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离婚
清欢由安2017-01-21 07:293,060

  “我要离婚!”

  “好。”

  大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像是要把这座城市彻底洗刷一遍。雨水打在咖啡店的玻璃窗上,晕染开来,一对恋人俊美的侧影隐隐约约显现在茶色玻璃中,女子很瘦但骨架偏大,一条最新款的香奈儿连衣裙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香肩微微露出,白瓷般的皮肤,引来不少男人的眼光。

  与室外又潮又炙热的温度不同,咖啡店里的冷气开得很足,杜鹃微微打了一个冷颤,冰丝绸缎的布料贴在身上,关节处有些生硬疼痛。

  她面前的男子,头发微卷,戴着一副暗铜色镜框的眼镜,一双眼睛更是深不可测,似乎觉察到了女子的小动作,不由皱了皱剑眉,脱下自己身上的薄外套搭在了她的肩上。

  沈越移开杜鹃面前的那杯冰拿铁,重新给她点了杯温热的牛奶,缓缓开口:“下次多穿点,来这些室内场所带件外套,不要贪凉,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关节不好。”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可从沈越的嘴里说出来,却一点温度和感情都没有。

  “我要离婚,马上就要离婚。”杜鹃像是赌气那般,又重复了一遍。

  “知道了,那就去吧。”沈越明明想问为什么,明明想挽留,可是一开口到底还是依了她。

  杜鹃和沈越的谈判声在静谧的咖啡厅里显得特别清晰,就像是一颗鱼雷坠落到了平静的水面中,造成了巨大了冲击和声响。不少人侧目相看着,不理解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是对金童玉女到底有何误会,非要走到离婚的境地,不光是别人不能理解,就连沈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离婚了。

  两人不久就去民政局办好了离婚手续,关于财产和子女方面并没有什么冲突,沈越自愿净身出户,搬回学校的教师公寓,虽然两人结婚已经有两年了,但是杜鹃不喜欢小孩子,也就自然没有要孩子。

  “现在连离婚证,都是红色的本子了。”杜鹃看着手中的离婚证,叹了叹气,虽然是自己执意要离婚,可从头到尾沈越也没有说半个不字,她不经苦笑,觉得这两年的婚姻就像是一个梦,如今只是梦醒了而已。

  沈越看着杜鹃打着雨伞独自离开了,吝啬地连再见都没有跟他说,她的背脊挺的很直,及腰的黑发随意披着,发尾处都沾上了雨水。杜鹃打伞的习惯依旧没有改,总是将伞向左侧偏着,不经意间就会淋到雨。这样的她一如当初他遇见她那样清冷素雅,却又毫不在乎细节,总是大大咧咧,他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有些担心,即便是夏日,淋雨还是会感冒的,只是现在自己尴尬的身份不方便再去提醒她,沈越想到这里不免些失落,但神情上依旧看不出任何变化。

  杜鹃拨通了鲁西西的电话,淡淡地开口:“西西,我离婚了。”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那样,波澜不惊。

  “到底还是决定离了啊,当真不后悔吗?”

  “不知道。”杜鹃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执意跟沈越分开,结婚以来他对自己很好,但是日子太平淡总是没有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鲁西西在电话那头,忍不住吐槽:“我看你就是艺术家思想,就爱作,这么优质的男人都不要,以后你干脆跟你的画稿一起过日子得了。不过话说回来,沈教授怎么就同意离婚了,他有没有啥反应呀?”

  “没有,他比我还平静。”

  “离婚后你准备住哪里,不会要猫在你的小画室里吧,实在不行来我家吧,我让路飞睡沙发。”

  杜鹃浅浅地笑了起来,一想到路飞睡沙发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算了,我可不想打扰你们小两口,卷福把房子,车子,存折都留给我了。”

  “我的天啊,这么好的前夫哪里找,你绝对赚了,他都给你了,那他要了什么。”鲁西西在电话那段咆哮着。

  “不知道,反正他有物理就够了吧。”杜鹃一想到沈越的手机屏保竟然是海森堡,就莫名其妙地来气。

  “哈哈哈,沈教授果真是我量子力学的镇系大神。”

  沈越是理工大学物理系最年轻的正教授,据说是他一直都是理工大学物理学坛上的不朽传奇,不到13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科大的少年班,17岁修完五年本科课程,2001年去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后取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学成后以爱国青年的身份重回祖国,并被理工大学重金聘请。2013年沈越荣获了帝国的斯隆研究奖,担任量子力学专业的博士导师,而鲁西西则成为他做博士导师第一年的学生之一,在鲁西西的牵线下专修油画的文艺少女杜鹃莫名奇妙的认识了沈越,也恰巧是在那一年两人奇迹般闪婚了,让不少人都大吃一惊。

  2013年的四月,杜鹃已经在美院的油画室泡了三天了,她一画起画来就容易入迷,几天不出门更是常态。可杜鹃从小到大的好闺蜜跟她却截然相反,是一个爱热闹风风火火的理科丫头,杜鹃原本今天也不打算出去,准备安心待在画室作画,可鲁西西却打来了电话嚷嚷着:“杜鹃,杜鹃,我考上了,终于考上博士了。”

  杜鹃一直不理解热爱物理的人是怎么想的,但还是由衷为西西高兴:“恭喜你啦。”

  大概是从初中开始,杜鹃的物理就不曾及格过,高中选择学了油画,更是彻底告别了黑暗的物理,可鲁西西却疯狂的喜欢着物理,大学更是报了物理系,研究生也继续在物理的一条路上走到黑,甚至了还谈了一个学物理的秃顶男朋友。她一想到闺蜜的重口味,就默默下定决心日后坚决不找学物理的,毕竟用脑过度容易变成秃头。

  “我们今天有个小型的晚会,路飞今晚有事,你来陪我吧。不许拒绝,今天可是我的大好日子!你要是不答应这个周末我就让阿姨带你去相亲!话说回来,听说我的导师是个海归,多才多金还帅,你可以勾搭勾搭。”

  杜鹃只好答应她,娇嗔抱怨着:“你就知道拿我妈压我,我来就是了,你的导师就不用介绍给我了,我不喜欢秃!顶!男!”

  鲁西西一听杜鹃拐弯抹角地损她男朋友,就开始据理力争起来:“拜托!秃顶是智慧的象征,你不觉得我家路飞很性感吗?”

  “哈哈哈……”杜鹃听着西西的说辞,笑得肚子都疼了。

  说来也巧,理工大竟然租借了美院的小礼堂举行晚会,杜鹃决定等晚会开始后直接从画室走过去,不打算回宿舍打扮一下自己,毕竟满是理科男的晚会,她一点也不期待,更别提会有什么浪漫的邂逅了。

  谁知道到了小礼堂她才发现,所谓的晚会竟然是场热闹动感的Party,来参加的人也不仅仅是愣头愣脑的理工男,更多的是穿着性感露脐装或者是紧身T恤热裤的美院少女,杜鹃有些错愕,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场,刚打算转身离去就被鲁西西拉住了,西西看见杜鹃的一身打扮,忍不住撇撇嘴,嫌弃地说:“你怎么就这样过来了,寒酸不?”

  杜鹃未施粉黛,素颜朝天,穿着一身素白的棉麻长裙,净的有些扎眼。肤光胜如白雪,睥睨凛然的双眸如一泓清泉,乌黑亮泽的长发散披着一泻而下,她似笑非笑地伫立着,清冷至极,隐然有一股书画的清气。

  她还在惊讶中,打量着整个晚会,不解地说:“西西,你们这庆功晚会也太……现在理工大已经这么开放了啊!”

  鲁西西看着一脸无知的杜鹃,觉得闺蜜就像个出土文物一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都跟你说了,我们导师是高富帅,这些妖艳俗货都是冲他来的。我早就跟师哥他们说要弄些邀请函,到时候凭函进场,他们非不听我的。估计他们就是等着你们美院的美女跑来蹭场,现在的女生啊,真是肤浅见个男人都想认识,要是都跟我家小杜鹃一样高冷,我就不担心路飞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杜鹃不禁汗颜,心想着难不曾现在女孩的审美都变化了吗?为什么都钟爱于秃顶的物理男,莫非真的很性感?

  “我先去打招呼,你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拿点东西吃。”

  她乖巧地点了点,“好,你先去忙。”杜鹃确实有些肚子饿了,便前去自助区盛了一些主食,拿了一些白酒。一路走去不少男生想要前来搭讪,可她面目表情的脸蛋上显然挂着拒人千里的冷漠疏离感,所以只有热辣的目光游离在她的身上,却没人敢去搭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情不负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情不负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