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众生牛马,诸佛龙象
三两二钱2017-12-06 10:043,065

  宋忠义眉毛一跳, 说实话, 在看到卧龙二字的时候他心跳都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稳住心神站起来道:“ 不知卧龙先生大驾光临, 有失远迎。”

  “你从钦天监辞官举家来洛阳定居, 可不就是来等鄙人? 如今送上门来, 你又不认得。”卧龙先生说道。

  宋忠义知道, 眼前此人虽然看起来一脸的正派不似坏人, 但是绝非一个善茬, 能让杨家几代诅咒临门, 更是害了风水界魁首杨功赞的性命都不眨眼的人, 绝对不是一个好与的角色, 此番此人找上门来, 恐怕也是为的九道河子之事。

  “既然先生找到了宋某, 明人不说暗话,关于九道河子之事, 宋某的确只对杨功赞杨兄说过, 如今杨兄已死, 天下无可看透那九龙盘踞地貌之人, 宋某自当守口如瓶, 若是卧龙先生还是不放心, 宋某项上人头拿去便是, 只求祸不及家人, 他们对此事都丝毫不知情。”宋忠义说道, 这时候他也真的算是豁出去了。

  宋忠义说完闭上了眼, 大有你即刻可取我人头之意。

  “我若想杀你, 你来不了洛阳。”卧龙先生说道。

  宋忠义睁开眼,道:“任凭先生处置。 但是宋某就算拼死, 也要说一句公道话, 杨兄不该死, 九道河子杨家仁义传家于百姓有恩, 不该受此大难, 还请先生成全!”

  “你倒无愧你名字中的忠义二字。” 卧龙先生说道。

  “但求无愧于心罢了, 那九道河子的杨家到现在可都视您为恩人。”宋忠义道。

  “我杀杨功赞, 是为了成全他, 当年三局博弈, 我是他一生的心魔, 他本身时日无多, 我知他来九道河子之后定然无所斩获,所以故意杀了他, 让他以为我怕他助他走出心魔, 这对于杨功赞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卧龙先生说道。

  宋忠义不是愚笨之人, 跟杨功赞的交谈他也知道卧龙对于杨功赞的含义, 于是说道:“杨兄之死你可狡辩过去, 那九道河子杨家何错之有? 你与那杨奉贤乃是故交, 他把你当做一生恩人, 可是你却巧摆风水局害的杨家香火凋零, 这也是助他?”

  “三十年众生牛马, 六十年诸佛龙象, 杨家终会谢我。”卧龙先生说道。

  “我也听说了所谓的八代单传一世荣华, 但是杨家想要的并非如此, 你强加于人, 岂不是满足你一人之私利?”宋忠义道。

  “时也命也, 未来事, 你能看透几年?”卧龙先生说道。

  “宋某是看不透, 更不知先生今日来找宋某为何事, 既然不屑于取宋某性命, 想必更不屑于来给宋某解释吧?” 宋忠义问道。

  “洛阳水土, 不养宋家之人, 另择良地而栖, 不要让后人玷污你忠义之名。”卧龙先生道。

  “宋某若是不走, 是不是满门皆死?”宋忠义愠怒的问道。

  “走与不走, 都由你。”卧龙先生说完, 丢下一枚银钱当做卦资离去, 等宋忠义追出来, 哪里还能见到卧龙先生的影子?

  对于卧龙先生的拜访, 宋忠义久久不能平静, 但是思前想后, 的确这卧龙先生是一个大能之人, 此人善恶不能评定, 所图为何宋忠义更是猜不透。

  但是直觉告诉宋忠义, 但凡历史上玄学界有这样的人出世, 定是要天下大乱。 就算不乱, 也能被此人给搅动的天翻地覆。

  ——再说九道河子杨家,杨功赞来九道河子并且死在此地, 是杨家的一个高潮, 让本来都已经要绝望的冯金巧燃起了希望, 她不知道杨家到底陷入了一个什么样的泥潭当中, 她所想的就是让杨家变成一个正常的家族, 哪怕不能富甲一方, 但求一个儿孙满堂就够了。

  所以现在冯金巧要做的, 就是好好的把杨当国养大, 对于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杨家独苗苗, 冯金巧自然是全心全意的照顾, 真是一个含在嘴里怕化里捧在手里怕掉了, 时间飞逝, 杨当国一天天的长大, 他并没有因为冯金巧的溺爱而变的纨绔, 反而是极其的乖巧伶俐, 等到杨当国五六岁的时候, 冯金巧知道如果京城杨家遵守约定的话估计再过两年就会派人来接杨当国去家里学艺, 有些事情他此时就要知道。

  当务之急, 就是百灵临终所托, 告诉杨当国他真正的身世。

  所以这一日, 恰巧是陈青瓷忌日, 冯金巧带着杨当国来到陈青瓷坟前祭奠, 或许真的是母子连心心生感应, 冯金巧还没来告诉他真相, 才五六岁的杨当国就变的十分沉默, 一直都盯着陈青瓷的坟头愣愣出神。

  看了半响, 杨当国问冯金巧道:“奶奶, 我好熟悉, 好像在这里住过。 ”

  冯金巧不由心惊, 这已经不是杨当国第一次展示出他似乎神秘的第六感,他就像那些玄学中人所说的一样, 绕过了轮回, 对“以往”的事情似乎有一些记忆一样, 比如说他第一次看到百灵的画像就知道那人是妈妈一样, 外人从来都没有对他提及过, 而且每一次路过那钦天监大人在九道河子旁立的那个武圣庙的时候, 杨当国总是会小心翼翼的, 冯金巧问他为何, 他说那里面有一个长胡子的伯伯有一次想要杀他。

  这些东西, 只有冯金巧一人知道, 她从未讲过杨当国却是知道, 好像杨当国在娘胎之中已经带有记忆了一样。

  冯金巧跟杨当国一起跪下, 给陈青瓷烧了些纸钱, 之后说道:“青瓷, 过去这么久了, 现在想起你跟甲第, 还跟你俩在学堂时候一样, 阴差阳错之下你去的早, 不过还好, 甲第步你而去你俩也算有个伴儿, 下辈子修成眷侣但求不要如此多灾多难, 别怪娘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带当国来看你, 你也知道有些话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当国很懂事, 今天我带他来, 就是要告诉他 , 你也是他的娘, 亲娘。”

  冯金巧让杨当国给陈青瓷磕了几个响头, 说了他的身世, 杨当国再怎么聪明伶俐, 毕竟还小, 事情又万般复杂, 所以听的迷迷糊糊, 就算如此, 最后杨当国还是听话的叫了一声娘。

  这一声娘, 叫的冯金巧泪眼婆娑。

  在冯金巧带着杨当国离开的时候, 杨当国还不停的回头看, 直到走了很远, 他才挥了挥手道:“娘, 当国回去了, 你也回去吧。”

  冯金巧不知道, 杨当国看到陈青瓷坐在坟头上, 也是一脸泪痕。

  ——杨功赞死后, 杨文广当了京城杨家的家主, 因为没有那个密室的原因, 所以不能修习那些杨家家主的典籍, 所以杨文广这个家主当的十分憋屈, 这就好比玉皇大帝没有了太上老君的金丹了一样, 而如果没有那些不传之秘镇守, 杨家执牛耳者的地位也不保。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风水界每三年都有一个答辩会。 因为杨家执掌风水界半壁江山已经几百年, 所以每一年都在杨家举行。

  这就好比是一个行业的交流外加比斗大会一样, 天下那些有名的风水界之人都在九月初八这一天来到杨家进行答辩,比如说出图辨认风水之类的。

  以往杨家的家主历代夺魁, 所以这扛鼎也是心服口服, 可是杨文广, 已经连续三界都败北, 虽然大家还是会给杨家面子,但是长期以往之后, 杨家就会慢慢的跌落神坛, 若真的如此, 那对于杨家可算是天大的侮辱, 杨文广因此变的非常被动, 若不是有弯背老六坐镇, 估计杨文广的族长位置不保。

  更是因为如此, 所以杨文广万般期待弯背老六能把那个步伐传给他, 但是弯背老六却一直都说不到时候, 一开始还好, 慢慢的, 杨文广对弯背老六的感觉也慢慢的变了。

  一方面, 他知道是六爷帮他稳定家主的位置。

  另一方面, 他也记恨弯背老六不传他步法才让他三番五次丢人现眼。

  不过杨文广倒也还记得, 在洛阳的九道河子有一个本家, 是杨功赞临终之前收的干孙子, 有个约定是要带那个幼童前来学习的。 所以这一年, 他就让几个家仆奔赴洛阳来带那孩子来。

  此事他虽记得, 却并不在意, 他所有的注意力, 都在杨家的禁地当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