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九州大地
兴文2017-08-27 08:484,530

  我是叫辰启明,出生在中国内陆的一个偏西山区。这里有一望无际的森林,高耸入云的山峰,汹涌澎湃的河流。山与天齐,水比海阔,云海与天际结伴。我们主要和森林玩耍,与河流嬉戏,与大浪搏击,与整个大自然为朋友。

  要问我有什么梦想,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想成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当大人问我有什么梦想时,我会高兴地回答: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

  大人听到我想成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时,他们很高兴,在谈笑之余总是鼓励我一定要实现我自己的梦想,一定要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听了他们的鼓励,我很高兴,发誓一定要坚持自己科学家的梦想。

  于是,为了成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我从小我就有很多不明白的问题,问大人时,他们总是很烦,还批评我的想法太古怪。

  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一个人独自研究,可是不管我怎么研究,我还是不明白那些问题的答案。

  我不明白太阳为什么会有光,同样的太阳光线为什么冬天是冷的,夏天是热的。既然有光为什么宇宙总是黑暗的,为什么会有黑夜,如果没有夜晚我就可以和小伙伴玩一天了。看见后面的大山不断地移动,难道大山也有生命吗?看见河水不停地流动,永远没有枯竭,可我就是找不到河流的源头。为什么蛇和田鼠是天敌,松鼠会在树上跑?鸟会在天上飞?年龄越大,问题越多,我当科学家的梦想也越来越艰巨。

  终于,有一天。大人不耐烦了,再也忍不住我无休止的提问。有理有据地分析了我的科学家梦想,那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当科学家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从我们整个村的历史来讲,还没有读过大学的人,更别说科学家。科学家比大学生要难得多,大家还没有读完书,就已经出去打工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整整花了三天三夜的思考,我想通了。我放弃了当伟大的科学家的梦想,转为当冒险家了。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讲,这的确是一个很难接受的现实。为此,我还整整伤心了一个夏天,仅仅是我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

  冒险家,是我想了很久才有的新梦想。既然科学家需要读很多书,我们村又从来就没有过大学生,我只能假设我很早就会出去打工,那样我就不能继续读书,科学家的梦想也就破灭了。如果我是一个冒险家呢?我就不需要读很多书,照样可以成为一个冒险家,只要我足够勇敢,坚持,担当,沉着等等。

  为了避免我的梦想再次被大人破灭,我再也不给大人说出我的梦想,只是偷偷地去实现我的梦想。等我成功了,他们就不会说我的想法不切实际。

  我特喜欢看书,经常一个人看书,因为书是一切梦想的起点。如果养成经常了看书学习的好习惯,就等于打开了一切通往成功的大门,有着无限的可能。我也慢慢进入了书中,进入了另外一个奇幻的世界,开启了一切的可能。

  我又一次坐在孤壁之上,望着天空,想着生命进化的奇妙,真希望有一次奇幻的冒险之旅。生命传说一直是我们部族神秘文化的一部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我们生活的九州大地地之外还有其他的未知生命世界,生活在九州大地,这里就是我们所触及的全部。

  “九州大地,就是我们生命中的那片云彩。长期包裹其中,我们就误认为九州大地就是我们整个世界。我们每个的生命是自由自在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束缚,束缚我们内心的,仅仅是我们的认知和成见。那片云彩,其实我们可以自由出入。走出去,才能够发现更加广阔的世界。走出去,才能实现愿望,发现生命的存在和意义。”我坐在孤壁上,又一次次想着这个问题,眼睛直直地盯着对面的石刻,若有所思。

  “辰启明,你怎么又爬到孤壁上面去了,快点下来吧。”楼羽在下面大声喊。

  “是啊,快点下来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玩。”清歌举起双手跟着楼羽大声喊道。

  隐隐约约听见楼羽和清歌的声音从我耳旁飘过,顿时皱了皱眉头,斜眼看了看他们两个。他们正在下面等着我,跳着向我招手,示意让我马上下去。我缓缓转过头,继续坐在孤壁上,看着对岸的巨大石刻。

  石刻,紧紧地贴在悬崖之上,占据了整个悬崖,十分巨大。石刻是一个人的脸像,凹凸有致,传说就是他创造了我们,在石刻内部,有传说中的秘密,可以通往不同的世界,甚至可以通往天堂神域,一个令人无限向往的世界。

  孤壁离地面有三百多米高,最上面的地方仅仅只有十平米左右,几乎是垂直屹立在九州大地之。对于我们部族来说,这根本就没有半点困难,因为我们是布登一族。

  唯一让我们有所顾虑的,就是我们的害虫,龙族。它们是最可恶的生物,不是因为他们残忍,而是他们对我们不停地骚扰,让我们基本没有平静的生活。不过,对我们来说,这一切都习惯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那仅仅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很喜欢这里,这里有我可爱的小伙伴。楼羽,他是我的好朋友,特别喜欢冒险。清歌,心里总是有很多鬼主意,有说不完的话。

  就在这一瞬间,看见远方的天际处黑压压的一片,那是龙族的又一次入侵。

  目前来说,我的处境十分困难。我位于孤壁的最高处,十分显眼,这里也是龙族经常攻击的目标,我下意识地蹲下,躲在石头后面,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没有龙族能够发现我的存在。

  躲在石头后面,看见了沸水龙,火融龙,飞翼龙迅速从我旁边掠过,露出尖锐的翅膀和牙齿,寻找着一切可能出现的目标,布登族人。

  沸水龙,凡是看见有人就直接口吐几百度的水汽,可以直接将任何生命瞬间瘫痪。它从高空迅速俯冲向地面,经过大地上的植物,瞬间就失去了生命,变成了一道躯壳,在大地上留下一道道疤痕。

  火融龙,有四个翅膀,全身呈火红色。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吐火,几千度的烈火,瞬间就将经过的房屋化成一片火海,让人无处可躲。

  飞翼龙,最厉害的猎杀龙,他们可以探寻任何生命。每次龙族袭击时,它就在云端,在高空处盘旋,寻找着最重要的目标,往往是一击即中,从来没有失手。

  “大家准备反击,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拿好武器。”族长举起手中的斧头大声宣布,然后迅速冲向火海,与龙族博斗。

  我们修建的木屋大部分被毁灭,布登一族又一次遭到了巨额损失。很多龙族也被我们抓进了牢房,被关押在地底。

  看到这一切,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我望着天空,突然感觉有一股热量袭来,我马上转过身,跳入另外一个石头后面。就在这一瞬间,刚才呆过的石头已经被烈火烤裂,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我已经被火融龙盯住了。

  我再次鼓起勇气,跳去另外一个石洞,又一次巧妙地躲过了火融龙的袭击。在孤壁上,火融龙在后面不停地追着我,我只能逃命。

  族长正在和沸水龙博斗,看见沸水龙张大嘴里,准备喷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他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快速运动到沸水龙头下,用斧头从侧面猛烈地敲击头部,趁着沸水还没有时间反应过来,他快速地拿着绳子移动到沸水龙脚旁,将脚套住。又一次从侧面猛烈地敲击头部,沸水龙摇了摇头,踉踉跄跄地移动了一小步,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见我正在被火融龙攻击,族长马上松开绳子,飞速向我跑来,就在我快被大火包围时,他用力地挥舞着斧头,重重地打在了火融龙的头部。火融龙歪斜着身体,从孤壁上掉了下来,又跌跌撞撞地飞走了。下面的沸水龙也清醒了过来,快速挣开绳子,飞走了。这一次,又是族长救了我。没错,的确是族长救了我,因为他是辰大器,我的亲哥哥。虽然我们是一个父母,但性格却完全不一样。他一生的目标,就是杀光所有龙族,还布登族一个和平安宁的世界。而我,不喜欢杀生,只喜欢和一切生命做朋友。

  “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做人一定要有个男人的样子,特别是布登一族的,我们遗传的是勇敢者的基因,我们为荣誉而战,我们为了和平……”族长又一次在我耳旁劝说,我只好低下头,认真地听着。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这里,这里有我可爱的小伙伴。楼羽,他是我的好朋友,特别喜欢冒险。清歌,心里总是有很多鬼主意,有说不完的话。

  又是一次雨夜,经过一夜的酝酿,森林里面到处都长满了蘑菇,很漂亮,很好吃的蘑菇。每次雨雨过天晴后,我们三个人就会一起,跑到山里面去寻找蘑菇,往往是满载而归。

  如此险恶的环境,我们为什么还会去捡蘑菇呢?而且每次如此,没有任何改变。没有为什么?仅仅是一个传统,一个习惯。或许有人觉得有点不合适,布登一族应该做的都是披荆斩棘,舞动乾坤的大事。而捡蘑菇却一直没有人反对,大家都遵循规矩办事。

  习惯一旦形成,将很难改变。事实上,做大事必须从小事开始,只有小事全部做好了,才有更多几率做好大事。所以,布登一族除了对龙族很了解外,最了解的就是蘑菇了。而蘑菇,就是一个突破口,一个引导我们探索的突破口。

  “你们有没有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最近总感觉空荡荡的,生命缺少了什么?”我边走边问楼羽和清歌。

  “没有想过,我们生活还是很充实的,没有哪里不对劲啊。”楼羽快速说,“不对,我想到了,我们缺少一根登山的棍子。”楼羽突然停顿一下,又快速补充道,然后故意对着我哈哈大笑。

  “辰启明,你别多想了,像我们普普通通的难道不好吗?你整天都在想着很多奇怪的问题,我母亲已经明确给我说,让我以后离你远一点。特别是你一个人,坐在孤壁上看着对面的石壁时,没有人觉得你是一个正常的人。”楼羽拍着我的肩膀摇摇头,安慰道。

  “这个世界有它的运行规律,我们仅仅是宇宙中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生命。无论有没有我们,它都会照样运行。和这坐大山相比,根本不用比较,就明显感受到了自己的局限性。这种对比,瞬间就会让我明白,自己的能力有限。更何况这坐大山仅仅是神州大地的一部分,神州大地又是整个宇宙的一部分。”清歌抢着补充道,还没等我反驳楼羽的观点,他就一鼓气说完了。一直盯着我,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得意的样子。

  “是啊,我关心的是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坐山?为什么九州大地是这种形状?为什么陆地和海洋的比例是三比七?为什么会有我们?为什么龙族会攻击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运行的?为什么我们会发现新的蘑菇?这些问题我们都不懂,既然宇宙创造了我们,我们的意志就代表了宇宙的意志。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有价值的。既然存在了,就一定又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望着面前的大山,深思道。楼羽和清歌听完我的疑惑,呆呆地看着,当所有的问题上升到生命哲学高度时,大家都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好吧,我说不过你,今天又有什么想法?”楼羽摊开双手歪着头看着我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现在我们都是大人了,布登族从来不畏惧任何危险,面对龙族的一次次侵略,我们依然不离不弃。”我盯着面前的大山严肃地说,“所以,我决定今天爬上这坐山,神州大地最高的山峰,九州峰。”我接着宣布。

  “根据我们现有的装备和情况来看,登上九州峰的几率几乎是不可能的,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会在攀登的过程中掉下来摔死。有百分之七的几率会在攀登的过程中困在半山腰上饿死。”清歌拿出笔记本吞吞吐吐快速分析道。

  “那还有百分之三的几率呢?是什么。”我问。

  “百分之三,剩下百分之三的几率就是我们顺利到达了九州峰,经历其他大部分人都没有过的经历,开启一道从来没有过的惊奇旅程,我们会发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清歌看着笔记本,兴奋地说。

  “没错,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我就选择剩下的百分之三的几率了。”我望着九州峰,坚决说。

  简单地商议后,我们就开始出发了,目标是爬上九州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幻的动物世界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幻的动物世界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