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情思逶迤
古龙2017-01-11 16:583,607

  犹有春寒。

  是以萧南苹此刻穿着的,仍是厚重的衣裳,但“嘶——”的一声,她的前襟,仍然被撕开了。在这一瞬息,她的心像是被人刺了一剑似的,因为她知道将要发生的事。

  怪笑声,像是枭鸟的夜啼,又像是狂犬的春吠,在她耳中,混杂成一种难以忍受的声音。

  然而,就在这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却没有发生的一刹那里。

  突地——混乱的笑声,像冰一样地凝结住了,接着是一声惨号。

  萧南苹为这突生的变故,睁开眼睛来,眼前那红得冒汗的脸,已经不见了,她目光一瞬,一条英挺的人影,正一掌劈在另一条汉子的头上。那年轻而轻薄的汉子,也惨号了一声,随着他的同伴死了。

  萧南苹狂喜着,那英挺的人影一回头,一张她所熟悉的面孔,便立刻涌现在她眼里。她此刻若不是穴道被点,怕不立刻跳了起来。

  但她此刻连一丝力气都没有,她只能轻微,但却狂喜地喊了声:“南哥哥!”

  这三个字像是一章极其美丽的曲词,悠然而漾,然而又收束在“南哥哥”三个字上。

  她看到“南哥哥”带着一脸笑容掠到她床前,她看到“南哥哥”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胸前。

  当然,她知道这是为什么,她虽然也有些羞涩,但是她却毫不愤怒。女子被她所爱的人看着自己的身子,纵然那是在一个并不适当的情况下,可也是仅有羞涩而无不快的。

  羞涩之中,她的心跳加快了,因为“南哥哥”已伸出手,为自己拉上胸前敞开的衣襟,那可爱又可恨的笑容呀——她的脸红了,正想问“南哥哥”怎么不说话,但是“南哥哥”的脸——他还没有将自己为他易容的化装拿掉——却突然变了。

  她当然也随着一惊,凝神听处,原来门外已响起那七海渔子说话的声音,于是她又惶恐地低唤了一声:“南哥哥。”

  但是她这三个字还没有完全唤出来,“南哥哥”的手,已掩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却抄起她的腰肢,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然后,他猛一长身,脚尖顿处,倏然从窗中穿了出去。

  萧南苹只觉得自己在她的“南哥哥”那强而有力的臂弯里,那种感觉是无与伦比的美妙!

  虽然他正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向前飞掠着,而使挟在他臂弯里的萧南苹,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但是,在萧南苹心里,这种眩晕的感觉,却像是自己躺在天鹅绒的那么柔软的床上似的,只是偶尔发出一两声幸福的呻吟。

  也不知道他飞掠了多久,萧南苹感觉到自己已上了一座山,又进了一个树林子,她看到了地上的积雪,雪上的残枝。

  “南哥哥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呀?”

  她询问着自己,但随即又为自己寻求着解答,在此时,无论是什么解答,也都能使这痴情的少女满意的,因为她正躺在她爱着的人的臂弯里,这不是比任何解答,都要美妙些的事实吗?

  终于,他停下来了。萧南苹张开刚刚闭上的眼睛,看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洞窟里,于是,她不禁又有些奇怪。

  但是这奇怪的感觉,是那么微弱,比不上她心中喜悦的十万分之一。

  于是,她被安安稳稳地放在地上,呀,不是地上,而是床上,床上还有温软的棉褥,垫在下面,“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南哥哥”满带笑容的脸,又浮现在她面前了,光线虽暗得使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笑容,但是那温暖的笑意,她却感觉得到。

  想不到,她终日所企求的事,却在这种情形下达到了。

  她幸福地又低唤着:“南哥哥……”腰间一松,她的穴道虽然被解开了,然而她更软软的没有力气,此情此景,她又能说什么话呢?

  于是,幸福变为痛苦,痛苦变为幸福,幸福着的痛苦,痛苦着的幸福,世事遥远了,世事混沌了,迷乱了,天也亮了。

  萧南苹娇慵地翻了个身,呀!她那身旁的人儿却已走了。

  她揉一揉眼睛,眼波流转,这是一个加过人工的山洞,但是,山洞里却是空洞洞的,连半个人的影子都没有。

  “难道是个梦?”

  她跳了起来,又痛苦地轻轻皱了皱眉,替自己下了个决定:“不是梦呀。”

  因为昨夜的迷乱——温馨的迷乱,此刻仍留在她的心底,她记得,非常清楚的记得。

  只是在这种迷乱之中,南哥哥曾经问过她什么话,和她自己回答了什么,她却已忘记了。

  但这些是无足轻重的,因为别的事,远比这些话重要得多。

  “或者他出去了,或者他去为我找寻食物去了,他立刻就会回来的。呀!多么奇妙!原来人间欢乐,是比痛苦多些。”

  她安慰着自己,又娇慵地倒在床上,那是一张石床。这山洞里除了这石床之外,还有着一张石桌子,还有着一些零乱的什物。

  “这也许是他在避仇时为自己布置的山洞吧!他是个多么奇妙的人,我只要能和他在一起,纵然终日住在这山洞里,我也高兴。”

  她情思如流水,回转曲折,时间便也在这逶迤的情思里,消磨了过去。

  时间在等待中虽然缓慢,但却终于过去了。

  渐渐地萧南苹的心,由温馨而变为焦急,由焦急而变为困惑,再由困惑而变为惶恐,然后,这份惶恐又变为惊惧了!

  一些她在狂喜中没有想到的事,此刻却来到她脑海里:“他怎么会知道我在客栈里?他怎么会在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情况下,对我……对我这么好?他不是这样的人呀!”

  萧南苹的脸,由嫣红而变为苍白了,甚至全身起了惊恐的悚栗!

  “如果他不是南哥哥,会是谁呢?难道……难道是他!”

  “天争教主萧无”这几个字,在这可怜而痴情的少女心中一闪而过,她脑中一阵眩晕,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神志了!

  一片混沌之中,她好像看到那张脸,飞旋着,带着满脸的狞笑,朝她压了下来,那张脸,本是她亲手在另一张不同的脸上造成的。

  那时候,只要她在为着一个她所爱着的人易容的时候,稍为变动一下手法,那么对她来说,这世界此刻就会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双纤纤玉手之下,不但改变了她自己的命运,改变了另一些人的命运。也改变这武林的命运。

  这张脸,在她脑海中撞击着,飞旋着。

  她踉跄地爬了起来,踉跄地穿上衣服,在这已改变她一生命运的山洞里,巡视了一下,然而,这里却没有留下任何能使她辨明自己此刻所处位置的东西。

  于是,她又踉跄着走了出去,洞外还有一条数丈长的隧道,她踉跄地走出这条隧道,蹒跚地从裂隙中爬了出去。

  洞外的一切,并没有因她的改变,而有丝毫的改变。

  她在积雪的山道上踉跄地走着,身后留下一连串凌乱的脚印。

  她捕捉着脑海中,一些断续的构思:七海渔子出去找着了萧无——萧无知道了有人和他面貌相同——又知道我是这人的朋友,于是他们就做下了圈套。

  一个个片段凑起来,就变成了这残酷的事实,这残酷的事实压在她心上,甚至把她的灵魂都压得已滴出苦汁来。

  但是,她仍然企求着,盼望着,希望这仅不过是她的狂想,希望昨夜的“他”真的是“南哥哥”。

  这似乎已经绝望中的希望,此刻就支持着她的脚步,使这本来娇纵而狠心,这可怜而痴情的少女,能继续向前面走着。支持着她虚弱的身躯,还没有倒下来。

  上山的时候,她是被挟持在“他”的臂弯里,迷惘而眩晕。

  此刻,她在寻觅着下山途径的时候,才知道这座山,远比她想象之中要高得多,积雪的山路尤其难行。她不得不收摄一部分神志,提着气向下面走着,渐渐,她的身法不知不觉地加快了。

  但走了一阵,她却不禁又停住脚步,因为此刻她竟发现她所采取的这条山路,竟然又由低而高,前面竟是一处山峰。

  有一条很窄的山路,沿着峰侧向后面伸延了过去。但是因为她看到的一部分,并不太长,是以她不能以此推断这条路向上行,抑或是向下的,于是站在这山峰前,她怔了半晌。

  她此刻若是心神安定而体力充沛的,那么,她一定就会从前面的那条路走过去,即使那条路是上行的,她也会探测一下。

  但是她此刻却是心神迷惘,体力劳瘁。

  于是她只有叹息一声,往回头走去。但她本身是“下山”的,此刻一回头,却又是渐行渐上。

  这其中似乎又包含着什么哲理,但是,她却没有这份心情去推究它,因为体力的不支,使她的脚步又放缓了,但昨夜所发生的那使她“心碎”的事,又如潮地涌回她破碎的心里。

  忽地一个声音,使她的心情,蓦然从迷网中惊醒了,这声音是这么熟悉,她连忙停下脚去捕捉它。

  但是,这声音本就来得非常遥远,此刻更已渺然,她凝神倾听了半晌,最后,终于一咬牙,朝那声音的来处掠了过去。

  此时,她的精力似乎已恢复了,原来方才她所听到的那声音,似乎是属于“南哥哥”的,而假如“南哥哥”真的在这山里,那么不就可以证明昨夜的“他”,真是“南哥哥”了吗?

  那么,她自己方才有关此事的那些不幸的推测,就变得极其可笑了。

  这是一种多么值得她狂喜的事!在这种情况下,纵然这声音是来自天边,她也会去追寻的,纵然她双脚已不能行动,那么她即使爬着也会爬了去的。何况她此刻还能飞掠呢?

  山路的两旁,是已枯凋的树林,但林木却极密,下面是混合着已融的雪水、残败的枯枝和一些未融的冰雪的泥地。她艰难地在这种情况下掠行着,搜寻着,在经过一连串困苦的攒行后,终于,她发现了一件她宁可牺牲一生的幸福,甚至她的生命来换取的事。

继续阅读:第四十九章 凌空飞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