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您好,同志
五陵少年2017-05-09 13:591,722

  1990年代的中国,“同志”这个称呼已经很少听到了。除了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就算在一些国企里面,顶多也就是开大会的时候有这种叫法。先生,老板,大款,大哥大,是当时中国大陆的流行语。所以龙镇海听到这样的问候,还有些不适应,虽然在部队里,也主要称呼同志。

  黑海造船厂的会议室跟国内一般的军工厂别无二致。两排桌椅一字排开,中间隔着2米左右,里面放着鲜花。桌椅都是橡木做的,这在当时的国内估计要不少钱,看来这船厂确实曾经阔绰过。会议室的墙上,依稀还有红五角星和红旗的影子,另一面墙上挂满了老照片,大部分都是黑白的。以黑海造船厂生产的各种军用舰艇为主,当然也少不了领导视察的照片,龙镇海就从上面看到了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

  谢列金热情地将龙镇海带到一位60岁左右的老者面前,只见他身材魁梧,满头灰白的头发,戴着眼镜,一看就知道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行业专家。谢列金介绍说:“这是我们黑海造船厂的厂长,马卡洛夫!”

  龙镇海赶忙伸出双手,握住老者的手,“您好,船长先生,我是中国的考察组组长龙镇海!”

  马卡洛夫船长笑了笑:“您好!龙组长!您的小组是代表中国海军的?”

  龙镇海摇摇头:“不是,船长。我们是中船集团派来的。”

  马卡洛夫船长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的表情,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对龙镇海说:“噢!欢迎你们!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总设计师索科洛夫和别洛夫,副总设计师谢尔盖耶夫,还有我们厂的副厂长尤金,后勤部主任伊万洛维奇,外事主任罗曼洛夫,跟贵国使馆联系的一直是他。噢,谢列金是我们的主任建造师。”

  工作组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龙镇海也介绍了组里其他成员。“都坐吧,都坐吧!坐下来我们慢慢聊!”马卡洛夫招呼大家都坐下,服务人员也很快端上了咖啡。

  龙镇海笑着说:“在座的各位我早有耳闻,不仅在贵国,在前苏联都是大名鼎鼎的舰船设计和建造专家。几天能够见面,实属荣幸。”

  大家都笑了。只是有几位听到前苏联时候,露出些许落寞的神情。也是,曾经他们是世界上第二强大国家的公民。现在呢,乌克兰连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的哈萨克斯坦都比不了。

  马卡洛夫问:“龙组长和各位是第一次来乌克兰吗?住的还习惯吗。”

  龙镇海说:“都是第一次。乌克兰景色不错,建筑也很迷人。”

  “就是有点吃不饱!”小陈大声插了一句。

  等翻译翻完,造船厂的人都面露苦笑。乌克兰是前苏联的粮食主产地,它尚且如此,可以想象其它加盟国的处境。谢列金耸耸肩:“对不住啊各位。独立以后,物资就一直紧缺。虽然现在买东西不要票了,可是还是什么都买不到。听说以前中国买东西也和我们一样要票的,现在还要吗?”

  翻译直接回答:“早就不用啦,谢列金主任。八几年开始就很少见了。”

  票据曾是中国和前苏联百姓生活的一个重要物品,粮票,肉票,肥皂票、电视机票,只要物资紧缺,什么都可以变成票据的一种。自从80年开始粮食产量上去后,中国就逐渐淘汰了各种票据,曾经的粮票等印刷还算精美的各类票据现在可是收藏家竞逐的藏品。只是1990年代初的时候,在中国装个电话还是要等很久,买个座机还要委托熟人,电信公司还要收你几千块的初装费。这也是票据改头换面的一种形式,当然已经比差不多陷入赤贫的乌克兰好多了。

  马卡列夫冲谢列金摆摆手:“中国这几年,不,近十年发展的比我们好。我也相信中国同志的能力。”

  他接着说:“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去过中国,或者教过来自中国的学生。当年留学在乌克兰国立造舰大学的中国学生,很多是我的同学。他们学习是最刻苦的,成绩也是最好的。所以,今天你们能来,我一点也不奇怪。就我个人而言,我也很希望把瓦良格卖给中国。那里才是它能够发挥最大价值的地方。不知道龙组长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你们购买瓦良格的目的又是什么?”

  龙镇海略加思索,说:“我们这次是代表中船集团来考察瓦良格号。集团准备购买瓦良格号改作民船,做一个很特别的旅游船。我们想看看瓦良格的建造质量,完成量,评估一下舰况,以及后续改造所需的技术、时间和成本。当然,也要咨询一下价格。”

  “质量肯定没问题!”总设计师索科洛夫很大声的说,由于太急太激动,险些把身边的咖啡杯给打翻了。

继续阅读:第九集:维京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目标瓦良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