暗提醒他:惊讶之情可以理解,但是别乱叫哇!

  小雀斑心想:什么老隐仙,分明就是老天爷!别人不认得,我还能不认得?我说山魈哪来那么大的能耐,用一个破水瓢泼出满天的月亮,跟泼墨画似的,原来都是老天爷捣的鬼。哼哼,这回看你有何话说。

  老隐仙捋着胡须对众人说道:“啊哈哈,好久不见啊,大家身体还好?”

  猴王、牛王和天狗将军都立马围将过来,鞠躬打拱道:“见过老隐仙!”

  “哦哟哟,免了免了,都这么客气干嘛。”

  猴王顺势将水瓢捧出,问道:“老隐仙,这是不是你家的瓢哇?”

  老隐仙定睛一看,惊叹道:“乖乖,这不是我的酒葫芦嘛,怎么给劈成水瓢啦?”

  猴王正欲解释,小雀斑抢先说道:“你少来,别装啦,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既然你来啦,我也不用去梦里找你啦,快想办法把问题解决了吧。”

  没等老隐仙回话,猴王嗔怪道:“小卷,这是老隐仙,是我们猴境神仙级别的人物,别疯言疯语没大没小的!快来磕个头,给爷爷赔个不是。”

  老隐仙挑了挑雪白的眉毛问道:“咦,这个可爱的小娃娃是谁呀?来来来,爷爷抱抱。”

  还没等小雀斑反应过来,老隐仙就跃下井口,一把抱起小雀斑,用散发着酒糟气的胡茬子扎他的小脸蛋,直到扎红了才把小雀斑放下,心满意足地哈哈大笑。

  小雀斑再也不敢泄露天机,双手捧腮,一言不发。

  猴王瞟了一眼小雀斑,对老隐仙说道:“老隐仙,小卷童言无忌,如有冒犯,切莫见怪。只是这祸端已出,还望老隐仙……”

  “啊,这个,我还没吃饭呢,大家也都还没吃吧?申时王,不如先安排个晚饭吃一吃如何?”

  猴王无奈,只得命人准备了一桌水果宴和一大壶水果酒。老隐仙摩拳擦掌一番,就当着众人的面狼吞虎咽起来。

  众人哪好意思上前和老隐仙一同用膳,只得立在一旁垂涎三尺地看着。这老隐仙也真是的,他吃别人看,他坐别人站。这也就算了,他还发出奇怪的声音——尤其是喝酒的时候,眯着眼,搓着脚,嘴唇只张开一小点儿,狠命地撮酒杯,发出“滋滋”的锐响,引诱地众人难受已极!

  “哎,你们也吃啊,别光我一个人吃嘛。”老隐仙偶尔抬头客套一下。

  “小娃娃,来哟!”老隐仙望着小雀斑。

  “嗯,好!”小雀斑毫不客气,应承一声,坐下就吃。

  其实大家都想坐下就吃,但都不好意思。大家都羡慕地望着小雀斑,心想:当小孩儿真幸福哇!

  哇啦哇啦一顿乱抓,半桌子水果消耗殆尽,整个桌面杯盘狼藉。

  “嗝——”小雀斑打了一个水果味道的嗝,悠远绵长,还很响。他拍了拍鼓得像个椰子一样的肚皮,发出“啵啵”的闷响。

  老隐仙用小拇指剔着牙问道:“哎,娃娃,你怎么不喝酒哇。”

  小雀斑:“我妈不让我喝酒。”

  老隐仙:“你妈又不在这儿!再说啦,这也算不得酒,水果味的饮料嘛!快,咱爷俩走一个!”

  小雀斑觉得老头儿说的有些道理,饭后也正好应该喝点汤润润肠胃。于是就欣然接下老隐仙递到面前的酒杯,和老隐仙手里的酒杯碰了一下,就一仰脖,一饮而尽了……

  醉梦中,小雀斑见到了真正的老天爷——穿着打扮像一个精干的老猎户。

  小雀斑:“你不是说那酒不醉人,只是水果味的饮料吗?”

  老天爷:“你在说什么呀,睡糊涂了吧!”

  小雀斑:“你人明明就在那里,我也在那里,有什么话就当面聊呗,何必绕这么大个弯子,让人家又是酒又是菜的,还非得把我灌醉了带到梦里来。”

  老天爷:“孩子,怎么啦?受刺激啦?实在受不了就吱一声,我把早饭钱退给你,让你回到昨天我们见面的时候,行不?”

  小雀斑:“别!这已经到第九个生肖啦,眼看就结束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老天爷:“这就对了嘛。”

  小雀斑:“你不承认就算了。”

  老天爷:“你又来了,我承认什么呀?”

  小雀斑:“好好,我不说了。那你说说这满天的月亮挂在那里,怎么办吧,天狗将军说他吃不完。”

  老天爷:“这么多月亮,你全让天狗将军去吃,当然不可能。”

  小雀斑乜斜着盯着老天爷,说道:“那我们应该……”

  老天爷不知什么时候从哪里变出一张弯弓,又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一只羽箭,拈弓搭箭,奋力松开手指,把箭射向远方,朗声道:“射它!”

  小雀斑盯着眼前威风凛凛的老天爷,新奇不已——嘿嘿,这老爷子,真有意思。语文老师曾经讲过后羿射日的神话故事,却从没听说过有“射月”的。旋即,小雀斑忽然又想起什么事儿来,郑重其事地问道:“天干地支曾经给了我一个啤酒瓶盖,我把它扣在了月亮的脸上,让它形成不了满月。山魈泼到天上的月亮们脸上也有瓶盖儿吗?”

  老天爷收束起刚才夸张的姿势,清咳两下说道:“咳咳,那个东西是形成不了倒影的,山魈泼到天上的就是完完全全的满月,所以牛境的犀牛们才又发了疯。所以嘛,你去射月的时候也不要投鼠忌器,担心射坏了月亮脸上的宝贝,啊,尽管射!”

  小雀斑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什么,我去射?”

  老天爷:“嘿嘿,不你去射还我去射?”

  小雀斑:“你不是也在那里嘛!”

  老天爷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再胡说!”

  小雀斑只得答应了。

  “哎呀,才喝了一杯酒,怎么就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快起来快起来,好臊皮哟,看来小孩子真不能喝酒!”

  “吔,这是啥东西?”

  僧面和僧帽把朦朦胧胧的小雀斑从桌子底下拉出来,却意外发现小雀斑手里冒出来一张大弓和一筒羽箭。

  小雀斑看了看手里的这两样东西,顿时清醒了不少。他看见老隐仙还烂醉如泥地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并不去叫醒他。他径直走到申猴和丑牛面前,打拱道:“启禀二位大王,我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啦!”

  申猴和丑牛都吃惊地望着小雀斑,申猴问道:“小卷,刚刚还一筹莫展,怎么一顿饭的功夫就想出办法来啦?是我的酒好还是菜好哇?”

  丑牛继续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呢?”

  小雀斑拍了拍身后的箭筒,说道:“拿箭射它。”

  申猴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对僧面和僧帽嘱咐道:“时间不早啦,月亮都出来啦,你们跟小卷熟络,把他送回去吧,不然家里人该着急啦,帮他把他的玩具拿好,别丢喽。”

  僧面和僧帽齐声应道:“是。”

  小雀斑气不打一处来,竟然说老天爷给的宝贝是玩具!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以背贴地,双脚朝天,把那张大弓套在双脚之上,使双脚蹬在弓背上。他又抽出一支羽箭搭在紧绷的弦上,双手紧紧拈在箭尾的羽翎上,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弓拉得满满当当——几乎把他整个身子套进去,然后,他“呀”地大叫一声,倏地松开手指,只听“嗡”地一声弦响、“嗖”地一声箭响,离弦之箭便如窜天猴一般,向着月亮堆里扎去!

  月亮们眼见着箭支朝自己扎来,惊慌失措,乱作一团,像一桌刚开局的台球,跌跌撞撞,四处碰壁。

  箭飞过来了,不偏不倚扎中众多月亮中的一个,“噗”的一声爆裂、消散了,还冒了一个泡泡。

  猴王和牛王都傻眼了,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只有天狗将军还算清醒,大声说道:“小卷别停,继续射它!”

  可是,那张弓太硬了,小雀斑射出一箭,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哪还有力气射第二箭呢?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颤颤巍巍指着巨猿们说道:“我,我不行了,让,让他们来。”

  猴王也示意,让巨猿上。

  昔有后羿射日,今有巨猿射月,传出去,又是一段佳话!

  一只巨猿微微一笑,轻松拈弓搭箭,又是“噗”的一声,一个月亮消失,一个气泡诞生,旋即破灭。他嫌这不过瘾,于是一弓搭两箭,“噗噗”,两个月亮,两个气泡。箭筒里的箭似乎永远抽不完,无论他抽走多少,箭筒里始终是九支箭。他三支三支地射,四支四支地射,直到九支九支地射。九支箭实在不好操作了,箭支四面八方地飞,还有一只差点落在猴王的脚面上!

  猴王向后躲闪,嗔怪道:“哎哎哎,几十岁的人了,还搞些碎娃活路!还想不想玩?不想玩了换下一个。”

  于是巨猿们摩拳擦掌,轮流上场。

  天狗将军也命令他的属下上天围猎,避免月亮们逃跑。

  漫天月亮无处遁形,像一锅汤圆任人品尝——吃也不好好吃,偏用筷子插着玩儿,何其苦也!

  “噗噗噗!”

  爆裂声络绎不绝,彩色的泡泡不断升腾而起,又“啵啵”幻灭。强到刺眼的月光逐渐暗淡下来,夜空也恢复了她以往的温柔。

  还剩最后一个了。巨猿又是微微一笑,拈弓搭箭,准备最后一击。天狗将军拦下了:“且慢,让弟兄们装回去当夜宵吧。”巨猿遂作罢。

  天狗将军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天上的兵士们旋即会意,掏出一张大网,合力把那最后一轮满月收到了网子里。

  小雀斑对申猴说道:“大王,把井里那轮月亮放出来吧,不然一轮月亮都没有,看不清回家的路啦!”

  申猴点点头,让人赶紧把松涛井上的覆盖物拿掉,用竹竿把那轮“美人痣”月亮赶出来。

  “美人痣”月亮真像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在井口张望一番,然后悠悠扬扬地爬上了夜空。

  天上一轮才捧出,申时万姓仰头看。猴境的夜晚终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众人高兴地欣赏者“美人痣”月亮,现在,他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再美好的事物,如果太多了,也会遭人厌恶。

  小雀斑来到饭桌前,四下张望,桌上桌下都不见老隐仙的身影,他喃喃道:“真是个怪爷爷。”

  送走了丑时王和天狗将军,猴王急忙走过来,向小雀斑讨要射月的弓箭,他说道:“我准备让山魈继续看守松涛井,但是会给他派些帮手,免得他一个人在山上又乱泼月亮玩儿。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请小兄弟能将宝物暂留猴境,不知意下如何啊?”

  小雀斑道:“噢噢,你要的话,送给你好了,反正我也拉不动那玩意儿。”

  猴王激动地连连道谢。猴王问道:“小卷,你家住哪啊?”

  小雀斑吱唔道:“我家,住很远哪。”

  猴王点点头道:“嗯,考没考虑到青桃山来,你这么聪明伶俐,应该到更广阔的舞台施展才华,偏远地方只能让你昏昏欲睡、鹤立鸡群啊。”

  小雀斑笑道:“我家住在鸡境哪。”

  猴王:“鸡境?”

继续阅读:酉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