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红皇后
神罗丶2017-01-18 21:435,489

  “出了什么事?”乔治慌张起身,惊讶的问道。

  薇薇安倒不显得慌乱,目光不离嫌疑人,镇静的说道:“乔治,把安全屋四周的监视器画面调出来。”

  乔治手忙脚乱的操作着笔记本电脑,可是不知为何无线网络被切断,监视器画面无法连接,他额角渗出汗水,拿出手机看了看,急道:“一定有人将我们安全屋的电波信号屏蔽了,他们想干什么?”

  薇薇安不假思索的说:“史蒂文,你叫所有人到外面会议室中集合,准备好武器。”

  说完注视着嫌疑人,深深吸了口气,“乔治,把他手铐打开,带他出来。”

  等薇薇安带着嫌疑人和乔治来到会议室时,这里已经有十多个不同肤色的国际刑警站在会议桌前。

  见他们到来,史蒂文忙指着会议桌前的大屏幕说道:“薇薇安,这是通过有线设备传输回来的画面。”

  薇薇安点了点头,画面上,夜空下一架军用直升机格外引人注目,直到此时此刻,她心中才真正担忧起来。

  “是泰国军方人员么?”有人出声问道。

  薇薇安回头看向身后的嫌疑人,见他亦是紧锁双眉,似乎此情此景亦非出自他手,不由疑上心头,思索了片刻后,突然说:“这个画面是哪儿?”

  史蒂文答道:“一公里外的监视器拍下的。”

  薇薇安皱眉说:“切换到其余监视器画面,这不是泰国军方,这架直升机是美国军方最新配置的军用作战直升机,泰国并未配备!”

  乔治闻言一震,哑然失色道:“撒旦!”

  薇薇安看着大屏幕上画面不断切换,最终停在安全屋外不到百米处的一个监视器画面上,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画面格外清晰,一个年轻女人正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监视器,她黑色长发,褐绿瞳孔映在监视器上如宝石般璀璨,米黄色风衣,红色丝巾在夜风中轻轻摆动……

  她突然投手,对着监视器招了招手,似乎知道薇薇安正看着她,她便示意国际刑警们出来,而她的身边,是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人员。

  薇薇安突然咧嘴一笑,“红皇后!”

  其余人迅速交换着眼色,最终都落在嫌疑人身上,他们不能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撒旦公司红皇后亲临,无论是来杀他还是救他,都证明他非等闲。

  薇薇安此时表现出非比寻常的冷静,对嫌疑人说道:“认识她么?”

  嫌疑人点了点头。

  薇薇安却皱起眉头,因为嫌疑人的目光中蕴含的情愫,都不用她思索便能肯定,那是不能隐藏的怒火。

  薇薇安叹了口气,“从我见到那架直升机时我就祈祷着,撒旦公司是来救你的,可你真是一个奇妙的人,在你的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总和我希望的相反……”

  她目光从在场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所有人都分外安静,“我们运气似乎很差,外面是名震世界的撒旦佣兵,他们似乎和我们手中的嫌疑人有解不开的仇恨,我们怎么办好呢?”

  众人相对无言,沉默良久后,乔治吞吞吐吐的说:“长官……我觉得,不能把嫌疑人……交出去……”

  此言一出,其余人纷纷点头。

  薇薇安静静地说:“面对撒旦佣兵也不交么?何况是红皇后亲临!”

  气氛突然出奇的安静。

  撒旦公司是什么?

  世界著名佣兵集团,从海湾战场到阿富汗甚至东欧,接下的任务几乎从未失败,正如其名,是强大的恶魔,不仅如此,美国军方的特种部队培训都由撒旦集团负责,而且他们和许多大国都有合作,帮助各国完成了诸多不为人知的任务。

  红皇后是谁?

  她叫凯莎,撒旦公司的老板,没人知道年纪轻轻的她是如何成为恶魔的主人,但不仅如此,她还手握美国另一家集团,名为上帝之火,是一家尖端武器研发集团,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在知晓凯莎之名的为数不多的世人眼中,她是名副其实的红皇后。

  一手恶魔,一手上帝之火,这个女人的可怕,并不是区区几个国际刑警能够应对的。

  所有人都能肯定,她此行目的如果是杀掉嫌疑人,那阻拦她的国际刑警,都会被恶魔吞噬。

  沉默了多久?

  也许只是短短的几分钟!

  薇薇安轻轻的说:“我们该把嫌疑人交出去吗?”

  乔治畏畏缩缩的看了看众人,咬了咬牙的说:“不该!”

  薇薇安突然有些喜欢这个新调来负责翻译的刑警,叹了口气扫视着其余人道:“你们觉得呢?”

  乔治开了头,其余人无论心中怎样挣扎,这时也痛下决定,都表示不应该把嫌疑人交出去。

  薇薇安看着嫌疑人,正色说:“你觉得我该把你交出去吗?”

  嫌疑人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道:“给我一把枪,我自己出去。”

  薇薇安呵呵笑了起来,“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咱们交个朋友。”

  嫌疑人一愣,随后回答道:“朔风止水。”

  薇薇安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情形下,真递给了朔风止水一把左轮手枪,“这是我的枪,你想用它杀了红皇后么?”

  朔风止水没有回答。

  这时,监视器画面中的红皇后又招了招手,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薇薇安笑着说:“怕她的人从地下通道走吧,这个时候没人会笑你们。”

  说完就冲着门口走去。

  这处安全屋并不在曼谷市区,而是郊外偏僻的树林里,月光正透过树荫,洒在分散在各处的雇佣兵身上。

  凯莎静静的站在夜色中,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静静等待着。

  这时她的身边并没有其余雇佣兵,只有一个高大黑人站在身后,怀中的高精度狙击枪铮铮发亮。

  薇薇安见此情形,心中不免疑惑,她是出色的心理学家,她能清楚的了解到,凯莎在向她表示,自己并非为了战争而来。

  这是说不通的,聪明如薇薇安也想不到答案,朔风止水对凯莎和撒旦佣兵有着毫不掩饰的恨意,凯莎若是来杀他,完全没有必要摆出这种姿态,毕竟凭现在国际刑警的装备和能力,完全不可能阻止她带来的这些身经百战的撒旦佣兵。

  正当她思绪飞转的时候,一声枪响划破夜空,四周雇佣兵潮水般涌来,纷纷举枪对着国际刑警这边。

  薇薇安震惊的回过头,只见朔风止水举枪对着凯莎,左轮枪口青烟丝丝飘散。

  她怎么也想不到,朔风止水竟然见面便开枪,这究竟是怎样的仇恨?

  “停!都把枪放下。”凯莎左臂被朔风止水射中,衣袖已经被鲜血染红。

  “boss……”她身边的佣兵话刚出口便被凯莎寒冷如雪的目光打断。

  凯莎捂着左臂,目光不离朔风止水,竟举步向国际刑警这边走来。

  薇薇安见朔风止水目光如炬,她能肯定朔风止水还会开枪,忙趁其不备将枪抢过来,“她并不想杀你!你也不能在我面前杀她。”

  朔风止水没有说话,面部肌肉扭曲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愤怒,痛苦,不甘,迷惘……绕是薇薇安这样出色的心理学家,也不能解读。

  凯莎在朔风止水和薇薇安面前驻足,抬起满是血的右手,拨开遮挡住朔风止水眼睛的头发,担忧的语气毫不掩饰,“先生,你以前不喜欢留长头发的……”

  朔风止水抬手死死抓住凯莎的手,怒吼道:“你看清楚我是谁,我不是你们的先生,我是朔风止水,是被你们害得无家可归,无国可依的朔风止水!”

  无论是国际刑警还是佣兵们,都听的一头雾水,国际刑警们想不到,自认为来杀人者,却险些成为被杀之人。而佣兵们却想不到,眼前这个邋遢的男子,真会是他们的老板,那个传说中的黑皇帝,撒旦!

  凯莎也许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看着握着她的那只手,“先生,您失踪了整整三年,我找遍了全世界都找不到您,我以为您不要我了,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好么?”

  薇薇安哑然失色,指着他们的手说道“朋友,她是你老婆吗?”

  朔风止水忙松开凯莎,骇然注视着自己的手指,那是一枚黑色指环,银色边框,散发着淡淡光芒,在夜色里格外漂亮,而凯莎的手上,也有一枚一模一样的指环!

  他不能解释这是为什么,急得直摇头,“不会的,你们杀了我的老师,你害我不能回国,害我被九个国家禁止入境,害我失去了一切,你在骗我,你想陷害我……”

  薇薇安皱眉看着,她也很疑惑,因为她的判断中,两人的反应都不像在说谎,她冷静下来,回头问凯莎,“你不是来杀他的?”

  凯莎摇头,“她是我们的先生,我怎么会杀他?我找了他三年,如果不是你们国际刑警比对先生的指纹和虹膜样本,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他在泰国。”

  薇薇安心中一寒,暗骂国际刑警高层,又继续问:“凭你们都找不到?”

  凯莎笑了笑,“先生如果躲起来,可能没人找得到他。”

  她并没有说谎,薇薇安几乎可以肯定,回头看向朔风止水,“朋友,证明给我看,告诉我你不是撒旦!”

  此时的朔风止水早没了起初面对国际刑警审讯时稳如泰山的气势,他僵硬的转头看着薇薇安,一字一顿的说道:“她杀了我老师!”

  薇薇安越听越没有头绪,“她为什么杀你老师?你老师是谁?”

  朔风止水目中含泪,“大西洋亚特兰蒂斯海底遗迹,方舟计划。”

  “什么?”薇薇安细细回想了记忆中所有的国际大案,却从未听说过这件案子。

  凯莎却身体明显一晃,惊讶的说道:“科考队中怎么会有您的老师?”

  朔风止水没有说话,目光森寒如寒刀利刃。

  凯莎不解的说:“可是这是您的命令啊!”

  朔风止水心中怒气上涌,他实在想不通,身份尊贵如此的红皇后会对他说出一句又一句的可笑谎言,但他不允许别人亵渎他的老师,抬手捏住凯莎的脖子,怒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这些谎话,但你可以再说一句试试,看我能不能杀了你。”

  撒旦佣兵又纷纷举枪,想要朝着他们的红皇后靠过去,可凯莎举起右手,示意他们不许动,朔风止水掐得她有些踹不过气,说话都变得有些困难,“先生,凯莎不敢骗您,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因为方舟计划失踪,也不知道您失踪的这三年发生了什么,但是您真的要我死么?如果是那样,请您动手就好。”

  朔风止水手中力气不自觉的小了许多,这一刻他自己都觉得凯莎没有骗他,他也想不到尊贵如红皇后究竟会有什么理由来骗他,就算是当年的方舟计划,比起她的命,似乎也不够分量。

  薇薇安仔仔细细的听着他们的每一句话,观察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他任然觉得两人都没有说谎。

  可这是没道理的,两人中如果有一人是说的实话,那另一个人诉说的将是惊天的谎言。

  她心中不免生起一个想法,忙说:“有没有可能……他只是和你们的先生长的一样?”但她细心一想又觉得说不通,因为凯莎是通过在国际刑警设备中比对的指纹和虹膜样本知道朔风止水的行踪,那如果要长的一样,必然这两种独一无二的身份特征也必须一样,指纹还能模拟,但虹膜却不可能,如果一样,那得是多么大的一个玩笑。

  朔风止水没有薇薇安般心细如发,听了这话,似乎找到了唯一一个能解释的理由,急道:“是这样的,对吗?”

  凯莎脸色更加苍白,也许是因为左臂流失了太多的鲜血,但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说:“您记得您的指环吗?它的秘密,您是否也已经忘记?”

  朔风止水如受雷击一般,怔怔的看着凯莎,从哪儿来的?这似乎比所有证据都来得有力,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指环从哪儿来,似乎从他记事开始就已经带着了,他试过各种方法想要摘下来,却怎么也办不到,就像从出生那一刻就跟着他一样,而且关于这枚指环的秘密,不应该是素不相识的凯莎能够知道的。

  当他第一眼看到凯莎的指环时,他的心就已经开始波动,只是在仇恨的驱使下,他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在各种各样的原因驱使下,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没人能预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

  几分钟后,朔风止水松开了手,深深的看了一眼凯莎,他始终不愿意问出关于指环的事情,回头对薇薇安说:“把枪给我。”

  薇薇安连着往后退了两步,此时此刻,无论出于怎样的考虑,都不应该让他杀了凯莎。

  不料凯莎却说:“给他。”

  见她依然不给,就想回头让撒旦公司的人拿一支枪过来,薇薇安何等聪明,忙抢在前面说:“我可以给他,但你得保证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你得保证国际刑警能安全离开。”

  她不怕死,但她不愿无辜的人死在这里。

  凯莎点头,虽然她并不需要这支枪,红皇后怎么也不会缺一支左轮。

  朔风止水接过枪,凝视凯莎,咬着牙说:“你仍然要说你没有骗我?”

  凯莎点头。

  朔风止水打开弹夹,取出子弹,最后只留下一颗,拉开保险递到凯莎面前,“那好,你说你没有骗我,那么拿着这只枪,你有六分之一的机会向我证明你没有说谎,你敢吗?”

  薇薇安能清晰的看见凯莎的额头渗出汗珠,这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害怕?

  她应该是怕死的,可她还是毅然决然的接过左轮手枪,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脑袋扣动扳机。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手心渗出汗水。

  上帝是眷顾凯莎的,因为枪口并没有迸发出火花。

  凯莎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觉得格外甜美,她熟悉战争,参与战争,甚至制造战争,可死亡从未离她这么近过。

  “接着开枪,我命令你!”

  这是朔风止水说的话,令所有人震惊的话。

  薇薇安急道:“你疯了吗?”

  她觉得凯莎这样的勇气,无论如何也能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虽然这一枪并不一定会要了她的命,但支撑着她开这一枪的勇气和忠诚,已经足够证明他没有说谎了。

  凯莎难以置信的看着朔风止水,片刻的犹豫后,再次扣动扳机。

  上帝也许欣赏她的勇气,依旧没有子弹射出。

  “继续!”朔风止水吼道。

  撒旦佣兵再也按耐不住,他们的眼中,那个失踪三年的撒旦早就有些虚无缥缈,只有红皇后才是他们的王!纷纷举枪。

  凯莎回头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对刚才站在她身边的那一个佣兵说:“丹,放下枪,他是撒旦啊。”

  丹焦急的说:“也许不是呢?”

  凯莎回过头,深深地看着朔风止水,一滴晶莹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轻轻的说:“先生,你可以忘了我,但你应该记住,你是我们的黑皇帝,你是撒旦。”

  再次扣动扳机……

  夜色里,方才监视器里的那个不可一世的红皇后如飘絮般随风倒地,嘴角依旧勾勒出一抹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帝字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帝字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