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女人的直觉
酱油达人2020-03-18 09:012,575

  到了诊所里面,江姨询问了女人几句,便让她躺到一张小单床上,然后开始给她挂瓶打点滴。

  而我则独自坐在一边,手里拿着打火机,点燃又熄灭,点燃又熄灭。如此不断重复着这个看起来有些无聊的举动。

  无聊中,我又有点儿犯烟瘾了,可看了看不远处躺在床上打着点滴的女人,我只好打消了想要抽烟的念头。因为这里的空间确实是小了点,而且还有着一个病号,所以我显然不适合在这儿抽烟。

  这时,江姨走到我身边,说道:“你小子别在这儿玩火,看着让人闹心。”

  “好的。”我又一次啪的一声,熄灭了手里的打火机。

  眼看江姨也要坐下,我忙是起身拉住她,说道:“先别坐,江姨你先跟我出去一下。”

  我和江姨站在诊所的门口。

  我开口问她道:“怎样?她不要紧吧?”

  “有点严重,不过你能即时带她来我这边是对的。”江姨看着我说道。

  “是痛经吗?”

  “是比较严重的痛经。”

  “这不应该啊,据我所知,她来那个也有两三天了,就是痛经也该是慢慢减轻了才对,怎么会疼成这个样子?”

  江姨回答道:“她这是突发性急剧痛经,是女人在经期时,由于身体受凉或者受到某种刺激,情绪波动太大导致的,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了,虽然是疼了些,但还只是痛经并非什么棘手的症状,打了点滴就会没事的。”

  “痛经还有突发性的?这我以前还真不知道呢。”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江姨呛了我一句,然后她又说道:“好在每次只要有女人痛经,你小子都往我这边送的挺勤快的,否则任由里面那姑娘忍着,时间长了估计能给疼晕过去,给疼个什么好歹出来。”

  江姨的话让我暗自庆幸,还好我做了个英明的决定,把她带来这里治疗。

  刚才听江姨说了突发性急剧痛经产生的原因,我便知道女人之所以这样子,与我有着很大的关系,不管是受凉还是情绪波动,我似乎都要负大部分责任。

  想了想,我对江姨说道:“什么叫只要有女人痛经,我都很勤快的往你这边送了?!算上今晚的,我总共也才往你这边送了两个好吗?”

  “两个还不够?”江姨瞪大眼睛看着我:“难不成你还真想把全天下痛经的女人都送到我这里?”

  说着,江姨停顿了一下,然后她严肃问我道:“老实交代,你跟里面那位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

  “真的?”江姨一脸不信。

  “真的,比真金还真。”

  哪知江姨却突然怒道:“臭小子,在我面前还敢说谎不脸红,你当江姨是傻子吗?别忘了江姨吃过的盐巴比你吃过的米饭还多,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整个的下流,臭不要脸。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见到更漂亮的,就立马移情别恋。”

  “江姨你这话说的,我跟你嘴里的那些男人绝对不是同一类,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吃着碗里盯着锅里了,你可别乱扣帽子,冤枉我。”

  “我乱扣你帽子?究竟是我冤枉你,还是你心里有鬼,你自己最清楚。你说和里面那姑娘没什么关系,就普通朋友,扯这谎你自己能信?普通朋友,这深更半夜的,你能把她往我这里送?普通朋友你连人家生理期都知道?你这普通朋友还真是够普通的。”江姨讥讽道。

  “江姨你就别阴阳怪气的挖苦人了,我是真没骗你。我和她是合租在一起的,如果非要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普通的男租客和女租客的关系,仅此而已。”

  “编,你继续给我编。”江姨气笑道。

  “我真没编。”

  “林凡啊林凡,我发现你这人撒谎的样子倒是一流,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只可惜就是这撒谎能力一般,说出来的谎话实在无法取信于人。你说和人家只是合租关系,那我倒要问问了,你和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合租在一起,小夕她又置于何地?她难道不介意?一点都不吃醋,不反对?我告诉你,小夕可是个好姑娘,你小子要是敢辜负她,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我选择了沉默,因为江姨并不知道我和她嘴里的那个好姑娘,早就分手了。甚至如今,我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有任何一点关于她的消息。

  辜负吗?或许是我辜负了她,可她呢,她不同样辜负了我。辜负了我对爱情的一切美好念想。

  说到底,我们是互相辜负。唐夕是一个好姑娘,关于这一点,我从没否认过。

  可好姑娘到了最后也不免现实,她要的,我给不了,所以我们分手了,就这么简单。

  而对于我的沉默,江姨则是瞪了我一眼,说道:“里面那位也是一个好姑娘,我奉劝你没事最好别去招惹人家。”

  “……”

  看着江姨,我心头无语了一下。合着她们都是好姑娘,就我是坏男人?成,真成!

  好半晌,我才纳闷的对江姨说道:“你说唐夕是个好姑娘,这还在理,毕竟你们都那么熟了,有着判断的依据。可里面那个,你不过才见了人家一次,就说她是好姑娘,你这未免有些武断了吧?”

  “这是我们女人的直觉,很准的,说了你们臭男人也不懂。”江姨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便不再与我交谈,转身回到诊所里去了。

  “你们女人的直觉只怕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准。”我站在原地,有些不认同道。

  我抬头看着天空,夜色更加寂寥了,就像一张无边的黑色巨幕,笼罩着人世间的一切。带给人厚重,压抑的感觉。

  我忍不住掏出一支烟,放进嘴里,将它给点燃了。

  我吸吐着烟雾,让自己的心事愁绪,随着那些烟雾,吹进风里,吹进没有边际的夜色之中。

  一个多小时后,女人打完点滴,她已经感觉好多了,我们离开了诊所,驱车回去。

  回到旧民房那边,把车给开进车库里,给停好了。这时,我正要开口叫女人下车。却发现她已经在副驾驶座位那边睡着了。

  我用手机照着她,看到她闭着眼睛,睫毛细长,呼吸均匀,睡得很香甜。

  “喂,醒醒,我们到了。”我轻轻推了推她。

  她毫无反应。我终于不再打算叫醒她。

  我拔下车钥匙下了车,走到副驾驶室那边,打开车门,解开女人身上的安全带,轻轻将她给从车里抱了出来。

  锁好车子后,我抱着她回到了旧民房。

  到了二楼,由于手里抱着女人,又不敢和她有太过的身体接触,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自己还算是一个正人君子,做不出趁人之危,或者故意占人家姑娘便宜的事来。

  所以,我以一个比较费力的姿势,打开了屋门。

  走进了屋子,我把女人抱到她的房间,将她平躺着放在了床上,又替她盖好了被子,关了灯,才退出了她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此刻已经是凌晨3点时分,我的眼皮传来阵阵的沉重感,很快,我便在极度的困倦中睡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同居女房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同居女房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