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天降之物下
h何玄x2017-03-03 09:094,962

  “那么,小姑娘,能把那虫儿给我请过来么?”虫天子试探着问问。

  “不行师兄。”花九溪止住他,“那大青虫先前被无数小妖围攻,眼下怕是活不成了。”

  原来花九溪废了好大力气才把西王母“降魔印”清除掉,又在虫身上覆盖了一层随日影变化的“蔽形草”,已经过了好几天,那虫子至今仍是生死不明。

  “不会,圣甲虫是不会死的。”姑娘一阵莞尔,“多大的伤它都能自我恢复。我现在就叫它过来。”

  说罢,轻轻摇晃下皓洁的腕子。

  没几分钟,耳听得一阵“隆隆”之声,一个巨物自空中堕下,双足喷火,正是那圣甲虫。

  虫天子直接跳了起来,他平时见过的宝物多了,这东西却着实让他兴奋起来。未经主人同意,就在大虫身上又看又摸的。花九溪一阵发窘。

  其实花九溪也是第一次见正常状态下的青虫王仙,但感觉这不像个生物,倒像架不言不动的机器。

  这感觉,就像上一次大战时,婴国人造的一种叫“水箱”的战车,刀枪不入,直接把你碾碎。

  “啧啧,历代祖师都无缘得见的宝贝,居然让我撞着了——小姑娘,你是西洋哪国人?”虫天子语气显得温和了许多。

  “德意志人。”然后姑娘又说了个什么堡大学,某某研究院的名字。虫天子自然是不懂。

  独国人搞东方学,在西方列强中后来居上,而且建树颇多,这是世人了解的一面。另一方面,对于亚欧大陆上的各种神秘巫术,也有一大群的研究者。这些,当然是出于争霸世界的考量。

  作为一直被打的东方古国的小知识分子,花九溪显然不认同这类行为。但是,眼前的混血姑娘如此可爱——她这样单纯的孩子肯定是出于纯粹的学术目的。

  “你是独国人啊,有个大人物说独国女人都是龙骑兵,我看显然不是这样。”

  “谢谢。”

  回想女孩白皙的脸颊布满绯云的样子,花九溪也是一阵心醉。

  “小姑娘,能让它动动吗?”

  “哦,好。”姑娘什么也没说,那甲虫就奇迹般地打了一通山崩地裂的拳击,原来是通过戒指直接以意念 控制的。虫天子连呼“好东西”。

  才想起问姑娘姓名。

  “拉克西米”

  虫天子过了兴奋劲儿,命花九溪邀拉克西米进洞说话,自然是谈起拉克西米被群妖追杀的因由。

  “区区洞子,没啥好招待的。暂喝一杯蜂蜜茶止止渴。”虫天子说着,就出现一只巨大的蜂鸟抓着杯子飞来。

  拉克西米接过茶杯,也不怀疑是否下药,浅酌了一口。觉得全身一阵爽利。

  “嗯,这事从源头讲起有些复杂。”

  “年初的时候,我们的团队领到了一个项目,这项目是维利会资助的。”

  关于维利会,花九溪略有耳闻。那是个希望获得上古神祇的力量,以此控制世界的独国神秘主义组织,而且与独国当局关系密切。

  “我们的课题本来是有关史前时代亚洲巫教的。认为在人类刚踏足欧亚大陆时,存在一个巫师阶层用魔法统治的所有人时代。当时,全世界的人类都说着同一种语言,就是巫语。十九世纪,有学者注意到了在北美的一些印第安部落,其中的长老说着一种能与动物沟通的话语。这种语言缺乏具体意义,而包括着若干抽象繁琐的音节。随后是更让人震惊的发现,在北海说的虾夷人和西伯利亚的雅库特人中,也出现了能使用此类语言的老人。”

  “虾夷人长老使用这种语言和熊进行对话,从语言学分析,它与千里之外的印第安人以及南洋小岛、非洲土人,都是同一种东西。我们就怀疑这就是史前时代的伟大语言——巫语。”

  “我本人学习巫语也有几年了,掌握得马马虎虎。直到维利会的人找到我们,说在中国西南地区,还广泛存在使用巫语的人群——或者说是智慧生物的聚落。这引起了我们的兴趣。”

  花九溪听到此处,感觉还是纯粹的学术问题,即问说:“只是考察吗?”

  “并非如此。”拉克西米说,“维利会的人告诉了我们其他重要的消息。那么,在此之前,二位能告诉我一些这个位于藏北无人区的神秘地点的讯息么?”

  花九溪心想关于少广城也没什么不可说的,看了看师兄脸色,对方微微点头。就开始说:

  “少广城是中国传说中西王母的居处——或者说是她在地上的行宫。当然,这是古书上讲的零碎,我们这个门派对此则更清楚一些。”

  “西王母,是巫教的祖师,古早时候——也不知是多久之前,人类和妖怪都拜她老人家。后来人王势力变大,非人生物的领土不断退缩——各种山沟野地,岩洞地穴都被塞满了。西王母就在西南一处绝对没有人类干预的地方,建立了一座大城,我们称之为少广城。”

  “少广城本身就是一座妖怪城,虽然名义上归西王母统治。但在‘绝地天通’之后,她老人家也只是若干年才降神一次。现在的局面是几大妖界势力轮番统治。”

  拉克西米点点头:“您说的很有价值,可惜我们去之前没有和你们这样的专业人士接触。”

  花九溪一挠头:“客气了。”

  虫天子闷哼一声:“那城里的水深不见底,任你们这样洋人有飞机大炮也惹不动的。为何非要一探究竟呢?”

  拉克西米尴尬地一笑,“也不真是这样。也许你老以为西方只有神父修女,但其实欧洲是有很强的巫术传统的。在选派考察的人员方面,我们精挑细选了几个有巫师血统,并且掌握一定魔法的研究者。”

  她说的没错。花九溪心想,又问:“所以你们到那里只是为了获取情报,这种小事显然不会有性命之危。要知道,如果凡人误入少广城,只要没有攻击行为,他们是乐意炫耀一番的,或许还会馈赠一些礼物。”

  拉克西米点点头,“是的,但是维利会显然有别的意图,而且很不单纯。请允许我又要长篇大论了——”

  虫天子静静听着,示意她继续。

  “维利会有个重要的信条,就是渴望见到雅利安人的祖先神——至于他们口中的这个古神,很遗憾,我们也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存在。”拉克西米如是说着,“有说法是,这个祖先神是宇宙意志所造的第一个人,而制造他的材料,是一种红色的土壤。”

  听得“红色的土壤”这几个字,花九溪和虫天子心头皆是一动。

  “维利会的行动能力确实很强,因为传说中塑造初人的泥土来自世界的四个角落。于是耗费数十年,他们依次自红海海底、锡兰、太平洋找到了三块这样的红土。”

  “那红土具体是什么样的?”虫天子问。

  拉克西米顿了一顿,解释说:“说是泥土,但质感更像肉质。其中一块大约有成人的手掌大小,能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来。它的神奇效用是,人不管受了多严重的外伤,在伤口处粘合一点红土,那人的血肉组织就会迅速再生出来。”

  听到这个答案,虫天子二人心头一阵纷乱。但单纯的拉克西米并未看出其中猫腻。

  “维利会认为第四块红土就在你们所说的少广城这个地方,被妖怪们把持着——然后,就有了这次行动。我们经由印渡国进入藏地——要知道,独国人在这附近并没多少资源。因此我们将三块红土都带在了身上,为求尽早制造出初人来。”

  “这个计划被称为‘普鲁沙计划’,普鲁沙是印渡国神话中的原人,也是维利会预想中雅利安祖先的名字。我们是以‘朝贡’的名义进入少广城的。在那里受到了妖怪们的欢迎,同时也打探有关红土的消息。”

  “我们也不知为什么,似乎当地的领导层获知了我们目的并不单纯,就要擅自拘捕我们。有几个傲慢的男人,和他们发生了流血冲突……”

  “除我之外的人员被全部生擒,如果不是我有父亲留下来的那个助手,我也不能逃出来。”她的口吻很平静。

  花九溪淡淡地说:“然则,你想救同伴们出去吗?”

  “并不是这样。”拉克西米说,“我和那些狂热分子没什么话可说,但这回任务失败,我们团队今后再拉资金就很难办咯~”原来她忧心的是这个。

  “而且,如果我就这样回独国,将会面临一系列的指控和调查。所以我想——暂时先找个地方避一避。至于制造所谓‘第一人类’什么的邪恶目的,我才不管呢。”

  花九溪轻叹一声,说:“拉克西米。”

  “怎么?”她淡淡的眉毛一扬。

  “现在这事已经不只和你有关了,也和我们有关。”花九溪说。

  拉克西米一拍手,说:“那句中国话怎么说的?送佛上西天,你们想搭救我那几个同伙吗?”

  花九溪一阵苦笑,摇摇头。

  “那种红土,在少广城是没有的。”虫天子抽冷子一说,“我们这却有。”

  闻听此言,拉克西米一时语塞。

  “不骗你。”花九溪微微思忖了下如何解释,“说来也巧,那神物最初确实是西王母带来的,她老人家起初是拿这东西做长生药的材料,大约千年之前,她老人家最后一次合药,就把剩下的红泥留给我们这个人畜无害的小门派做种花种草之用了。”

  “我们把这东西叫牟尼泥,其形状特征确实与姑娘所言毫无二致。”虫天子说。

  拉克西米听到此处甚是高兴,仿佛小童得着糖块儿一般:“那,能不能让我也见见?”

  师兄弟俩眼神一接,同意了。就引拉克西米到一处温室内。

  这温室修建的时间也不下千年,是用水晶搭成的,实非人力所及。其中各类异卉怪虫无所不有,拉克西米竟见到了西方童话里那种背生蝶翼的小精灵——不成想远东也有她们的同类。

  “这样一座植物园,打理起来很费人手吧?”她压抑住触摸那些诡异植物的念头。

  “没啥人手,就我一个孤老头子。”虫天子言语中透着些自得,“有好些不喘气儿的工人干活呢。”

  拉克西米自然不知道所谓“不喘气儿的工人”是什么。走走停停,抵达一处类似坟场的地方。

  就看见一大片黑土,想想也知道这地力有多肥沃了,其中夹杂几个坟包样的隆起物。两三枯树,枝桠上点缀着几只状类乌鸦的红眼怪鸟,正“嘎嘎”叫着。

  “看起来荒凉,其实东西都种在地下。”花九溪解释说,“是蕈类。”

  拉克西米恍然大悟,既然是种蘑菇,那看这意思,原材料大抵是人畜死尸之类。研究巫术,好多材料是人血人肉,拉克西米对此并无畏惧之色。

  只见虫天子走到一处小坟包之上,轻轻踹了三脚。那坟包居然裂成两半缓缓打开了,那动作,真像人睁眼的样子。自坟包内一下子涌出大量雾气来,能察觉到,里面的温度肯定不低。

  师兄弟二人鱼贯进到洞内,拉克西米亦步亦趋,才发现这地下室梯子的材质与骨骼类似。每走一步,都会发出近乎关节响动的声音。

  地下室内光线昏暗,而且又湿热。拉克西米顿觉一阵压抑,以往再危险的境地他都有同伴相随,此次却是和一老一少两个陌生男子,心底多少有些惧意。只是实在不好说出来。

  好容易下了两层地下室。拉克西米见到无数大大小小的蘑菇类生物,其生长的土壤果然是赤红色、类似肉类的东西。如果不是错觉的话,这些东西都在蠕动。

  “这里,那里。所有的蘑菇都是用血肉培植出来的。这些肉坷垃又都是同一个母本生出来的,就是牟尼泥。”花九溪说。

  “生?那是什么意思?”拉克西米有些不解。

  花九溪说,“牟尼泥的总量只有那么多,但切下一块,那小块在相应的条件下,能自我发育成一个新的生物。比如在水中就会变成鱼苗,在树上就会变成小虫。我们模拟出类似子宫的温度湿度,它就变成一个等同于胚胎的肉块了。因胚胎总要发育,故而越来越大,成了种植蘑菇的土壤。”

  “这也太神奇了。”拉克西米说,“我们虽然有三块红土,却珍视得不行,从来没做过这种实验。”

  花九溪一笑,“这是当初西王母告诉我们祖师爷的,不知其法则不可得。”

  虫天子一路上并不言语,实则对师弟同这番邦少女透露太多讯息有些不满,待到一处铁门之前,故意厉声说:“到了。”

  那牟尼泥就封存于此处。

  拉克西米一阵兴奋,双手下意识扣在一起。

  虫天子不知念了一句什么咒,铁门“哐哐哐”自动打开,室内的空间极小极小,大约只容得下两个人。中央处有个红色方柱样的东西,柱顶是个四棱锥体,形状同金字塔差不多。

  虫天子进到其中,花九溪微微挡在拉克西米身前,示意不要进入。拉克西米是个很识趣的姑娘,只是巴望等待。

  虫天子谨慎地走近柱体,两手按在小金字塔上,微微一扭,便将它取下来了——那东西原来是与柱子主体分离的。

  虫天子托着那金字塔,到两人近前,说:“这盒中所乘,就是牟尼泥了。”

  拉克西米一阵打量,只看这东西的精细程度,远超同时代任何工业品。它金色的表面仿佛有无数细微的凹槽,每一面的正中心,则有一只眼睛的图案。这图案让人联想到古埃吉的“荷鲁斯之眼”,而瞳孔内部,似乎又有其他的复杂结构。虫天子也看看这盒子,对花九溪说,“现在出了这个事,放在这里怕是不保险了。”

  又问拉克西米:“姑娘,你说把四块牟尼泥合为一体,会出来什么怪物?那个‘啥子会’那么渴望弄到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