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L三十2017-02-26 13:522,632

  第九章

  审讯室内。终于在证据面前张祖水供认了所有犯案经过,因为当时张祖水和汪清之前一起干过但是最后汪清撇开张祖水导致自己什么也没得着,而且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厂子是他们一起干的,于是怀恨在心终将其杀害逃到外地打工,然后拿走了钱转移警察的视线,而且他也隐忍了很多年,给人造成的感觉他和汪清关系很好,最后他也发现了王力华偷了钱才开始下手。而且张成范是张祖水的远方亲戚,他威逼张成范受贿的事情因此张成范害怕张祖水告密因此才未能破案,此时张成范也已经被接受调查了。

  审讯室外柳蕊很佩服的看着冷封道:“你怎么知道血衣真的有。”

  冷封没有说话。

  田菲道:“冷大哥虽然破了案,但是这和你当时的侧写可不一样啊!你说凶手是个很有知识的人,看来也不是嘛?”

  此时冷封似乎好像是被提醒了一般,转头忽然看着田菲。

  柳蕊立刻解释道:“田菲,这也够智商的了都把我们给骗了。”

  但冷封没有理会,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转身便走了。留下了不明所以的田菲。

  “有这么小气嘛?”田菲嘟囔道。

  冷封开车回到了村子。先来到了张祖水家。此时的张祖水家已经再次被警察封锁了。冷封亮了身份,然后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了他上次到过的房间,里面有很多法律书籍和上次的摆设没有两样。他又立刻下了楼来到了上次挖出血衣的地方,进行仔细的观察。

  他出了张祖水的房间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又询问了几个老人张祖水家的情况。此时他站在案发现场看着周围的环境。再次闭上了眼睛,立刻他来到了2007年的案发现场。一草一木都那么真实。整个案子在他的脑子就像是过电影一般,每一个细节他都脑海中组成了图像。好一会他忽然睁开眼睛。此时他明白了一切,他们都被骗了,张祖水根本不是真正的凶手。

  冷封赶回了县公安局。刚进公安局的大门就看见有两个警察送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出门。冷封问了那两个民警。民警告诉他那是张祖水的儿子张得清。

  冷封立刻追了上去。

  冷封进行了自我介绍。男子很客气道:“哦!你好。”

  “能和你聊聊你父亲吗?”冷封直接问道。

  张得清显现的很伤心道:“实在对不起,我真不敢相信我爸爸会做这种事情,我知道他们有仇,但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相信你父亲是凶手吗?”

  “不相信又能怎么办?”

  “不相信其实很简单,找出真正的凶手就行了。”冷封冷冷的说到。

  “你是什么意思?”张得清看着冷封。

  “你知道这个案子之所以能了解,主要证据是血衣,但这是我一直不明白的地方?”

  “哦?”张得清奇怪的看着冷封。

  “如果你父亲是凶手,为什么他有能力一夜杀掉八人,而且把现场清理的那么干净,但是却留下足以致命的证据血衣呢?这很不合理?而且这也绝对不是一个打工者没有多少知识的人,能干出的事情。这是我想不明白的第一点?”

  张得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冷封。

  “一个能把现场收拾的这么干净不留痕迹的人,而且躲过了这么多年的追查,怎么可能找不到这件血衣呢?而且一定知道血衣就在家里,为什么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找到呢?这是不明白的第二点?”

  “最后一点我不明白,既然找到了这件血衣,也是能证明他犯罪的唯一证据,为什么他会没把他烧的干干净净呢?他说自己由于紧张而没烧干净,但是一个杀了八个人而且把现场收拾的不留痕迹的人,怎么可能会紧张呢?”

  张得清终于说话:“那冷警官的意思是?”

  “这么多疑点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在替人定罪,而且是早就计划好了一切替这个人顶罪,留下血衣就是为了以后顶罪用的,而且是夫妻俩早就做好了一起承担这个过错。”

  张得清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冷封继续说道:“既然能让夫妻俩个愿意赔上性命,而且倾尽全力保护的人,除了他们的儿子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

  “我询问过当年他们儿子正好那一段时间也放假在家。这是不是很巧呢?”说完冷封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

  张得清听到这里却笑了起来,好一会他才慢慢说道:“冷警官,你当警察太屈才了,应该当编剧或者作家,绝对比《名侦探柯南》《心理罪》这些还厉害。这想象力太厉害了,你竟然怀疑上我。”

  缓了一会张得清继续说道:“冷警官你听清楚,我没有杀人,凶手已经抓到了,而且你没有任何一丁点证据,我想你应该是早已经查过我了,那应该知道我是专门研究法律的,所以你还是把力气用在那些真正的罪犯身上吧!”说完张得清绕开了冷封头也不回的走了。

  冷封没有生气,也没有无奈,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张得清的背影。

  此时站在远处的柳蕊慢慢的走了过来,看着走了的张得清,又看了看冷封道:“你怀疑张祖水不是凶手,而他儿子是?”

  冷封看了一眼柳蕊,没有说话。

  柳蕊一笑:“我这不是浪得虚名的,之前罗慧娟是失误,我看你们半天了都。”

  冷封目光没有离开柳蕊等了一会慢慢的说道:“有时人内心深处那个最解不开的结,才是最大的失误。”

  柳蕊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的一下子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画面,那画面很是血腥,也很是残忍。但只一下柳蕊就立刻制止住了,她不愿意去回想。

  冷封注意到了柳蕊的这一小小的变化,但并未深问,因为他知道每个人内心都有挥之不去的画面,自己何尝不是呢。于是转开话题问道:“你说一个人为什么会变呢?”

  柳蕊回过神来,听到问题于是立刻回道:“心理学上的解释是人在经历了一些特定的事情后,由于对内心照成了很大的影响甚至是伤害,从而便会改变之前的一些想法。因此也就会开始改变以前的行为模式。”

  “是神经病吗?”

  “不算是,其实有些并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那就是怪物。”

  柳蕊一笑:“对!现实社会人们眼中的。”

  此时俩人都不在说话。

  好一会柳蕊道:“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警察能左右的了的。”说完便转身走开了。

  冷封看着远处的阴红地夕阳,若有所思。

  第二天.

  专案组成员回到了北安市大家都觉得一身的轻松。

  几天后大家在开总结会。忽然冷封收到了一条短信。

  “destino67”

  冷封看着这条短信,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冲着田菲道:“田菲帮我查个号码?”说着把手机递了过去。

  田菲有些不明所以。但看冷封急切的样子,立刻接过手机,立马用电脑查这个短信的号码。

  几分钟田菲说:“这个空号码,根本没人用。”

  就在此时冷封又收到了一条彩信。是一张图片。

  冷封一看,上面一具冰冷的尸体出现在了手机上。

  那具尸体竟是---张得清。

  (本卷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