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太行山以西
桔槔2017-02-07 21:392,114

  石长生在山里的姑姑家并没有住多久,两个晚上而已。我们去的第二天,石长生一大早起来帮他姑父打了一柴房的干柴,看着满满登登的柴房,我想,这些柴火烧到来年春天绝对不成问题。

  我在他老姑的小院玩耍,时不时地还得提防他们家院子里那只咬人的大公鸡,到处躲避着它,竟然又碰上院子里的一群鹅,那群鹅也扯着脖子“鹅鹅鹅”地叫着来咬我的屁股,可算是把我吓傻了。

  石长生的老姑姑非常疼人,看着我被公鸡和大白鹅追地窘迫的样子,把公鸡和那群鹅都关了起来,还向我招手。

  “听见卖酱油的吆喝了吗?”她问我,慈祥而和蔼。

  “嗯,听见了,就在西头。”我侧耳听听,果然听见了在西边依稀传来打酱油人的吆喝声。

  “你去帮我打酱油吧,打一斤,剩下的钱儿,给你买糖果。”

  “好!”我接过她手里的酱油桶,还有打酱油的钱,就循着打酱油的吆喝声出去了。

  山里的路不好走,即便是村间,弯弯曲曲的小路,甚至还要爬过不知道要比我的个子高多少的坡。

  终于,我看见了打酱油人。

  非常怕人的一个人,脸上一块红褐色的胎记,足足盖满了半张脸,胎记上还伸出常常的毛须。一如我多年后看水浒传,里面描写的赤发鬼刘唐。

  “打一斤!”等着前面的人都打完了,我战战兢兢地把钱递给了他,看都不敢看他吓人的脸庞。

  直到他打好了酱油,把酱油桶和找零都塞给我,我头都不回的就回去了。剩下五毛钱,归我。老奶奶自然没有要回去,我递给她,她就说:“说好了的,剩下的给你买糖果。”在我眼里,这是十足的一笔巨款。因为我手里从来就没有过钱。即使有一次有过,是我看见我娘放在窗台上一块钱的硬币,放了好多天,我以为她忘记了,就拿着它带着弟弟去买了糖果。

  谁知道后来还是被娘发现了,她根本就没有忘记那一块钱。然而,我娘却没怀疑是我拿的,她认定是二长拿的,把二长一顿痛打,打得笤帚疙瘩都散了架,二长哭得死去活来,竟然还承认了是他拿的钱。

  我不知道二长当时是被打傻了还是一力要维护我,反正那顿打,是他替我挨的。我当时看着他挨打,好几次鼓了鼓,要向娘承认是我拿的钱,但是看见我娘凶狠地打二长的样子,我最终还是没敢承认。

  就是这样,我手里从来没有过五毛钱。就算是自己带着二长去捡玻璃碴子,买到废品收购的老头手里,赚回来的钱也都交给我娘了。

  跑了趟腿儿就有五毛钱,这或许是我在记忆力一直还深刻地记着石长生姑妈的原因吧。

  又住了一晚上,石长生就带着我回家了。还是那条山路,翻过一座有一座山梁,还是在小石桥上歇息,他去讨了茶水买了糖果给我。但是,回家之后,我就没见石长生高兴过。

  每次去找他玩,总看见他黯然神伤的样子,总能听见他又在悲怆地唱那首歌谣。

  “石长生,

  长生石,

  奈何桥上归来迟。

  长生石,

  石长生,

  半世癫狂半世疯。”

  我那么小,但是我也明白,他是想他的老姑姑,虽然刚见了面,虽然刚回来,但是在这世上,剩下的真正意义上值得他牵挂,又牵挂着他的,除了他的老娘,或许就只有这个老姑姑了。

  那年他从家乡千里迢迢赶出去讨生活,临走去给他姑姑告别,还从姑姑家背走了一大袋子地瓜干儿 ,那就是他一路上的干粮,兴许没有那袋地瓜干儿,他一路上要饭向西去,都不一定能够要到吃的,兴许,他要饿死在半路上。

  那年,他背着那袋地瓜干儿,一路向西。循着的,好像就是我们这里先民往中原迁徙的足迹。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我们这里,就是大舜爷爷出生的东夷诸冯的故址。大舜爷爷,当年就是待着一大批的东夷族人,到了中原的地界。

  石长生也是顺着这条路往西走的,他跨过了一条四股泉水汇成的河,那条和蜿蜒曲折地向西又向南留着,石长生说,两千多年前,有个皇上还没有做皇上的时候,就在这条河上做亭长,他走过一片茂密的银杏林,他说两千年多年以前的以前,有个老头在这里讲学,这个老头家的门槛子很长很长,他还走过了一片牡丹花漫山遍野盛开的地方,这里的人野得紧,都会武术,好出马子,马子,就是啸聚山林的土匪,然而,人们喜欢把这群人叫做梁山好汉,他们中的好多人,都是从这个地方到的梁山。

  后来石长生就到了舜帝爷爷迁於负夏的负夏,据说现在那个地方叫濮阳,石长生走到那里的时候,那地方叫什么,我却不知道,石长生跟我说过,我没有什么太确切的印象了。

  其实这一路上他的那一袋地瓜干儿早就吃完了,他就打听着给人家做活计,没有长远的活计,他就打短工,管吃管住,还有几个钱赚,攒下了一些钱,他就找到附近的邮局给老家的娘汇回来,因为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还有老娘等着他汇回来的钱买日用过活。

  然而,没有长久的活计,就没有长久的钱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日子,不是石长生这种担负着养家的重担的男人能过的日子,他还是决定继续向西走,他的心里,向西,那里的人应该比东边的人富足,找长久的活计,或许更容易。

  就这样,石长生边打短工糊口,边继续往西走,翻过了太行山,他来到了太行山以西的地界。亲眼看见,他才知道,原来哪里都一样,这太行山以西的日子,也不比东边的好过多少。

  但是一家子四五口等着吃饭的嘴,让他不能没有活计维持,他每天都出去找活干,终于,遇到了一份长久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