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地狱十二宫
半夏烟云2018-03-22 12:393,372

  黄莺和我很快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来看门的,是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他一开门,身上的味道就更为浓烈,我也就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凶手就是他,确定无疑。

  黄莺跟他说明来意,谎称我们要检查一下屋内的水管。他打量了我们一会,最后还是冷冷地说:“进来吧。”

  我一边佯装寻找水管,用眼角余光打量着他,发现这个人穿着白大褂,个子不高,身材微胖,面色红润,光从表面判断,竟然给人以踏实可靠的感觉。然而,我并不是处事未深的小女孩,不会被表面的伪装所欺骗。虽然表面温和可靠,但他的眼睛中却闪烁着高深莫测的光芒,在那光芒的深处,却是彻彻底底的邪恶。

  黄莺和他攀谈起来,我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这位老师姓陈,已经在这里工作十年了,他学历很高,本来能在更好的城市发展,但他还是执意回到这里,因为此处正是他的母校。言语之间,充斥着无比的自负与傲气凌人。

  因为已经快下班了,陈老师脱掉了白大褂,将其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柜子里,催促我们快点检查,他离开之前必须锁门的。我趁他换衣服的时候,再次偷瞄他,发现他的腰间果然扎着高档皮带,手腕上带着价值不菲的手表,我心中的忐忑已经平复,因为我知道这个变态犯,似乎没什么了不起的。

  黄莺和我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不敢和他过多攀谈,便说已经检查好管道,这就离开。我们三人一起坐电梯下楼,期间黄莺假称自己的孩子上小学,最近有心理问题,需要找人疏导一下。陈老师以自己没时间为借口,对黄莺的要求不置可否。

  临别的时候,黄莺给了他一张名片,说道:“如果您有时间了,通知我一下,费用不是问题。”

  陈老师结果名片,看也没看,直接放入口袋里,说道:“你的孩子还太小,我怕力不能及。”

  说完,上车扬长而去。

  看他走后,我长舒了一口气,毕竟和一个变态罪犯在一起,总有些不自在。

  黄莺说:“看来他的目标只有高中女生,动机很纯啊。”

  这时我才明白,之前她邀请陈老师给自己孩子做心理辅导,不过是试探他的手段。便说道,莺姐,你这可是兵行险招,万一他答应了,你孩子岂不是陷入危险之中了?

  黄莺笑道:“他不会答应的,再说,我也没有孩子。”

  我们回到小窦的车上,抽烟分析案情。我问黄莺,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联系郝局,让他们立刻实行逮捕。黄莺说道:“还没到时候,明天早上,我会让这个陈老师输的心服口服。”

  我感到奇怪,问道,干嘛要等到明天早上,现在去抓不是更好吗?

  黄莺道:“你刚才也看见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们必须来个人赃俱获,人证物证齐全,才能彻底击破他的心理防线。对于这样的变态,抓到他的人并不是目的,重要的是,是摧毁他的心。”

  我说,莺姐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为什么非要等到明天呢?

  黄莺答道:“按照之前几个女生失踪时的时间信息来推断,他作案的时间是特定的,对他来说,有着仪式一般的庄严。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是根据每个女孩的上升星座来制定计划的,而明天是11月23号,是太阳进入射手宫的第一天,他一定会行动的。”

  我说,就算你推断的很有道理,就算他明天会行动,可我们并不知道他究竟会对哪个女生下手,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根本确定不了他的行踪,难道我们今天晚上就要见识他吗?

  黄莺神秘一笑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明天你就知道了。”

  说着,她用眼睛看了看司机小窦,我立刻会意,知道黄莺是不想过早透露信息,毕竟小窦是郝局长的人。

  之后,我们就回到了酒店,吃过晚饭,我想和黄莺继续谈论案情,却发现她不想说,于是我也就知趣地不问了。不过我心里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位陈老师的作案动机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是简单地收集十二个女孩,做十二宫吗?这些女孩现在是生是死?变态陈老师绑架她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将自己的疑问说出了,黄莺撇了撇嘴,说:“这我就猜不出来了,你要想知道,恐怕得亲自去问那个变态。”

  回到自己房间后,我思考了很多,最后弄得头昏脑胀,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对于一个变态罪犯,他做事还需要理由吗?这些想着,也就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黄莺就来敲我的门,告诉我说,陈老师刚刚就在作案的现场,被公安部门当场抓获。

  我一听这个消息,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没想到我们果真一天时间就破案了。

  黄莺说,公安机关要对陈老师的住所进行搜查,问我们要不要去。我说当然要去啊,我心里还挺关心那些女生的命运,我想看看这个变态究竟对她们怎么样了。

  黄莺一脸惆怅地说:“那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来不及吃早饭,坐着小窦的车先到了保密局,见过郝局长之后,和他一起去了现场。我们坐不同的车,也没能说什么话,但我知道,郝局长心里一定乐开了花,黄莺说过,我们是影子侦探,功是上边领,祸是自己担,这样的大案破了,郝局长说不定就要升官发财。

  陈老师的家在一个平房区,是一个自建的二层小楼。我们到的时候,公安部门已经封锁了周围的街道,郝局长下车之后,给了我们出入证,自己直奔媒体,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的查案历程。

  我看见他那副嘴脸,心里有些气不过,黄莺倒不以为意,拉着我进了现场。我们属于第一批进入现场的人,防暴队撞开门之后,我们紧跟这就进去了。

  陈老师家的装修很朴实,没有华丽的家具和装饰,却看上去井井有条。虽然这栋房子很大,却只有他一个人住,后来我们才知道,陈老师并未结婚,看来变态都不喜欢结婚。

  我们跟着警察一起搜寻,在二楼书房发现了他的办公室,里边整整一面墙都贴满了失踪女孩的照片,下边井井有条地写着她们的详细信息。旁边的桌子上,整齐地放着一摞绑架计划书,旁边还有一个剪报集,打开一看,里边都是公安部门对失踪案束手无措的报道。几个刑警看过之后,面面相觑。

  这时,防暴队报告说,发现了地下室,询问要不要打开。为首的一位老警察马上下令打开地下室的门,我们跟着过去看,在大铁门被氩弧焊锯开的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住了。

  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地下空间展现在我们眼前。这里经过简易的装修,地上很仔细地画了一个土黄色圆圈,再用淡蓝色的线条将圆圈分割为十二份,圆心的部分是一把摇椅,摇椅脚下悉心地刻着十二星座的符号。

  在那象征十二星座的十二个圆弧里,分别放着一个铸铁的笼子,笼子的样式经过精心设计,作成相应星座的形状。在其中的几个笼子里,关着浑身赤裸的女孩。

  女孩蜷缩在狭小的笼子里,身前放着碟子和杯子,碟子里还有一些没吃完的东西,我仔细看时,才发现那不是猫粮,就是狗粮。尽管如此,笼子里却没有任何便溺的器具,所以整个地下室充斥着屎尿的恶臭。

  这地狱般的景象,女人看了会心碎,不由自主地哭泣,男人看了必会暴怒,心头会升起干掉施虐者的杀意。

  我旁边的老警探,红着眼睛,刚牙咬碎,骂了一声“*的狗畜牲”,然后声音嘶哑地招呼着急救车和救护人员。

  我也是愣在原地,双拳紧握,恨不得马上找到陈老师,将他粉身碎骨。这让我想到了宋雅的死,同样是无辜的女孩,为什么要遭受这样地狱般的折磨?我不觉得眼圈发红,全身颤抖,心底无名业火熊熊燃烧。

  黄莺发现了我的异常,拍了拍我,给了我一根烟,说道:“你非要来,受刺激了吧。”

  我感到自己夹着烟的手指哆哆嗦嗦,因为心中激动,所以心跳过速,整个地下室的味道很快涌入了我的口鼻,那一瞬间屎尿的臭气几乎把我熏晕过去,等我缓过神来,又是一阵恶心,当场就吐了出来。

  这时,防暴队已经打开了铁笼子,医护人员用担架把那些女孩抬了出去。当她们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看见女孩的目光呆滞,毫无感情,似乎她们身上的催眠效果一直没有解除过。

  我六神无主地走进地下室,漫无目的地看着这个地狱十二宫,宋雅的影子在我眼前挥之不去,我看到在地下室的西南角,摆着一张床,和笼子里脏乱的环境不同的是,这张床十分整洁,雪白的被子叠成了豆腐块。

  就在我迷惑这床是干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医护人员大叫说,这个女孩已经怀孕了。我转过头去看时,认得那是第一个受害的孩子,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周围,可怜而且无助,我看到这,心头业火高涨,真的有了杀人的冲动。

  黄莺走过来,大声叫道:“小简,小简,你冷静点!没事的。”说完,她狠狠地给我一巴掌。

  我愣愣地看着她,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对她说,莺姐,我不想干了,你让我走吧。

继续阅读:022 背靠黑暗,才能向往光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