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凌空飞阁
古龙2017-01-11 16:582,828

  萧南苹在绝望中捕捉了一丝希望,她就不顾一切地朝这希望追寻了去。

  枯林的光线,随着脚步的往内每行一步,而变得越发黑暗。到了后来,林中竟然虬枝盘纠,日光想必已被山峰挡住。她虽然自幼练武,目力自然异于常人,此刻也不禁放缓了步子。

  一种阴暗潮湿的霉味,使得她心里大翻,涌起一阵想吐的感觉。

  她艰难地在这阴晦的森林里攒行着,纵然她知道在这种终年不见行人的密林里,蛇蝎毒虫定然很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蹿出来咬自己一口,但是,她仍然没有后悔的意思。

  因为,这有关她一生的幸福,这密林中虽然是阴晦的,但是她心里,却已现出一幅极其光明的图画。

  “今天早上,南哥哥为我出来找食物,哪知却被陷在这密林里了,寻不着出路,方才我听到的声音,就是他在这密林里的呼唤。”

  她幸福地思索着,虽然又不免为“南哥哥”担心起来!

  “假如我找到了他,他该多么高兴呀!昨天晚上,他……”

  这痴情的少女脸红了,更加努力地朝前面走了过去,密林里的困阻虽多,然而,却阻止不了这少女寻求幸福的决心。

  忽地,她似乎又听到一连串隐约的人声,从右面飘了过来。

  她不禁暗自庆幸,自幼至今的训练,使她有这异于常人的听觉,才能使她听到这些,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朝右面绕了过去。

  她虽然没有听清这人声是属于谁的,但是,在这种密林之中,难道还会有别人在这里?

  前面的虬枝纠结更多,她反手背后,想抽出背后背着的剑,但伸手去抽了个空,她不禁哑然失笑,在经过这许多天的波折,和昨夜的那件事后,自己背后的长剑,怎会还在原处呢?

  于是她只得用手去分开前面纠结着的树枝,走没多远,忽然发现林中,竟有一条上行之路,宽约四尺,蜿蜒前行。

  她在这路口考虑了一下,目光四扫,看到立身之处,前后左右都是密林。只有这条路,上面虽仍木枝密覆,两旁也有林木,但路却是宽仄如一,地上连野生的杂草都没有什么。

  她心中不禁一动:“这条路难道是人工开出来的?”

  在这种地方会有人工开出来的路,不是太值得奇怪的事了吗?

  于是在她心里本就紊乱纠结的各种情感里,此刻又加了一份惊异和奇怪,却又禁不住加了一份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之心。

  于是她考虑了半晌,终于循径盘升。

  她走得很快,瞬息之间,便上掠了数十丈。但在这种地方行路,她仍是极为小心的,目光极为留意地朝前面看着。

  忽地,她极快地顿住身形。

  原来地势忽然中断,前面绝望深沉,竟然深不见底,形势之险恶,使得她不禁为之倒抽一口凉气!

  她的心又往下沉了下去,正自暗叹着自己的这一番跋涉,至此已全部成空,幽幽地长叹了一声,伸手去拭额上的汗珠。

  但是手一触到面额,她又倏然缩了回来。原来她此刻才发觉自己那一双手掌,此刻已是鲜血淋漓,显然是方才自己用手去分开纠结的木枝时,所受的伤,此刻才觉出疼痛。

  这痴情、可怜而无助的少女,站在这阴峻冥沉的绝壑之前,不自觉地,已流下泪珠了!

  泪珠,沿着她的面颊流下来,她反手用手背去擦拭一下。

  忽地,目光动处,她发觉左侧似有一条路,通往绝壑的那面。

  于是她精神又自一振,连忙绕了过去,前行方一丈,目光前望时,她不禁惊喜得险些晕了过去。

  原来,她这才看出,这绝壑本是横亘半空中,对面却有一个极广大的石梁,恰好将绝壑的两边连住,石梁的三面,虽然还是密林环绕,但冲着自己这一面,却是空空的没有树木。

  在这片石梁上,竟有一宇楼阁,一眼望去,竟像是凌空而建。最妙的是:在这宇楼阁之侧,还有一处飞亭,而在这飞亭里,倚着栏杆俯首深思的,却竟是她朝夕相思的“南哥哥”!

  此时,她的理智完全被狂喜淹没了,根本没有想到,在这种荒山、密林,这么奇险的地势,怎么有这种楼阁!

  也没有想到,昨夜的“他”若是南哥哥,此时怎会在这里!只认为昨夜的事,既是在这山中发生的,而这里既有个“南哥哥”,便是值得狂喜的事。却也没有想到,此刻站在这飞亭之上的,不也可能就是那天争教主萧无吗?

  世上若有两人面貌完全相同,有时便会生出一些极其离奇的事来。若这面貌完全相同的两人,身世、性格迥异,身心、行事也不同,而又处在极端敌对的地位中,那么,所发生的事,自然就更加诡异。

  何况这面貌完全相同的两人之中,还有着一人,他的面貌,是经易容之后而如此的呢?

  那么,此刻在这飞亭之上,俯首沉思的究竟是谁呢?伊风?萧无?

  昨夜在那山窟之中,和此刻在这飞亭之上的,是不是同一人呢?若是,那他是伊风还是萧无呢?

  若不是,那么谁是伊风,谁是萧无?这两人为什么会这么凑巧,同来一山之中?

  而这个诡异的飞阁,又是属于何人的呢?

  若有人问你这些问题,那么请你回答他:“看下去!”

  且说伊风他们入了长安城,已是万家灯火了。

  伊风在偏僻之处,寻了个酒楼,和那始终将他认作是三弟的飞虹剑客们,找了间雅座坐下,三言两语,就将事情解释清了。

  因为,他只要将面上的人皮面具,揭开少许,那么一些疑惑,便可不攻自破。

  飞虹剑客们,一看这人是经过易容之后,才和自己的三弟相像的,那么这人本来的面目,自然是另有其人了。

  伊风此举,是经过一阵周详的考虑的,因为这“飞虹七剑”,久居关外,自然不会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究竟是谁。

  再者,也是因为此事误会已深,除了这么做之外,也确实没有其他的方法。

  他并没有将这面目完全揭开,因为他还要留着这形状去另外做些事,这是一个极为奇诡的“巧合”,却是他值得利用的。

  “飞虹七剑”见了,自是惘然若失。他们走遍天涯,原以为已是寻着自己的三弟,哪知自己认为千真万确的事实,此刻却发展到这种地步。

  华品奇废然长叹一声,站了起来。忽地将桌前的酒杯拿起,一饮而尽,向伊风当头一揖,道:“朋友!这次种种误会,累得朋友也多出许多麻烦,我除了深致歉意之外,别无话可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朋友若有用得着我兄弟的地方,只要通知一声,我兄弟必定为朋友效劳,也算是我兄弟对朋友的补报。”

  说着话,这跛足的老人,身形竟像是站不住了,摇摇欲倒。

  伊风此刻突然对这老人,起了极大的同情,却见他又深深一揖,道:“此事既是我兄弟鲁莽之错,朋友如有事,自管请便。”

  他又长叹着。

  伊风暗中一笑,知道他说的话,绝非逐客之令,只是这生长在关外白山黑水间的剑手,不善言辞而已。

  心中极快地一转,突然笑道:“此事既属巧合,又怎怪得了各位?至于恕罪补报的话,请华老前辈再也休提,只是……”

  他又微笑一下,目光在飞虹剑客们的身上一转,又道:“华老前辈如果不嫌晚辈冒昧的话,可否将有关令师弟的事,对晚辈一叙?因为有关令师弟的下落,晚辈或许略知一二。”

  经过他方才一番极为周密的推究,他已确信那和自己面貌完全相同的人,便是名震天下的天争教主萧无,是以他此刻才如此说。

  飞虹七剑中的毛文奇、龚天奇等人,本来各自垂头无言,听了这话,却不禁一齐抬起头来,目光在伊风身上一扫。

继续阅读:第五十章 人海茫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