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部落盟约 1
暗黑使者2017-11-29 15:193,614

  晚饭在俺巴汗书记家里吃,刚到家门口就觉得气氛很严肃,因为平时不带枪的家丁,现在个个荷枪实弹,而且是清一色的苏联波波莎冲锋枪。

  刚进大厅,只见大厅摆了五张大桌,在座各位都是俺巴汗书记的家属和主要的得力手下,正好仆人们开始陆续上菜,有爆炒羊杂碎、香味扑鼻和手扒羊肉和烤羊腿、资山熏鸡、羊肉馅饼、蜜麻叶、德兴元烧麦、烤牛肉串、奶菜、马奶茶和马奶酒。

  刘东明和刘智就被眼前丰盛的菜肴惹得馋涎欲滴、直咽涶沫,但是饭前俺巴汗书记说有重要事情要宣布,俩兄弟只好坐在那里耐心等大人们把话说完才能吃。

  俺巴汗书记坐在中间的贵宾席上位,左边坐着花正青的父母,右边坐着多兰·依日善和绍布儿·依日善俩姐妹,察巴孩和吉达俩兄弟,多兰·依日善和绍布儿·依日善俩姐妹之间留着一个空位置,显然是给花正青坐的位置。

  俺巴汗书记站起来,说:“请塔丽莎和苏瑛女士带俩孩子到旁边的饭桌入座,请尊贵的陈军烈先生、符世宗先生、林国龙先生和我的孙女婿与我同桌就坐。

  陈军烈等人在空座位坐好,花正青坐在俩姐妹中间,多兰立即挽着她的手臂,绍布尔妹妹也马上倒了杯碗给他,绍布尔比多兰小两岁,但是无论身材容貌都比姐姐还漂亮而且是双眼皮。花正青接过酒碗时多看了绍布尔一眼,发现绍布尔这个大美人的眼神含情脉脉而且不停地对他放电,他被绍布尔眼神电得双手哆嗦了几下,碗中酒也抖荡出不少,绍布尔羞得马上拧过头去,花正青激动得一仰脖子把酒全灌下肚子。陈军烈被花气得哭笑不得,一来气花正青如此无礼小姨子,二气绍布尔如此嗳味自己的姐夫,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定要教育花正青一顿。

  俺巴汗书记接着说:“脱脱忽兄弟〔花正青的父亲〕,以后你夫妻不留在草原啦!帮我放了一辈子马,就跟儿子泰亦赤兀惕 · 花正勒青去香港享享清福吧!我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和他媳妇死得早,他留下察巴孩、吉达、多兰、绍布尔四个儿女,现在我把五分之一的财产分给察巴孩和俩兄弟,让他俩离开早原跟你们一起去香港谋生。另外,我把多兰和绍布尔一起许配给泰亦赤兀惕 · 花正勒青,我给500两黄金作为她俩的嫁妆,泰亦赤兀惕 · 花正勒青,你现在对着长生天发誓,以后可要好好珍惜和痛爱多兰和绍布尔,您们仨个一定白头偕老啊!”林国龙隐约觉得俺巴汗书记是在交待后事,只是花正青这傻大个听不出来,他想俺巴汗书记肯定是遇到相当棘手的问题。

  花正青立即离座跪在地上指天誓日说:“我泰亦赤兀惕 · 花正勒青对着长生天发誓,一生和多兰和绍布尔相敬如宾,一定跟她俩白头偕老,如果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

  “爷爷,您为什么赶我们兄弟出草原?”察巴孩、吉达同时站起来异口同声说。

  俺巴汗书记强装笑容说:“傻孙子,爷爷那舍得赶你们走?……,别胡思乱想。我是想啊!这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这世界各国肯定要大力发展经济,你看你妹夫在香港混得多好,裤兜一掏全是花花绿绿的美金,把你爷爷我眼馋巴巴的。我觉得咱们家族这么大,不能所有人都窝在草原上做放羊牧马的农夫,我决定先派你们去香港替咱们家族打个前站,先跟世界接接轨嘛。你们父母去世得早,我平时日理万机也很少管教你们兄妹四人,你俩兄弟要是确实不会做生意,就把所有钱买地皮建房子,收租金过日子总会吧!以后再再慢慢虚心跟陈大哥和那个秦一杰学做点小买卖。这是我的命令,你俩兄弟不想去也得出,必须要照我的意思去做,为我们家族在外面的世界先闯出一个好头,啊!听话。”

  “谨遵爷爷旨意。”察巴孩、吉达知道爷爷决定的事情,任何人必须执行,只好施礼说。“是,咱们也谨遵王爷旨意。”脱脱忽夫妻俩也站起来连忙施礼说。

  陈军烈知道刚才误会花正青,原来花正青早知道俺巴汗书记要同时把多兰和绍布尔俩姐妹许配给他。俺巴汗书记还宣布,后天就给花正青、多兰和绍布尔举行盛大的结婚。

  镇上有一家汉人开的照相馆,也镇上是唯一一间照相馆,有句话叫,有人类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人的足迹。吃完饭后,俺巴汗书记和陈军烈等人还在喝酒,苏瑛叫刘东明和刘智赶着马车拉她去照相馆,还硬拉林国龙一起去。苏瑛从远东号到俄罗斯再到蒙古,已经拍了6卷胶片,单单是今天的运动会都拍了2卷胶片,其中还有很多是‘群马暴动’事件的种种珍贵镜头,都是苏瑛冒着生命危险拍下的,不愧是军统出身的女中豪杰。

  照相馆叫刘龙生,祖上是当晋北走西口来到包头谋生,战争爆发后他又携家带眷来到此地开照相馆,部落地方虽少但生意兴隆,当时的蒙古人并不仇华,仇华是蒙古人被前苏联唆摆洗脑后的恶果。刘龙生看见苏瑛是从祖国大陆来的,对她十分热情。照相馆很大,刘龙生还是一个摄影爱好者,照相馆里里外外挂满他的得意照片,这些照片无论是取景,还是人物和各种动物之间性情的镜头,相互间情融意合得相当默契和自然。林国龙对这些东西一点不感冒,跟在苏瑛身后摇摇头晃脑,见惯世面的苏瑛不得不佩服刘龙生高超绝仑的摄影技术。“刘老板,没想到您的摄影技术如此精湛,真是大师级。”苏瑛边看边赞叹不已。

  刘龙生笑道:“敝人山野村夫的劣作,让苏小姐过溢啦!现在香港局势和经济发展得怎样?日本人投降啦!我也不想在这草原呆了,这几天正好有个东北人想盘下我这小店,我也想卖掉此店带全家去香港闯闯。”

  苏瑛说:“香港以前被日本人糟蹋得不成样子,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不过此时大陆陷入内战,不少难民和有钱人开始涌入到香港,应该以后会有一定发展。我们住在九龙北那一带的照相馆不多,如果时间凑巧,你可以跟咱们一起去香港,港府现在对外来人口管理很宽松,随时可以申请加入香港户籍。”

  林国龙在一幅大照片前面停下脚步,而且一看就好几分钟,他又托着下巴在苦思冥想着什么东西。“喂,林国龙,是不是中邪啦!看个照片要欣赏这么久吗?”苏瑛看他盯着这照片发呆,笑道。刘智也凑热闹上前一看,照片上拍得是一个漂亮的训鹿场,此照片取景于夕阳西下,景色如诗如画,中间有一个身穿和服骑着马的日本人。”

  林国龙骂道:“你欣赏你的,别打扰我想东西啊!喂,刘老板,这个梅鹿场在哪里?你怎么隔这么远拍此照片,是不是在俺巴汗部落的管辖区内。刘东明,问老板拿个放大镜借给我用用。”

  刘!一个放大镜递给他,说:“林先生有所不知,这个半人工饲养的梅花鹿场,是在俺巴汗部落内而且在西北方向的蒙苏边境外,翻几个山头就是苏联地界。1945年秋初,有一个三十岁左右、很有钱的年轻日本人,也就是照片这个叫秋田的日本人,来到俺巴汗部落承包了东北边境那几百公顷山坡地和草原,开了现在这个梅花鹿场。仅仅三年多,秋田还真把这个训鹿场搞得有声有色,已经有大小二百多头的规模,但是秋田的性情相当古怪,除了俺巴汗和一些王公贵族外,平时除了接待一些日本旅游团和日本客人,很少跟外人接触。这个照片是我在训鹿场外面很远的地方拍摄的,照片中的秋田当时就是骑着马监视我,不让我靠近训鹿场。”

  林国龙用放大镜对着照片中的秋田仔细看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嗯,原来是他,太像啦!太像啦!难道真的会是那个人?如果是那个人,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林国龙觉得在这个地广人稀的俺巴汗部落,发生稀奇古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这些日本人会不会就是运动会刺杀案的幕后操纵者呢?从照相馆回到招待所,陈军烈、符世宗和塔丽莎也刚回来,林国龙立即向陈军烈禀告:“大哥,你还记得《大和魂志册》花名册篇,第二页里面有一个叫佐田一夫的军官,今天我在镇上照相馆无意中看到一张训鹿场的照片,训鹿场的老板秋田跟这个佐田一夫的相貌高度相似,真的。在俺巴汗书记相迎我们到来的队伍中,我发现有几双怨恨的目光一闪而过,就消失在人群中,我现在回想起来,一定是秋田当时假扮牧民混在当中打探情况,他感觉被我察觉到后就立马消失了。大哥,你说这些日本人会不会就是运动会刺杀案的幕后操纵者呢?”

  陈军烈说:“噢,有此等事情!我估计策划运动会刺杀案的凶手不是日本人,日本刚投降现在国力哀弱,不可能敢大老远跑来蒙古国搞如此大的行动,凶手一定另有其人。你们想想咱们在国军算是见多识广的特种部队,可是这次凶手手段之高明,是我们闻所未闻的手法,我怀疑凶手不是苏联的克格郣就是美国的中央情报局,他们的目标是俺巴汗书记。至于这个很像佐田一夫的训鹿场老板,咱们应该是踫巧遇上,也不否定与此事有关系,毕竟日本人天生狡猾。真没想到,陪花正青回家省亲,竟然踫上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

  “何止是离奇古怪,简直就是步步惊魂,如果不是那二百多匹疯马被及时控制住,今天不知道有多少蒙古平民百姓遭殃,这凶手也太心狠手辣啦!”符世宗愤愤不平地说。

  再次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人QQ 2282862907 读者有兴趣可同本人互动。

  备注:第一卷:中华宪兵内容已接近尾声息,因特殊原因可能更新变慢,望喜欢本文读者见谅,如果有空闲时间会努力更新,记得收藏量也是小作动力噢!请向身边的朋友们多推荐,多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