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问往事
白二2017-03-07 19:033,492

  来到湖边,三人手上只剩楚云还有未吃完的糖。

  月满眼巴巴地看着,吞咽口水。

  “要么?”楚云问。

  可是她不能吃啊,月满摇头心中幽怨。

  虽然这几日身为神女的几条戒都被她不在意地破了,列歌都没说什么,可是这食他人已用之物的事要被列歌看到,列歌非得杀了楚云不可。

  楚云大概也知她心中顾忌,瞄了眼身后的列歌,小声对莫不寻说道:“你去跟肖歌说……”

  莫不寻是半知半解的,回头看看列歌,对楚云说:“那我去了?”

  “嗯。”

  莫不寻再回头,他之前的视线已经引起了列歌的注意,两人对视。莫不寻像是发现了什么向他走去:“唉,你别动,你肩上的是什么,好像,好像是条蛇!”

  列歌闻言一惊,迅速转头看肩。

  楚云趁机身子一侧,糖花递到月满嘴边。

  月满会意,张大嘴巴就是一口,硬是把整朵糖花吞进嘴里。

  列歌目光扫过双肩瞪向莫不寻:“何处有蛇。”

  莫不寻挑起列歌肩上垂下的发带,挠着脑袋道:“啊,抱歉看错了。”见列歌不再理会他,完成任务的莫不寻只好尴尬地回去。

  楚云也遮挡着将竹签扔进水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远处看着的列歌只当她将糖花扔了,并无怀疑。

  月满把糖藏在口中,一点点地含着,硬硬的花瓣在她的口腔里划了几道口子,连血都是甜的,甜味一直从嘴里顺着笑容蔓延到脸上。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骚动。

  船一直停靠在岸边,把船的船夫先是倚坐在甲板上休息,听到动静一个激灵,赶忙起身:“老爷,夫人,请上船。”

  这蒋天胜牵着自家夫人跨上船,脸上笑意盎然,如同牵着稀世珍宝:“香儿小心。”

  他夫人笑得有些僵硬:“谢谢。”

  两人正准备登船,一旁突然冒出来个算命先生,绕过了来挡他的家仆窜到蒋天胜身边。二十岁左右,看上去身体是相当灵活,可竟眼睛上翻像是瞎了的样子。他手一伸,大叫道:“等等!”

  蒋天胜看他在自己面前上下嗅来嗅去,语气不善道:“何事。”

  这算命的刚站定就被随行的家仆按住了肩膀,他毫不在意,露出标准神棍的笑容:“我循着灾事而来,今日便要帮你破这劫难。”

  蒋天胜听言一怒:“什么灾事,胡说些什么!”

  算命的接着掐指道:“你年轻时行大杀孽,后来又破人姻缘,两相结合,罪孽深重,若不及时顺应天道改过,你身边的人会深受影响,皆获阴阳罪孽,生时暴毙而亡,死后不得超生。你给我五百两,我就帮你驱劫,不然近日来可能就要有人受害。”

  “满嘴胡言!”蒋天胜指着他气道,“我乃天下第一,世人都畏我三分,谁敢动我身边人!”他刚转身欲走,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打量了一下算命的,顿了顿冷笑一声,指着左右手下,“你们,把他给我带到府里去!”

  算命的被拖行而去,手脚乱挥,口中还叫嚷着:“喂喂!来人呐,光天化日,绑架啊!”之类的话语。

  算命的被拖拽着带下后,蒋天胜又恢复了和颜,扶着年轻的夫人道:“香儿受惊了,为夫在不用害怕。”这夫人人手轻微地往后一缩,但还是被蒋天胜握住。

  待两人登船后,“那算命的我见过,明明不是瞎子,还来胡言乱语。”莫不寻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蒋大侠对夫人还真是爱护有加。”

  爱护有加,楚云笑了,不语,按两人的相处状态看,那些资料应是不错的。

  夜晚来的很慢,蒋府内,算命的被抓回去后所在一间客房内。他倒是很惬意,翘着腿抖动,嘴上两撇胡子颇为喜感,听到蒋天胜进来了也不为所动。

  蒋天胜进来后就盯着他,过了一会才屏退其他人,在算命的面前坐下,哼道:“别以为你的伎俩我不知道。”

  算命的继续抖腿,连带着他的卦旗也在抖动。

  蒋天胜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放在算命的眼前:“这张纸是你写的吧,今天说的那番话也不过是想吓我。竟然能提到此事,看样子是知道的不少。想要五百两,先看看你有没有命去享吧!”

  算命眼睛还是上翻,丝毫不被蒋天胜身上的杀气所影响,动动鼻子,摸索着靠近。整张信纸上只有一句话,在信纸的右上角,只有一句“请君详述玉门案”。他在信纸前停下,上上下下又嗅一遍。

  他缩着声音说:“这纸的气息有些奇怪啊,不像是生人手笔。蒋大盟主啊,我这一个瞎子,您给我看什么字吶,纸上写的什么,您念念,我听着,说不定是那个亡灵在传话,我给您解解。”

  “哼。”对方态度实在轻浮,蒋天胜冷哼一声。

  算命的回去坐好:“你不信我也可以,我们打个赌呗,十日为限,若你平平安安我就自行轮回,若是你有劫难,大可来找我,不过我要一千两。不敢吧?”

  身居高位已久的蒋天胜把纸捏入手中,一拍桌子起身道:“我倒要看看你在我手上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人,看好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放人,我们一起来看看,几天后会不会有灾事发生在我身上!对了,若是我有事,你也别想好过。”

  “唉!别走啊,再唠唠嗑嘛!”算命的坐在那原地追喊道,“真是的,生什么气啊!回来再说说话呦!”

  这些话蒋天胜自是理都不理,想他少年苦练默默无闻,中年投身边戎,战契丹杀贼领,被称为武功第一,扬名立万,退后接任唐地分盟主。

  他一生先隐后名,一路顺畅,刀下亡魂不说一万也有八千,自是不信这些鬼神的言论。只是,他看看手里攥皱的纸,这旧事是怎么被翻出来的,又怎么会有人知道自己与这事有关。

  “哼,知道又怎样,谁敢忤我。”他面色不善,将纸撕个粉碎,随手扬开。

  近夏的夜晚来得慢也是会到的,楚云等的不急,从来不急。她就在窗口,看着墨色一点点把天空遮盖。天愈黑一些,她的心跳就愈快一些。

  十年,很久没有如此紧张了,还只是对付一个小人物。她捂住自己的心口,只要开了头,以后便不会再如此心绪不平了吧。

  夜深,吴老厨关上房门灭了蜡烛,径直上床去休息。

  屋外冷风吹得渐渐起劲,带动着不知名的树木肆意作响。黑漆漆的四周只有月光惨白得发亮,把那些怪模怪样的影子映在窗上,以奇怪的姿态扭动着。

  吴老厨想到连续两天做着的噩梦,往事回现,他念了三句阿弥陀佛,忐忑地上了床。

  蜡烛熄了有一会,静静地立在木桌上。

  忽然间,它亮了,焰火微弱,自己点燃。

  吴老厨被着小小的光晃了眼,半起身去看,纳闷这蜡烛怎么自己点燃了,觑着眼睛去瞅,越想越是不通,越想越是害怕。战战兢兢地去吹吸了蜡烛,又爬上床去。

  忽然,吴老厨觉背后一阵凉意,慌忙转头,只见一个影子出现在蜡烛后头,月光只能照出他宽大的衣裳,袍子上散发出威严的气息,看不清面庞。

  吴老厨惊出一身冷汗,张大了嘴,啊啊的,话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手颤抖地指着那边,半天才挤出一个“鬼……有鬼……”这几个字。

  这衣饰他曾见过,永远都忘不了,那是玉门的标志,回环玉纹。

  “吴老厨,你还记得我么?”那鬼魂开口说,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声色威严,气力十足,而包含着怨恨。

  吴老厨慌了,吓得抱着被子往后缩:“你……你是谁!我……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鬼魂杀气迸发,好似下一刻就要夺其性命“你亲手下毒我,害我死于决斗。若不是如此,我族人也不会与旁家引起纠葛引来灭门之事。你是我族灭门的开端,吴为,我还记得你,如今你却不认识我!”

  “你是……族长……不,不,不可能,族长死了。”他好像是在喃喃自语,突然高声道,“你是鬼,你是鬼!你来找我报仇来的,不不不……我在做梦,一定是,我还在做梦……”他惊慌极了,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得有些呆滞。

  “你可知错!”这声音忍下了许多杀气。

  吴为整个人都是呆怔的,过了好一会才忙道:“我知错,我知错,我不该那么做的!”他扔开被子,跪在床上,砰砰砰地磕头,“我不该贪几个钱而害族长的,我错了我错了……可是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那是毒药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轮回去吧,轮回去吧!”

  “你不知?”鬼魂冷笑,“告诉我,为何下药!”

  “我错了……我错了……”吴老厨不停地叩头,听到问话才缓了缓,说,“那天,那天有个人找我,说让我做件事就给我很多好处,那时我正好欠了笔赌债,就答应了。他,药是他给我的,说是让族长您输一场决斗,我没多想就答应了。我真不知道会这样啊……”说完他又开始磕头,血迹一点点地印到床上,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痛苦地说,“族长,我是对不起您啊……但是,但是我的孩子也死了呀,我的孩子们,都死了呀……您见过的,一个刚成家,一个刚得了孩子,对,我孙子,儿媳,都死了呀,我孙子才三个月啊,都死了呀……我有错,我有罪……我有错,我有罪……我有错,我有罪……”混着额头流下的鲜血,他说得老泪纵横。

  “你的孩子死了,我的呢。”鬼魂笑了两声,话音不太稳定,“我的呢!我的儿子、女儿,谁留下了他们的命!我族上下三百人,谁留下了他们的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弈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弈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