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司成丧尸
左眼青春2017-02-28 11:5211,246

  (特工秦川奉命调入神秘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护卫,却意外发现所长是一个邋遢都盖不住容貌的美女,但随之而来的灵异事件让他陷入深深的不安之中,直到他发现她的研究是……,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而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观看《穿越时空的爱》)

  他们走了出去,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高大健壮的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他身后则停着一辆车。

  “李处长?你怎么亲自来了?”

  秦川赶紧开门将李处长迎到屋内坐下,并给他沏了杯茶。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李处长晃了晃茶杯,缓缓道:“你不知道,最近处里被那个叫冯章的叛徒给搞得鸡飞狗跳的,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入侵了我们的系统,对我们的通讯情报进行大肆破坏并窃听,所以啊,我都不敢打电话给你了,只好亲自来这里!”

  “您说吧,有什么任务,我坚决完成!”

  “最近,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总部又制定了‘红客集群’计划,将几百名顶尖红客安排到一个地方以应对此次严重危机,可是安保方面,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人去统筹一下!所以我第一个想到了你。”

  “我明白了,你是让我去全权负责那些红客的安保任务!”

  “是的!”

  “那什么时候去呢?”

  “越快越好,如果你方便,就今天吧!”

  “没事,反正这里事也不多,我这就去收拾收拾!”

  “不用收拾!那里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你只要带些衣服去就行了!”

  刘嫣也想跟去,李处长也同意了她的请求,于是秦川便决定也带她一起去。

  刘嫣又私底下让晋安偷偷跟着,自己则和秦川收拾了几件衣服,乘坐了李处长的车,往目的地驶去。

  一路上三人并没有多少讲话,车内显得极为沉闷。

  “秦川,在你的职业生涯里见血的场面应该不少吧?你对血的反应现在变得如何了呢?”

  李处长突如其来的话语让秦川没有回过神来,而且此类话题又让他十分忌讳,所以在愣了几秒钟后,秦川才回答了他的问题:“现在看到血,就好像看到番茄酱一般,不过仍旧有一点让我恶心!”

  “看来,你对血还是有一丝丝的排斥,不过我告诉你,不知怎么的,我现在一看到血就十分的兴奋,甚至有一种要去舔它的冲动!”

  “这算是冷笑话?”刘嫣尴尬地笑道。

  “啊!李处长日理万机,所以压力会比较大,于是便会说一些夸张的话缓解缓解压力罢了!刘嫣你别当真!”秦川想化解尴尬。

  “我是认真的!”李处长突然回过头来冲他们神秘一笑,笑得秦川和刘嫣忍不住浑身一哆嗦。

  看来李勤最近遇到什么变故,比如被女朋友甩了之类的,所以表现有些反常,秦川只能这样认为了。

  之后三人之间就没再爆发任何的话题,就这样一直来到一个大厦前。

  从车内下来后,李勤便带着他们进入了大厦,刚一进去,一群保镖立刻就围了上来,但只是和李勤打招呼,甚至还有许多人认识秦川,也跟他打起了招呼。李勤立刻让他们回到岗位,之后带着秦川他们乘着电梯,上了七楼。

  待来到他的办公室,李勤便让刘嫣呆在外面,自己则领着秦川进了办公室,还拉上了窗叶。

  秦川随便坐在了沙发上等待李勤的安排,李勤则来到办公桌前,坐在了椅子上,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随后用大拇指挠了挠太阳穴道:“秦川!这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总共有几百名安保人员,就连四周大楼里,也散布了许多的狙击手,任何人要是进来了,就插翅难飞了!”

  秦川觉得他表述有误,于是纠正道:“李处长,你好像说反了吧,应该是任何人就算插了翅膀,也难以飞进来。”

  “不不不!”李勤冷笑道,“恐怕你还不明白现状,我说的就是你啊!”

  秦川心中一惊,刚想问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法,要被软禁,就看到李勤的面容似乎在慢慢发生了变化!

  “哎?李处。”他说,“你的耳朵怎么变长了?”

  “是为了更清楚地听见你的心跳,我的秦川!”

  “可是李处,你的眼睛怎么这样红?”秦川又问。

  “看你馋的啊!”

  “……可是李处,你的指甲怎么这么长?”

  “为了更好地抓紧你啊!”

  “李……李处,你……你的牙齿怎么这么尖?”

  “可以很好地撕碎你的肉啊!”

  李勤说完,从座椅站起来,张牙舞爪,猛地扑向了秦川,两人立刻纠缠在一起,滚在地上扭打了起来。

  刘嫣听到里面的动静,立刻开门查探,却发现李勤将秦川压在地上,正用舌头猛地舔着他的脸!

  “秦川,你竟然搞基!没想到你看似老实,心中竟如此腐朽!”刘嫣哭着指着秦川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想起来解释,可是被李勤压着起不来。

  “李处长,没想到你有这样变态的嗜好!你玩你的下属,我没意见,但请让我修理一下我的男朋友!”刘嫣对李勤冷冷道。

  李勤果真放开秦川,退到一旁。秦川一个鲤鱼打挺翻起了身,可是接着刘嫣的螺旋踢就飞了过来,正中秦川头部,于是秦川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不住地颤抖。

  门外立刻闻讯赶来一个下属,李勤让他把秦川拖下去弄醒他,下属便将秦川拖了出去,并带上门。

  刘嫣冷哼一声,刚想出去,就被李勤叫住了:“别着急着走啊!”

  “怎么?连下属的女朋友也不放过?”刘嫣气愤地叉着双手,也不看他。

  但李勤没回答他,与此同时,刘嫣感觉有一条又潮又湿的东西开始触碰并舔起了自己的脖子,她皱着眉头回头看去,就看满眼血丝的李勤果真伸出了长长舌头正舔着她的脖子,而嘴里露出的长长獠牙,让他本已扭曲的面容平添几分狰狞!

  “啊……”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某人猛力地踹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而刘嫣像发了狂似的的从里面了冲出来,她追上秦川,一脚将那个下属踹倒,抱着秦川就跑:“秦川,对不起,我错怪你了,你没事吧?”

  秦川擦干了从两个鼻孔里流出的两股鲜血,笑容灿烂道:“不碍事!你看我不好好的吗?刚才只是营养过剩流的鼻血!”

  “话说,你的处长怎么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怪物!”

  “这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冯章搞的鬼吧!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从这里逃出去!”

  他们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大型的机房,里面许多人正背对着他们坐在电脑前忙碌着,秦川认为这里或许就是李勤所说的红客集群。他们赶紧打开门冲了进去,大喊道:“我们需要帮助!你们的李勤处长变成怪物了!”

  那群人放下手头的事情,静静地转过头来看着他俩。

  当他俩看到这群人的面容后,差点吓得瘫倒在地,那长相,红眼獠牙长耳朵,简直跟现在的李勤一个样!

  “真是将诡诡一窝啊!”刘嫣无奈道。

  他俩刚想退出机房,李勤和他的手下已经赶来堵在门口,他们只好往房屋中间退去,而房间内的那些人也开始慢慢站了起来向他们靠近,不久便将他们包围在了房间中间。

  “怎么样秦川,还想往哪里跑?”李勤的声音此刻听着就像一个嗓子损坏的人发出来的。

  “怎么办?”秦川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抖道。

  刘嫣倒是显得轻松些,只不过牙齿打颤而已:“看……看来得请晋安出马了,晋安出来吧!”

  晋安立刻凭空出现,她指着门口道:“我会在这里打开一个缺口,你们随后就从这里冲出去吧!”

  她说完立刻将身边的桌子轻松地踢了出去,可是桌子并没有向门口移动,而是朝秦川他们飞过去,并准确地将他们扫倒在地。

  “作为z国人,你干嘛用脚踢东西?能踢的准?用手就好啦!”刘嫣哀叹道。

  “对不起,刚才失误,这次绝对没问题!”

  晋安用手抬起另一个桌子,猛然向门口投掷过去,果然将路上的怪物们全部扫倒,为他们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秦川和刘嫣赶紧踏着脚下的怪物们的身体,逃到了外面,逃跑之前,刘嫣还让晋安掩护他们逃跑。

  “知道!”晋安笑道,她准备再使用美人计!

  她露出香肩,轻咬红唇,媚眼如丝,刚准备跳一场香艳的舞蹈,一颗手雷弹就扔在了她脚下……

  晋安立刻又回到了他们身边。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们不吃这一套!”

  “看来美女与野兽根本就不会产生任何美好的爱情故事,因为野兽要的是女野兽或者血肉!”

  “呯……”就在此时,旁边的窗玻璃突然碎裂,一颗流弹与秦川擦身而过,将旁边的墙壁打出一个大洞。

  “不好!李勤之前说四周布满了狙击手,看来是真的!大家小心。”

  接着又有好几发流弹在四周开了花。他们只好往电梯那边跑去,此刻正好有电梯往上来。于是为了以防万一,晋安先飘到里面的轿厢查探,她回来后,赶紧招呼他们快走,因为里面挤满了同样变成怪物的安保人员!他们又往楼梯口逃跑,可是无论楼梯上方还是下方,都充斥了嘈杂并且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秦川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又退了出去……

  李勤带着人将这层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搜查了一遍,然而就是没有发现任何身影,只好带着人乘着电梯,准备到其他地方搜查。

  在轿厢上面,李勤的头顶上,秦川和刘嫣正静静地坐在上面,刚才他们实在无路可退,只好扳开电梯门,顺着吊着轿厢的钢丝落在轿厢顶上,先躲一阵子再说。

  晋安说躲在这也不是个办法,于是自告奋勇去求援。她飘出电梯井,来到一个电话机前面,却发现电话已经被切断了。

  她只好飘了出来,给一个人打去了电话,电话接通后,晋安便质问道:“你说好不要动那两人,为何出尔反尔?”

  “那两个人是唯一打过我一拳的人,如此具有威胁的人,不能放过!”

  晋安不禁翻了个白眼,这老头可真是记仇的人啊,而且连这点小仇都记!

  “可是你知道吗?如果刘嫣死去了,这一切都将会置零!你还得被那个秦川抓去坐牢!所以把他们交给我,我早已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之前也有你提起此事,可是总觉得太玄乎,连我这种高智商的人都不相信穿越时空这疙瘩,就你们有本事把它变成现实?算了吧!哈哈哈哈!”

  “你不答应可以,艾德琳会让你不得不答应的!”晋安说完便摔掉了电话。

  冯章也将电话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看着早已坐在他面前的艾德琳,冷笑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就凭你想改变我的主意?可你能耐我何!也就是晚上趁我睡觉的时候,跑到我梦里吓唬吓唬我,除了这,你还会干什么?”

  “我这种等级的鬼魂确实不可以直接伤害到你,”艾德琳承认道,“但是我可以间接地伤害你!”

  “比如呢?”

  “比如这台电脑。”艾德琳钻进了电脑里面,不一会,电脑立刻黑屏,还传来一股烧焦的味道。

  “我说过,我从来不妥协!”冯章态度强硬语气悠扬道。

  几乎于此同时,电灯管突然砸碎,冯章的手机也传出一股糊味。

  冯章立刻提高语速急道:“我还没说完呢孩子,你真是个急性子,妥协后面还有话要说呢……等等!放过那咖啡自动冲泡器,把你的脏手从那上面拿开!那可是典藏版!”冯章指着那机器咆哮道。

  艾德琳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动冲泡器,只得飘回到冯章身边:“这么说你妥协了!”

  “当然,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妥协的人,堪称天才!”

  “秦川打你一拳,就被你视为威胁想除掉,而我被你誉为天才,岂不是更危险了?”

  “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会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冯章看着他恶狠狠道。

  “哼哼,反正我早已死了,无所谓!”

  ……

  李勤将整个大楼翻了个底朝天仍旧没发现,但他肯定他们还在里面,也许是朝上去了。他又上了电梯,准备往楼上去,哪知道涌进来的人太多了,电梯显示超载。

  “快下去几个人!”李勤恶狠狠道,几个人立刻走了出去,可是仍旧超载,“再下去几个!”

  于是又下去两个人,可是仍旧超载。

  “不对啊!平常十个人坐这电梯,从来不超载,而且里面也没胖子!”一个下属疑惑道。

  李勤感觉不对劲,他看了看上面,突然冷笑了几声,便命人将轿厢顶部的盖子打开!

  秦川在上面早已听到动静,等下面的人将顶盖打开,秦川已经和刘嫣顺着钢丝往上爬。

  下面的人立刻蜂拥到厢子顶部,并纷纷掏出手枪,准备射击。

  秦川也掏出手枪对着下面就将一个弹夹的子弹都打了出去,精准的射击让轿厢上的人纷纷头部中弹毙命,并将轿厢顶部的出口卡死。

  “我撞死你们!”李勤狰狞道,他按下顶层的按钮,电梯便开始往上移去,向秦川他们撞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秦川立刻踢开正前方的电梯门,他们立刻从门口爬了出去,堪堪避过已经撞上来的轿厢。

  这时,晋安也与他们汇合,并说电话线被掐断了,所以联系不到外面。他们三个只好继续漫无目的地逃跑着。可惜失去了电梯井这个绝好的藏身之所后,他们再无去处,很快就被李勤带着一群人给包围了。

  “怎么样?投降吧?乖乖被我放血不挺好的吗!非要让我活剐了你?”李勤舌头舔着嘴唇,嘿嘿笑道。

  晋安突然飞过去出现在他身边,很轻松便将他放倒,拉着他的腿就往拖到了秦川这边,秦川将枪顶在他的脑袋上,大声喝道:“谁也别动!否则,我就杀了他!”

  “你跑不掉的,威胁我也没……”

  “砰——”他话还没讲完,一颗子弹便打穿他的头颅,将他当场击毙。

  “人质已经被我们击毙,你们束手就擒吧!”一个保安晃着手中的枪,威胁道。

  “投降投降!别开枪!”秦川和刘嫣立刻举起手,点头如捣蒜道。

  “还不到最后一刻,怎么能轻言放弃?”晋安给他们打气道。

  她拖来一旁的沙发,又准备故伎重演。

  “你咋又用脚踢了呢?”秦川提醒道。

  “我这次朝你们踢,那么沙发一定会往相反的方向飞去,放心好了!”

  她这话似乎没什么毛病,以至于秦川竟无言以对。

  于是晋安猛踢一脚,沙发便带着旋转飞向了秦川他们,将他俩又一次扫倒在地上。

  “你……”秦川愤怒指着晋安,想说话但已痛得说不出来了。

  晋安为了表示歉意,突然化身鬼版花木兰,跳到人群中和怪物们厮打起来,每一拳一脚必定打倒一个敌人,一时间竟然无人能挡!

  另一边,秦川和刘嫣却垂头丧气,待在那束手就擒。安保人员一拥而上轻松将他们抓获,拷上手铐就押了下去。

  “哎!有这么个猪队友,不被抓才怪!”秦川无精打采道。

  “对啊,反正挣扎也是白费力气,不如束手就擒呢!”刘嫣也随身附和道。

  押着他们的两个保安也没闲着,竟在那聊起天来。

  “我们将他们送到哪?”

  “当然是送到上司那了!”

  “可是上司李勤被我们打死了!”

  “对啊,那我们怎么处理他们呢?”

  “不如把他们给吃了如何?”

  保安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口水不觉从嘴里滴了出来。他们突然停下脚步,就猛地朝秦川他们扑来。

  秦川早就用扳开的金戒指撬开了他俩的手铐。待他俩过来,秦川立刻快速地甩出两拳,全部击打在两保安的下巴上,他们的嘴由于外力而合上,等再次张开的时候,立刻从嘴里吐出了满嘴的碎牙。

  他们看自己牙齿没了,又伸出尖锐的指甲向秦川抓来,哪知道被秦川左右各一个擒拿手压在地上,刘嫣则掏出指甲剪快速地给他们剪指甲。

  “啊!你剪到我肉了!”一个保安抗议道。

  “对不起,对不起!”刘嫣道歉道。

  等把他们指甲也剪了,秦川刘嫣不再管他们,任由他俩抱着自己的头顶用没有一颗牙齿的牙床在那无力地咬着,自己则坐在地上商讨起对策: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好像逃不出去了!”刘嫣沮丧道。

  “再逃不出去,也不能靠近晋安,她是个隐藏的boss!”秦川答道。

  突然间,走廊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刺耳噪音,秦川他们顿觉头疼难忍,而身后刚才还抱着他们啃咬的保安早就躺在地上,痛得到处打滚!

  “这是什么声音,好刺耳!”刘嫣皱着眉头道。

  秦川指着地上的保安道:“不过他们看起来比我们更加痛苦,也许,我们可以借着这股声音逃出去!”

  他们赶紧往楼梯口摸去,果然发现在路上的许多保安都已经躺在地上在不停呻吟,这使得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于是他们俩顺着楼梯便往下逃去。

  刘嫣一边走着,一边捂着胸口,表情十分痛苦,秦川的心也跳动的厉害,而且他的耳膜受到此噪音的摧残,感觉快要破裂一般,如果再不快点出去,他感觉自己都有可能变成聋子!

  好在一路顺畅,他们就这样来到了最底层,不出他们所料,地上都躺满了正在挣扎的安保人员。

  秦川为了在刘嫣面前露一手,故意忍着疼痛,整了整衣冠,退到一旁弯腰伸手道:“女士优先!我尊敬的女士,你请先走吧!”

  刘嫣双手拎起自己的衣襟,稍微弯了弯膝盖回礼后,便姿态优雅地穿过了大厅,安然地走出了大厦!

  刚到了门口,刘嫣便开心地一跳蹦了老高,她赶紧招手,让秦川出来。秦川立刻理了理领带,正了正西装,皮鞋蹭蹭,气宇轩昂,抬头挺胸地走了起来。

  突然,那股刺耳的声音消失不见,地上的人员夜立刻停止挣扎,他们纷纷站了起来,看着早已呆立在大厅中央的秦川,将他围拢在中间。

  “我……我投降!”秦川连忙举起手道。

  “说什么呢?秦哥?你又逗我们玩!”一个保安突然笑道。

  “那你们不抓我,看着我干嘛?”秦川小心翼翼问道。

  “刚才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然后突然就醒了,接着就看见你莫名其妙的站在我们面前,因为好奇,就盯着你看了!”

  “我也做了个梦,还是噩梦!”

  “我也是……”

  ……其他人立刻附议道。

  难道刚才他们只是被某种东西催眠了?秦川想到这故意压低声音道:“不瞒你们说,我怀疑这个大厦不干净!现在出去就是去找些那个道教上的人,给来这里帮忙看看!”

  “哦,原来这样,那大家都散了继续工作去吧,秦哥,你好走!”

  “好叻!”秦川赶紧走了出来,因为他生怕他们这是间歇性异变,等过了一段时间后,便又发作!

  秦川与刘嫣汇合后,便说此地不宜久留,他们立刻打了车离开了这里,等回到研究所,他设法联系了总部,总部立刻派人将那里围住,但奇怪的是,除了死去的李勤等人仍旧保持着狰狞的面容外,其他人都恢复了正常,派来的生化专家,也无法在他们身上找到任何异样,这事似乎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谜团。由于李勤的牺牲,总部特地任命秦川临时接替李勤的位置,全权调查此事。

  此刻在研究所里,他们俩正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商讨对策。

  秦川努力地找着里面的牛肉道:“你说,上次安保大厦的事情,会是谁搞的鬼?”

  “那还用说,八成就是冯章!对于像我一样聪明的科学家,我是非常清楚的,他们一般都会钻研几个专业,而不是一个,看来这个冯章一定对生化方面有着不俗的研究!而那些人,只是被他利用某种手段,变成了行尸走肉,就像电影里经常出现的丧尸一样!”

  “可是为何一楼的人在那神秘噪声过后,会完全恢复正常?”

  “这就不知道了!”刘嫣无奈地耸耸肩,“毕竟不是我的专长!”

  “你说会不会是那神秘的噪声所致?”秦川眼睛放光道。

  “我虽然对生化方面不是太懂,然而也认为你这样的假设太不可能了,也许那只是巧合呢,也许他们药效正好失去了,然后又碰上噪声,随后便停止变异!”

  “嗯!有道理,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噪音就奇怪了,它在关键时刻响起,而且显然是那群丧尸的克星!就好像有人看见我们陷入危机,立刻用它来帮了我们一把!”

  “要说这噪音是怎么来的,那就玄喽!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能够抓到冯章,一切问题将有了答案。”

  “哎!谈何容易,那冯章就是方便面里的牛肉,没事的时候出来个一两次撩撩你的感情,可是等你真要找到他时,却犹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就在这时,秦川的大哥大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后道:“请问你是谁?”

  “我是小颜啊!”另一边立刻响起小颜欢快的声音,“我找到冯章啦!”

  “什么?你找到冯章啦?”秦川惊得站了起来。刘嫣也丢下泡面难以置信地看着秦川。

  “是啊!我的一个娱记兄弟,经过多方打听,又花了几十天蹲点,终于发现了他的行踪,你猜他出现在哪?”

  “他在哪里?”秦川关切道。

  “你猜怎么着了!这老头竟然戴着假发和假胡须跑到夜店里勾出来一个性感火爆的妹子,两人旁若无人地压马路,还在林中嘿咻!正好被我兄弟逮个正着,于是跟着他们摸清了住处!”

  “小颜,你太棒了!”

  “哪里!时间紧迫,我们明早就得出发,要不然他又要跑了!你明天早上有空吗?”

  “当然有!”

  “好,那我们明天早上六点就在你们研究所入高速的那个口子汇合,不见不散!那个,我还有事先挂啦!”

  秦川挂掉电话后,立刻高兴地将刘嫣抱在怀里:“刘嫣,我们要找到冯章,要找到冯章啦!”

  “嗯?这么容易?”刘嫣怀疑道,“刚才那个打电话的是谁?”

  “一个女记者,叫小颜,我在游乐场里救过她的命!没想到她知道我要找冯章后,动用她认识的娱记还真就把他给挖出来了,看来还是娱记的兄弟们更特工!”

  “会不会是个圈套!”刘嫣还是不放心!

  “放心好了,我查过她的底,是个纯情少女,没有前科,而且还有点愤青,绝对可靠!”

  他放开刘嫣又抱着面桶吸起了面,突然他从里面挑出一个特大号的牛肉,骄傲道:“你看这是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大块的牛肉?难道现在你真的走运了?”刘嫣满脸羡慕道。

  “那现在还怀疑我的运气了吗?”

  “从面桶里挑出这么大的牛肉的低概率事件都发生了,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本姑奶奶怀疑的事情了呢!”

  “那大功将要告成,我肯定是前途无量了,既然今晚是喜庆之夜,难道咱们就不应该做点什么特别的事情犒劳犒劳自己?”

  两人突然放下手里的面桶,目不转睛深情地看着对方。俄顷,他俩爆发出一阵坏坏的笑声。

  “哈哈哈哈,你想干那个事!”

  “还是我的刘嫣聪明!”

  “可那是珍藏版泡面,里面牛肉也是平常泡面的三倍,是留给我们过节吃的呢!”

  “可是伦家还饿嘛!”

  “好吧好吧,那就破例来两桶?”

  “好叻!”

  ……

  第二天一早,秦川他们就收拾好装备开着借来的一辆车来到了高速入口。

  小颜早就等在那里,看到他们后立刻招了招手。秦川便将车停在她身边,亲自下来给她开了门,请她进了车,随后自己也上了车。

  “我们该去哪?”

  “s市炫光夜总会!”

  “这么近?我还以为他会藏在山沟里呢!”秦川觉得对方胆子真不小!

  “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秦川认为确实是这个理,他也不想浪费时间,于是便开动汽车,往目的地驶去。

  路上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无非就是聊一聊生活中的琐事,工作上的趣事,聊着聊着,突然迎面飘来了一阵雾,而且越来越大,以至于秦川打开了车灯能见度都不足两米!他试着开了一段路程,可有好几次差点撞上转弯的拦杆上,实在开不下去了,他只好将车停在路边,并在后面放置了警示牌。

  秦川以为会等上一段时间,可诡异的是,车子停了没有五分钟,雾竟然渐渐散去!

  秦川觉得有点诡异,于是做了个手势,刘嫣立刻会意,用思想和附在身体内的晋安交流,晋安告诉她这是正常的情况,她于是朝秦川点点头,秦川这才把心放了下,他下车回收警示牌后,便驾驶着车辆继续往目的地开去。

  此刻戴着假胡子和假发的冯章正在夜店里和几个美女兴奋地玩着,他一会儿狂灌自己酒,又劝美女喝酒,玩到兴奋处还兀自到舞池中央高兴地跳着奔放的舞蹈,顿时惹得周围人一阵尖叫和口哨。

  就在此刻,一个带着面具,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的女子迈着猫步朝他走来,并伸出右手给他道:“这位绅士,难道你不应该陪我跳一支舞蹈?”

  冯章早已停止舞蹈,眼睛被她曼妙的身材吸引得一刻都不能离开,他鼻子轻轻抽动,便闻到一股幽香,不禁赞叹道:“啊!真是一位色香俱全的佳人啊,如此佳人我怎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不用说,你的舞蹈会和你的身材一样让人赞叹!请!”

  他俩于是跳起舞来。

  “啊!”跳了没多久,冯章突然惨叫道。

  “怎么了?”女孩连忙问道。

  “你踩到我的左脚了!”

  “对不起对不起!”

  “啊,你踩到我的右脚了!”

  “对不起对不起!”

  没过多久,冯章突然又摔在地上,表情疼苦:“你踩到我的裤腿了!”

  “我是不是跳得很差劲?”女孩连忙将他扶起来。

  “不不不!你每一次对我的亲密接触,都是对我灵魂深深的叩击,我的心都快要因你停止跳动了!”

  “您真会说话!”女孩呵呵笑道。

  他们又跳了起来,可是跳到某一段舞蹈时,他往一边移去,女孩却往另一边移去。

  “是这边!”冯章笑道。

  “可我记得是那边!”女孩不依不饶道。

  “作为夜店常青树,我可以很负责的说,真是这边!”

  “作为夜店黑马,我也很负责的说,是这边!”

  “啊!我明白了!”冯章恍然大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边就这边!”

  他猛地拉着女孩,将她拉到舞池旁边的一根柱子边上,迫不及待地对她动手动脚。

  “别急嘛!”女孩劝道,你先闭上眼睛。

  冯章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可是等了很久对方仍旧没有任何动静,于是他睁开眼睛,却发现女子已然走到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并且除掉了面具。

  “是你!”冯章一眼就认出摘掉面具的女子来,他冷笑道:“怎么刘嫣,你们命真大啊!还没死啊!秦川呢,难道他先死了?”

  我在这!秦川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他身边。

  “怎么样冯章,没想到我们会找到你吧?现在你已无路可逃,跟我们走吧!”

  “谁说的我必须跟你走?这真是今晚最大的笑话!”他刚想离开柱子,却发现右手已然被拷在一旁的拦杆上面。

  “哦!原来你刚才叫我闭眼就是为了拷着我!可是,你以为小小的铐子会留得住我?”他说完立刻掏出一根铁丝,开始伸进钥匙孔挑了起来。

  “我知道,以你的智商,这副手铐当然不能够奈你何!不过……”

  “哎呀我去,怎么弄不开啊,这可怎么办?”冯章急道。

  “……刚才的话,当我没说!”秦川尴尬道。

  有几个保安立刻跑来,让秦川不要搞事,但当他将工作证件掏给他们看之后,保安立刻知趣地退了下去。

  “算了,就算右手被拷又如何?我一只左手就可以放倒你们!”

  冯章说完,立刻左手掏出了手机在上面就是一通狂按。

  “砰——砰——砰——”周围的手机突然像炮竹一般,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开来,场内顿时火光连连,惊叫声不断,大家纷纷将自己手机掏出扔在地上,随后疯了般向门口涌去。不一会场内除了几个已经喝高躺在地上的人之外,就剩下他们三个,地上的手机仍旧不停地爆炸着,而他们三人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盯着双方。

  等所有手机都爆炸完后,场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冯章得意地笑道:“程序显示十米之内应该还有一部智能机,想毕是你们其中一位的吧?”

  “我还是用的大哥大!”刘嫣耸了耸肩道。

  秦川则掏出自己的手机,晾在他面前。

  “哈哈哈哈,都吃了多少亏了,你还是买了个智能机放在身边!”

  “没办法,没有智能机,度日如年啊,不过我买的是安全系数极高的手机,你是攻不破的!”

  “要不咱试试?”

  “来吧!”

  冯章又在自己手机上一通乱按,可是没过多久,他赶紧将自己的手机扔到一个沙发后面,接着沙发后面便爆出一阵火光。

  “他妈的,忘了自己也是个智能机,原来那最后一台智能机就是我的手机?”冯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

  “当然,你以为呢?”

  “那你手上的是?”

  “这是连夜赶出来的,为你喜好而定制的真正的手机炸弹!”

  “哈哈哈哈,算你狠!”他突然朝身后喊道,“刚才有兄弟不是说自己是警察吗?谁给我解开手铐,我给他一百万!”

  “我!”一个壮汉立刻爬起来,掏出钥匙帮他打开手铐。

  “钱呢?”那人伸手道。

  “找他们要!他们还欠我一千万呢!”冯章逗他道。

  那人果真跑了过来,一靠近秦川他们就感觉到一股熏天酒气。

  “给钱!”那人理直气壮道。

  “你是警察?不怕我告你帮助罪犯逃跑?”

  “我虽然是警察,但你以为我会傻到告诉你我是警察啊!笨蛋!”那人醉醺醺道。

  几秒钟后,他便已经被秦川放倒在地,双手被反铐起来。

  冯章想从门口逃走,无奈被保安拦着索要赔偿费,他连忙回头看秦川追来没有,却发现他们俩竟然都带了一副墨镜。

  “都这个时候了还顾着耍帅?活该被手机炸一辈子!”冯章气愤道。

  “哦?真的吗?之前我被你炸得不轻,以至于对智能机有阴影了,现在,该你尝尝这滋味了!”

  秦川说完,将手中的手机炸弹引线拉开,并将炸弹朝他扔了过去。随后,一团强烈的白光照亮了整个舞厅!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