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红泥上
h何玄x2017-03-03 12:232,259

  拉克西米很大方地说说:“按照维利会在近东发掘的古卷,记载说最初之人有统治万物的神力,而且寿命超长。只是他的后代不断被弱化、污染,百病丛生。”

  “那么,你们是要造出这个原人,然后被他统治吗?”花九溪有些疑惑。

  “不是。”拉克西米摇摇头,“领袖只有一个。但我们需要无数优秀强大的士兵——所以我猜他们的意图,是选一些符合标准的妇女——”因为在黑暗之中,她发红的脸色没被人看见。

  花九溪也是一种尴尬,忙说:“明白了。你对这事是不认同的,对吧?”

  拉克西米想了片刻,说:“我不是狂热分子,当然,对我们这种学生而言,认不认同并没什么作用。我只是很害怕这个世界会产生什么剧烈的变动——那样我无法读书、无法研究任何东西。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当然要阻止这个变动发生。”

  她的语气极为诚恳。

  虫天子并不明白俩人对话的意义,接口说,“小九儿,若是真如这位姑娘所言,我猜,少广城的人会伺机来夺咱们的宝贝。是战是和,我老了,你年轻又有见识,你来下个决断!”

  他抽冷子这么一说,仿佛给了自己多大信任似的。但花九溪明白,就跟寻常父母口口声声要听孩子意见,临了肯定反悔一样。呵呵一笑,说:“以战促和!”

  虫天子听罢,拈了拈自己的两三根青白胡须,说:“这哈哈打得不错,人都知道个以战促和,什么时候战,什么时候和?”

  花九溪反应极快:“要战,第一步是料敌轻重。就得从最开始分析,拉克西米如何逃出少广城的?”

  虫天子说:“自然是靠那只虫子。”

  花九溪摇摇头,说:“不然,少广城高手如云。如果真下死手打,那三重城池最多突破第二重!相反,他们只是打上一枚降魔印,召集沿途杂牌妖怪追击,拉克西米这才有机会得救。”

  虫天子点点头,说:“有说理。那你的意思是,少广城内部有什么分歧?”

  “是。”花九溪说,“当然具体的情形我们也无从得知。眼下还是以打探消息为主,少广城人马虽多,但分成几股势力,要真是内讧,一两天之内肯定完不了事。总之——敌不动,我不动!”

  虫天子一乐:“你小子倒是有些邪的。”

  拉克西米见二人连珠炮似的一串对话,语速一快便理解不清了,只得在旁默默看着。花九溪才注意到,便问虫天子:“那——她怎么办?”

  “小贼,别以为你师兄是吃铁块儿长大的,生就一副硬心肠。”虫天子说,“丫头,你愿意留下来不?”

  拉克西米被问愣了,花九溪解释说:“我师哥的意思是,出了这小山,敌人极多,那样很危险。你最好待在山上,与我们一起行动。”

  “好啊。”拉克西米不假思索说,“反正我本来也无处可去,只是,我身上并没有金条什么的……”

  花九溪一阵莞尔:“这山上洞子多得很,喝的是山泉,吃的也是自己种的,凭白养活几十人没问题。况且,一个人受难,又是个姑娘,我们修道之人怎么能乘人之危呢?”

  虫天子听得好笑,在旁闷哼一声。

  拉克西米则听得一阵感动,即刻就握住了花九溪双手。花九溪手际又是一阵细腻柔软的触感,恨不得多握上一会。

  “师兄,你先把这宝贝藏到一处无人知晓的所在,我给拉克西米安排下就寝的地方。”

  虫天子本是个孤老头子,见一对年轻男子在旁叽叽喳喳多少有些不快,这下正好支开两人,任由他们去胡闹。自己则去静心思考御敌之策了。

  “真不知怎么感谢你!”拉克西米眼下正和花九溪垂脚坐在一处高高的岩台之上,迎着荡荡清风。才知道这小山当中各处的气候都不一样,自高处望去,山色各异,宛若万花筒一般。

  “客气!”花九溪说,“这也算是一桩奇遇了,就像天方夜谭的故事一样。”

  “哈哈,是了,奇遇。”拉克西米已然脱了鞋袜,白花花的脚丫子轻轻敲打着岩壁,“在河边看见仙女下凡什么的,是不是很像?”

  花九溪说:“嗯哼,我觉得啊,你本人也很像仙女。”

  “你是说我是个不通人情的书呆子吧。”拉克西米一笑。

  她当然知道花九溪意指自己长得漂亮,不禁有些害羞:“唉,这类故事的结局,一般是天女回到天上。”

  “你担心事情解决后不能回去?”花九溪问说。

  拉克西米摇摇头,“事情要更复杂一些。其实,我算是被选定的人之一。”

  “选定,选定什么?”花九溪问。

  “啊,就是刚才说的。选定一些符合温柔善良、智慧迷人的女性,做新的人类之母什么的。”她语调冷漠地说,“提起这个,真是有些恶心——”

  花九溪即刻明晓,真是一项将人视为机器、荒谬的计划。拉克西米忧郁的心情似乎感染了他。

  “对了,想不想占卜一下?”花九溪问她。

  “占卜?”

  花九溪颇为熟练地自口袋中翻出一套扑克牌似的东西,不过规格大了一号,拉克西米估计是塔罗牌。

  一共有五十余张,花九溪将其牌底朝上,摊放在岩石上。

  “并不是塔罗牌。”他解释说,“这是我们特有的占卜方式,这五十二张牌,对应着五十二种妖魔门类。随即抽取一张,上面所画的妖魔,八成就是将来会威胁到我们的那种——所以,你就试一试吧。”

  拉克西米略显紧张,她看了又看,终于决定抽出右下角一张牌。

  “然后是第二步,你要抽取另一张牌来覆盖先前那张。”

  这一次要轻松得多,拉克西米胡乱抽了一张盖上。花九溪点点头,将前者翻开:画面上是一只类似蚯蚓的红色虫子。

  “敌人似乎相当难对付呢——”他皱着眉说,再看看后一张,这自然是能降服敌人的角色,眉头更皱了。

  “怎么?”拉克西米好奇心大盛,“是什么样的敌人?”

  花九溪故意放松语调:“先卖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去和师兄预备讨伐敌人的法宝。”

  拉克西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是夜无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